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到日
评分: +19+x

♫ I'm an angel with a shotgun, shotgun, shotgun,
♫ An angel with a shotgun, shotgun, shotgun..1
我是个天使,拿着霰弹枪,霰弹枪,霰弹枪……


脚下的高筒靴咚咚作响,戴着耳机的少女平静地沿着走廊前进,眼睛藏在刘海后面,没有人能看清她的眼神。
耳机里播放着的是她最喜欢的歌。

♫ Get out your guns, battle's begun,are you a saint or a sinner?
拿起你的枪,战斗已打响,你是罪孽深重还是身披圣光?

♫ If love's a fight, then I shall die,with my heart on a trigger.
若爱是一场仗,我死时心脏扣在扳机上


电梯前,少女从口袋里掏出胸卡,胸卡的正面写着“罗葭”这个名字,背面贴着一朵梅花的贴纸。

她把梅花按到刷卡区。

罗葭这个名字很好听,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但我还是喜欢叫罗梅梅。

梅这个字,是Hannah阿姨的姓氏。

从我有记忆开始,一直是汉娜阿姨在照顾我。
是她教的我“蒹葭萋萋白露未晞”,她还教我不要去随便碰触Svba,不要一口气吃太多神父的冰激凌和棉花糖,不要去玩Prism的轮椅……

她是个好母亲,一直是——直到她带我出去玩的那一天,我一直想去游乐场,在我8岁生日那天她开车带着我去玩。
中途她接了个电话,然后就把车停在路边,严肃地告诉我,留在这里不要动,她马上就会回来接我。那时候我被她的表情吓坏了,只是呆呆地抱着她给我的玩具熊,拼命点头。
我看着她举着双手走过街角,在拐角处她停了一下,转头看我,脸上露出了悲伤而决然的神情。

她从小就教我不要撒谎;但是那一天,她自己却撒谎了。
弥天大谎。


♫ I'm an angel with a shotgun,fighting till the war's won,
我是个天使,拿着霰弹枪,战斗到胜利的曙光
♫ I don't care if heaven won't take me back.
我不在意是否能回到天堂
♫ I'll throw away my faith, babe, just to keep you safe.
我能抛弃信仰,只为守护你

那一天,当车门被拉开的时候我以为她回来了,但是她没有。

“梅梅!”
“抬头看我一眼,是我啊。”
“你没事吧,快,现在跟我走。”
“我知道,汉娜她有点事,我们很快就能见到她了,我现在得带你走,好吧。”

神父,混分的支援在向这边过来,他们可能想要带走梅梅来逼供!

“嗯。她答应的云霄飞车我马上带你坐,马上带你坐,我……快趴下!”

神父,他们的人到街口了!

什么人!
哒哒哒哒哒哒……

“我知道,子弹都打到我手上了!梅梅在我怀里了,直升机在哪里?”

哒哒哒哒哒哒……

“Fuck,fuck,fuck!”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汉娜阿姨,也是我最后一次听到神父说脏话。


♫ Don't you know you're everything I have?
你能否理解你就是我的一切?


电梯门打开,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似乎是一对恋人。那女人见电梯来了,匆忙走进来,回头挥手,“我马上回来哦,亲爱的——”

“我马上回来”
那时候她也说她会回来的,她说她会回来的,她说她马上会回来的。
……骗子。
已经十年了……
骗子,骗子,骗子!


♫ Sometimes to win, you've got to sin,
有时为了获胜,你将负罪
♫ don't mean I'm not a believer.
但这不代表我失了信仰
♫ And Major Tom2 will sing along.
无法逃脱行星的宇航员将一直歌唱
♫ Yeah, they still say I'm a dreamer.
他们仍然认为我是个梦想家


少女径直穿过会议室门口刚刚散会的人群。

“我说过了,Hannah没有死,我们得去救她。”
“我们也说过了,Hannah博士已经被确定为MIA,她也并不持有机密情报。花费大量人员冒风险去寻找她是毫无必要的。请求驳回,就像之前你的每一次提案一样,Tictoc。”

“散会。”
人们从会议室的门口鱼贯而出,而他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他来牵起我的手,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我没有跟着动。
“为什么呢,神父?”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Hannah阿姨就这么抛下我走了呢……?”

