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与Lair
评分: +15+x

Roger与Lair本素不相识,他们的初遇是在一个特遣队,作为外勤特工。

那次任务后,在医务室里,他们进行了第一次对话,

“你为什么来到基金会?” Roger问道。

“当然是为了保护人类,为了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Lair的回答十分果断,似乎理所当然。

“那你又为什么来到基金会?” 沉默了良久,Lair一边自行包扎伤口,一边问道。

“因为,很酷。” Roger这么回答。

Lair似乎有点吃惊,又有些不屑,扯断了绷带,Roger也不再搭话,只是默默地盯着自己的伤口看着,等着医护人员帮他包扎。


尽管Roger与Lair在同一个寝室,不过他们再从未说过话,甚至都毫无接触。

他们第二次的接触,是在一次站点内的收容失效。

警报响起时,他们各自冲出了休息室,全副武装,他们被分到了同一支小队,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最麻烦的异常。

一片灰色的火海与废墟,甚至都看不出异常的本体何在,他们所能做的只有大范围搜查,随时保持戒备罢了——

“轰!” 一阵巨响响起。

一扇铁门猛地被轰开,强大的力量令铁门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就在这一刻,异常的本体从门后出现了,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一团冲出门框的、长着无数触手的肿瘤,也是在这时,冲在最前的Lair与不少队员被铁门撞飞、受伤,甚至有的队员直接被触手缠起,硬生生搅碎,惨叫声夹杂着“火焰”燃烧着的噼啪声。

太快了,这一切,Roger看到了离他最近的Lair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而异常也在接近,他只来得及胡乱地对着异常射击并扑去……

绝对来不及,Roger意识到了这一点,那该死的触手太快了。

“轰——”

又是一阵轰击,令Roger震惊的是,那股冲击不是对着自己来的,那异常反而居然被硬生生被一股不明力量轰退,触手直接被震碎。正是这一秒,给其余的队员提供了制服异常的机会。没有思考的时间,Roger直接扛起Lair运到一边,迅速地进行急救,包扎着她侧腰上的伤口。

几分钟后,Lair终于看清了救她的人。在基金会内这种情况,至情挚友抛下队友也是常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近似于陌生人的男人救了他。

“你为什么要救我?” Lair似是自言自语地问道。

“因为很酷。” Roger穿着粗气回答道,没有一丝犹豫。

听着这有些熟悉的肤浅的回答,Lair有些费解。摇了摇头,但是却笑了。


“我叫Lair。”

几天后,Lair已经能下床活动了,她在食堂里遇到了Roger。

“叫我Roger就好。” 正在吃饭的Roger抬了抬眼,点了点头。

Lair将午餐放下,坐在了Roger身边。

“谢谢。”

“没事,不过是举手之劳。”

气氛又凝固了起来,Lair埋头吃起了午餐。

“你……你今天很好看。” Roger已经吃完了午饭,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

“谢谢。” Lair也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要不待会一起去训练场?”

“好啊。” 她转过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从此以后,本是萍水相逢的两人便这么走在了一起,并越来越亲近……不论何时,几乎总是在一起处理事务、谈心聊天,宛如至亲好友。

“我以后如果创建了站点,那你就是副站长!我们的站点,要成为最特殊最特别的站点!”一次关于梦想的谈论中,Roger慷慨激昂。

“为什么啊?”

“因为很酷!”

“哈哈,那我们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都记住我们!”Lair也兴奋了起来。

“我要软化很多硬性规定……”

“去掉一些该死的条条框框…..”

“譬如说——”

“没有D级人员?”

“哈!很酷的想法!但我觉得……不如让所有站点成员都能带家属上班?”

“得了吧,那站点得有多大啊!”

“别这么说,理想总得有的。咱们这个站点,一定要最人性化!”

“是啊,没错,就差员工三餐吃牛排了,对吧?”

Roger与Lair都笑了。

聊梦想,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那一晚,两人畅聊通宵。


“什么?你要离开这里了吗?” Lair难以置信地望着Roger。

“是的,没错……”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

Lair一把夺过Roger手上刚拆开的信函——

“癌症……晚期……” Lair惊骇地捂住了嘴,泪水滑落,滴在了信纸上。

Roger搂住了她:“没关系的……”

“怎么会没关系!” Lair愤怒地甩开了Roger,周围的人纷纷朝这看来,“我们的梦想呢?你的家人呢!我呢!你难道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Roger张了张嘴,却被打断了,

你个懦夫!

你个……没用的……只会逃避的,白痴!

“我……我没有家人。”

“你的父母难道不是吗?而且,我,我也是你的家人啊!”

