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森島

黑皇后 Gnosis。

黑皇后 Erasmus 報到。

老子我來也,Al。

這裡是 Alison── 我是說,黑皇后 Ariadne。


基線

一座形狀像是碎形的島。呿。為了澄清 Gnosis 的意思,該島嶼的海岸線呈現曼德博集合的形狀。該島嶼本身具有自我相似性。我見識過了,植物群與地理位置會重複出現,只不過你越靠近海岸就越小。喔,還有你往海岸線前進時你自己也會變小。當然,事實上,一個人永遠無法抵達海岸線,因為自我相似性及明顯的異常收縮會防止完全探勘。我們真的確認了這點嗎?看來這些異常性質在普朗克長度附近好像會失效。 妳知道「異常」到底是什麼意思對吧?勘探尺度小於普朗克長度的發生可能性很小,然而理論上來說是還有機會的。在許多時間線中,該異常會與其他異常──通常是與身份或重複發生有關的異常──混合。該島嶼似乎在東海岸被錨定在現實中,這裡是個體可以進出島嶼的地方。

前提

島嶼以及碎形。!成了。……這與事實相去甚遠。說我們需要地球形成,更具體說來是需要太平洋形成是冗餘的嗎?也許有一點,但這樣說絕對是正確的。當我們討論這個主題時,地球板塊構造的發展是相當重要的。發展出了多樣的動植物,包含而不限於:多種樹木、昆蟲、小型哺乳類、草以及其他灌木。但這不是真正的前提,不是嗎?這些只是那島嶼上通常能找到的東西。這有助於辨別自相似異常,而且我們還沒有找到發生了這種異常卻不帶有這些部分的。 哦哦哦,親,親愛的。繼續。此外,世界必須有足夠的穩定性可以支持一個無盡異常的存在。這可能是個蠢問題,不過那個被稱為「沒有人」的實體在這些時間線中都是固定出現的嗎? 根據我的研究,不,不過他在將近 87% 的時間線是固定出現的。妳為什麼這樣問?沒什麼原因…… 我想我大概只是在懷疑某件事情。

功用

據說一個人抵達海岸線的話,可以得到完全的自我開悟。儘管海岸探索依舊是徒勞的任務,但該島嶼仍然可以向探索者揭示許多有關探索者自身的事情。島嶼的那些異常性質使其成為優良的緊急藏身處。這也是處理敵人的好方法,讓他們迷失於自己的思緒之中。妳有認真對待過任何事情嗎?哎喲,我只是試著表達一些用途。這個島嶼本來就不是很有用。它可以讓人一瞥過去與未來。這對我們很有價值。

弱點

好的,妳們可能會認為我在開玩笑,但是聽我說:如果我們只是用核彈轟炸呢?妳有認真對待過任何事嗎,Al?不可思議的是,Al 的想法是有用的。據我們所知,完全摧毀島嶼會使異常無效化。我就說吧。然而,萬一需要阻止異常再度顯現,我們應該試著考慮更站得住腳的弱點。要是核彈的行為和其他任何靠近島嶼中心的東西一樣呢?我們可不想在那邊製造出永不結束的爆炸。好,合理。我不知道弱點,但集團行動可以些微而有效地減緩異常性質中最糟糕的部分。一般認為,海岸線的部分破壞也可以使異常無效化。


實例:時間線 Z-273:

喔,嘿,這是我的時間線! 喔,天啊。 放輕鬆,E。我會展現「專業性」之類的。嗯,妳還沒有個好的開始。 唔,好啦。聽聽這個:

存在於時間線 Z-273 中的碎形島,和基線不具有顯著的偏差。SCP 基金會與 UIU 之間在誰真正擁有該島的問題上有衝突。UIU 主張因為該島是 1862 年美國通過的《鳥糞島法》所宣稱權利的島嶼之一,所以他們擁有管轄權,但是他們似乎無法找到合適的文件證明這點。因此,基金會已經計劃在島上建立 Site-67,這計畫大概永遠不會實現。 因為衝突?因為異常。不可能預測在島上興建建築會有什麼影響,也許會導致人們迷失在無盡的走廊中,或是會將異常錨定為非異常狀態。正是如此。那可能是弱點,也許值得研究。喔,Ariadne,我這裡有些妳真正會感興趣的事情:來自這個時間線的 GOC 的秘密情報表明,這裡可能是名為「沒有人」的逆模因實體的藏身處。 通常沒有人會在那裡。哇喔,那到底是誰?我以為只有我們四個在寫這份條目。應該只有我們四個能寫才對。許多人去了那裡,希望找到答案,只有沒有人回來。這是什麼意思?Al,也許妳應該先繼續報告。呃,是,好的。我曾經自己登島。沒有「沒有人」的跡象。但是那個傢伙的事情變化得很快,而且我沒有探索超過碼頭的地方。對不起,Ari。不,我明白。那裡很容易迷路。

實例:時間線 H-501:

現存。被認為是本時間軸上的 SCP 基金會崩潰的部分原因。哇喔,認真?那是怎麼發生的?他們試圖在那建立 Site-001 卻沒有意識到那裡的異常性。然後他們又再試了一次。兩個 O5 議會連同數十位最高階的基金會員工一起從地球上完全消失。他們沒有機會。基金會依然存在,但變弱許多。他們的大部分資源都專用於解明該異常,以及找出是否有辦法帶回失踪人員。一般認為存在多種次級異常,同時摧毀了基金會,又促成了自我收容。也許這些和我們的小姊妹 Ariadne 遭遇到的那些相似。

