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学——有关休谟与现实扭曲的更多知识
评分: +71+x

什么是现实(第1版)


研究员Kanade等 编著

第一章: 了解现实学

如果有人声称自己搞懂了现实学,那他一定没有搞懂现实学。
-研究员Kanade

1.1 对现实的再认识——抛弃你对现实的固有看法

现实是什么?这个问题就如同“时间是什么”一样,看似不言而喻,然而当你试图用语言说明时,却又发现它难以言表。并且,我们对它们的那种理所当然的想法,事实上往往被证明是错误的。

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打破了公众对时空的固有印象,它不再是绝对的、固有的、公平地充斥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的。幸运的是,帷幕外的公众对现实扭曲者一无所知——在他们眼中,世界的现实就如同曾经的时间一样牢固,一样绝对、一样公平——但我们知道,这是错误的,并且我们早已开展了对现实更深入的研究。你可能因为James Caldmann博士和Carlos Rzewski博士的讲座而对现实产生了进一步的兴趣,或是在对抗现实扭曲者战斗中产生了进一步了解现实的想法,或是仅仅为了多了解一门知识…无论如何,本书都将正式带你走进现实学的世界。在这里,现实不再是某种不言自明的东西,我们需要像对待其它物理过程一样,认识它、了解它、研究它、运用它。

1.2 现实学的基本概念与现实的本质

阅读本书的读者,或许已经通过两位博士的演讲,或在对抗现实扭曲者的实战中了解到了一些更技术性的知识,例如休谟是测量特定区域现实强度的单位。但其实这些技术都建立在更基本的现实学定律上。特别地,如果读者能掌握一些物理学相关知识,那么这会对了解现实学提供莫大的帮助。

现在让我们回答最开始的那个问题:现实是什么?想象一个没有现实扭曲存在,所有事物的休谟值全部相同的常态世界,它会具有什么特性?这个世界里的事物是规律的,可认识的,客观的;一栋房屋只会被炸药炸毁,而不会因为一个“扭曲”平白消失;你熟知的规律都在他们适用的范围内生效,而不会因为某个异常的一个念头改变。我们将种种事物的共性提取出来,便构成了现实的含义,甚至可以说是现实的唯一含义——客观实在性。理所当然的,现实扭曲者们改变的,也正是这种现实的客观实在性。

一个物体的客观实在性越强,它就越不容易被改变,休谟指数就越高,反之亦然。为了衡量一个物体客观实在性的大小,我们创造了这样一个物理量:现实强度(Reality Strength),而休谟(Hume)就是我们用于衡量现实强度的单位。休谟之于现实强度,就如同摄氏度之于温度,安培之于电流,米之于长度。就像在物理题中使用T表示温度一样,我们可以使用RS来表示现实强度,Hm表示休谟。(为了避免混淆,我们通常还是使用它们的全称)

1.3 现实强度的内涵与测量

现实强度的物理本质是什么?想象这样的一个“无”宇宙:它不存在任何物质(包括任何量子涨落)。由于物质不存在,描述物质之间相互作用的物理规律就毫无意义,它的时间和空间也毫无意义,它不具有任何的客观实在性,也就谈不上任何有意义的现实强度。

现在,让我们想象这个“无”宇宙突然多了一个质点的存在。此时事情发生了一些改变:这个质点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就必须具有客观实在性,从而产生现实强度。但事情便到此为止了——宇宙中只有它的存在,它的休谟是0.01还是1000都毫无区别——相对于背景的绝对零值都是无穷大,都完全足以维持自己的存在。在这里,它的客观实在性只有两个指标:有和无。

聪明的读者已经想到了接下来的事情:放入第二个质点。此时现实强度的值正式有了意义,用于比较两个质点客观实在性的大小。当我们把其中一个质点处的休谟定为x,另一个定为y,再放入第三个质点时,我们发现我们不用再将新质点处的休谟定为z,而是可以将其表达为一个x和y的函数f(x,y),这样的操作可以适用于之后放入的任何东西。

熟悉那个讲座的读者们已经发现,这正是我们测量休谟的方法:两个质点对应两个口袋宇宙,其现实强度分别被设定为0和100,二者的差值被均分为100份,一份即为1休谟;测量点的现实强度的相对于两口袋宇宙的大小就是其休谟值。实际上,其中设定为100的那个口袋宇宙的现实强度与我们宇宙的基准现实相当,因此我们宇宙的基准现实休谟值刚好是100休谟。1

