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流浪地球
评分: +29+x

初老的特工独自屹立在走廊中。

他的代号是Gunnarr战士。这不是他自己起的,但他非常喜欢。

在18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特工历经无数大小危机。凶险的深空异象、不可理喻的异形、敌对组织的诡计……铁骨铮铮,一往无前。

然而他毕竟老了。伤痕转化成为了宝贵的经验,但身手却也不再如过去一般矫健。所幸应付这个任务应该仍是绰绰有余。

“退休前的最后一次。”特工自言自语着,按照档案的指示开始前进。

这里曾经是基金会最重要的设施,可如今也不过是明日黄花。更新、更强的设施已经随着人类的足迹遍布整个宇宙。

“正如我一般啊。”特工自嘲道。他已经抵达了一道密码门前,正在输入密码。

密码匹配。欢迎你,未来的基金会员工。我是流浪地球计划主控电脑矩子。请问您是否需要关于该计划的详细解说?

这个名词让特工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为了避免憎恨之星摧毁人类的母行星,基金会利用SCP-CN-818暂时消除了母恒星,使得母行星进入惯性运动状态。当其远离危险区域后,再将母恒星系恢复至十一星系统,通过殉爆摧毁了憎恨之星。即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那也是绝对值得载入史册的宏伟手笔。

“不需要了,档案保存得很完好。”特工一边回答,一边已经进入。这里理应是主控室,所有管理权限全都集中于此。不过看起来也就只有一个较大的终端而已,别无他物。

那么现在让我进行一下外部环境检测,请稍等。恒星状态正常。大气状态正常。地表有较多破损,但在可修复范围内。生物探测未现,正常。

特工站在终端前,安静地等待着。毕竟在历经数月的航行之后,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了。

全系统唤醒,功能正常。检测到符合BZHR启动条件的情景,请问是否需要启动BZHR?

“BZHR?”特工表现出疑惑。

是的。Bright/Zartion人类复制器。全部数据已通过自检,状态完好。请问是否启动?

“我知道什么是BZHR。为什么要启动BZHR?冬眠舱出现意外了?”

无法理解问题。本设施不存在名为冬眠舱的设备。

一股莫名寒意从脚底开始冒上头顶。特工急急追问道:“那么自愿留守的三千万志愿者呢?他们现在在哪里?”

正在设施内探测生命反应……结果为1。

跟比自己老旧无数世代的电脑真是讲不通道理。特工暂缓启动BZHR,并且表示要先在设施内转一圈。

三千万台冬眠设备应当能足足占据好几个楼层。按照带来的档案,他开始逐一寻找过去。

第一间。

三千台舱式设备端端正正地摆放着,都标注着冬眠舱。特工随便选了一台凑近观察。

里面是空的。没有人迹。

特工沉思了片刻,出声问道:“矩子?”

随时为您服务。

“这台设备究竟是什么?”

电脑陷入了沉默。

“禁止事项是吗?”特工冷笑着,“让我猜猜?伪装成冬眠舱的全自动安乐死设备,还直通焚化炉?”

……这一信息并不曾记录在正式档案中。

“凭我在这个组织180年的经验,这不是一个很难的猜测。精准,高效,结果优先,毫无人情的纯粹理性。个别员工或许还在唱唱反调,但顶层的主旋律永恒不变。”

矩子沉默着。特工并不知道它的AI做到了什么水准,他只是继续讲述着。

“以当时的技术,要以成百上千年为单位冷冻人体,技术上根本没有保障。除非是使用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但三千万台一样是不可承受的成本。”

相比而言,BZHR无疑是一个更可靠,并且也更经济的选择。他们的基因信息和记忆组均已被保留,只要到达目的地就可以恢复。

矩子替他完成了总结。幸好那是个AI,否则特工真的不知道是否可以忍住自己的怒火。三千万眷恋这颗星球的灵魂,就在冷酷的计算中被集体谋杀。克隆真的能算作复活吗?

现在你已经知悉流浪地球计划的一切。按照重启程序的要求,请你做出以下选择:在启动BZHR之后,是否要在克隆人清醒前将其转移到安乐死设备中,以维持记忆的延续性?

特工沉默了。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事。他想要呐喊“为什么偏偏是我”,可流浪地球计划的制定者无论如何不可能预见到千年之后的来访者。被命运推到风口浪尖的人不得不承担应尽的责任。

他想到了三千万冤魂,“不”字已经遛到了嘴角。如果换了年轻人,或许就任由满腔正气主导了。可他不应该。

他想到了既定的事实无法更改,而外面却还有一个整个星球在等待着被唤醒。没有时间浪费在埋怨或是仇恨上了。

他想到了自己或许正是踩中了一个跨越千年的圈套。

他说出了他的答案。


双子太阳的光芒照耀在大地上。红矮星现在转到了另一侧。

在大河的两岸,植被已经开始萌发。过不多久,也许就会看到小动物的身影吧。

休息中的男男女女围绕着老者,听他讲述着星辰大海的征途。

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