他转身蹲下来,直接抱住了我。
胸口好难受,像有一团棉花塞住……一定是他抱得太紧了。

过了很久,他慢慢地松开我,慢慢地把脸抬起来,我看到他的脸上挂着泪水。
我记不清楚我当时在想什么了,我只记得自己伸出手,抹掉了他一侧的眼泪。
但是又一股热流流到我的手背上,我有点着了慌。

然而一只大手轻轻握住我的手,他微笑了。
“要吃冰激凌吗,梅梅?朗姆酒口味哦。”

背后的人群在讨论着什么,只能听清楚“预算”,“人员”这几个词。
少女咬紧牙关,加快了脚步。


♫ I'm an angel with a shotgun, fighting till the war's won..
我是个天使,拿着霰弹枪,战斗到胜利的曙光
♫ I don't care if heaven won't take me back..
我不在意是否能回到天堂


少女走到了长廊的拐角,从包的侧面取下那个易拉罐摆在地上。
汽水易拉罐里是一朵白菊花,在空调风之下晃晃悠悠。
少女双手合十,捧起脖子上的齿轮项链,低头默祷。

我始终没想明白的是,为什么从小到大都无所不能的神父会生病。
当Site-CN-034被入侵的那个晚上,他从休息室里冲出来,连一支枪也没有,徒手与他们搏击。

再怎么样,病人就是病人,何况那时候他已经老了。他被几颗子弹打穿机械手臂倒在地上,最后一发子弹钉穿胸口的反应炉。燃料混合着血流出来的时候,他人类的下半身仍然在挣扎。那样子,就像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虫子,被人钉在地上做成标本。

他的仅有的战果,是拉住了一名入侵的重武装人员的脚。
对方的反应是非常简洁的:把枪抵到动弹不得的他的额头,然后……

我躲在办公桌的下面,大气不敢出。只听见丁零当啷弹壳落地的声音。

已经……多少年了呢?
年份早就模糊了,只剩下月份和日期。
她攥紧了自己手心里那颗齿轮。

多年以后,基金会的记载里将会写着,今天是我的报到日;这样,那个夜晚就不会变成人们口中的“某个晚上”,然后淹没在三百六十五个类似的夜晚当中了。
我不要忘记。


♫ And I, want to live, not just survive, tonight.
今晚我要能得以生存,但不仅仅是苟且偷生

“呜……!”
视野旋转着,背部重重地摔到训练场的地上。
“今天,就这样了吧?”
“不,请继续……”
面前的女特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也许这么说你会伤心……但是你不像神父那样有机械的身体。这样的训练对于一个普通人类来说已经有点超负荷了,休息吧,明天再来。”

“……我才不想像神父死得那么难看。”
“不许这么说,梅梅,神父是个英雄哦,至少也要叫他一声叔叔嘛。”
“切,那个老混蛋!看本子的色鬼!冰激凌机!废铁!”
“梅梅!不尊重人也有个限度!”
“如果那时候他再强大一点的话,如果他真的像Hannah阿姨所说,能击退一小队MTF的话……他就不会死了不是吗!”

我直起身子,注视着Mr.D的眼睛。
许久,她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如果神父和汉娜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作何感想……
……那么,站起来吧。”


♫ They say before you start a war,you better know what you're fighting for.
♫ Well baby, you are all that I adore,if love is what you need, a soldier I will be.
世人皆云,战需有所依仗,而你就是我所有的仰望。若爱是你所希望,我会成为捍卫它的战将。


少女摘下耳机,走进办公室。
办公桌后面是一个老人,头发全白,眼睛血红。让人想起传说中的吸血鬼德拉库拉。
乍一看本来是很可怕的,但少女没有畏惧,丝毫没有。

事实上,她早在站在这里之前很久,就已经无所畏惧了。


“Holy Darklight博士,特工罗葭,报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