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秋日II:斯洛斯之坑的出现中心页

又一年,又一次万圣,又一届惊悚电影节。因为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因,他们不得不取消了去年的那次——当你的爆米花机中出现了塞满电影节经理身体的稻草人时,你压根没法把它运营起来。但是,现在它有了新的管理层。

新的管理层意味着更低质量的电影已经上映。可靠的独立恐怖电影公司过于依赖“突然跳出来吓你一跳”的模式,或是有气氛,却没有实质性的表演。而一些低成本电影恐怖得就像度假记录一样(主要是因为它们拍摄的过程就像度假)。还有,出于某些原因,有人认为基于“持有者Holders系列”1的所有出场物品来制作一部电影是个好主意,好像它们对瘦长鬼影2做的事情还不够坏似的。

但是,还是有一部电影,吸引了人们不少注意力——一部似乎缺少本篇的续集电影。人们尽力挤到人生人海包围的张贴处前来一睹海报的模样。

pitslothposter.jpg

当你买到一张票的时候,票已经几乎售罄了。人们说,它将成为这场电影节的亮点。你甚至听说它就是在这个小镇上拍摄的。

你差点没能在开始前抢到一个座位。一会儿,灯光暗了下去,这场电影开始了。

Opening Credits

电影始于美国某个酒吧的场景,一个女人喝着冰镇果汁朗姆酒消愁。在她离开酒吧的路上,有什么在跟踪她,那是来自她过去的某物。这是部“杀人狂电影”?当你小声的猜测从口中吐出时,在你背后的某人叫你保持安静。

The Witch's Hut

另一个女人在服装店的房间里工作,他们正以万圣节主题全力以赴制作衣服。你看见你旁边的一个报社职员的正为他的影评做笔记。你设法借着屏幕上的光,读出他写下的字:他认为那个女演员是业余的。

From a Burning Screen

放映机终止了一瞬间工作,飞快地。一位引座员进来道歉,但是在投影仪重启之前,他的话没能说出口。不幸的是,重新开始播放时的那一幕正处于电影的高潮,所以他们不得不把电影倒带。尽管如此,你还是看到了一眼那燃烧的画面,以及一群似乎是僵尸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类型的电影?

Of Goats and Sloths and Flu

他们正领着另一只怪物进入电影。你不能确定这服装看起来是好是坏——一方面,那戏服上的下颚连接得很完好,但另一方面,那“山羊人”看起来就像几十块皮毛不见了一样。但是,这部电影仍然相当有趣——你不介意低劣的服装。毕竟,这只是部业余的创作。

Playing Dress-Up

你几个座位之下的电影评论家发出一声呻吟——制作了这部电影的女人某种意义上是个恶棍。这是个有趣的转折,但是剧作者肯定不是John Carpenter。不过,它引入了一个有趣的角度——身体掠夺者。

Holes Shaped Like People

放映机又出错快进了。这一次,一些人离开座位去要求退款,但再一次地,放映机直接倒带了回来。你发誓你的饮料已经空了,但现在却发现它再一次满满当当。还有,正你的爆米花桶旁,有一些你确定你没买的糖果。嘿,如果它们是无主的,那它们就是免费的。

在你拿起糖果,并把它们撒进你的爆米花中时,你忽略了你看见了的事实——在你的座位下,有一只手滑了过去。

S&C Phonies

当某人的头爆炸时,你的视线从屏幕上被吸引走了。大堂里一片吵闹,你觉得你也许听到警笛声了。你的膀胱已经满了,这正是一个出到大厅外瞧瞧看的好时机。无论如何,你也不觉得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所以放下爆米花,你走出了剧院。

...and Knock 'em down

你离开了那座剧院——大厅里已经没有人了,灯光也黯淡了下来。走下大厅,洗手间的灯光明暗闪烁不定。你向那里走去,但在你这么做的时候,你看见有什么在门厅里——一双硕大、晶亮如珠的眼睛,从万圣节的夜色里看进来。

你僵住了,转身面向那个方向,但那里什么都没有。稍微骂了一句,你走进了洗手间。

Set 'Em Up...

