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
评分: +4+x

黑色波纹正荡漾着。

一开始,它是黑色的,密密地交织在一起,随着我的移动,它也在活动着。

它是活物。

随之黑色吐出耀眼的星光,如同液体一般流动着,转瞬间全部涌入我的身体内。

星光喷射着,游弋在空气中。

不久它们将我包围了,我溺于闪耀的星光中。我听到了海的声音,我听到了那海浪呼啸的声音。

我的体内仿佛有万千蠕虫由胸腔到腿部,由腿部至头部。它们在我的体内穿梭,我感到痛苦。紧接着,我的心脏被刺痛着,仿佛每一次跳动都是另类的折磨,我的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被填满了,它们在我的身体内。随之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痛觉,但它们并未消失,反而布满了我的全身。

我被埋葬了,我确信这一点。我被潮水淹没,直至溺亡;我被泥土掩盖,直至腐烂;我悬于空中,直至消散。


我是陈瞳,Site-CN-97的一名特工,被派遣至这片森林中调查异常。装备很少,他们只给了我一把手枪以及十天的口粮。我并不能携带通讯设备进入森林,因此只能用记录日志来报告森林中的情况。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所谓异常出现,一切都很正常,而且森林内没有遭到破坏,我先前在森林外围搭建帐篷,方便我探索森林四周后仍能够回到帐篷附近。入夜后,我拿着手电筒四处漫无目的地走着,我清楚我找不到异常了,但我决定先休息一天,观察一下森林的全貌。他们派遣我来这时,并没有给我地图之类的东西,也不允许我携带智能手机,意味着我先前没有任何对这个森林的了解。

两天了。我在森林待的越久便越焦虑,四周只有我一人,我如同海上的孤岛,无人与我做伴。但我必须抓紧时间进到森林深处调查了。我每天都要走很长一段路,然后记录下四周的各种东西。每当入夜后,我还要搭建帐篷。不过孤独比与各种古怪的异常做伴好多了。

第三天的傍晚,我发现了一处地方发出了蔚蓝的光芒。匆忙赶到后,光源是一个较大的……类似于蕨类的植物。这个蕨类的孢子密集地分布在叶片上,每个都闪耀着蓝色光芒,随之便开始开始喷射。

它们喷射出来,却并未飘落,它们始终漂浮在低空中,它们并没有分散,而是聚集成一团,伴随着它们的还有四周的真菌与蕨类的孢子,它们组成一个孢子团,在空中,四处游荡着,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蕨类,也从未见过各类孢子会聚集成为一个集体。如果说小孢子是夜空,那由最大的蕨类喷射出的蔚蓝孢子便是星辰。它们凝聚在一起,刹那从空中骤降至草地,它们向我涌来,我一边后撤一边射击,可射击对它们并无作用。我感到惊慌,并迅速跑向森林外,企图能够逃离,但是我却能够听到一阵喘息声。

它们犹如野兽般,我在奔跑了一段距离后又听到一阵嘶吼,那声音很低沉。我来不及回头看,我只能奔跑,但是在途经一个蕨类植物居多的草地时,我被绊倒了。如果说我为鱼肉,那它们就是刀俎。我现在沦为了猎物,我无力反击。我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唯一清楚的只有一件事。

我正在和异常对峙。

孢子团游弋着过来了,它们并没有追着我,反而是在我面前进入了泥土中,我并不知道它们此番有何意。森林边缘距我很远,我一时也跑不掉,只能停留在原地坐以待毙。不久,它们不再发光,泥土里钻出一个黑色的蕨类植物。比之前更加庞大了。我围绕着它走着,上面布满了波纹一般的东西,随着我的位置改变,波纹也在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黑色的蕨类上面长满了各种发着光的孢子,我感到不安。过了一小会,它们又一次在我面前喷射出来,游弋在空中,最终犹如潮水般淹没了我,又涌入了我的身体。我体内任何一个器官都被摧残着,我的肺被填满了,我开始咳嗽,咳出来的满是发着光亮的孢子。随着它们入侵我的身体,我进入了昏迷。

醒来时,发光的孢子不见了,黑色的蕨类也不见了,我想我是做了个噩梦,也许吧。我往森林深处走着,走到了一个空地,看到了一个穿着与我一样的人,浑身被某种植物孢子包围着,浑身散发着光。与我的噩梦几乎一模一样。

我走近那个奇怪的人,他身上的孢子进入了他的身体,我看到了他的面部,但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人类,走近后,他颤抖着,眼神中充满了惶恐,我也感到诧异。随后他的身体开始发光,直到光源由他体内喷射出来——是发着光的孢子,孢子升上了天空,与天空合为一体。飘散在空中的不止孢子,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地被分解,不到一会儿,他便消失了——仿佛从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于是我拼了命奔回来。


“这就是你发现异常的经过吗?”

“是的,就是这样。”

“你是陈瞳吗?”

“应该吧。”

……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好好休息吧,辛苦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