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计划

“你还记得么…”

resurrection(3).png

在“鸢娓事件”之前

“我要辞职”
TheDuckman著,heartlessed
”我想能终于睡着,不用去想那天的决定…“

蛇与阶梯
Zyn著,Freedom Koo
她在她的诗歌笔记本中画了一只蝴蝶,将它称为"408",然后在括号里添上"有朝一日"。

全知人
djkaktus著,Freedom Koo
他们看上去一模一样


“鸢娓事件”,(及其之后)

紧急动作
DrEverettMann著,破晓十二弦译
“105,起来了。我们需要转移你。”


thedeadlymoose著,破晓十二弦译
“这是一个荒谬可怕的想法,而且你们都知道这一点,”帽子说

幼儿园老师
Eskobar著,破晓十二弦译
"我们是基金会,我们是永恒的,就像天主教会,或NBC。“

意外开支
DrClef著,破晓十二弦译
”如果我要做你交代我做的事情,我就需要Adams。“

与魔谋易
Sophia Light著,破晓十二弦译
”那女人真的直视我的眼睛告诉我‘我们要重启潘多拉之匣’吗?”Light咕哝道“不知道他们哪里有病。“

名字有什么关系?
DrClef著,破晓十二弦译
冰冷的怒火贯穿了她,在她心底扎下了根。

只是礼仪
Crayne著,Freedom Koo
”我叫Manwell Cutler博士,我是基金会道德委员会的成员,您应该听说过我们吧?“

健全计划
djkaktus著,Freedom Koo
”这是旧债了,让。你知道你迟早要还的。“

我的上级
Roget著,Freedom Koo
”您是Gillespie主任吧?“

新把戏
DrClefthedeadlymoose著,Freedom Koo
在一座并不存在的设施中的一个无名车库内,一条狗正在努力修理一台液压助力器。

门边群狼
DrEverettMann著,Freedom Koo
"No," Iris said, horrified and appalled. "You can't be serious."

光合反应
Photosynthetic著,Freedom Koo
”要么激起好奇心,要么崩溃。“

女生派对
打扮 | 喝醉 | 捣乱
DrClef著,未译
”你不是保护我的吗?“鸢娓嘀咕到。
“我只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不包括糟糕的主意。”Adams说

愚人博物馆
Roget著,Letitia213
收藏先生很想念他的朋友。

增添物资
LurkDdjkaktus著,未译
“再帮我一星期,然后我就提出调动…"

工作机会
L0rdDeath著,未译
女孩的表情黯淡下来。”不包括所有的蔬菜。我不喜欢花菜。”

皮媞亚之翼
thedeadlymoose著,Freedom Koo
先知的笑声在空气中颤动,虽然亲切却又不似人类之声。

头号神枪手
DrClef著,Freedom Koo
…一架钢琴掉下,砸在她身上。

帮一记忙
Doctor Cimmerian著,未译
Cimmerian炸了眨眼,然后笑了。”这,“他想”就是谣言的开端。“

魔军群王
thedeadlymoose著,未译
”我正准备去见议会的其他成员。“十号说:“我希望你能陪同我。”

我非伟大
Roget著,未译
Light弯下腰来,轻声道:“我脚下有个小孩的幽灵。这种事情正常吗?”


Alpha-Niner出发!

“格拉纳达夏令营”行动
DrClefFoggy Golem著,MScarlet
令人担忧的是,失踪的夏令营成员是被拉出帐篷,而不是当场被食的…

游荡 [本文含有成人内容]
Eskobar著,未译
Peter看了看他的身体,又看了看曾经是Ritchie的老旧园丁工具。“好,”他说:“我听着。”

愚行
djkaktus著,未译
Karlyle点点头。“这应该只是例行程序而已,博士。”

黑市交易
DrEverettMann著,Freedom Koo
Carter办公室里的一块黑曜石碎片可能是被保镖偷走的最古老的记忆了。

激光与灼热剂
LurkDDexanote著,未译
你-的-点-子-糟-透-了。

锅匠,裁缝,士兵,猎人
L0rdDeath著,未译
“你知道住在伦敦我最讨厌什么吗,Gunnel?"

我们干得不错
DrClef著,未译
Aleksander微微一笑。他知道Marshall,Clark&Dark的度假村里的底细。很显然,Adams对此一无所知。

我们到了没?
LurkD著,未译
“我们只开了不到一半的路,我已经忍不住想把车开进河里,淹死你们三个。”

不是笑话
DrEverettMann著,未译
“这太庞大了!骗人的黑帮法西斯阴谋!快打555-727-7560!按5,对上bixby actual暗号拯救世界。”

我以为你独自死去 [新故事]
A Random Day著,heartlessed
你對有關機動特遣隊Alpha-9舉報人保護的請求已被審查並被拒絕…


九年之前,基金会的面貌完全与今天不同。

在美国的Bowes委员会支持下,基金会致力于研究与发展新技术。SCP交叉实验和武器化项目比比皆是。机动小队Omega-7( “潘多拉之盒”)招募了SCP-076和SCP-105,以运用他们的特殊能力。高级人员享有高度的自主和权力,只要能完成任务就可以忽视一切职业守则。O5议会,那指挥着魔法军队的王者们,则批准了这一切。

对于基金会来说,这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代。但它的结局却是相当糟糕。

潘多拉之盒时代的终结有许多原因。Kondraki毁掉Site-19。“零号事件”。以及亚伯对他Omega-7队友的屠杀。

O5议会意识到事态已失控,于是狠下心来。之前进行的项目被束之高阁。高级人员被明升暗降入没有实权的行政职务(或被刺杀)。基金会放弃了对异常技术的研究和发展,将精力完全投入控制与收容措施中。

于是就这样过了九年。

异常事件越来越频繁。成千上万个SCP在短短几年里被发现。新的异常组织不断地涌现。基金会开始力不从心了。O5议会开始觉得他们急需重新建立基金会的优势。

他们重新启动了对SCP收容以外的研究。他们重新开始进行交叉和武器化项目的研究,鼓励基金会内部的学术交流,甚至创立了新的SCP等级(Thaumiel)来收容其他SCP。他们翻开了Bowe时代的人事档案,重新重用了他们的旧将。

私下里,他们将其称之为“重生计划”。

重新启动的项目当中包括“潘多拉之盒”。曾经的机动小队Omega-7,摇身一变成了Alpha-9“最后的希望”。

但不是所有人都对此乐观。他们还记得旧日的灾难。他们暗暗担心,这将是基金会的末日。

他们也许是对的。


重生计划是一个重建SCP基金会原来的“主故事线”的写作计划。

它将是SCP基金会新旧作品的交融。

它的开端是Omega-7的继承者,Alpha-9。但这不是它的唯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