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他名为Albert Smith,其身为和平之魂。于是我便杀了他。

好吧,这些都是他的自我宣扬。他自称地球的兄弟,说嬉皮士是他的孩子,来自他的想法。我搞不懂为什么居然会有人想要说这种玩意,所以我也就从来没有真正怀疑过他。

在六十年代我还是个特工。即使我笃信自己从不是个因傲慢而自以为是的家伙,可他们还是说我是最卓尔不群的特工。正如我的父亲1一般,我与一群自称为“恐怖分子”的家伙、一些由于怪异事件或有时依靠战战兢兢地艰苦工作而获得些许力量,还试图利用这些力量征服全人类的人或生物做斗争。那个时期处于我弟弟2死亡前,却是我们不得不把最小的弟弟3关押起来后。

那段岁月,如今看来……饶有趣味。现在基金会已经不再做交易了,他们不再和这些怪物生活在一起,而是着手永久地将其处理掉。再也看不到我们能够使用的东西,现在就是个收拾东西的时刻,就这么把它们强硬地收纳起来。如果我们控制不了他们,他们就必须为了全人类的安全离开。

当我停下来思考时,我的记忆牵引起他们中的部分。是他们送我去……达成的。我是基金会雇佣的枪,是他们的死刑执行者,在这个世界上四处漫步,向那些应得者伸张正义。死者名讳读起来仿佛一份深夜恐怖演出的名单。尖叫妹妹。爬行心态。Danny Devious,致命天后。冬狼。他们都拥有自己的权力,做自己的君王。可他们都被压在我的枪管之下。

我曾有一个小招数。在这个我们努力不让自己脱颖而出的时代,我不愿意承认这点。一个代理者需要像其他人一样寡淡而无法观测。有时候我很后悔,懊恼自己需要将人格中那桀骜不驯的成分处理掉。但它很有用,你懂吧?如果你感觉自己正面对着
一块均衡单调的巨石,你就会很容易感到精疲力尽,同时很难持续战斗。所以我理解委员会为什么这么做,但有时我也会思念那些诡诈的人。见鬼。不管他们怎么抱怨我的帽子如何不合主题,他们也得把我冰冷的死亡之手撬开才能拿走它。

我的花招完全走南部风格。缓慢拖长的语调,倾向于诋毁自我的谈话,当然,还有恰到好处的装备。众所周知,我的契名在最不寻常的地方出现,很少有人会把能穿西装的南方人与基金会的恐怖联系在一起。我能在任何地方厮混,然后立刻交上朋友。纵使自己必须杀了他们。

我接到命令,说要像其他任务一样,在一天内把“兄弟和平”消灭掉。如果我记忆没出错的话,当时我在牧场上享受着分解猩红Ghoulade后得来不易的休息。我记得当时自己很惊讶自己居然会从六那里得到这个使命。因为通常情况下我只会从管理者那里得到命令,或者偶尔来自我的父亲。六是我遇到的第二名议会成员,他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六是个大个子,肥胖,那种你从不做任何事就会得到的肥胖。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丝绸西装,在直升机旋翼停止转动前在高温中汗流浃背。要是一个普通特工或是我平时的管理者,我就会让他别在离牛圈这么近的地方着陆,以免吓到我的牲口,但只要看一眼这个家伙,我就知道他没有任何幽默感。

“Vivid特工?”他问,好像他不知道我是谁就会下来一样。我点头应许。

“这是他们叫我的名字之一。我能够帮助你,先……?”我的声音放缓消失,让他来填补空白。

“六。”他说这话时仿佛预料到了我的反应,仿佛我突然被宣告要在他伟大有力的自我面前卑躬屈膝。我耸了耸肩,嘴里叼着一支烟,还花了点时间划了根火柴将其点燃。当他看到我不打算回应,他继续说,“我怀着极其重要的使命来到此处。我们有一个无赖资产需要你移走,即刻。”总是用双关语,含糊其辞。我只是点点头,让他继续。

他把一个马尼拉纸夹塞在我手里,显然在我的注视下很不舒服。“你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在这里。目标不可恢复,要用极端的偏见将其消除,你明白吗?”他紧紧地攥着他肥胖的手,仿佛这一些让他比身处他们那个匿名的土狼会议都更紧张。

我翻遍了简报,把重要的部分四处找出来,心不在焉地吸了一口烟,主要目的是为了惹恼这个让我心烦意乱的男人,然后慢吞吞地说:“他。”

“什么?”他看着我,仿佛我是他鞋底上的一颗粪。我才不打算告诉他呢,当他从那只鸟上下来时他就已经踩在一堆屎上了。

“你说,”我把将死之人的照片翻过来,“目标是他。”

“啊,不,政策改变了。我们发现它能让我们的研究员实验时拥有更少的罪恶感。”

我考虑了一下自己的立场。做一些既勇敢又愚蠢的事情,比如在他那件愚蠢的外套上打个洞,或者在他脸上吐口水。我的仰慕者将告诉你我确实做到了。遗憾的是,我一直是个公司职员派,所以我只是懒洋洋地行了个礼,然后大步走开。我可以听到他在我身后怒吼,仿佛我应该向他施礼更多,但我并没有那么在意。当我整理我的行李时我听到直升机起飞的声音。感谢上帝。多年后,当那个胖子被撕裂时我很开心。可当他们选我来代替他时,我就不那么高兴了。

我没有做伪装。我从来没这样做过。我总是有点冲动。没有计划就是计划。文件上说Smith已经从site19跑掉了。好吧,走掉了。他拥有一点独特的现实扭曲能力,没有人能在他面前采取暴力行动。枪无法开火。炸弹无法爆炸。人们拒绝使用刀。他一直很擅长管束D级,直到有什么东西让他跑了。