现实强度类似于物质所散发出的一种场。而休谟是对这种现实强度场的场强的测量。读者通过下面的对比可以更好地理解现实强度与休谟的意义:
质点 (引力)质量 引力 引力场 引力场场强 m/s2
点电荷 电荷量 电磁力 电场 电场场强 V/m
物质 客观实在性 现实强度 现实强度场 现实强度场场强 休谟

就如同质点通过引力场对其中的其它质点产生影响一样,物质也会通过现实强度场对场中的其它物质产生影响,但这个影响比引力更加复杂。并且,尽管这样类比,现实强度场并不一定是长程力,也并不一定满足平方反比定律,甚至可能不是均匀的,不同物质的场也未必是等价的,尤其是对于一个智慧生命来说,他的场可能是极端复杂的,甚至受其意识影响的。

有趣的是,物质的质量实际上包含两个理论上不同但实际上等价的概念:引力质量和惯性质量,用以描述产生引力的能力和受力后改变维持原运动状态的能力;而客观实在性也是如此:它包括影响其它物质的能力和不受其它物质影响维持原有状态的能力。因此,更高的客观实在性不仅可以产生强大的现实强度场,改变其它物质的现实,也可以增强对现实改变的抵抗能力。这就是为何现实扭曲者往往具有高休谟,而他们扭曲的现实休谟值很低。

如果读者参加过学习奇术的讲座,那么可能知道奇术三定律的内容:部分影响整体,相似相互同化,立场改变能力——但在现实学,这里只有一条定律:场就是一切

1.4 休谟的简单运算与进一步说明

经过了以上的阅读与学习,读者不妨尝试解出以下两个例题的答案:
例1.10Hm+10Hm=?
例2.10Hm×2=?
非常简单的问题,第一个的答案毫无疑问是20Hm。但是,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却并不是20Hm,而是——无意义
热力学里有类似的问题,想想休谟的定义——和摄氏度的定义是如此相像!

而在任何涉及乘除的热力学运算中,我们都会把摄氏度转换为开氏度进行计算,因为摄氏度的零度并不代表绝对零点,而只是人为设定的一个分界点。休谟指数也是同样的道理,0休谟不代表不存在现实,而只是代表它的现实强度与我们选用的口袋宇宙相同罢了。

基于某些历史问题,休谟的标距曾经只有现行标准的1/100,即100休谟曾经被表示为1休谟,读者在阅读与参考某些历史文件时应当格外注意这些问题。
并且,某些文献不合理地将“绝对休谟”(类似于开氏度)与“休谟”(类似于摄氏度)混淆,这往往造成误解与混乱。绝对休谟应当与开氏度具有相似的性质——具有绝对零值,不存在负值,用于相关的物理学计算。

第二章: 现实学的运用

我们不清楚它为何会生效,但它就是这么生效了…在现实学的领域,实践永远走在理论前面。
-特工Shiro

2.1 休谟指数与异常

2.1.1 异常个体的分类

一个经验老道的基金会人员想必会听说过以下的术语:Akiva辐射,EVE粒子,休谟指数。它们是用于描述不同异常的相关指标。一则简短的用于区分它们的表格如下:
指标 描述对象 GOC语言 说明
休谟指数 现实扭曲者 绿型 描述现实强度的单位
EVE粒子 奇术师 蓝型 驱动奇术的能量来源
Akiva辐射 “神”或"神"性个体 黑型 分析异常与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联系,以及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强度

如果一个异常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一些事情,全凭它的主观想法,那它大概是个现实扭曲者;如果他需要念一些咒语、使用符咒或魔法阵制造异常,那他大概是个奇术师;如果一个异常需要和某些传说中强大的存在签订一些契约,或者作为它的后代/混血,或者干脆它自己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强大的顶点型多功能实体2,来施展异常,那它大概是个黑型。
这篇文章主要讲述现实扭曲者与休谟指数的内容,如果读者对所谓的“魔法”感兴趣,那么这篇文章会有所帮助。