Roger凝视着Lair噙着眼泪的双眼,沉默了良久。

“对不起……”

他就这么走了,留下了Lair。


这一晚,Roger又做了噩梦。

在漆黑的森林里,年仅10岁时的Roger正与母亲坐在篝火边打着瞌睡。

“快点,快点,它来了!” Roger的母亲听见他父亲吼道,连忙睁开遍布血丝的双眼,叫醒Roger牵起他的手有些踉跄地跑了起来……

一片漆黑,甚至都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甚至,不能后退。Roger的内心已经被恐惧填满了,只知道麻木地奔跑、前进。

“砰!” “砰!”一阵阵枪响响彻森林,直到响起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这声音太熟悉了,Roger死死捂住了耳朵……不能哭……不能停下……

“躲在这里,快!”Roger的母亲突然停下,把Roger送入了一个树洞,忙着慌忙地把树洞掩盖起来。

“可是……”

“别废话!不准哭!天亮之后往南跑,不要停!” 她小声地喝道。

“不行,那你……” Roger突然明白了,因为他已经听到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听话!”

不等Roger回话,她往远离Roger的地方跑去,踩着落叶。

借着月光,Roger看到了那怪异的人影——不,那根本不像人。

脚步声往他母亲的方向远去了……

不能哭……

这时,他嗅到了一丝令他安心的气味。

“Lair……”

缓缓睁开眼,房间内依旧漆黑一片,他的眼前闪过一丝影子。

“你为什么来到基金会?” 这空灵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Roger不屑地笑了一声,又睡了过去。


“怎么样,给你伪造的癌症通知书还像样吧?”一个秃顶了的中年男子身着白褂,对着Roger笑道。

“少废话,要做什么开始吧。”

那中年男子依旧挂着一抹笑意,摸了摸下巴,继续开口:“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你的特殊体质,对我们的研究很有帮助,所以……”

Roger一脸不屑地盯着他,他的手指缓缓划过Roger的额头。

“所以实验对你而言将会非常非常艰苦,虽然你的那个朋友确实会获得许多照顾,3年期限到后你确实可以获得奖金和更高的地位,当然,前提是你还活着的话。并且,嗯姆,生死协议书你也签过了吧?”

依然是一脸冰冷的Roger缓缓启齿:“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吧。”

“好啊,那,让我们开始吧?”


实验规程远比Roger想象的要艰苦,不如说是痛苦。

没有开放性的伤口,但是疼痛与折磨却丝毫不减,每天晚上,只有他独自一人疲惫地穿着实验服倒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

实验的景象一幕一幕在他脑海中闪现,他强行让自己猜测Lair此刻正在做什么……

也许,是在和室友聊天吧?谈论任务情况?或者,她已经升职了,也许正在加班写报告呢……

那个戴着面具的混蛋给我接上了仪器,即将打开开关……

不!不……Lair,Lair应该正在……正在,也许……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另一番画面,是Lair与一个陌生男子相谈甚欢。

莫名的一股嫉妒填满了他的内心,但很快一丝欣慰与安慰又再度安抚下去了他的情绪……

我可要坚持住啊……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入睡了,直到次日清晨,再度被叫醒,面无表情地进入了实验室。


就是这个男人,在Lair眼前的男人,尽管时隔3年,但她绝对,绝对不会认错。

是Roger。

尽管不知为何,他的头发已经变得银白,瞳色也变了。

不过Lair很确信,这就是Roger。而那个男人异色的双瞳也注意到了Lair……

他眼神中的冲动夹杂着一丝犹豫与试探,但是Lair的眼睛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Roger向她奔跑过去,他们紧紧相拥……

“我回来了。”


Lair听着Roger平淡的叙述,一次又一次揪起了心。

“这么说,你真的死了一次?”

“是啊,没错,可以算是吧,但是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Roger摊了摊手。“不过,我也已经成为4级人员了,也许算是报答我这两年做出的贡献吧。”

Roger顿了顿,笑嘻嘻道:“你这两年不也混的不错嘛,都成为部门主管了。”

“得了吧,我不出意外很快就要跳槽了。”

“呃?去哪里?”

“Site-CN-00,还记得吗?” Lair狡黠地看向Roger。

两人相视一笑。

“当然,很快,一定会很快……”


Site-CN-00终于建立起来了,承载了两人的梦想。

申请加入的很多,Roger几乎是无一例外招揽了他们;Lair倒是有些担忧,担心过多的隐患。

“如果不按他的意思来,就不是Site-CN-00了,不是吗?” Lair与人这么说。

站点建立后,他们的交往更频繁了,几乎是一有空就聚在一起讨论关于站点的一切,以及对站点的未来而规划。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并且很酷。


平凡的一天。

他们的对话被打断了。

收容失效的警报响起,不同于以往,这次的警报更令人人心惶惶,甚至连站长的办公室内都闪起了红灯。

Lair立即意识到了一切,迅速站起身,作势要冲向门口。在这时,她回头看了看Roger。

只见Roger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他注意到了Lair的目光,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对她灿烂地笑着。

“看样子,我又得死一次了,不是吗?”

Roger迅速披上了象征着站长的白袍,步入了门外的火海。

“因为……很酷……” Lair喃喃道。笑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