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
评分: +11+x

“John参谋,您原来在这里。”

夜晚,John站在海边的悬崖边上,无言地看着潮水一下下地拍打在岩石上。

“什么事?”

“主任叫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我明白了。”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个传话的人。

“我会去的。”

那人向他敬了一个礼,退了下去。这里是格陵兰岛,混沌分裂者的一个秘密据点。他叹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远处那巨大的冰山,想起了他在Site-CN-99的生活:他是——或者说曾经是一名机动特遣队指挥官,负责管理MTF-乙末-99“监管员”,但在一次行动中,由于他的错误指挥,导致了整个小队以及大半个Site-CN-99的覆灭。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降为C级人员,虽说基金会网开一面没有把他降为D级,但心里的落差感还是十分强烈。

于是他背叛了基金会,成为了混沌分裂者的一员。由于他对基金会的了解,几次对基金会的攻击都以他们的胜利告终,他也因此从一个普通小队领队升到了大队战略参谋。

混沌分裂者格陵兰据点,主任办公室。

“John,知道为什么我要找你来吗?”

“不知道,主任。但我想又是要进攻哪个基金会的哪个站点吧?”

据点主任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他十指紧扣,眼睛盯着John的脸。

“是的,你很聪明。看看吧,后天下午出发。”

主任推过来一张纸,他拿起,在昏暗的灯光下细读。读着读着,他的双手颤抖了起来。

“主……主任,这是……”

过去的影像再次浮到眼前,不过不是他在基金会任职的那段时光的了,比那个更早:他看见了自己的家乡,在村前那块被绿草覆盖的平地上,有两个孩子在阳光下嬉闹着。

“Site-CN-32,我们的下一个目标。”

“但……但那里是……”

“我知道你有一个兄弟在那里,他叫Jack,Jack Smith。没错吧?”

“是、是的……”

“所以你不愿意攻击那里?”

“……”

Joh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主任。

“John,这个命令是上级直接下达的,Site-CN-32内的资料很重要,这直接关系到我们在中国的行动成败与否,我们必须把它们搞到手。”

John还是沉默,他的内心现在乱得像一堆纠缠在一起的鱼线一样,他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John,你要狠下心来,你是为了混沌分裂者而工作,不是为了自己。”

主任说完这句话后便盯着他看。他低着头沉默着、斗争着,最后,他终于抬起了头。

“我不能这么做,主任。毕竟……毕竟他是我的亲兄弟……”

主任的表情阴沉下来,目光就像利剑一般,似乎刺穿了他的胸膛。

“你的意思是要抗命?”

“抱歉,但我真的做不到,主任。”

说完,John便转身向门外走。主任一挥手,喝道:

“拦下他!”

两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一下子冲上前去,将John反手扣住,押到主任的面前。

“John,”主任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John,宣告道,“你这次没有选择的权利,你去得去,不去也得去!——把这家伙关到他的房间去,在后天任务开始之前不能放他出来!”

John被那两个保镖架回了自己的房间,他们直接把他粗暴地丢了进去,便砰地把门关上了。

“可恶……”

他不愿意违抗上面的命令,但更不愿意杀死自己的兄弟,如果上面的命令是叫他杀了自己的兄弟,那么他宁可再背叛一次。

“Jack……”

必须做点什么才行,他想,视线移向了自己的电脑。

“对了,可以发邮件。”

他走到电脑前,按下电源,却发现根本开不了机———电源被他们断掉了。

“已经猜到我会发邮件了吗……”

他皱眉,思索着自己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等下,我记得……”

从床底拖出储物箱,打开,里面放着的是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有他过去穿过的机动特遣队队服、和其他队员的合照、一把已经退了子弹的P90冲锋枪……这里面是他的回忆,尽管自己背叛了基金会,但是他过来的时候依旧带着它们。

“找到了。”

他从那一堆东西的底下翻出一个巴掌大的金属盒子。

“不知道这东西这么多年了还能不能用。”

打开,那竟是一台掌上电脑。在他打开的同时,屏幕亮了起来。

“不愧是基金会的东西,居然还能用啊……”

他不由得这么赞叹了一句,然后便立刻向Jack发了一封邮件。

主题:注意

from:John Smith

to:Jack Smith

内容:我是你的兄弟John Smith,你应该早就知道我已经加入了混沌分裂者。三天后他们要攻击Site-CN-32,请务必小心。

John Smith

大约十分钟后,他收到了回复。

主题:Re:注意

from:Jack Smith

to:John Smith

内容: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就去告诉主管。我们会做好准备应对他们的。你怎么办?