2.1.2 现实扭曲者的休谟指数与理论研究

读者在讲座中已经了解到,现实扭曲者身体的休谟指数往往比基准现实高,而周围环境往往比基准现实低。根据1.3的内容,我们可以明确,前者是现实扭曲者可以扭曲现实的条件,而后者是其周围现实容易被其扭曲的条件,二者的差值越大,那么现实扭曲者的能力就越强。

现实扭曲者拥有某种特异的天赋,能使其控制自身物质产生的现实强度场。在通常情况下,它控制自身的场内敛,从环境物质产生的现实强度场中获得现实,而又较少地向环境中辐射现实,从而保持自身相对于环境的高休谟;而当它要扭曲现实时,则外放自身的现实强度场,从而使场中的低休谟物质发生它所期待的变化。特工Justin的讲座把奇术师比作用电器,EVE粒子如同电流一般经过用电器。而对现实扭曲者来说,读者可以为它找一个恰当的比喻——细胞的Na-K泵,空调,电池等等。

有些研究者认为低休谟是现实扭曲的结果,这是不对的,是颠倒了因果的,前者应当是后者的前提。在现实扭曲者未使用能力的时候,其身体周围的休谟指数很低,这不会是现实扭曲已经发生的结果。

2.1.3 异常物品与环境的休谟

有些异常物品与环境的休谟指数往往低于或高于基准现实,这种现象一般有两种原因:
客观实在性的差异。有些物质的本质是与我们的基准宇宙不同的,比如平行世界的物质,比如现实扭曲者的创造物,所以拥有不同的客观实在性,其产生的现实强度场也不同,从而会显示出不同的休谟指数。
与周围体系的交互。就如同现实扭曲者控制自身的现实扭曲场一样,有些物品与环境辐射与吸收现实强度场的能力并不完全相同,从而造成了其与基准现实的休谟差。就物质本性而言,其往往与我们的基准现实是相同的。比如说,倘若我们移平一座(高休谟的)高山,其搬运走的土石并不会维持在一个高休谟的水准。

需要额外注意的是,针对休谟指数的测量必须事先保证测量仪器的精准与未受影响。

2.2 休谟指数与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或许读者曾在不同的档案中阅读过有关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不同运作机理,比如这里这里,并疑惑它们究竟哪个是真的,本书对此做出的回答是:都是,又都不是。
毕竟

SRA的功能机制和其效果的根源必须对所有可能的现实扭曲实体保密,原因我想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连这些设备都完了,我们最后的方舟也就完了……
- Lowell Henry Piedmont博士,机密收容部

答案可能是多种理论中的一个,或者几个乃至全部,又或者于都不是。但本书会对流传甚广的几个可能原理进行说明。

现实抽取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此种SRA通过联通其它宇宙,抽取这些宇宙的现实以稳定我们宇宙的现实。这从原理上讲是可行的,抽取现实的过程就像现实扭曲者们一样,减少自身的现实辐射从而更多地吸收其它宇宙的,并将吸收到的现实向我们的宇宙辐射出来,从而提升SRA周围的休谟指数,削弱甚至抵消现实扭曲者的扭曲能力。
技术问题:此设备对现实流向的要求极其严格,出现错误可能造成反向抽取现实的重大灾难,在连现实扭曲者本身的机制都未完全研究透彻的情况下,我们是否拥有制造类似设备的能力呢?

虚粒子对反制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此种SRA通过消除现实扭曲者扭曲现实所必须的虚粒子对从而阻止其效果。看起来很像这么一回事,电磁力通过虚光子对传播,那么现实强度场通过“虚现实子对”传播也是合情合理的,消除这些虚粒子对,现实扭曲者就无法实现自己的现实扭曲能力了。
技术问题:我们对现实的研究,真的已经到了可以发现并完美操作利用“虚现实子对”的程度了吗?甚至于,“虚现实子对”真实存在吗?

奇术反冲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此种SRA通过对现实扭曲的变化进行观测,然后利用其内置的奇术装置操纵EVE粒子进行相反的更改,实现“反冲”,从宏观角度上,现实的扭曲被抑制了。
技术问题:如何实现对“扭曲”的观测?如何完成对装置自身的保护?“反冲”是否会事实上破坏现实产生不良影响?

