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跃摇摇车(一)
评分: +30+x

你玩过摇摇车吗?

对,就是你所想的那种东西,专门放在商店门口取悦小孩子的娱乐机器,我想你应该有些印象。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坐在上面一上一下,听着儿歌,为此花掉一元本来可以买绿豆雪糕的钱,然后和家长回家。平静的一天,平静的童年。

但是有个、或者说一群脑洞大开的奇葩,在经过精心设计之后,终于造出了一个真正毁童年的存在:横冲直撞的摇摇车

当然,他们还是有点常识的,不能把这见鬼玩意儿丢进人群中给狱卒和焚书人添麻烦,所以他们决定把它放在偏远地方,吸引小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去乘坐。为此甚至特意和风露旅社搞了一套旅行系统——强制性的。

不过有例外,而且很多。

像一些酒后撒泼的酒蒙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好奇心爆棚的成年人,许许多多,他们都是意外因素,让他们参与“测试”似乎不太妥当……

那么就专门安排一场异世界竞速赛吧!

他们和Ob传媒的人谈了谈合作,结果一拍即合,决定先捞几个或十几个幸运儿试试水。

比如……我们的主角。


罗明远自认是个谨慎的人,谨慎到从出身到现在来从来没有主动去和陌生人说过话。这种人我们一般会骂他是社恐或者傻逼,但放在他身上似乎可以说是理所应当。

谨慎的理由来自于他的运气。不知道上辈子是把老天爷怎么着了,一出生就被脐带缠脖子、羊水灌嘴巴,医生护士废了老大劲儿才把这孩子给救出来。这还没完,上了小学后就开始状况频发,从椅子断裂到栏杆摔落,罗明远似乎沾啥啥坏,索性他没有挠头的习惯,不然早死在某次意外当中了。

罗明远还是靠谨慎活过了人生的五分之一——虽然他无法保证剩下的能不能安全活着度过——在大学毕业后,他做了一件在未来肠子都会悔青的工作。

便利店售货员。

不是说待遇有啥问题。作为能拿五险一金和5000工资顺带享受正常节假日双休的人他已经很满足——仅限认识店长之前。

那个不着调的阿姨是个基金会特工,等级不知道,在后来的某一天和罗明远谈了谈心,成功把他变成了外围线人。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店长死在了一次任务里,便利店也由基金会派来的人继续管理,而罗明远则继续当他的线人。

虽说和当初想象的魔法、机械、战斗啥的有一点点小出入,但起码安全,是吧?

屁嘞,真安全他也不会后悔当线人了。

想象一下,你是个混吃等死能过一天是一天的普通青年,工作待遇都可以,然后突然卷入一场特别离谱的比赛当中,你会不会后悔当初自己的决定呢?

好死不死的,这还是赛车比赛。罗明远不会开车。

更见鬼的是,这赛车比赛赛的不是机动车,而是他妈的!

摇摇车!


老巷。

那个新来的姑娘迟到了,罗明远打算先回家一趟,好好补个觉。

路过超市时,他忽然注意到那辆之前未曾出现过的摇摇车。

可能是老板新买的?

罗明远凑近看了看,车身很新,就像刚从工厂组装好后拉出来的一样,和之前见过的摇摇车没什么不——

等等。

罗明远掏出手机,打开相机模式,对准那张焊在车身侧边的金属铭牌按下快门:

FACTORY
(Happy Toy Factory)

温馨提示:产品最大载人量为2人,仅允许7~11岁儿童游玩,监护人需一同驾驶确保孩子安全,如在没有监护人陪同或年龄超标的情况下擅自启动,后果自负。在使用前确保视觉屏蔽仪已启动,投入硬币即可开启空间旅行,音乐开始播放即表明机器启动。

版权所有,盗版必究产品编号:IP-14514


他以前听店长唠嗑的时候,暗自记下了她嘴中的几个名字,这些都是敌对的超自然组织,“工厂”自然是其中之一。作为基金会的线人,他有义务帮助组织避免危险。

“喂,这里是超级罐头公司。”电话对面,客服小姐甜美的嗓音传来。罗明远拨通了前台公司的电话。

“外围线人罗明远,编号是……我这里找到了一些关于‘工厂’的线索,需要汇报。”

客服听到后立刻接入加密通道,要求罗明远立刻上传位置,并告诉他MTF马上就到。

MTF应该就是那些专业人员了吧,有他们在,这东西还不是轻轻松松就收容了?