實例:時間線 T-6722:

儘管 EK 級情景破壞了時間線,但該異常被認為依然存在。EK 級?人類意識終結情景。致命的模因將人類變成植物人。唉呦。不幸的是,模因實體的危險性仍然太強,以至於無法從此時間線獲取可靠的資訊。圖書館裡的某些人提出理論認為該模因源自於該島嶼。在撰寫本條目時,沒有證據支持該理論,並且該理論與該島嶼的任何其他疊代都不相符。記住這點,Ariadne。他會告訴你這件事。那到底是什麼意思?那代表我們未來要限縮目錄限制。

實例:時間線 E-140:

我來過這個時間線。我曾經在一位穿著灰色西裝的神秘陌生人的陪同下造訪過這座島。 什麼?! 妳還真會賣關子啊,G!對,我確實認為我和那個叫做沒有人的實體一起去過島上。我覺得先前提到這點是不合適的,對於我讓您感受到的任何不滿,我深表歉意。妳沒有告訴她是因為妳無法拯救那人。妳是怎麼存取這個目錄的?我們被入侵了嗎?我相信那只是我們的一位小姊妹。她那是什麼意思?在我們探索的過程中,我們接觸到了一群目前為止身分依然不明的敵對分子。他們還開槍了,別的就先不提了。我得以逃脫。陌生人卻不能。妳放那人去死。我有回去,但那時已經太遲了。為了確保我自己的生存,我做了我不得不做的事,希望妳們能理解。妳不欠我們任何解釋。我明白。很遺憾妳經歷這種事,但這不是妳的錯。還有,那個沒有人和……來自我的時間線的那一個不一樣。嗯,那個沒有人和其他沒有人的不同點是?我不確定。這很難解釋。

實例:時間線 C-095:

該島嶼在這個時間線內顯然是虛構的。出現在超級漫畫出版社 (Super Comics Publications) 推出的一篇特別漫畫,其中兩位無名的主角 (一名黑衣女性以及一名穿灰色西裝的男性) 探索該島嶼並討論碎形的數學性質。等等,那是我們。我和沒有人。被困在島上。也許吧。妳可能想太多了。但妳是提及這點的人。似乎不論我們去了那裡多少次,沒有人都跟著我們。看來又有個小姊妹加入了。她們來自哪裡?等等,可是我是自己去的。沒有人和我在一起──應該說「沒有人」沒有和我在一起。妳怎麼到島上的?搭私人船隻。所以妳自己出島的嗎?不,船主送我離開的。我不太了解船主的事情,我們沒什麼對話。那個人穿得……好像是很普通的服裝。相當無特徵而難以描述,我的媽呀,那是沒有人,對吧? 所以這發生過嗎?還是有可能再次發生?誰說這現在沒有發生呢? 有人可以不要管連貫性或是禮貌,直接編輯就好嗎?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不論將來看上去有多雜亂無章,傾聽我們所有的小姐妹的貢獻都是重要的。

實例:時間線 L-99:

我知道這條,是我的。這是我的時間線。

……妳還好吧,Ari?妳已經大概有五分鐘沒有打出任何字了。 抱歉。我只是不確定要從哪裡開始。從基礎開始。好。那島嶼仍然在那裡。它,嗯……和基線一樣……為何妳不告訴我們其他人對它的了解?對,對。好。基金會將其編為 SCP-8249 , GOC 知道它的存在,UIU 可能也知道。展現出極端的自相似異常性。使有機生命體變成自我相似。向妳展現妳的數千種版本的現在身分、過去身分,以及原本可能成為的身分。以妳總是想要但又總是太害怕而不敢承認想要的事物的幻覺挑弄妳。Ari?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她們能處理的。 正如我提過的,我去過一次。我的意思是,妳知道這一點。Gnosis 是那個建議我去那裡找尋我父──我是說,Gears 博士的人。妳找到他了嗎?好吧,那是我不記得的事情。妳怎麼可能不記得?我不知道。在我的時間線裡,那個島……會搞亂妳的心智。完完全全。妳會開始看到並記得從未發生過或尚未發生的事情。非常難解釋。 從頭說起。我霸佔了一艘基金會的船。它應該要是空的,但……「沒有人」在裡面。他正和基金會一起工作,或是說他在我出現之前應該是和基金會一起工作的。我們結成一隊,他證明了自己是有用的夥伴。但我知道他現在正在隱瞞我一些事情。妳說那句的時候為什麼要用現在式?他認為我無法處理嗎?還是他背叛我?她開始意識到所有這些都未曾發生。他看見了一些奇怪的東西,然後事情就變得非常糟糕然後……我們逃脫了?我們怎麼逃脫的?發生了什麼? 她沒有回應。她沒問題吧? 我也聽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我想我們一定是讓她累垮了。她總會走到這一步的。為什麼我的腿在痛?我不記得有弄傷……在她離開之前,我剛好發現了某件有趣的事。似乎目前在時間線 L-99 的沒有人的化身是

妳會沒事的。相信沒有人。

妳們去哪了?




我不是故意要……




這座島會使讓進入島上的任何人的人格破碎,以凸顯原始動機。
我現在是孤單的嗎?
這座島會使讓進入島上的任何人的人格破碎。






我永遠回不去了,是嗎?
這座島會使任何人的人格破碎。








我會變成碎形嗎?
任何人。














我孤單一人。







不,妳不是,孩子。我還在這裡,我們要擺脫這個困境。
一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