Jack Smith

没有再回信,他关掉了掌上电脑。走到窗前,他用力将电脑丢到了海里———混沌分裂者得到它的话或许可以用来破解基金会的通讯系统。

“我怎么办……?”

掌上电脑落进水中,便立刻被哗哗的潮水吞没了。John抬起头,看着夜空中的那弯月亮,叹了口气。

“我怎么知道呢……”

3天后,Site-CN-32。

“别打算耍什么花样,John,我不想用这个东西,明白吗?“

领队恶狠狠地对John说道,他晃了晃手里的那个帽子一样的东西。那是精神操纵仪。

John没有说话,但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很好。”

领队把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大门,打开了无线电。

“各单位注意,开始行动!“

轰隆!

写字楼的玻璃大门被炸开,大楼的玻璃一下子被震碎了一大片,碎玻璃像是雨一样洒了下来,在火光中映得闪闪发亮。

”上!“

领队一声令下,数以百计的士兵从四面八方的隐蔽点中窜出,冲向了Site-CN-32所在的写字楼。但,比他们预想地快的,大楼的数十个窗户内喷吐出了火舌。

“怎么回事?基金会为什么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没有人回答他,他咬牙,骂了一声。

“混帐!所有人,跟我上!”

他拿起突击步枪,翻出掩体冲了出去,John和其他人也自然不能再躲了,纷纷端起自己的武器冲出了掩体。

“今天的行动必须成功!冲!”

他们冲过了基金会组成的火力网。实际上,基金会一是没有料到混沌分裂者会一次性派出这么多部队,二是,这三天里大部分精力用于转移异常,火力布置不够到位,这使得基金会的弹幕在大量的士兵面前显得杯水车薪。

John和领队还有一大群的混沌分裂者的士兵冲进了Site-CN-32,他们从所有的途径向更上层进攻。尽管基金会在每条道路上都设有阻击点,但很明显抵挡不住他们的人海攻势。

“档案室在什么地方?!”

“23楼!”

John一边回答领队的话,一边切下一个弹夹。

“见你的鬼去吧,基金会的混蛋!”

领队从腰间扯下一个手榴弹,趁着对方暂时停火换弹的空档扔了过去。手榴弹瞬间突破了基金会的防线,混沌分裂者的士兵冲了进去,向更高楼层进发。期间他们遇到的所有没来得及顶楼的研究员以及残余的安保人员都被射杀了。

踩着尸体和鲜血,终于,他们冲到了档案室。

但他们来晚了一步。

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档案室里面窜了出来,所有人立刻开枪,但他已经钻进了楼梯间跑上去了。

一个士兵冲进档案室看了一眼,然后大叫道:

“这里已经被毁了!”

“混蛋!肯定是刚刚那个家伙干的!John!去抓住他!他手里绝对有备份!”

“收到!G5小队!跟我上!”

John带着几个人队伍冲了上去,那个人在楼道里跑着,很显然他不是很擅长运动,子弹从他的身边飞过,打在栏杆上溅起点点火星。现在他们已经离他只有一层阶梯了。眼看就要追上了,那人一脚踢开26楼的门,狼狈地钻了进去。

他们也跟了进去。

26楼是一个只有一个出口的楼层,这一层本是用于做不怎么危险的实验。那人竟慌不择路地选了这么条死路。

“你无路可逃了,交出你手里的东西!”