罗明远挂断了电话,感到一阵放松和喜悦。自己这个线人总算起到点作用了。

这只是摇摇车,对吧?

鬼使神差地,目光看向那辆摇摇车。

是哦,只是摇摇车。投一枚硬币就可以播放儿歌然后一上一下的摇摇车,给小孩子的玩具。

没什么大不了的,工厂的造物罢了。

但是如果呢,只是说如果。这鬼东西压根不是“异常”呢?

总得试一试。

罗明远被收获感砸晕了头,第一次放下了戒备。

“放松一下也挺好的。”

就算是异常那也是为组织献身。好棒的借口。

就是不是异常,那也顶多是挨顿骂,不至于发生啥意外。

做好思想工作的罗明远跨坐进摇摇车内,185的个子居然能完完整整地进入车内,甚至双腿还有放松的空间。

双手握住方向盘,右手揣进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

但这是工——

硬币滚入孔中,金属提示音传来,身下的摇摇车忽然爆发出与体量完全不相符的轰鸣,将罗明远一弹,几乎快蹦出车外,吓得他抓紧方向盘,手指本能性地乱颤。

“空间旅行即将启动,接下来将播放:《两只老虎》,请系好安全带。

空间旅行?两只老虎?

什么乱七八糟的……

好在“系好安全带”还是可以听得懂的。罗明远快速找到身侧的卡扣,从右下方扣到左肩上方。咔哒声刚落,强烈的推背感直接将罗明远震得七荤八素,摇摇车如脱缰野马一般向前狂奔,暴躁的引擎声和欢快的儿歌声混杂在一起,响彻凌晨一点的居民区。

“我操嗷嗷嗷嗷嗷嗷嗷——————”

摇摇车越来越快,罗明远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努力睁开眼睛,操作着方向盘,尽量避免撞到房屋或者行人。

就这样,摇摇车来到了市郊的公路。

大约100米左右,一辆重型卡车行驶在路上。因为打着远光,所以罗明远一下子就注意到那辆卡车,但是来不及了,摇摇车不断地提速使罗明远对它的掌控越来越弱,即将撞到卡车时,罗明远还在扯着嗓子大喊,让司机转向:

“要撞上了啊————”

“啥玩意儿?”

司机抬起头,只见一辆摇摇车从侧面以极快的速度冲过来,上面的青年正在喊着什么,似乎是让他躲开。

罗明远管不了那么多,只能仅自己最大努力向左转向,但摇摇车已经一头撞进卡车,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将司机挤压成渣滓,整个车头都凹陷下去。钢铁巨兽发出哀鸣,最终滚到了道路两旁的绿化带里。

罗明远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完全无法思考,任何集中的注意力都会被速度击碎,化成一节节模糊的语段。

儿歌声贯穿脑海,两只巨大的老虎撕咬着耳膜,罗明远双眼充血,鼻孔下也流出血液——

砰!

一声巨响传来,白色铺满视野和思维,剩下的只有虚无。

重型卡车的残骸翻到在路旁,一条触目惊心的划痕从市郊延伸到市外的公路,尽头被截断,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消失不见,只有那悠扬的儿歌声回荡。


TING
TING Blog

博客

嘿,你们听见儿歌声了吗?

