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

耶和华走进山谷,被震惊地无以复加。那是一种语言描述不出来的震惊。祂从未有过这种震惊至无语的感觉。

这山谷——祂的山谷——热闹非凡。一大群飘忽的精灵,飞翔的,爬行的,可怖的,人形的……

其他东西。

一个鲸鱼状的东西飘过头顶。一只巨大的毛绒生物蹒跚在远处的一座山上。一群小小的蓝色人形在祂面前嬉笑着飞过。一个黑色的人形出现了,对祂眨了眨眼睛,又消失了。一只巨大的蜈蚣似的东西爬过,瞟了祂一眼

祂几乎麻木地走向那群人形中,这是祂第一次被直觉牵引,想要走进那群和祂相像的存在中。

他正走着,一个人走出人群。那是一位优雅的,小麦色皮肤的黑色长发女人,唇上有个唇钉。有一瞬间耶和华觉得祂被她吸引了——

我才不是,那种饥渴的人类——

“El!” 那女人说。

“你是谁?” 耶和华问,问出口后祂才感到这个问题有多奇怪。

女人笑着看向她。“你不记得我很正常。我们在过去这几千年都忘掉了很多。但是你忘性真大。”

耶和华无语了。

“Asherah,”1她说,“我叫Asherah。我们还做了几百年的夫妻呢。”

祂的脑袋逐渐变得混乱,那些陌生难懂的记忆浮现——

还有其他的,那些假神偶像,祂记起自己是风神,暴风之神,太阳之神,一个狭隘又善妒的神,祂记起七天创世,祂(他)记起自己曾生在痛苦之中,是个能力超凡的人类小孩,祂记起自己被迫变成其他神的形象,祂记起意识到自己是唯一仍然存在的神时的欣喜,其他的神都已消逝,地球自此尽在祂的掌握,祂记得自己没有父母,祂(他)记得祖母的笑,祂记起数以万计的,自相矛盾的事情,是他们让他混乱,那该死的人型放他们进来的,他们——

“够了!” 祂怒吼。

耶和华抬起手,看着这些在祂的山谷里活动的存在们,一挥手便不复存在。

至少……祂尽力了。祂确实挥了一下手,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说啊,”Asherah挤出笑,“我是你前妻没错啦,但是想抹消我真的很不礼貌诶。”

她不经允许就把手搭在耶和华的肩上,也没有因为如此而魂飞魄散。

“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什么,” 她说。祂的视线随她的手指转到山谷的中心。

耶和华看到,一个小巧的物件浮动在如水一般的流光中。

是锁。

“你来这里是为了终结世界的,”Asherah说。“我们都是。每个人在这的目的都一样。”

“这不可能,” 耶和华说。祂又感到一阵眩晕。

“说老实话,” Asherah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Asherah,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耶和华。”

“什么意思。”

“你大概也注意到你记起来一大堆自相矛盾的东西了,” 她说,“我也是。我记得我帮助过创造世界,然后在远古时候出生。这些事情大概只是开始。也许这就是神,或者……或者是作为比人类还要强大的存在而需经历的一部分,我敢肯定。我们只是‘恰好’需要毁灭世界。山谷里的每个人都是”

耶和华看向她。“所以你——你们——要和我宣战?抗争我,阻止我毁灭世界?”

“嗯,是。”她看起来有些尴尬,像是向一个反应极慢的人解释一件事一样。“我觉得……不是针对你。我不觉得这里一半的世界毁灭者在来之前就知道彼此的存在。他们在这里不能打,但是……他们可不喜欢有竞争者。所以说并不是针对你。”

祂尝试着理解。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你觉得凭你们可以对付唯一真神的力量吗?你们觉得你们就可以毁灭这个世界吗?”

Asherah耸耸肩。“我不知道啊。没准吧?我是不想试啦。”

祂困惑地眨了眨眼。“你不要毁灭这个世界吗?”

