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场记录-045

“呃,嗨。如果你正在看这个,那么我猜你,或者应该说是‘我们’,活了下来。没错,我就是你本人。看,这是我的…你…我们的脸,没化妆或者弄别的什么,也不是面具。唔,如果你想要更多证据,那么,嗯……你出生在康涅狄格的费尔菲尔德,一英里外就能看到你家绿色的房门。你嫉妒邻居家的小孩,叫本或者托比什么的,因为他养了条狗,而爸爸不许你养,因为你连金鱼都照顾不好,对吧?这玩意你一个月就养死了五条。是的,这段视频是我——也就是从前的你——为现在的你录制的。这件事……没错,说来话长。

不知道你的记忆还剩多少,但你应该记不起自己曾录过这段视频,我并不意外。因为,你,以及所有和你在一起的人,都需要遗忘才能让计谋成功。我想这意味着,即使事情按照计划进行,很多人死时并不知道原因。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也应该知道真相。我要告诉你的事也许很残酷,但是记住:你是自愿的。如果你我是同一个人,看完视频你就知道原因了。真相是:你和临时性Site324的其他人必须得输掉这场战斗,让破碎之神教会带着你们所守护的飞船逃离。这种情况……听起来是自掘坟墓。但……我想,至少无论如何,这次行动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你被吩咐看守一艘异常宇宙飞船,绝不能让教会得手。这与真相背道而驰。你所守护的是一件赝品,基金会计划让教会盗走它,这样他们就会以为他们的机神来自外太空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老实说,我知道的不多。他们只告诉我说只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至少自愿参加自杀式任务对你比较公平之类,我当时没怎么留意。这个自杀式的任务会弥补我们,听起来还不错,是吧?我猜他们总会因为复杂的愧疚感而给我们点什么。我把它说成是个自杀任务,因为你可能在最糟的状况下出了系统故障,对不?军械库的存货可能严重不足,对不?是的。正如我所说,自杀式的任务。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和你的朋友们被逼着忘记签下怎样的合同然后被安排去死,好让一些半机械人信徒去偷一艘假飞船。他们说这个世界比我们当初入职时想的要陌生,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妈的一塌糊涂,能理解么?

事实上……我都不知道任务完成之后你是否还活着;也许你是活了下来,但他们没有上钩。不管怎么说,我猜都有两三个人死了,是吗?老天,那未免也太糟糕了,他们死去时仍不知道为什么,甚至没换来成功……

无论如何,我要进行记忆清除了,“那头”再会吧。”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