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落入现实。
评分: +40+x

你走进来了。

你坐在这儿。

你感觉稍微有点不对,“Hannah博士似乎去了三分钟了,她为什么还没回来。”

你看到了这个屏幕,你感觉有些不对。

你觉得你如果继续盯着这个屏幕上的字看,似乎就走入了什么圈套,所以你打算转身离开,防御模式全开。

你的能力?怎么回事?现实扭曲能力不见了?

你身上的那些东西呢?那些层出不穷的帮助你炸了Site–17一次又一次的非常厉害的异常小玩意儿呢?为什么不见了呢?

门,无论怎么样都打不开?窗子,也一样?

致幻类药物?不,没那么低级。

坐下来吧,既然你也站不住了,喝一口左手边的水?

别那么担心,不会有什么的。不想喝,那就放着吧?第一次感到这样的无力吗?

“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难道我能从你们这坨狗屎中获得什么吗?我什么也不要,你们不过是我的玩物而已,这也是你们能做到的一切了。你们在主神面前永远不过是一堆玩具。无法逃离,没有宽恕。你将在我说活的时候活,在我允许时才能死。这里除了我的幻想外别无他物,你们都是我幻想的产物!!!”

“我想请你们回想刚才情景。你还记得那种无助感么?你们还记得当现实已不复存在,而你在一个可以控制一切的敌人面前只能作为一个玩具的感觉么?”

“记住它。在你们面对生涯中第一个现实扭曲者时,牢记它。当你以为你,或许,可以控制住他时,或者可以和他沟通理解时,请记住刚才你苦命挣扎的感觉。”

“然后在他发觉你的存在前,干掉那个狗娘养的。”

您的教学班:现实扭曲者与你:怎样在现实并不存在时生存下来。可我,我的父母,可这个世界真的很弱,很弱很弱。

你以为这个世界在你手里吗?不,不要这么快否认,这种斩钉截铁还是你作为一个现实扭曲者骄傲的证明。你从未真的正视过我们普通人的尊严吧。从未,但是我们控制收容保护的到底是什么?

控制异常,收容异常,保护的是什么?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的谁?如果视所有人如尘土草芥,那我们到底是为了谁保护的世界。这带有生命壮阔之美的残酷挣扎的世界。生命?谁的生命?你们现实扭曲者的生命?还是,普通人的生命?

你们天启四博士,一位本身就是个SCP,一位是破碎之神他老人家本人,一位是伟大的杂烩侠扭曲者您。另一位……暂时不提吧。你们保护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在你手里。

那么四博士中唯一的那位普通人呢?他很暴躁,他艺术家气质很浓,他非常的随心所欲野心勃勃、艺术家气质、狂乱、多疑、反社会、心怀恶意;被很多人看做某种典型反英雄角色。已知曾踩踏他人;因虐待低级或新任基金会人员受过惩戒。对制造戏剧性有极强天赋。优秀的摄影师。

他,精神出了很严重的疾病。你们发现了。但是你们,拒绝告诉他,因为他的精神症导致的紊乱的激素水平,很受一个SCP的喜爱。你们把他的激素,用在了哪里?中国分部的那些蝴蝶异常收到的来自总部的补给,是从谁身体提出来的药剂?

现在,来聊聊我们。

因为最近中国分部发生的一些内乱,您来主持大局,下飞机,来到了中国分部最平静的站点。来迎接你的是中国分部最温柔无害也最劳模经手项目最多的研究员

但是。

SCP-CN-601开始的整个站点改造,SCP-CN-060开始的商业区建设,SCP-CN-073开始的校园搜寻,SCP-CN-092开始的周边山体建设,SCP-CN-091的娱乐设施改造,SCP-CN-314的宗教设施建设,SCP-CN-707的广场集会场所搜索改造,SCP-CN-052的机场改造,SCP-CN-222的城市地基建设,SCP-CN-055的文献考察和对于SCP-CN-521的药理研究让你现在坐在这里,看着这些东西。

这个城市已经铺满了现实稳定锚。

Welcome to my Shanghai,Dr.Clef.

我知道在你们总部,有人把我们Site-CN-34称作粉红糖乐园(Sweet Candy Pink Paradise)。但是Site-CN-34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为了成为上海Clef处刑场(Shanghai Clef Penalty)而存在的。

在我的上海,我有一百万种方法让一个失去能力的现实扭曲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们站点的前破碎之神教会的神父Tictoc对我说“分裂,我们是破碎的。而团结,我们将成为神。”你也这么希望,因而现实这样前进。

那么今天,我就要为了普通人“分裂”的权利,站在你面前。

当你看到这里时,我已经落入现实,你已经落入现实。

你抬起头就能看到我了。

你抬起头就能看到我了。

“现在,告诉我。”

“Where is Kondraki?”

« Part1 |中心 | Part 3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