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蔷薇与黑蛞蝓 其一
评分: +6+x
8/17/2020 16:27

Summer满怀不舍地将宿舍的钥匙递给门口当差的保安大爷后,提起地上装满船模与保护用塑料泡沫的行李箱,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将近五年的地方。这里本是Site-CN-19的███号收容所,而她身为任职于收容所的三级研究员,于数十位在这房价贵的要死的破城市买不起房的同事一同居住于此处。但由于近年来厦门地铁的建设,███号收容所实在是无法继续在对外保密的情况下正常工作,只得紧急搬迁至███████,原先的站点员工也逐渐分批转运到了新的收容所宿舍中。

独自走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汽车在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轰鸣声盖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传出的欢笑,让她感到恍若隔世。

上一次从地底上来“放风”是多久前了?她放慢了脚步,思索道,虽然在收容所里她也算得上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交际花,但每次走到街上,她才会想起人类是一种群居生物。换做平时,她大概会停下来,好好泡在人们的讨论声中。但她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搞这个的时候,然后加快脚步走进了一旁的地铁站中。

无需经过多余的检查,Summer轻松地通过了地铁口的安检,带着一个装满船只模型和雕刻工具的箱子走进了地铁口。虽然那些基金会档案都已经被基金会名下的搬家公司员工带走了,只有一套“安妮女王复仇”号1:60船只模型怕会被那些野蛮人拆碎选择自己亲自搬运。但是要是因为箱子里的船模和木工刻刀被好管闲事的地铁保安拦下来做例行检查,就算最后通过了安检最后估计也会接受同事们几个月善意的嘲笑。所幸她“无意中”露出的警察手册让地铁的安检员们网开一面,挥挥手就让她过去了,免去了在入口和保安争论的麻烦。

但她心知,这只不过是所谓的“必然”,而非自己的机智和胸前深蓝色的警证在发挥作用。可这“必然”也与幸运无关,毕竟上帝是自私的,只会将祂的恩惠赐给祂冕下的信徒们。自己既非祂的棋子,亦非祂羊圈中的绵羊,又有什么资格获得这份特殊的恩惠呢?

这份“必然”名为交易,一笔与那个东西的交易让她“异于常人”。用W A的分类法来看,她大概属于1至2级的绿型,所幸由于近年异常数量与人员伤亡比例的锐增,部分站点放松了对于新入职人员的审查,导致像她这种在平时绝对会被列为“热门”研究项目的人性异常个体也能就职于基金会。这种做法的确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部分部门的“人荒”,但也使不少像她这样别有目的的人得以混入其中。

Summer走上月台,为这个可怜的组织默哀了几秒,然后踏上了刚好到站的地铁。身为这个叙事层的监督者,她无法主动干预其中发生的任何事件,只有发生/出现了某些不符合该叙事层发展规律的事件/个体,即所谓叙事异常时,她才能被授权使用“那个”修复那些(偶然?)出现的“漏洞”。而日常生活中,她只要(还是只能?)像吉良吉影一样当好一个普通上班族就够了。毕竟她只是一个补胎的,车子的型号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车门缓缓闭合,Summer坐到了铁质的长椅上,看着空无一人的月台,在心里最后一次向这个地方道别。在摩擦力的带动下,她的身体随着列车开始加速,窗外的广告牌在相对运动下成了一条奔腾的“银河”。在光与影的交错中,玻璃上的一个环状污迹时隐时现,吸引着她的视线止不住的看去。

她知道,工作的时间到了。

几分钟后,伴随着列车的呼啸,一声尖叫、一朵蔷薇与一片混乱为新的事件拉开了序幕。

Summer无奈地看着对面的一名妇女惊恐地试图扯下在身上野蛮生长的红蔷薇,却被活生生地吸干了养分。她知道怎么做才能逃过一劫,但她不能告诉眼前这些在极度的恐惧之下手足无措的可怜人,毕竟他们的戏份也就到此为止了,如果没有足够的死亡人数,基金会怕也不会对这件事给予足够的重视吧。

于是她就坐在那,自动忽略了人们的喊叫,忽略了飞溅的鲜血,忽略了面前因恐惧、不安、忏悔与愤怒而扭曲的面孔。

“这是工作而已。”

独自坐在堆满尸体的车厢内,Summer对自己说道。

“这只是工作而已。”


8/17/2020 17:39

【音频载入完成】

CP:好了,我接上了。

A-1:嗯哼,你们几个别摸鱼了,把面罩戴上。(沉默)说吧Clock,这次又是什么脏活?

CP:算不上,只是地铁出轨了,让你们去处理一下现场。听说这次可刺激了,整辆车都被好像是玫瑰的植物覆盖着,超漂亮的。

A-3: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好工作从来不会给我们。说吧,是不是什么食人花之类的东西长车上了。

CP:说是食人花也行吧……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那些试图打开车门的保安都被“榨干”了。反正你们不是马上就要到那里了吗,亲自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A-1:是这个理啦,但是每次你话只说一半就很吓人。

CP:呐呐呐,别扯皮了,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

A-2:已经可以看到那辆车了,还真不错啊,如果这花不是吸人长大的话确实不错。

CP:嗯?什么东西?

A-1:(咽口水)听说过花车吗。大概……就是那种东西吧,然后上面再……把几具金字塔里的干尸用玫瑰的藤条缠在车门上。

CP:那报告上就写“车体被红色蔷薇科蔷薇属植物覆盖,车门上有几具尸体”没问题吧,Corla?