“我?” Asherah哼了一声。“我他妈的才不要。”

“是你告诉我……那你来着干嘛?”

“我是被召唤而来的没错,但是那锁并没有让我毁灭世界。你试过新加坡的海鲜吗?你用过智能手机吗?你在丛林里奔跑过吗?看过太阳马戏团的演出吗?坐过一次飞机吗?上过网吗?看过触手黄片吗?看过星球大战吗?逛过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吗?在人类的钢筋水泥森林里迷失过吗?我喜欢这个世界。虽然很乱,但毁灭它一点好处都没有。”

祂盯着她。

“所以我不要,” 她说。“我不会毁灭这个世界。我也不想让你毁灭它,谁也不行。” 她顿了一下。“对不起。”

神的怒火在耶和华心里燃起,他想说些什么,可又被打断了。

“诸位,” 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个声音并不高,也并不响,但山谷里的所有神都听见了。转向了她。

一位身着灰西装的非洲女人走进山谷。她的肢体无一不展示着平和与自信。耶和华一眼认出那是个寻常人类而不是其他环绕着祂的神明们,但他不认识她。

祂不认识她。

这不可能,就算祂在人类的身体里也不可能这都出错。耶和华是全知全能,就算那些伪神们和“世界终结者”们能够阻挡他,人类是不可能——

“我代表SCP基金会而来,” 女人说。“你们中的一些知道我们的存在。基金会是人类的守护者。为了守护人类,我们曾囚禁你们,也曾与你们交涉谈判过。” 她盘腿坐下,耶和华几乎认出这小动作……“我来是为了和你们谈谈的。”

长久的安静。

是什么?” 猩红皮肤的生物问她。

“我是个人类,” 她说。“我是SCP基金会的Administrator。”

“不可能,” 耶和华说。“我认识所有的Administrator。最后一个几年前就死了,你不是他。你不是Adaministrator。”

“我被保护着——” 女人说。

“你不是人类,” 众神中一个豹子模样的实体喊道。耶和华被很不高兴地打断了。“如果你是人类,我们早就能碰到你了。”

“我被保护着,” Administrator说。“但除了保护,我仅是一名人类。就和你们接下来要杀的人类一样无二。”

“你想要什么,人类?” 另一个世界终结者问。

“我们可以向你们开放通向其他有生物的世界通道。你们每个都有份。你们不必毁灭这个世界。人类也不必因此死去。你们每个都足够。” 她停了一下。“我希望你们能放过这个世界,让它和平地走完自己的历史。”

各种声音叫嚣着。并不全是声音——大多数都是思想的波纹。

你说啥呢——

这算是找茬吗——

我是来拯救世界的,我要以毁灭来拯救——

人类不属于这里——

这就是末日——

你怎么来这的,你们怎么——

全部都烧——

这个时代结束了,在这之前的时代都结束了——

谁敢否认我,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

“你的交换条件是什么,人类?” 喧嚣结束后,一只巨大的,毛绒狐狸样的实体问。

“作为交换……” Administrator 犹豫了。但耶和华读取不到她的心思,祂看出来她对接下来的说辞不太自信。不确定,甚至有点害怕。

“作为交换,我们不会毁灭你们。”

死寂。有几个实体笑出声来。大多数一脸困惑或者漠不关心。有的开始走开,很显然已经毫无兴致。

“能否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Administrator 问。

无神回应。

“很好。” Administrator 站起身来。

“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人类?” 一个蓝色的不定实体问。“带着你的基金会和我们一起毁灭世界吧。你在新世界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我们是基金会,” Administrator 说。“我们不会崇拜你们。我们不会加入你们。我们不会畏惧地躲藏。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考虑,但是,如有必要,我们会孤军奋战反抗你们。”

她直直地看向耶和华,有那么一瞬间,耶和华觉得祂只是一个SCP-343

“我们会反抗你们全部。” Administrator说。

她身形闪烁了一下,从山谷里消失了,毫无痕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