John喊道,那人焦急地左顾右盼,却无处可逃,他们的枪口齐刷刷地指着他,无奈之下,那人只能转过头来。而看到了他的脸之后,John的心脏似乎停跳了一下。

那个人是Jack。

“可恶……看来今天是完蛋了……“

他没有认出John,因为他带了面罩。John也回过神来,他几乎没有多想,立刻掉转枪头,一梭子子弹把他右边的4个人全部射杀。在另外5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果断放弃了自己的步枪,抽出匕首一刀刺向边上那人的眼窝,以他的尸体作为掩护挡了几发子弹,然后抓起他的枪又是一阵扫射,瞬间将G5小队的剩余人员击杀。

“你……你是……”

“好久不见了,Jack”

John拔出匕首,扯下面罩,嘴角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

“John!”

John一边下掉自己的弹夹,再装上了一个新的上去。他从一个队员的尸体上取下一把步枪,递给Jack。

“会用枪吗?“

“会……会一点。“

Jack接过枪,有些笨拙地摆弄了一会。

“John,你先告诉我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那个时间了,等活着出去再说吧。跟我来。“

John走在前面,Jack跟在后面。楼梯间内枪声不绝,兄弟俩一前一后地向上层进发。基金会的救援部队应该会在楼顶,只要他们到了顶楼就得救了,其他CI的人都在下层,上去是安全的。John这么想到。

他想得太简单了。

枪声停了。一下子楼梯间变得异常的安静。

“快,还有3层就……”

砰!

火光照亮了昏暗的楼道,枪声再一次撕碎了宁静。跟在他身后的Jack 应声向后飞去,他撞在了墙上,没了动静

“Jack!”

“还有时间管别人吗?你这个叛徒。”

在他回头去看Jack时,一个黑影从楼道的阴影之中扑了出来,John想举枪迎击,却已经被对方欺近了。

“呜!”

黑影的铁拳重重地锤在了他的腹部上,极大的力道让他松开了枪把,对方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又是一个重重的左勾拳打得他向右拐去,脑袋撞在了栏杆上,一下子头晕目眩起来。

“再次背叛的感觉怎么样?嗯?”

对方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扯起来,然后把他重重地撞在了墙上。混乱中,他听出了对方是领队。

“就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我们300多的弟兄全完了,就是因为你!”

基金会的增援这么快就赶到了吗?他想。

“我要弄死你,我一定要把你这个杂种折磨到死!明白吗?!”

他看见领队的护目镜破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就像鬼一样恐怖不堪。

用力一甩,他被领队撂倒在了地上,他骑在了他的身上,一拳、又一拳、再一拳,雨点般的拳头揍在了John的脸上,而他早已没有了还手之力。

啊,看来是我要死了呢。

耳朵嗡嗡作响,眼前金星闪耀。

痛觉都变得有些迟钝了。

他的精神恍惚了起来。

这就是我背叛的代价吧……他这么想道。

他曾背叛了基金会,现在又背叛了混沌分裂者,现在惩罚终于来了。他已经无力再反击,又或者说不想再反击了,这是他应得的,他无法逃避。

“……”

嗯?

“……!”

有一个声音在叫喊着什么。是什么呢?他想。凝聚精神细听。

“John……!“

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是谁?

“起来啊John!”

“你这个混蛋!放手!”

他终于清醒了过来,看见领队被Jack从身后死死地锁住了,但他由于左肩受伤,根本没有办法就这么绞杀他。领队用手肘不断击打着他的腹部,试图让他放手,但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他的手摸向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来。

“给我去死!混蛋!“

匕首刺进了他的腹部,鲜血很快染红了他的那件基金会白大衣。Jack终于无力地倒了下去。

“混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ohn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他爬起,直接从腰间的刀鞘里抽出自己的匕首冲向了领队,锐利的匕首猛地扎进他的喉咙,胜负已定。

“啊……嘎啊……”

领队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但他的眼睛依旧在喷射着复仇与愤怒的火焰。抽出匕首,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喷洒而出,浸染了他的上半身,他跪倒在地,死了。

“这是……你们逼我的……”

丢掉刀子,John连忙抱起已经奄奄一息的Jack,并把自己的衣服撕下来当作绷带给Jack止血。

“Jack,你还好吗!”

