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ped From the Headlines

在扶着Helen坐下时,我望向电视机,但只看清了几句话。

“…没了,除了一个大洞其余什么也没剩下。报道显示这场暴风的起因是由于大量的空气和水涌进…”

“好吧,好吧,”我说着,将电视调到另一个台。我才不管什么朝鲜。我想看点大新闻。

“…之间的裂口比往常的都要大。国防部长正掩饰着真相,还说是为了保护我们。并且总统也否认…”

这看起来好多了,不过还不够大。“Helen,瞧,我知道你讨厌我经常换台,”我开了口,“不过看在上帝的份上,整个世界都变了个样诶!你难道不激动吗?”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她看起来淡定如常。我怕我永远无法搞懂女人的心了。

我调到了另一个频道,将眼前的一只苍蝇扫开。

“…要求获得这件事的更多信息。国会的材料显示那个全球超自然联盟是一个由政府资助的….”

我摇了摇头。这个新闻看来还不够带劲。Helen看起来很不高兴。我只好安慰道。“我向你道歉,不过你不懂我的世界。你是个正常人。但这并不适合我,我不属于这个正常的世界。也许你在这种世界活得轻松自在,不过我至今还没找到我自己的舞台。”我再次换了一个台。

“…的钱就像别人那样,Robert。我们客户的口味变了,而我们则尽可能的满足他们。我不认为你会查出我们所做所为中有任何违法之处。我也不会说…”

我牵住Helen的手。“什么都变了。有其他和我相似的人。这你能想象吗?我不是孤身一人,真的不是。”我突然摇了摇头。“噢,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很高兴遇见了你。不过我们只相识了几天不到,但我以及花了大半辈子去找我的同类。想象一下,就像,好吧,就像当你发觉自己是世界中唯一的一个人时,其他人甚至连蓝色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觉得这东西和天空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觉得那会很孤单吗?”

“…国际法庭的审讯。SCP基金会至今拒绝接受…”

“瞧,我们能够立马就获取这些信息。好让我找到一个足够棒的。会有人谈论这件事的,相信我,”我对Helen说。并再次换台,这一次,是一个获奖的年轻女士正在被采访。“看啊,就是这儿!”

“…测试,因为有些博士挺可怕的。不过大部分时间并不是那么糟。只是非常寂寞。”

她有着一头金发,大概20岁出头。漂亮的脸蛋,不过他觉得还是没有Helen好看。

“所以这全部是因为你很…聪明?”采访者问道。

乡下佬。带着眼鏡。我不能忍受带着眼鏡的男人。他们总是让我恼火。

“没错,”她回答道。“他们说那会非常危险。”

“能给我们一些证据吗?”采访者再次提问。

她点了点头,然后举起了一张照片。上面是另一个男人,黑皮肤,漂亮的西装。就在她举起的那一刻,镜头开始移动。

主持人向后台喊了一身,然后那个黑皮肤男人便走了进来。他的照片映照着他的动作。当那个女孩的手碰到照片时,男人跳了起来,并说他能感受到她的触摸。一个特写显示在他的皮肤上有着她手指的压痕。摄影机缩放了视角使得观众能够看清她的手指正陷入照片。

“你一直都能做到这种事情吗?”采访者问。

“从在我小时候起。”她回答。

我关掉电视机。我们已经看够了。“噢,Helen。”我的眼角已经湿润。“这太棒了,我不再是个怪人。我有了同类,这是我痛苦的一生中的第一次,我有了同类。”我将手伸过去爱抚着她的脸。那是一张苍白的脸,不过在之前几天所留下的红晕还依稀可见。

我将她脸上的苍蝇赶走。我们已经聊得够多了,现在是干正事的时候了。每当人们缓慢死去,他们就开始发臭,这真令人困惑。我将她手臂上的皮肤撕下来然后把尸骨全部抽出,接着开始大口吮吸,我下巴上的肌肉开始膨胀拉伸,好帮我把骨头全部咬碎。当我吃完后,是时候去外面看一次了。

整个世界都是全新的,并且这是我第一次感觉我会找到属于我的地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