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入

所有东西都在尖叫。仪表盘,显示器,所有东西都在尖叫,但对此他毫不在意。他只在意——热。他正在燃烧。并非是来自外界的火焰,而是内部,一股灼热的气息正将他从内而外彻底炙烤。而且,太空舱密封得如此严密,又设计得如此完美的符合身形,他甚至不能扭动身体,或是倒地翻滚,只能在原地燃烧。无线电用粗哑的嗓门大声抗议,又用尖锐的声音放声大叫,两次之后,彻底沉寂下来。白色与金色的火焰舔舐着舷窗,舱体的金属板开始扭曲变形,好像它们是假冒伪劣的防热层,无法承受重返大气层时遇到的阻力。

但是,热并不是使这个男人充满恐惧的原因,令他害怕不仅是突如其来,毫无防备的死去,还有那可能在这之上,等待着他的什么东西。小小的舷窗照出了他汗流不止,仿佛要被烤化的脸,舷窗外是一片不完整的熊熊燃烧的火墙。火焰从中间分开,露出了一个冷酷的,尖尖的下巴。

那张脸在看着他,在死死盯着他,有类似四肢的东西紧紧缠抱住了舷窗。那张脸在看着他,没有眼睛,没有嘴巴,只有一片空白的,死寂的虚无,但却又如此地令人震悚。它在看着,当那些微小的颗粒在稀薄灼热的大气层中燃烧殆尽时,它露出了空洞的微笑…….

它的呼吸为那烧得鼓泡的舷窗蒙上了一层模糊的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