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事回忆录

谈话记录662-37

访问者:S.Samesh博士

被访问者:SCP-662-1(“迪兹先生”)

前言:在清点SCP-1867的个人物品时,我们发现了SCP-1867的一本日记,其中多次提到了一个名叫“迪兹”的私人管家。由于SCP-1867显然了解和接触过许多我们已知的SCP物品,我们对SCP-662-1进行了问话,以确定他是否就是SCP-1867日记中提到的人,以及他对那个自称是布莱克伍德爵士的生物到底了解多少。

<记录开始,20██年██月██日,午后12:53>

Samesh博士进入会面室,坐在桌边摇响了SCP-662。38秒后,会面室的门打开了,迪兹先生走进室内。

迪兹先生:下午好,Samesh博士。我该如何为您效劳?

Samesh博士:坐下吧,迪兹先生。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迪兹先生:遵命,先生。

迪兹先生坐下了。

Samesh博士:你是否记得自己曾经为一个名叫西奥多·托马斯·布莱克伍德的人工作过?

迪兹先生:是,先生,我曾在布莱克伍德先生手下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

Samesh博士:很好,我们想知道一些关于布莱克伍德先生的事情。

迪兹先生:对不起,先生,作为一个专业的执事,我不可以随便谈论自己旧雇主的私生活。

Samesh博士:我并不是想要打探什么,迪兹先生。最近我们收容了一个自称是布莱克伍德先生本人的生物个体,我们需要确定它所说的是否属实。

迪兹先生:真的吗,先生?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听说布莱克伍德先生在1893年就死在了巴塔哥尼亚。

Samesh博士:我明白了。布莱克伍德先生最初是在什么时候雇用了你?

迪兹先生:1837年6月28日,先生。

Samesh博士:那么你为他工作了多久呢?

迪兹先生:之后的大约六十年间,我时而为他工作一段时间。

Samesh博士:时而?

迪兹先生:布莱克伍德先生经常出国,他在国外时就不需要我的服务。他的宅子的家务事其他家政仆人很容易就能打理,因此当他不在的时候我偶尔也替别的主人工作。

Samesh博士: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受雇于他的?

迪兹先生:我不记得确切的日子了,先生,不过我敢肯定是进入二十世纪之后不久。

Samesh博士:迪兹先生,你刚才不是说布莱克伍德先生在1893年就去世了吗?

迪兹先生:是的,先生。

Samesh博士:那你怎么会在世纪之交后还在为他工作?

迪兹先生沉默了片刻。

迪兹先生:我也不是很明白,先生。

Samesh博士:我知道了。那你作为布莱克伍德先生的私人管家,主要做些什么工作呢?

迪兹先生:我主要负责看管布莱克伍德先生的宅子以及管理其他仆人。另外我也替他理财和安排日程,他不在的时候替他收发信件,替他采购物品,替他保养武器和探险装备。

Samesh博士:布莱克伍德先生雇用你的时候,你是否已经拥有了现在的“能力”?

迪兹先生:我不记得了,先生。

Samesh博士:你第一次遇见布莱克伍德先生的时候,他年龄多大?

迪兹先生:作为一个绅士,我不能问别人的年龄,先生。

Samesh博士:好吧。那你觉得他大概是什么年纪呢?

迪兹先生:从外表来看,我觉得他应该不超过四十岁。

Samesh博士:当你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看上去像几岁?

迪兹先生:不到四十岁,先生。

Samesh博士:你是说六十年中他完全没有变老?

迪兹先生:我……我也说不清,先生。

Samesh博士:布莱克伍德先生有没有向你谈论过他的家庭或是他的童年?

迪兹先生:我印象中他没有提过他的家庭,不过我记得他说过他在英国西部度过了童年,后来去伊顿上的学,他继承了一笔可观的遗产,他的爵位也是世袭的。

Samesh博士:他的爵位是什么?

迪兹先生:我确定他是个子爵,但我不记得他的封地在哪里了。

Samesh博士:他结过婚吗?