在湖北老家,昨天凌晨我在睡觉时忽然听见引擎轰鸣声,我操,那绝对是个大家伙,太他娘的带劲了,更牛逼的是他用车载音响放《两只老虎》,要不是我当时实在没力气,我一定会去和他比一比的。

今天的撰稿人:Rochester 2021年12月16日

评论区

timg.jpg Rochester 2021年12月17日

我操,我早上去市外公路看了看,发现出车祸了。一辆大卡直接被撞烂,司机估计没救了。现在已经打了110,让他们去处理吧。


回复 :

timg.jpg DaDap 2021年12月17日
那那个凌晨飙车的人呢,找到了吗?
timg.jpg Rochester 2021年12月17日
没呢@DaDap,说来也奇怪,公路上有道贼他妈长的划痕,可惜我镜头坏了,拍不了。
timg.jpg Lopyu 2021年12月17日
秦姐发个定位,我马上到。
timg.jpg Rochester 2021年12月17日
警察已经来封锁现场了,现在已经过不来了。
timg.jpg Lopyu 2021年12月17日
淦,真可惜。
timg.jpg Orgyzk 2021年12月17日
我还挺想见识一下在车上放儿歌的人的。
timg.png Daryl 2021年12月17日
根据网络管理部门要求,此贴已锁。


本帖已锁


妈的,好想吐。

推背感带来的恐惧仍旧在身上蔓延,周围空间细小的振动也被放大,让胃里翻江倒海。自己似乎已经从那辆发疯的摇摇车上逃走了,现在正坐在椅子上,靠背还有枕头,质量应该不错……

“嘿,你终于醒了。”成熟稳重的女音从对面的座位传来。

旁人提醒的话语彻底让罗明远从混沌中挣开。他用力地按了按太阳穴,感觉血直往脑门上冒。对面的人从冰桶里拿出一瓶汽水和一个高脚杯,将杯子灌满,递给罗明远:“来,喝点汽水。”

他没多想,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然后将汽水倒入嘴中:

“呕!”

胃中一阵痉挛,罗明远忍无可忍,直接吐在了地上那张看起来就很贵的地毯上。对面的人用手敲了敲他的头:“没想到。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个很靠谱的人,结果一上来就把我最喜欢的地毯给弄脏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可以赔偿……”罗明远忍住吐意,捂着自己的嘴巴,吃力地呼吸着,没有抬头。

“你觉得这里像是在地球的样子吗?”

“你什么意思?”

难不成自己现在已经不在地球了?不见得吧,自己只是开了一辆摇摇车撞上了一辆重型卡车而已。顶多就是死,而不是穿越。

“眼见为实,搭档。”

她摇下窗户,窗外的景象让罗明远大脑宕机。

暗红色的裸露土地展现在眼前,深邃的宇宙中闪烁着一颗颗繁星,蓝色的天体在远方旋转,巨大的火球不断地发出光和热。

这里当然不是地球,地球在对面呢。

“好吧,”罗明远苦笑道,转过头来打量着面前这个穿西装的女人:

她的身高和罗明远差不多,起码也是180左右的高个。现在正翘着个二郎腿,专心致志地玩弄着自己深紫色的前发——她的右眼旁有枚泪痣,被垂落的发丝隐隐约约地遮住。

年龄可能要比自己大,可能要喊姐姐,这样会显得嘴甜……

“你在看什么?”她忽然笑起来“你不害怕我吗?我可是蛇之手诶。狱卒的见习成员都和你一样孤陋寡闻吗?”

“我想,孤陋寡闻的可能只有我一个。”罗明远耸耸肩,露出一副难堪的表情。

“那你就得花些时间恶补一下相关知识了。”

她收起了笑容,身体前倾。

她的身材确实很好。罗明远这时才看清她的胸前没有扣扣子,可以看清楚那条深邃的事业线。

“按照比赛规定,我还得帮你补习一下呢,搭档~”

罗明远没时间管那些,他更想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是唯一能求助的对象了。

“你说的搭档是什么意思?”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绍了。”她从身后拿出一台平板电脑,点击进入某个网站后,递给罗明远:“你看,这上面就是我们的信息了。”

“罗明远,男,24岁,SCP基金会外围线人……C.G,女,29岁,蛇之手特工……大赛一号参赛组合……这什么跟什么?”