“我……恐怕是不行了……不用管我了。”

“别他妈的说傻话,Jack,基金会的支援已经来了,你会好起来的!放心!你死不了!”

“好,我……相信……你。”

“哒哒哒”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即进地响起,John警觉地拿起枪,却发现出现在楼梯拐角的人,穿着的是他熟悉的基金会反应小组的衣服:援军来了。

“放下枪!那边那个混沌分裂者!放下枪!”

他顺从地放下武器,撕心裂肺地喊道:

“快点来救人!他已经快不行了!”

“医疗小组!你们留在这里救人,其他人跟我上去!”

肩上佩戴着红十字的队员围了上来,开始了对Jack的抢救……

三天后,医院。

Jack博士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眼前是雪白的天花板,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他坐了起来,电视机开着,里面正放着新闻:杭州市一写字楼遭到不明恐怖分子袭击,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旁边的衣架上挂着他那件染上血的白大衣。

“你醒了?”

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John,手里拿着果篮。把果篮放到他的床头,John坐在了边上的椅子上。

Jack想起了他是混沌分裂者的一员,便问:

“怎么样了?你的事情。”

“我向基金会坦白了一切,他们看在我在保护Site-CN-32中有大功,他们暂时原谅了我,现在正处于留观状态。基金会已经端掉了CI的大部分分部。”

“那就好。”

“还有……”

“还有?”

John笑了,就像当年他们兄弟俩在家乡一起疯的时候那样笑了。

“你的医药费是我付的,记得还钱。其次,我还给你献了400毫升血。”

“哈,你倒是不客气。”

“我向来如此。”

两人愉快的笑了起来。

“有件奇怪的事。”

“什么事?”

“献血的时候有个中年男人问我是不是Jack博士的亲属,我回答他是,然后他就把这个给了我。”说着,John拿出了一个信封。

Jack拆看信封看了看,自语道:“是他。”

一个月后。

Jack博士的伤终于痊愈,John和他一起走出来医院的大门,等在门口的是基金会的车。

“终于出来了。闷在医院里面真的难受。”

“现在去哪里?”

John这么问道。

“Site-CN-75。Site-CN-32现在还在修复中,我的朋友帮我们把档案调到了那里,他说我们可以去他们那边工作。”

“朋友?”

“他叫Loober,年龄跟我们差不多,高级研究员。我的枪法就是他教的。我们以前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后面我到了32而他去了75,虽然有快三年没见过面了,但我们一直保持着邮件联系的。我已经确认过了,那天那个问你的人就是他。

“想不到你的人脉挺广的。”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John,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背叛基金会。”

“我已经背叛过一次基金会,又背叛了一次混沌分裂者,我已经厌倦这样了。”

“那就好。”

两人坐上了车,Jack的手机就像是掐准时间似的响了起来。是Loober博士。

“喂?是Loober吗?”

“Jack,你上车了吗?”

电话那边传出一个稚嫩的女声,这听得Jack愣了一下。

“你是Loober博士的女儿?”

“不是啦!我就是Loober啦!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等你回来再说,总之现在这辆车会送你去机场,去秋叶原的机票我已经帮你预订好了,等下发验证码给你,帮我个忙去抢一下尼█陛下的限量手办……”

“可我才刚刚出院啊!”

“没事的啦,又不是要你去上战场,怕什么。哦,对了,带上你的那个兄弟,日本分部告诉我最近蛇之手在那边闹得有点凶,他应该能保护你。”

“你这个家伙还有点良心吗……”

“啊,我这边很忙,就挂了啊……混蛋,吃我一套QRQ!死吧!”

电话那边的声音戛然而止,Jack叹了口气。

“Loober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不讲道理啊……不过为什么声音变成那样了呢……”

带着满腹的牢骚和刚痊愈的伤,Jack博士开始了冒着生命危险的抢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