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回
评分: +3+x

火,从我的手中蹿出,从我的口中蹿出,从我的心中蹿出。它温柔的抚摸我冰冷的肌肤,它坚定的刺穿我僵硬的筋骨,它无情的拆分我死去的躯干。但火从来都是正确的、慷慨的起航之灯,它又一次赋予了我神智。当我被它撕裂成灰的时候,也赋予了我生的力量。

当我再次感受这个世界时,年迈老母亲的哭喊直入心房。在我被装进小盒子里时,我感受到了妈妈温暖的手掌。我从未发觉自己对母亲如此重要。当她在哭泣与昏厥徘徊,却始终坚持的呼喊着我的名字时,我撼动了回家的希望,只想一辈子守护在母亲的身旁。

但是,我不能。

彼岸的钟声已经敲响,决绝的大理石让我与母亲天各一方。墓碑已经耸立,留下我的心与我的足迹。至此,我的身躯将走完这人生的最后一路。家,在召回我。

伴随着远方天国般的钟声,我让石头充斥满我这骨灰的身躯,一点点,一点点,让这自由的感觉融入我,掌控我。坚实的泥石已化为畅游的海洋,我便一点点的倒退,一点点的加速,注目着家乡的土地消失在天的远方。

接下来的路,我要自己走。

贴着大地的表面,掠过纠缠不清的树根,浮过野炊家庭的餐布。我努力的前进,同时也玩乐于周边的风景。顺着隆起的山的陡坡,无拘无束的向上爬着。小心翼翼避开动物巢穴,一路追踪潺潺溪流。直到四周再无路可攀,便是抵达山顶了。我放松着自己,感受重力加速度那天鹅绒般的牵引,纵身一跃,自由落体,将烦恼抛到脑后。

我穿梭于城市里错综复杂的管道中,时而仰望那我有生之年未曾见过的繁华。车水马龙,川流不息。钢筋水泥的大厦,上入云端的同时,地下也深入数百米!我流连于那些扇翼之间,绕着一个小通道打转,聆听着这堡垒基地的轰鸣,仿佛那是一个沉睡的巨人的呼吸。

彼岸的钟声越发的嘹亮,我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我的步伐。这个世界有如此多值得留念的东西,能够在此见证已经实属幸运,我也就不再流连于风景,抓紧回家的步伐。

终于,不远处,家已经渐渐清晰了起来。生前我是如此的迷茫,但现在我知道了一切,这里才是我的家!我激动的向前狂跑,将自己狠狠的撞在地下的墙上。

耀眼的白光闪耀着,她以此迎接着我的到来。不,是我的我身躯在发光,是我受到了她的召唤!不对,这光芒似乎又不属于我们,而是来自于整片天空。不对,这还是她的光芒,引导着我像现在这样慢慢融入她的体内,完成生命的轮回。不对,这是我的诉求。不对,这光……

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回来了。


“小妹妹,你几年级了啊?”

“六年级。”

“为什么在这里吃饭呢?”

“妈妈要生小宝宝了!我来照顾她。”

“真是懂事的小姑娘哟,真乖。”

“老爷爷,我的菜好了吗?”

“你看我这老糊涂,哎,让你久等了!刚做出来的石灰蒸蛋和骨头汤,特色菜哦!”

“谢谢爷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