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第二乐章

Lee在那儿。穿着烫得平整的制服,走过一片死寂的走廊和破烂的门框。他们留下了他。其他人都出去演奏了。Lee继续前行。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Syncope一定会接受他的管乐的。在他上方,播音员也加入了节奏中。Lee紧跟其后,想着今天的旋律是什么。

同学们,这是Wehrner校长。Mitchell认为是时候卸下责任,去谱写人生新乐谱了。不过不要紧,我们的前途光明。如艾菲尔塔的顶端,我们将激发大家的灵感,冲上云霄。所有人都将参加,我们不会落下任何一个。祝你们的学年顺利。

学校里的其他人似乎漠不关心。有些人继续日常的生活,如行尸走肉般。还有的就呆坐在原地,看着面前的人群。Lee对他们在看什么并不关心。他只记得在走廊上行进,看着那些旧相识们歌唱着。当他们的喉咙哑了,他们就吹起口哨;当嘴唇已经无力,他们咚咚地敲起鼓声。

同学们!你现在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新的课程表。我们将所有学生分成六个阶层,每个阶层在学校里有不同的地位。我知道你们可能会不适应这突然的变化,但我们很早之前就已经策划好了。请与我一起起立,向交响乐起誓,唱出风采。

Syncope就在这儿。Lee的脚跟可以感受到振动,如吉他的弦般。它的力量和荣耀从乐器中流出。Lee还没来得及赞美这一切,就握紧了拳头。腿开始蹒跚跑动起来。脚跟的振动紧紧抓住他,如钟表的指针般将他推向前方。

同学们,我们很遗憾地宣布我们的辞退一些教员和学生。虽然他们尽忠守则,但生命的交响曲中只有这么几个位子。请在我们追念这些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人们时默哀。他们会听见我们所说的一切。我们大家的呼吸和奔跑声。那铃声与黑板的刷刷声。那歌声。

Lee停住了演奏。他身体里只有冰冷和痛苦。无法忍受的痛苦。从他的背脊爬到手臂上,在脑海里拧成一团。这一点也不和谐。他试着往前走,却跌倒在地上,四肢张开。他交响曲里的位置在哪儿啊?

这一定是惩罚。他伸出手臂,试图抓住他的救赎。他得逃出这儿。演奏是他唯一的职责。Cindy 和所有人都会在那儿,和他一起演奏。他喘着气,紧紧抓着心口。一个冰冷的气泡在他的胸腔中鼓起。他无法呼吸。快想快想到底怎么走不不不不一定要记住

安息

他听到一阵渐渐增强的歌声。一开始还很微弱,但接下来越来越响。他微弱地吹了以及口哨。歌声继续增强,多么美妙。让他溶于其中吧,带他回到属于他的音符那儿。

Lee闭上眼睛,沉睡过去。

………

“嗨,还有人吗?”

“找到一个,似乎是乐团里的。在楼上的走廊里找到的,似乎在发癫。”

“先把他放到三号房。那儿的特工在派发A級失忆。”

“你来帮我一把,那些小崽子们很重呢。”

所有学生须知只有乐团成员可以离校。所有违反者将受严惩。他们都是自食其果。

Lee躺着醒来,面前只有一片黑暗。他的心跳不止。他摇了摇头,细细听着。只听到一股细细的嗡嗡声,像蚊子一样绕在耳边。没有任何节奏和旋律。他试着走出一步,但差一点跌倒。他一边支撑着自己,一边感受身上:没有制服,只有薄薄的便服。

制服没了,乐器没了,音乐没了。Lee向前蹒跚而行。他在哪儿?事情已经发生,无可挽回。嗡嗡声越来越响。Lee想回去。回家。学校便是家。Lee挣扎着,颤栗感从心脏处爬过喉管,钻入脑袋。他们还在演奏,他必须回到他们当中。

有人说了什么。

求你了

他们叫你忘记的

Lee摇了摇头,已是泪流满面。Syn…那音乐是否悦耳?他们歌唱了什么?

他们从未歌唱,Lee。你早就忘记了。忘却是容易的,不是吗?

耳鸣越来越响,他们终于安静下来了。越来越响,越来越亮。

我们不会忘记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