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39的繁殖

文档#939-00-62:SCP-939的繁殖

1992年9月25日,SCP-939-1在经历了长达十二(12)个月的孕期后产下编号SCP-939-A的一窝幼崽。SCP-939-A包含六个个体,分别被编号为SCP-939-A1至SCP-939-A6。SCP-939-A1、A4、A5为雄性,A3和A6为雌性。SCP-939-A2一出生即夭折,被SCP-939-1当场吃掉。研究人员从SCP-939-1身边带走它的幼崽时,它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之意。

对SCP-939-A1、A3、A4、A5进行了活体解剖,发现它们不论是外形、结构还是基因方面都与健康的人类婴儿没有区别。11SCP-939-A1和SCP-939-A3的残骸分别被储藏在12号生物研究中心的生物组织收容单元939-026C和939-026D中。SCP-939-A4和SCP-939-A5的残骸已被焚化。

SCP-939-A6被转移到了[删除],以观察它的成长过程。它每月接受一次身体检查,期间将进行任何被认为有必要的检测。

文档#939-A6-16:██████博士的调职记录

[删除]


笔记03-16-1997:在听到了大量研究人员的只言片语之后,SCP-939-A6开始认为自己的名字叫“Keter”。考虑到这对于保持它良好的心理状态有益,研究人员被要求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它的这个猜测。它的身心发育与正常人类孩童无异。


文档#939-A6-33:SCP-939-A6紧急医疗记录

日期:01-09-2001

在大约20:00的时候,SCP-939-A6开始显得越来越焦躁不安。当被问起时,它表示感觉身体不适。能观察到它的呼吸变得又快又浅。SCP-939-A6被送到医疗室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据测定,它的心率十分不规则,平均每分钟一百九十(190)跳。由于没有观察到其他异常症状,SCP-939-A6服用了苯二氮平类镇定剂之后被送回了收容室。据推测可能是急性焦虑;但原因不明。

日期:01-10-2001

4:30的时候,SCP-939-A6再次报告出现了先前的症状,同时伴有轻微的头痛和畏光。诊断结论和前一天完全一样。SCP-939-A6服用了镇定剂,被送回收容室静养。

日期:01-24-2001

前述症状在持续了两星期后突然恶化。1:40时,研究人员发现SCP-939-A6破坏了它房间内的照明设施,并以胎儿的姿势蜷缩在床下。A6极力抗拒离开房间,要求研究人员带它去██区域的医疗室。它表示感觉到严重的头痛和对光线的强烈恐惧,同时它对听觉刺激的敏感度上升,胸腹部也感觉剧烈疼痛,还感到一种不舒服的热度,它表示自己“痛得哭都哭不出来”。经测量,A6的核心体温高达41.2℃。研究人员无法检测到它的脉搏。

核磁共振显示它[删除]

SCP-939-A6被转移至了钢筋混凝土加固的收容隔间中。隔间的光照非常暗淡,另外按它的要求给它准备了一大盆水。

日期:01-26-2001

SCP-939-A6把自己浸入准备好的水盆中,保持一动不动,该状态持续了约四十一(41)小时,然后它突然开始撕扯自己的皮肤。当它意识到自己的皮肤正在蜕落时,它表现出了极大程度的痛苦,但却无法停止下来。在22:36时,███████博士报告说SCP-939-A6的头颅与身体断开。在22:40时,它转化成了与SCP-939-1外形完全相同,只是体型较小的生物。

附录02-13-2001:SCP-939-A6被重新编号为SCP-939-101。它将被转移至12号生物研究中心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文档#939-101-77:录音记录939-101A#13

<记录开始,10:16,05-22-2004>

<██████博士获准进入存放939-101的低温储藏室>

<与低温槽939-101A的接触已获批准>

SCP-939-101:对不起,先生,我们为什么要呆在这里?这里冷得要死,我们好想回家。现在已经过了睡觉时间了,我们很抱歉。我们不是故意的。

SCP-939-101:你有没有看过我们画的画?我们喜欢画画。爸爸把它们挂在墙上,可是有的时候,其他穿白大褂的人会拿走它们。爸爸叫我们不要画那样的画。他看到那些就很难过,所以我们尽量画别的东西,可是有的时候我们忘记了。有的时候,爸爸会偷偷藏起我们的画,或者撕掉它们。他告诉我们,他也不想这样。他说这是为了保护我们,不让那些穿白大褂的坏医生来欺负我们,可是后来那些医生就把爸爸带走了。

SCP-939-101:他们给我们打针,还叫我们忘掉爸爸,可是爸爸不在的时候,我们很害怕打针。我们不会忘掉爸爸的,可是爸爸忘了我们。我们觉得这都是医生的错。爸爸不会忘了我们的,是吗?

SCP-939-101:他们还给我们一个假爸爸,告诉我们他是真的爸爸,可是我们知道他不是。医生又给我们打了很多针,不停地告诉我们假爸爸就是真爸爸,可是他们骗不了我们。我们告诉他们说谎是不对的,爸爸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他们就不说谎了。

SCP-939-101:他们把我们独自留下,可是他们也给了我们纸笔和颜料,告诉我们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我们照办了。有的时候我们画爸爸,有的时候我们画爸爸不让我们画的东西。医生把所有的画都拿走了。

SCP-939-101:有的时候穿白大褂的医生和一些穿着有很多口袋的黑衣服的人会来找我们,那些黑衣人戴着头盔,拿着像是扳弯的窗子的东西,还拿着……爸爸管它们叫什么来着?我们不记得了。他们带我们到楼下的大厅里检查身体。我们不喜欢这个。

SCP-939-101:有的时候,我们需要躺在黑暗的地方,一点一点都不能动。爸爸以前会给我们讲故事。我们不是都能听懂,可是我们很喜欢听。他会讲那些没有天花板的地方的故事,在那里,头上的空间是无限的,脚下的地面也不总是白色。我们觉得这很可笑。所有地方都有天花板,不是吗?医生把爸爸带走以后,我们就再也没听过故事。

SCP-939-101:然后,我们开始觉得身体不舒服。

SCP-939-101:医生给我们做了很多检查,他们看上去很害怕,所以我们也害怕起来了。我们觉得头真的好痛,而且灯光和响声让我们好难受。我们只想浸在凉快的水里,避开灯光,直到头不痛为止。

SCP-939-101:他们让我们呆在暗处,给了我们很多水,可是水让我们浑身发痒。我们抓痒的时候,身上的皮肤掉了下来。我们害怕极了。我们不停地喊爸爸,可是他没有来。

SCP-939-101:最后我们身上一点皮肤也没有了,可是不要紧,因为我们已经不需要皮肤了。然后我们也不觉得痒了。灯光照着也不难受了,头掉下来之后也不觉得头痛了。其实还是有点讨厌灯光,可是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我们再也看不见了。

SCP-939-101:我们觉得好饿。虽然知道这样不对,我们还是吃掉了以前的皮肤和以前的头。它们很好吃,可是这样是不对的。我们吃完以后还是觉得饿,就叫他们给我们吃的东西。他们给了我们,可是就算是以前最喜欢的食物,吃起来也感觉不是滋味了。其中唯一好吃的东西是一片肉。我们向他们要更多肉。

SCP-939-101:他们把两个人和我们一起关在黑屋里。我们叫他们不要这样,可是他们不听。然后我们有一段时间觉得不饿了,可是我们现在又好饿。

SCP-939-101:我们很抱歉。我们知道说谎是不对的。我们不是故意的。

<记录结束,10:3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