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药剂和热干面
评分: +20+x
blank.png






王紫臣随意的坐在街边的牛杂面店里,和店里面其他客人拿着手机刷短视频不同,自己只是静静的看着桌子,老板吆喝着上了一碗热干面,他赶紧过去接住。黄色的碱面铺上红呼呼的辣油,搭配灰褐色的芝麻酱还有绿色的韭菜。搅拌均匀,面底下盖着一个肉丸,散出诱人的香气。



王紫臣是一名基金会的二级人员,管档案录入的,这件事最简单也最麻烦。就一个档案录入,连我家孩子都能做。反正别人都是这么想的。

事实上,稍微干过这件活的人都知道这是错的。这活太繁琐了,分类整理录入,听起来也就简简单单六个字,但实际上也是费眼又费脑的细活。总之自己现在已经一千度近视,带着啤酒瓶底厚般的眼镜。

同时这活也累(当然细活都不轻松),每天早上从各种地方发来的文件摞成一沓,自己一件件分类整理好,埋下头的时候还是八点,抬起头的时候就已经又要吃饭了。坐的时间长,不运动,脂肪堆积起来又没有办法分解掉,脖子疼,肩膀疼,高血压,高血脂,都是办公病。

既然这么累,又落了一身病,干嘛要在这里干呢?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这几个问题回答起来非常简单,一呢是为了钱,基金会别的不说工资,这点儿还是挺大方的(要是不大方立刻给你对着干)自己杂七八糟的钱,一个月也有10000多,当然,要是有一天基金会也开始抠门了,自己保准要想方设法从里面跑走。

但最重要的还是第二个,自己已经在基金会干了三年了,自己做档案管理员也有了一段时间,接触的机密虽然不算多,也不算少。虽然基金会在每次自己录入高出自己权利范围的文档的时候,都会亲切的送来一份记忆删除药剂或者别的什么,但毕竟自己在这个位置,多多少少也会知道一点,他觉得自己基金会不会让他好好走出帷幕。

总之就只能这样干下去了,听说某个站点还是拖欠工资,王紫臣的第一个愿望就是不要发生在这里。



累了一上午,接下来的事情是他最关心的。所谓民以食为天,累了就要吃。要是基金会有活多到中午饭都不能吃的话,那么离自己辞职也没有多远了。自己上高三的时候,都不会有这么紧张。王紫臣安慰自己。

事实上,基金会确实不会忙成这个样子,但是王紫臣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自己按照每个月1万块钱,4000块钱给自己父母,2500块钱管自己的水电另外的生活开支,1500块钱存起来,在基金会这边2000块钱可能真的不够吃饭。

这点我们就要着重表扬一下基金会的食堂了。基金会的食堂是王紫臣见过管理最优良的食堂。价格十分合理,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对于为什么大家的思维这么相似,主要原因是食堂背景太硬了,硬的什么程度?自己的权限甚至不能给大家聊这件事。总之,基金会最简单的一荤一素也要二三十。按照这个吃法,鬼能2000块钱拿下。

那么选择其实挺明确的,只能去外面吃了呗。很快,大概也就一个月的时间,王紫臣就没辙了。

让咱们看看外面有什么吧,有两家馄饨铺,有一说一这两家馄饨铺的馄饨做挺好吃,但自己去吃过几次之后,对基金会的忠诚评分下降了。怪不得让自己带饭。王紫臣在心中骂了一句娘。还有AWCY?开的餐饮店,自己上次去吃,基本没有认出来每一道菜的食材,他现在还不敢肯定那块儿板砖究竟可不可以吃,反正自己已经吃了,王紫臣也不去想了,但是他在心中骂了第二句娘。对了还有一家安布罗斯餐厅,自己就去吃了一回。要是以后天天去那里吃的话,别说每个月2000块,每顿饭2000块钱就好了,大概率把自己工资全部垫上去也未必能够,还有可能发现某道大餐是自己身上某个部位或者是某个克苏鲁的触手…王紫臣对触手不感兴趣,顺便在心中骂了第三句娘。