迪兹先生:我从没见过他和哪个女士走得很近,先生。

Samesh博士:你刚才提到了武器,那都是些什么样的武器?

迪兹先生:主要是手枪和步枪,先生。他还有几支原子枪和粒子破坏器,是由曼彻斯特的莫斯博士制造的。是我亲手替他购置了这些,它们的确是非常棒的武器。我还记得有一次他探险归来,带回来一把最出色的闪电枪。他后来拿我试验过一次这把武器,性能确实出众。

Samesh博士:布莱克伍德先生拿你来试他的武器?

迪兹先生:我想职业中介所的人要是听说了这种事一定会很不安的,可是我只是按要求办事而已。而且不论如何,如您所见,我没有受到持久的伤害。

Samesh博士:布莱克伍德先生对你说起过他的冒险经历吗?

迪兹先生:他经常说,先生。他经常在书房里修订自己的日志,还会就遣词造句方面征询我的意见。我非常喜欢听他讲故事。

Samesh博士:好,请你看一看最近我们发现的这篇日记,迪兹先生。

迪兹先生:遵命,先生。

Samesh博士递给迪兹先生一份日记23号的摘要,这是关于1883年5-6月间发生的那起事件的记录。之后的十二分钟里,迪兹先生一言不发地阅读着这篇日记。

迪兹先生:我看完了,先生。

Samesh博士:就你所知,这篇日记中讲的那个事件是否真的发生过?

迪兹先生:事件发生时我并不在法国,先生。但是据我所知,关于他当时在伦敦的活动的描述完全属实。

Samesh博士:那么你对于法国的事件是否间接地知道些什么?

迪兹先生:这篇日记上的记载与布莱克伍德先生回国之后和我说的事情经过完全一致,先生。我还记得当时的报纸上对这场灾难的真相的各种猜测。《每日电讯报》甚至认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Samesh博士:你确定吗,迪兹先生?

迪兹先生:非常确定,先生。

Samesh博士:迪兹先生,我们无法在任何1883年的报刊新闻或法国政府的记录文档中找到关于巨型怪兽或核爆的记载。西奥多•罗斯福的日记和各种有关他生平的记录也显示1883年他一整年都呆在纽约,期间从未离开过美国。经测定,我们确认普罗旺斯地区并没有遭受过超常的核辐射,也没有发现阿维尼翁及其周边地区早于1883年的建筑有被爆炸破坏的迹象,那一年的死亡人口也与往年持平,没有过多不正常死亡。对于日记中记载的事件,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它确实发生过的证据。

迪兹先生:我认为你们是不可能找到的,先生。

Samesh博士:为什么,迪兹先生?

迪兹先生回避了这个问题。

迪兹先生:我不能说,先生。

Samesh博士:很好,我们马上就问完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些年来你所接触到的那个布莱克伍德先生,他是不是——或者说看上去像不像是——一只海蛞蝓?

迪兹先生:您说什么,先生?

Samesh博士:就是多彩蛞蝓,迪兹先生。学名叫条凸卷足海牛。你和他来往的这些年中,他可曾以这种动物的形态出现过?

迪兹先生:没有,先生。

Samesh博士:谢谢你,迪兹先生。今天就问到这里了。

迪兹先生:谢谢,先生。

迪兹先生起身向门口走去。在离开房间之前,他突然回过头。

迪兹先生:事实上,先生……

Samesh博士:怎么了,迪兹先生?

迪兹先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您的问题有关,不过您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我做的一个不寻常的梦。

Samesh博士:你梦见了什么?

迪兹先生:我梦见布莱克伍德先生叫我去他的书房,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我看见一只小小的蛞蝓坐在书桌前。我听见布莱克伍德先生招呼我,要我给他弄杯威士忌苏打来,他的声音好像是从那只蛞蝓体内发出的。我问他是否觉得哪里不舒服或是不对劲,他却说自己一点问题也没有,和以往一样健康。我……不记得之后怎么样了。

Samesh博士:谢谢你,迪兹先生。

<记录结束,午后1:1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