“安啦,搞不懂是很正常的,毕竟你在之前压根没怎么和超自然事物接触过。不用担心,现在你有了,而且可能会持续到你死。”C.G面带微笑,用一副像在欣赏高质量话剧的表情看着罗明远:“而且你死了,我也会死。这场比赛只能有一组赢家,所以帮你就是帮我自己。”

罗明远默默消化着这些信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短短几分钟的谈话带来的冲击力确实太大了些。

“我问几个问题可以吗?”

“你问一次,我问一次。”

“成交。”C.G又倒满一杯汽水,递给罗明远:“要不要喝一杯?”

“要。这算第一个问题?”

“嗯,你问吧。”C.G点点头,换了条腿,饶有兴致地看罗明远喝完那杯汽水。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上了那辆摇摇车呀。”

“换你问了。”罗明远将高脚杯还给她,C.G又倒了杯橙汁递了回去:“再来一杯?”

“当然。为什么要和我搭档?”

“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你很有意思。”

“好敷衍。继续吧。”

“你为什么会选择成为线人?”

“老实说,我不知道。店长告诉我我已经死去的父母其实是基金会的人,他们死在了一场事故中——我没有什么复仇之类的想法,只是觉得……很酷,能给我操蛋的一生添点意外。后来店长也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一个小小的线人。”

“挺有意思的经历……想听听我的吗?”

“我的回答是:不想。那我要问两个问题。”

“请便。”

“那个什么大赛究竟是怎么回事?”

C.G听完后,将平板点开到另一个页面,然后交给罗明远:“诺,就是这个。”

“欢迎来到第一届异世界无限制赛车锦标赛,我是你们的主持人Kevin!来自Ob传媒。感谢由Ob传媒提供的技术支持、工厂提供的设备支持、蛇之手负责的赛程策划以及各个同行组织提供的其他支持和赞助,主办委员会全体成员向各位表示诚挚的感谢!”

“以及欢迎各位来到现场和在网络上观看直播的观众朋友,感谢你们的支持。想要支持自己喜爱的选手,可以登录我们的专属网站www.RockingcarCSM.com并购买硬币来支援自己喜爱的选手,为他们在赛场上的精彩表现喝彩!”

“最后的最后,欢迎来到火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的大赛即将开始!”

“只是个预热片段,后面就是介绍一些组合的信息——嘿,有我们诶。”

“算了,先不看了。最后一个问题:我现在后悔是不是来不及了?”罗明远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当然不行啦,这可是你活我活、你死我死的大赛哦,就算我们两个人同时提出推出申请,委员会也不会同意的。除非所有人都同意。”

“加油吧,搭档~”C.G笑了笑,捏了捏罗明远的肩膀。

“别哭着脸啦,来喝一杯,就当是断头酒。我先干了。”

C.G自顾自地将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啤酒灌进肚,抹了抹嘴巴,打了个酒嗝。

“和这样的人组合去比赛真的不会出茬子吗——这啥。”

罗明远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的项圈,抬起头,发现C.G脖子上也有一个。

“是爆炸项圈啦,还是你们的人提供的,专门对付人形生物。”

C.G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只要有一方心脏停跳,另一个的项圈就会立刻爆炸——BOOM!就嗝屁了。”

“诶,别哭啊,这样子待会儿怎么面对观众?”

“这场比赛一定会让你永生难忘的——无论你是赢着活下去,还是输了死掉。”

“好好做准备吧,搭档。”

C.G不再去管陷入自闭的罗明远,而是探出头,看了看他们的目的地——

在曾经由破碎之神教会建造的火星城市阿玛亚倪希1基础上重建的“新生之城”米拉科罗2,这次大赛的起点,注定要被整个宇宙的观众注视的地方。

一辆辆装着选手的黑色低空飞行器穿过红色的平原,飞向那座城市……

第一轮,即将开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