那怎么办呢?王紫臣对此苦恼了很长时间,为了保密,外卖?别想了。他去看了一下城市的地图,而且离自己最近的非异常餐厅,也有三公里远,主要是因为这一片是办公的比较多,车也比较堵。想中午开车去吃饭,首先你要在路上堵个大概一个小时。在你经过骂娘,后悔,尝试请假后,车终于可以开动了,然后你就回站点了。

王紫臣觉得自己学开车不是为了堵在路上,于是买了一辆小电驴,上下班都骑这个,他觉得比那小汽车好多了。中午也能跑个几公里去吃饭。就是时间比较紧。王紫臣的第二个愿望就是不用跑那么远。



王紫臣每天晚上大概10:00下班,基金会一直是温柔体贴的8 10 6的工作方式,虽然自己不加班,但貌似也违反法律,基金会职工有一句玩笑话:明天就把基金会告上法庭。当然他们都知道明天吃饭不要钱的典故。

档案管理员的工作内容挺无聊的,同时这个地方也捞不到什么油水(其实是不敢捞,别油水没捞到把自己捞进去了。)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些其他的额外收入。毕竟是档案管理员,也并不是所有的档案都很安全并且可以阅读。每周大概都会有一到两次,在送来文档的同时,送来了一瓶模因抵抗剂或者一瓶记忆删除剂,每次吃完之后王紫臣都会恍惚一段时间,并且有时候会引起心率不齐,心跳加速等问题,但有一点好处,就是基金会会给你发补贴。王紫臣一直不知道这钱叫什么,他一直都叫“抚恤金”。但觉得太不吉利了。王紫臣的第三个愿望就是不要搞出来什么事情把自己搞死。

顺便一提,这两个玩意儿还有其他的副作用,但王紫臣觉得这个是最不能接受的,那就是会影响自己的胃口。吃完这个就不想吃东西了。不想吃东西也并不是不能吃,王紫臣作为一个(年轻的)老饕总有办法引起自己的食欲,但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不仅会影响你的食欲,还会让你反胃。

当然如果你不吃东西是没有问题的,可对于王紫臣这种晚上要吃点东西的人,这可是大影响。他试了很多次,说简单点儿就是吐了很多次,发现在晚上吃高油食品(比如快餐一类的),油气会压住这两种东西引起的反胃。

可是王紫臣十点下班,第二天八点就要起床。这导致他基本不熬夜,下了班就立刻回家。自己住在这座城市略偏远的地方,旁边确实有很多美食,比如胡辣汤,油条,大饼等等,就是没有快餐。好在王紫臣找到了一家牛杂面,他喜欢叫一大碗热干面,不加豆芽不加榨菜加个丸子,一勺油辣。总计8.5元。这热干面经历过中原人民的修改,让王紫臣吃的挺开心。辣乎乎的,如果感冒的话吃完感冒就好了,鼻子就通了。

虽说如此,王紫臣的第四个愿望仍是改进模因抵抗剂或者一瓶记忆删除剂的口味,至少别让人感受到恶心。



某一天的下午,王紫臣吃完午饭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那一沓没处理完文件,叹了口气,开始坐下来工作。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基金会的后勤部门过来送了一瓶模因抵抗药剂,上面写着M什么什么一大堆专有名词,他也看不懂。总之,他问了问使用方法,就喝了下去。

那天对王紫臣来说是非常普通的一天,正常的工作正常的吃饭,晚上准时10:00下班。之后去牛杂面店里吃一碗热乎乎的热干面。这个模因抵抗药剂感觉比以前味道更大,就连这么油的东西也未必能压的住。

吃完之后,王紫臣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往家开始走,回家路途总是短暂而又漫长的,他喜欢在这路上听一会儿歌,虽然这并不安全。对他来说,这甚至是一种享受。回到家中,面对的是新的不被叫工作的工作,只有在路上,才是最真实的自己,他会在这条路上思考自己的工作前途,想着自己这几天听过的笑话相声,骂几句XX上司,编几个以自己为主角的幻想故事,这是他一天最悠闲的时间。

他打了个嗝,热干面的气味混杂着模因抵抗药剂从他嘴中喷出,王紫臣觉得一阵反胃。连忙停下车蹲在路边,大概过了两分钟他才站起来接着走。这突然袭来的不适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家。

