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澜
评分: +10+x

内在的真实。

其笔尖辗转反侧,留下些许醒目的痕迹。

但此刻我尚处高地,难以顾他——

不——这并非是说我没有丝毫关于现状的认知,现实就是现实,如此强烈,灼人眼目。

某种涂鸦,从我的左拇指向左三分。这是一个圆环套嵌的卦辞与爻辞,眼下自相矛盾。

厚重的墙壁上有某种涂鸦。

四面八方的颗粒,几乎要走过去,走进来。走到亨·亨的心里。

于是她就在此刻将门推开。捧着细碎的光晕,然后她将抓住我,直走到我心里。

我都明白,所有的原因。

缘起是一族食人的电子羊。在我和我们的梦境中盘桓不去,桥接尤比克和后世,从白鹿传递到隔代的猪尾巴。

但这怎么会是她要讲给我听的呢?讲给我的,应该是事关眼前的沙堡。由颗粒堆砌的沙堡,把我困在此处。不,老虎不会在此处为我加油,青豆尚不在此。

她就要开口了,她就要张口了。这个休谟的玩笑话,在高地画下的卦辞,和爻辞自相矛盾,呈箭头状相互指责。

所有人都探讨过的命题,先驱的得意之作。一跃而入的油印作品。

只要我继续佯装,只要我继续写下去。

这便不是结束。

只要我继续佯装,只要我继续写下去。

所有人都探讨过的命题,主管的得意之作。印有一跃而出的作品。

我就要开口了,我就要张口了。这个休谟的玩笑话,在高地画下的爻辞,和卦辞互相矛盾,套嵌在圆形内互相指责。

但这怎么会是我要讲给他听的呢?讲给他的,应该是事关眼前的沙堡。被颗粒包围的残垣,把他困在此处。不,老虎不会在此处为他加油,天吾已经离开。

缘起是一族食人的电子羊。在他和我们的梦境中盘桓不去,桥接尤比克和后世,从白鹿传递到隔代的猪尾巴。

他都明白,所有的原因。

于是我就在此刻将门推开。捧着细碎的光晕,然后我将抓住他,直走到他心里。

四面八方的颗粒,几乎要走过来,走进去。走到亨·亨的心里。

厚重的墙壁上有某种涂鸦。

某种涂鸦,从他的左拇指向左三分。这是一个箭头状的卦辞与爻辞,眼下自相矛盾。

不——这并非是说我没有丝毫关于现状的认知,现实就是现实,如此强烈,灼人眼目。

但此刻我尚处高地,难以顾他——

其笔尖辗转反侧,留下些许醒目的痕迹。

但此刻它尚处高地,难以顾他——

不——这并非是说它没有丝毫关于现状的认知,现实就是现实,如此强烈,灼人眼目。

某种涂鸦,从它的左拇指向左三分。这是一个圆环套嵌的卦辞与爻辞,眼下自相矛盾。

厚重的墙壁上有某种涂鸦。

四面八方的颗粒,几乎要走过去,走进来。走到亨·亨的心里。

于是它就在此刻将门推开。捧着细碎的光晕,然后它将抓住它,直走到它自己的心里。

它都明白,所有的原因。

缘起是一族食人的电子羊。在它和它的梦境中盘桓不去,桥接尤比克和后世,从白鹿传递到隔代的猪尾巴。

但这怎么会是它要讲给它听的呢?讲给它自己的,应该是事关眼前的沙堡。由残垣堆砌的颗粒,把它困在此处。不,老虎不会在此处为它加油,青豆仍在等待,天吾仍在寻找。

它就要开口了,它就要张口了。这个休谟的玩笑话,在高地画下的卦辞,和爻辞自相矛盾,呈箭头状相互指责。

所有人都探讨过的命题,荒诞的得意之作。无处栖身的作品。

只要它继续佯装,只要它继续写下去。

这便不是结束。

只要你继续佯装,只要你继续读下去。

所有人都探讨过的命题,SunnyClockwork的得意之作。小范围印刷的作品。

你就要开口了,你就要张口了。这个你我的玩笑话,在高地画下的圆环,和箭头互相矛盾,套嵌在线条里。

但这怎么会是我要讲给你听的呢?讲给你的,应该是事关眼前的沙堡。被颗粒覆盖的图片,把他们困在此处。不,老虎不会在此处为你我加油,青豆和天吾在84年重逢于纸上。

缘起是一族食人的电子羊。在你我造物的梦境中盘桓不去,桥接尤比克和后世,从源代码传递到历史记录的猪尾巴。

你都明白,所有的原因。

于是我就在此刻将门推开。捧着细碎的光晕,然后我将抓住你,直走到你心里。

四面八方的颗粒,几乎要走过来,走进去。走到亨·亨的心里。

厚重的墙壁上有某种涂鸦。

某种涂鸦,从你的眼前向前三分。这是一个沙漠中的小丑,眼下自相矛盾。

不——这并非是说你没有丝毫关于现状的认知,现实就是现实,如此强烈,灼人眼目。

但此刻你尚处高地,难以顾我——

其笔尖辗转反侧,留下些许醒目的痕迹。

内在的真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