反复阅读信息无法让我找到理由解释他为什么会跑。我猜这并不重要,但我确实对我正在处理的家伙知道点内情。信息里说他在加州找到了一个小公社,并且很快上升到拥有神性的地位,至少在那里的嬉皮士眼中是这样的。我通常不适应嬉皮士文化,但这很容易解决。让我的头发松散地垂下来,几天不刮胡子,把我的牛仔衬衫换成皮背心,然后砰地一声,立刻变成嬉皮士。那顶牛仔帽可能有点过时了,但我从不能不戴着它工作。当然,还有我最信任的六发象牙柄枪。没有它们,我可哪儿也去不了。

进入公社很容易。只要走到门口,说我想和主人一起学习就行了。我不是唯一的人,数百人已经开始涌向这个地方,他们听说地球兄弟是真正和平的新上师,或者类似的玩意。入口处的人只是挥手让我进去,不担心枪或其他什么。

我听了一会儿Smith的布道。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也没什么不同。有几次听起来他好像已经在谈论基金会本身。无知的墙,狱卒,你能从那些混蛋那里听到的废话。我想他们中已经有些人溜进了他的随从里。我不在乎。调查那些东西不是我的工作。

相反,我走在营地里,查明所有里里外外的细节。他睡觉的地方,花园,最快的路。这看起来很简单。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怀疑。我知道我随时可以杀了他,然后在混乱中走开,但是……

所以,那天晚上我偷偷溜进了他的帐篷。人们总是进进出出,讨好他,亲吻他的屁股,吮他的鸡巴。所有的女孩都想干他,所有的男孩都想着……几乎一样的东西。每个人都累了,他也不例外。约在他的亲信把所有人都打发走的时候,我悄悄溜到后面去。所以当地球的好兄弟终于抽出时间睡觉时,我已经坐在了他的床上。

“我很抱歉,我的孩子,”他说,带着困倦的微笑,“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今晚不需要有人陪我。”

“但是基金会思念你,Albert。”我沉着冷静地回答。

他停了下来,打量着,真正将我接纳。睡意从他眼中离开,但他似乎并不担心。“所以,议会的邪恶之手来把我拉回你那堕落和邪恶的巢穴,嗯?”

我朝他挑了挑眉毛,不由自主地假笑起来:“看了你和你的追随者后,我相信你已经把市场逼到堕落的地步了,Albert。”

“地球兄弟!”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是地球兄弟。我可不会回去。我已经看到他们对那些可怜的、被欺骗的傻瓜所做的一切,我不会参与其中。”他大步朝我走来,对我怒目而视,试图吓唬我,“你不能让我回去。”

“我不是来让你回去的,Al。他们不想让你回来,只希望你死。”他挥手示意我滚开,仿佛我无足轻重。“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选择跑,你一定知道他们会杀了你。”

“我逃跑是因为……因为我是和平之魂。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帮助人类成长,为了让他们放弃他们的残暴行径。我在这里身为一个承诺,表明地球没有忘记她的孩子,我们可以共同生活,而不需要互相残杀来生存,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他用一根手指指向我,专横地瞪着,“你无法做任何事情阻止我,邪恶之手啊!”

我厌恶这个名字。在我所有拥有的代号里,这个总让我觉得最愚蠢透顶。见鬼,明明只要叫我左手就好啦。我很沮丧,同时百无聊赖,便开枪射了他的脚。

他跌倒在地,脸上写满震惊。

“怎么……怎么……”他气喘吁吁,不敢置信。我咧嘴一笑,心不在焉地摸着左轮手枪的手柄。我本可以告诉他枪是特制的,我本可以让他知道在枪柄上镶嵌的骨头是谁的……但我可不是戏剧独白。我只是把枪下压在他额头上。他颤抖不已,显然很害怕,目光交叉盯着枪管。

我注意到一些他的人挤进了帐篷。他们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情景,而我对他们视而不见。最大的那个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停了下来,静脉从他的脖子上露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对D级做了什么,我知道他们给他们喂了什么!我不会成为那样的人,不再是了!如果你一定要杀了我,那么——”我开枪打了他。我听够了,他只是继续咆哮,希望有谁能救他。当我得到我需要的玩意的时候一切最好立刻就结束。大个子跪在地上,眼中噙着泪水。他的其他追随者都在恐惧中跑开,害怕成为下一个倒霉蛋。我离开时忍不住拍了拍那大个子的肩膀。毕竟,他已经尽力了。

我用与进来时同样的方式离开。没有人拦我。当我穿过前门时我能听到号啕大哭的声音。我的仰慕者将会说我笑了,但死亡从来都不值得笑。我听说他们把他奉为神明,希望和平的影响会持续下去。祝你好运,我说。

六很感激我的行动。给我加了薪,同时符合标准地告诫我不要与任何人谈论它。

当我成为O5的时候他们告诉了我他们对D级做了什么。我和老Albert一样不喜欢它。不同的是,我没有逃跑。我做了我一直做的事。我研究问题。我在运转中布局。从那以后我做每一件事,收容所的增加,19的Keter级破坏,MTF们的升级,是的,甚至包括潘多拉之盒,所有一切都朝着这个目标前进——那就是除去大部分议会成员认为至关重要的东西。

你是最后一部分,我需要的最后一块。一种极为特殊的血脉流动在你体内,Argent小姐,那就是我弟弟们的血液,更重要的是,你接受了所有你需要的训练。所以现在告诉我。

你能拿起我的枪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