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不忘

SCP-073文件摘录:对象声称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可在一分钟半以内快速翻完一本八百页字典后将其中所有文本逐字记下。


一万,六百,五十,三年,三周,七天,四小时,三分钟前,该隐,杀死了他的兄弟。

该隐不曾忘记为何他如此做,也不曾忘记亚伯之血是如何从石头上滴落到他的尸体之上的,他不曾忘记他的母亲发出的渺远的哀号,也不曾忘记当Adam el Asem为他的次子之死而哀悼时山崩地裂,天穹破裂的情景—他看见了这一切。

永世不忘

当这一切发生之时,该隐已经离开。他所受的咒诅杀了他周围的土地,逼迫着他远离了他所知的一切。好似这也不足以为他的兄弟和他破碎的家哀悼,必须出现,出现于它那燃烧的璀璨之焰中。但它直说了一个词就消失了。

永世不忘

当他进入梦乡时,他感到了困惑。这是一个诅咒吗?如果是,这诅咒完全没有价值。在上帝认为合适之前,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件事。

永世不忘

他忘不了。他永远不会忘记他杀死了他的兄弟。虽然他可以创造出无尽的可怕或美妙的经历,但是无论如何,当他一闭上眼,他能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总是血滴落在石头上。

他起身来,拼命地想办法来结束这一切。他去找过狄瓦人,也恳求过艾瑞克夏的神秘学者,他甚至去找过野人的残余,但后者诅咒并唾弃亚当的儿子。

有一次他前往了世界之西,他经过了狄瓦帝国,他穿过了夜之子的森林,他来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在那里,他们把第一位女性Lilit Bat Asherah奉为女神。他们两个是同类,都失去了全能的上帝的青睐。也许她能帮上他。

她嘲笑他。她蔑视他。他们两人都被上帝放逐,但只有一个人将为此而永远受苦。

“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当侍从为她拿来信奉她的人送来的礼物时,她躺在丝绸枕头上问他。“我所做的,是为了一个比我更重要的伟大事业。没有人应该生活在规则下,而应该生活在他们自己制定的规则下。”

“另一方面,你呢?你在由嫉妒产生的愤怒杀死了你兄弟。这与荣誉无关。这不是为了生死,纯粹是因为你的自私。你受咒诅,并仍要如此。”

该隐想要攻击她,该隐想要杀死她。她不能举起手为自己辩护,以免诅咒再次降临到她身上。但他明白她将会笑着看着他把她撕碎,因为她知道她是对的。

永世不忘

没有人能够帮助他。没有人能把他从关于那块血淋淋的石头的记忆中拯救出来。

永世不忘

他开始变本加厉了。他喝下了足以让人忘记一切的忘忧药。他试图把被遗忘者之矛刺进他的脑袋。他甚至找到了毒蛇的黑暗兄弟, 心甘情愿地跳进了遗忘之胃中。

什么都没用。在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后,忘忧药药效退却了,而完全没有减轻该隐的痛苦;被遗忘者之矛从他的头骨上弹了下来,一点痕迹都没有;那条蛇在七年七个月七天之后把他吐了出来,他一点事都没有。

他被掩埋在一百具尸体中,在黑暗中度过了七年。那里没有空气,该隐会永远地窒息而死。他记得其中的每一秒,每一秒他循环地醒来,他满怀希望以为自己自由了的每一秒,以及随后在他意识到喉咙里熟悉的感觉回来时的绝望。

咒不会让他死——不,那对于杀人者来说简单了。

永世不忘

最残酷的是,在那七年的窒息中,他从未忘记手里拿着那块沾着他兄弟的血的石头感觉。

那时候他才意识到守门人的话的真正含义。

永世不忘

在那之后他停止了尝试。何必呢?那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痛苦。

永世不忘

他无法忘记他的兄弟。

永世不忘

那块石头,那块被血沾湿的石头——

永世不忘


“该隐,你在那儿吗?”

Leora看着该隐摇摇晃晃地回过神来,把他的王后往前移了六格来吃掉她的一个兵。“将军。”

Leora假装不高兴了,噘起了嘴。然后她把被吃掉的棋子溶解成了光。像这样练习自己的能力真是太好了。当然,角落里有一个面目凶狠的保安随时准备抓住她,但是和该隐一起玩总是很有趣的。

即使他一直在赢。

“我还以为你在那儿呢,”她边说边把国王往后挪了两格。

“你的技术还有待提高,” 该隐说。他把他的车向前移了两格,再次把她的王逼到了角落。“将军。我想,我刚刚又一次迷失在了自己的回忆里。”

“哦,关于什么的回忆?”

有那么一瞬间,该隐脸上一直挂着的愉快的态度消失了,他变成了什么其他的东西。那是一件很老,很旧,让人很累,让人很后悔的事情。

然后那表情很快消失了。

“没什么,没什么特别的。”

« 永世不忘 | The Choices We Make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