几分钟后,你走出洗手间。通向斯洛斯之坑的出现的剧场放映室的门正摇晃着,似乎某人才刚进去。你走进门去,看在电影正放着一组展现同一主题的镜头。你错过了多少?

当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电影似乎开始回放,正好到你离开剧院时播到的地方。你看向影院出口的那扇门,它已经不在那里了。

“坐下吧。”有谁对你示意。

Movie Night

你的爆米花与糖果都变得新鲜了。至少你是舒服的,就在这你被困在这里将死于……什么的时候。你早应该像你母亲要求的那样搬到密尼苏达州,但是你只想待在这里,待在斯洛斯皮特。

念及这些,你意识到剧中人被射击的角度:他们是从主教教堂的顶部开枪的。这并不是唯一一个从这里开枪的地方,一名钟楼里的狙击手正瞄准着一座房子。

Free Falling

剧院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下。放映机又坏了,再一次地,你听到人们冲到门前的声音。你站了起来,仍看见原来该有门的地方空空如也。人们在呼救,几个人拿出手机拨打了911。

你身后有两个冷静得出奇的人——一男一女。他们看起来就像看到屎了一般。你的视线被吸引到了屏幕上。他们是已经看到了屎一般地东西。现在,他们正在电影里,掉下一个无底坑。

Rock Bottom

这两个似乎打破了第四面墙的人从他们的座位上爬了起来。那女人看向了我。“嘿!”她说,“我觉得你能发挥点作用?”

“我——我猜?”你结结巴巴。

她走向你,给你展现了她的包。从那里面她制造出了看起来像铁片的东西,它很快展开成了一把重锤的形状,“尽你所能打破这面墙。”

“好的。”锤子很重,但是你设法把它砸向墙壁。

12 Hours in Sloth's Pit, Wisconsin

“一,二,三!”

重锤砸在门上,发出一声令人满意的重击声

“一,二,三!”

墙壁轻微地变形。显而易见,砌墙被移动到了门道上,藏于盖在剧院墙壁上的廉价布料下。

“一,二,三!”

一团灰浆从墙里喷出,光线从中透露了出来。

Family Reunion

几个人从你用大锤击穿的那个小洞中爬了出去。通过洞口你能看见红蓝闪烁的警笛——他们一定是在剧院门口。孩子先逃出,而后轮到几位母亲。

你再一次挥动了重锤。围绕着它,墙壁被封上了,而你感觉你的背上有着什么东西。它有着长长的爪子,还有十根指头。

The Doom That Came To Theater Six

踢蹬着且惊叫着,你,以及其余的所有人,被扔回了你的座位上,被绑在座椅毛茸茸的椅臂上。屏幕上电影画面正在闪过,你听到了什么韵律。回头看去,你看见给你重锤的两人就在你身后。

你并不百分百确定接下来什么会发生,但是看起来那个男人的腿被刺伤了,他与女孩跑离了剧院。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没什么发生——至少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然后,一个躯体从剧院后部飞出,随着一声令人厌恶的咔嚓声,降落在了屏幕上。在前排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叫,什么开始从屏幕中爬出来了。

Roll Credits

一个似乎是从放映机处来的女人从你身边过,她似乎是对这剧院前部,男人降落的位置叫喊着什么。你立刻抓住机会第一时间逃离这里——在出口,你的肩膀撞上了什么像角的东西。

然后,你在队伍前方逃离了。门口响着警笛声。有人持枪对着你,你被粗暴对待,被检查,然后在路边一屁股坐下。噩梦结束了。

大约十分钟后,他们把那个男人用担架扛出来了。那个女人跑在他的旁边,你被无视了。

没人认出了你——再一次地,为什么?没人知道你的曾祖父Quinn在他的母亲过世后还健在。对你血脉的唯一证明,就是你与Jackson Sloth一模一样的头发与双眼。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