第三章: 现实学、奇术与顶点型多功能实体

二十一世纪是学科交叉的世纪。
-研究员Kanade

尽管这是一本专注于现实学的作品,但在学科交叉日益兴盛,奇术发展如火如荼的当下,完全不讨论奇术对现实学的影响是不现实的。而基金会在现实学的研究进展,也将反哺我们对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理论。这是一件有点讽刺的事情:基金会利用人类基本搞不明白的事物,去研究人类完全无法理解的异常……

3.1 现实扭曲者、EVE粒子和共振

特工Justin的讲座中,提到了现实扭曲者EVE粒子的特性,包括EVE粒子并不穿过现实扭曲者的身体,而是直接作用改变现实——跟奇术师完全不同,以及现实扭曲者只能操作“原初EVE粒子”(从来都不会变更频率与响度的EVE粒子)。
现实学理论对此有很多猜想与假说,而其中最广为接受的被称为“共振理论”。

众所周知,一个运动的电场将产生电磁波,一个运动的引力场会产生引力波,而一个运动的现实强度场也可能会产生对应的现实波。不同的物质,其产生的特征现实波是不同的(类似于不同温度黑体的辐射强度在不同的波长取到最大值),而对于现实扭曲者来说,其能操纵的特征现实波,波长刚好与原初EVE粒子直径相近——这意味着将发生强烈的共振效应。基于此,现实扭曲者实现了对EVE粒子的操控,并进一步影响现实。

某些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相关异常,其特征现实波与现实扭曲者截然不同,因而其四周的EVE粒子的状态也是完全不同的,对现实的影响自然也难以用奇术和EVE粒子描述。

事实上,针对在奇术界曾引起广泛讨论的“非灵性施法”,现实学界也有着对应的推测——个体产生的特征现实波波长不同,不再与EVE粒子引起共振,而是与其它的一些粒子发生共振。那些奇术界的术语,“灵魂,精神,肉体”,在现实学中的称呼为,“能产生不同特征现实波的物质”。当然,类似的理论仍然是推测,我们也不能越俎代庖去干那些奇术师干的事。

类似的推测又带来新的问题:假如现实波存在,那它传播的介质是什么?有的学者认为其传播介质是物质,有的认为介质是时空晶体,还有的认为——现实波就像电磁波一样,传播不需要介质。然而,电磁波因为电与磁的转换方才产生,但我们目前只观测到假想现实波中“电”的部分,即现实强度,而另外的“磁”的部分,我们却是一无所知。部分激进的学者认为,现实波中的“磁”,是现实强度场变化在虚数时空产生的分量,换句话说,“现虚强度”。按这一派的说法,“现实扭曲”的本质是物质在现实-现虚复坐标系中辐角的改变。

一个问题的解答往往会带来更多问题,例如“什么是现虚?”、“我们能进入现虚吗?”……本书显然无法承载如此之多的议题,只能为读者们打开畅想的大门。或许未来现实学研究的进展,就源于今日本书为您提供的一个灵感。

3.2 休谟、奇术与顶点型多功能实体

有关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研究是更让现实学家头疼的问题。如果说关于现实扭曲者的研究让现实学家想象出一套根本远超他们目前验证能力的体系,那么关于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的研究就等于将目前所有的现实学研究成果尽数打破。
一个最强大的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可以把我们的现实当作面团一样把玩,同时又不产生任何休谟的波动;可以施展出无数强大的奇术又不产生任何EVE粒子的变动,任何对它四周EVE粒子进行分析的奇术师都要困惑地挠头。

有一种说法认为,顶点型多功能实体本质上是一种概念,类似于宇宙中的物理学、奇术学、现实学规律,只是这种概念产生了自身的“意识”,从而让自身被我们观测或无法观测到。就如同牛顿力学只适用于宏观低速的情况,奇术学、现实学都只适用于它们应该适用的区域,而顶点型多功能实体以其概念覆盖了这些规律。Akiva辐射就是这种覆盖过程中释放的能量。
如果说,对于现实扭曲者,现实学家在努力做一些尽量合理的科学假设,那么对于顶点型多功能实体,他们已经在考虑如何把一个故事编得更合理一点了——起码现在看来,上面的说法还挺像那么回事——但我们没有,也肯定不会有检验这些故事真实性的一点方法——在我们彻底搞明白“现虚”之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