回到家中,王紫臣坐在自己的沙发上,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恶心感觉,他咳嗽了几声,险些再次吐出来。“算了,吐就吐了,不管了。”王紫臣想着,抬腿迈向厕所。

这不吐不要紧,一吐便一发不可收拾。先是自己刚刚吃的热干面,后来就是看着一团糟糕的黄色呕吐物,可能上面有那种药剂,王紫臣思考了一下,把模因抵抗药剂吐出来会不会就没有效果,但是管他呢,自己还没有吐完呢。随后就是午饭和看不出形状的东西。接下来10分钟王紫臣是没有意识的。只记得这段时间他在努力的掏空自己的胃并且拼命的把堵在呼吸进出口上的呕吐物弄走,最后觉得嘴巴很苦,可能是胆汁。

他一脸疲惫的躺在厕所里,嘴里面还流着口水。呕吐出的东西一部分落到了地上,在他的头发上凝结。意识恍惚中,王紫臣突然想起来明天还要上班,最后他思考了一下,给自己的特工朋友Scythr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明天早点去请个假,他现在这个状态不敢打扰上司。

Scythr接听了电话,觉得不太对劲。俩人刚刚说了几句,王紫臣那边就没声音了。



王紫臣是在病房里面醒来的,他的苏醒引来了护士。

大概过了5分钟,Scythr跑过来看着他。

“我记得我刚刚不是吐了吗?怎么现在在这里?”王紫臣问道,嗓子的干燥让他感到刀割般的痛苦。

“额,说起来挺复杂,简单来说你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进了2天ICU。”

看着王紫臣惊恐的表情,Scythr叹了口气:“这算是基金会的问题,后勤部送的模因药剂送错了,你差点完蛋,不如说你是唯一一个吃了这个还活着的。所以ICU基金会给你报销了,还送了不少补贴。当然这里面有我的很大一部分功劳,要是我没有赶过去看你一眼,你就见阎王了,所以基金会送的钱我就拿走3成了。”

王紫臣倒是没有在意,他的心中只有劫后余生的后怕,大概过了两分钟,他问道:“所以为什么我能活下来?”

“可能是你吃了东西吧,最后吐出来,要是没吐出来就要去借SCP-500了。你也是真牛,吃了那个药还有胃口吃面,我通常吃完药要有一两天吃不了饭,没胃口。”




王紫臣按照以前那样,晚上下班去吃面。

“老板,老样子啊。”王紫臣坐在凳子上。老板正在看外面几个美团外卖小哥打牌,吆喝一声“来喽”便走进来。

“唉,被举报了罚死他们。”老板摇了摇头。

“牌瘾上来了嘛”王紫臣远远盯着打牌的人,听着他们的起哄和欢笑,思考着什么。

“话说你是干什么的啊?”老板透着烟雾向这边看来。

“文案工作,干的眼睛身子都不好了,想辞职。”

“工资怎么样啊。”

“还行吧,10000左右,话说老板你这挺挣钱的,一天不少人来。”

“唉,我这才是累活呢。”老板熟练地把面从锅中捞起来,“早上5点多起床,拿面,煮汤啥啥啥一大堆事,晚上11点关门,不比你们累多了?”

“也是…”

“你们年轻人还是多干活吧,不赚够个一两百万我觉得就不能退休。”老板笑着说,“你的面。”

他赶紧过去接住。黄色的碱面铺上红呼呼的辣油,搭配灰褐色的芝麻酱还有绿色的韭菜。搅拌均匀,面底下盖着一个肉丸,散出诱人的香气。

“一百万哪够啊,哎,就算是100万,按照这个工资水平要再过10年。”王紫臣吃着面。

“慢慢攒嘛,你才二三十,发展机会多大,听哥一句劝,现在你这个年龄混到10000,说明这公司挺不错,你挺有前途的,好好干下去。”

“也是。累就累了点吧。”王紫臣看着外方,四个外卖小哥早已散去接单,下了一个决心。

吃完了面,王紫臣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往家走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