A-2:嗯,就这样吧。

A-3:哎不是,你们谁过来帮我一……呜哇啊啊!

(男声尖叫)

CP:嗯?吼那么大声干什么啊?难不成又死一个?

A-3:(惊恐地)把这玩意拿开!赶紧把它拿开啊!

(树枝折断声)

A-2:Queen,准备起爆。

A-1:(怒吼)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么近的距离一个莫洛托夫下去Hunter就没命了好吗??!

A-2:谁让你用莫洛托夫鸡尾酒了,准备好!

A-3:等等等等我还能再抢救一(连续三声枪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1:我去,怎么全是……这堆绿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

(惨叫)

A-2:茎液。

(惨叫)

A-1:什么破路你都能开?

A-2:你要是再废话(男声惨叫)Hunter就没命了。

A-1:了解,(沉默)可能有点疼啊。

A-3:来吧来吧来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1:(怒)你叫什么叫啊,都治好了还放什么马后炮,吵死了。

A-3:(喘气)真【脏话删除】的是一次新奇的体验。

A-1:其实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加入外勤部门而不是被作为“礼物”送给那些同行组织的高层人员讲相声。

A-3:这可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孩子。适当的玩笑对提高一个团队的团结度与士气可是很有帮助的。

A-1:(轻笑)是是是,你有理。


8/17/2020 17:46

Corla(Corlandale)拿起秒表,按下了红色的计时按钮。面前的蔷薇伴随着齿轮的转动,机械般地重复着绽放与凋零的过程,本应隐藏其中的生机像是将一毫克氯化钠投入到大海中一般荡然无存。莫约数十秒后,她激活了耳边的通信器:“Clock,帮我查查玫瑰的花期是多久。”

“四月中下旬开花,果期在八九月左右。”

“知道了。”她将手伸向背后,拔出背上的撬棍,“OK两位,如果话说够了就开始工作吧。”

七秒,只有七秒。玫瑰自萌发至凋谢大约需要七秒,在凋谢后,隔七秒又会重新开始生长,所以他们必须以七秒为行动周期进行清除玫瑰,并撬开门锁。

真是麻烦的家伙。Corlandale在心里默数七秒后,将手中的撬棍插进车门的缝隙中。但本应轻重撬开的门锁却在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哀鸣后,褪下了身上白色的油漆,露出里面黑色的锈斑。Corlandale放开手中的撬棍,只是一瞬间,生满倒刺的嫩绿藤条爬满了被漆成暗红色的棍身。

真是麻烦的家伙啊,不只是花,连整辆车的时间都被加速了吗。Corlandale皱了皱眉,用带着防护手套的手握住了暗红色的撬棍,但手中传来的触感让她心下一惊。于是她松开了双手,一声脆响随之传入耳中。在黑色的防水布上,暗红色的碎片被溢出的汗水死死地抓住,露出了黑色的棍身。她将手中的秒表贴在门板上,黑色的指针像春天的泰迪一般在珍珠色的表盘上狂奔。

就算是间接接触到异常也会受到影响吗……Corla卸下手中M1911A2的弹匣,转身交给Queen。虽然从她茫然到失去高光的双眼可以看出她并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但她还是很自觉的给里面的.45英寸柯尔特自动手枪弹中装上了炸弹。

Corla扣动了扳机。黑色的起击锤点燃了金色圆柱体中的火药,将230格令的圆钝重头弹推入车门。在剧烈的高温下,白色的车门逐渐发红,融化为红热的铁水。枪声继续响起,在白色的车门上开出一个个锈迹斑斑的小洞,耀眼的火星飞溅着,释放出刺眼的白色光芒。短短几秒后,四厘米厚的大门上出现了一个入口,露出隐藏于内的秘密花园。

在确定车门上的金属完全冷却后,Corla跨进了车内。粗大的枝条在她的脚下破碎,迸发出嫩绿的汁液。层层盘绕的树枝间,无数的白色手骨向外绝望地伸出,想必这些人在死前遭受了无法言喻的痛苦吧。

刺鼻的腐臭透过过滤网钻入鼻腔,让人从心底感到厌恶,怀着沉重的心情,三人在茂密的藤条中搜寻着。

没有任何幸存者,所有人都消逝在了漫长而又短暂的时光中,只有几只不知从何而来的苍蝇在草丛中大快朵颐。

然而,就在单调的红、白、绿组成的彩色画板上,一个黑色的行李箱被随意的丢在地上,就像维也纳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上一架未经调音的小提琴突然开始了自己的独奏般突出。Corla缓缓地蹲下,用颤抖的双手摸向挂在行李箱拉链上的锁,大概是在地铁急停的时候被撞坏了吧,她的手一接触到缩管,就从拉链上脱落了下来。

里面只有白色的塑料泡沫与一艘木质的船只模型,黑色的船艉上,漆着三个用拉丁文字母写成的单词——“Queen Anne's Revenge”。

Corlandale捧着漆黑的行李箱缓缓站起,抹了口红的双唇微微颤抖。与其说是出于恐惧或悲伤,倒不如说是源于莫名的震惊。那个人真的死了吗?那个不老不死的半神人?

哼,只是障眼法吧。

一阵穿堂风吹过,撩起Corla散在身侧的长发,她回过头,看向不远处融化的车门,漆黑的隧道中,仿佛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

明天的假期……又泡汤了吗?

下一篇:红蔷薇与黑蛞蝓 其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