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当前评分:85。本页面为章节页面。若欲评分,请移步中心页

决定

“我们管它叫‘玛丽·雪莱’计划,大体来说就是把奇术和机器人技术结合起来用于残肢再生,靠人体自带的微弱休谟势阱效应驱动仿生器件,最后把仿生器件转化为真正的人体器官。老实说之前我们从未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实验,顶多也就是复原一只手臂或者一只眼球而已,但谢天谢地我们还是把你复原成功了。虽然吧……”

病床上的生命轻微地颤动起来,带动各个体征监测仪的屏幕跳出一大片黄光。报警是正常现象,地区指挥官华特森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已经见过许多次;只要没有哪个指标变成刺目的红色,外面的医务人员没有慌张地冲进房间,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体外心泵、膜肺、透析机,眼前的生命能继续活着就是一个奇迹。华特森这时才起身离开,就像一个无聊的孩子在动物园的玻璃前几小时几小时地盯着某只慵懒的爬行动物,直到它稍稍扭了下脖子,挪了一步。那孩子情愿相信动物是在回应自己的目光,这就值回了一整个上午。

O5-12等在门口。没等他开口,华特森便说出了他正准备说的话。

“她死了,死透了,没有可能复原了。”华特森的语气就像在讨论被基金会轰炸过的区域时见到过的糊成一团的东西,“这种状态根本不能算是活着。”

“我把这理解为你想通了。”O5-12总结。

若在一个正常的世界,华特森大概率坐不上地区指挥官的位置;他恐怕连站点主管都做不上。要夺回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必须有人的双手沾血。华特森杀人是不眨眼的,他经手的清理任务总是以极高效率完成——反正,人还可以被从SCP-2000里的五十万台Bright/Zartion人类复制器里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意外损失的平民可以忽略不计。也许历史会证明这是无可奈何的必要手段,但华特森从没因此失眠过一天。

在过去的一个月,华特森则几乎没有睡觉。

“是的。我放弃对基金会的复原杰西·海顿的要求。”华特森听起来出乎意料地平静,“我已经了解到她的黄石备份完全损坏,没法被2000重建,也不能用别的手段复原。我接受这一现实,但是。”他顿了顿,“现在我有一个新的要求:在新生的人类社会中,彻彻底底地抹掉杰西·海顿这个人的存在。不是简单地伪装成一场事故,说她死于任务或者别的什么狗屎。我要求完全抹除这个人所有的记忆和记录。”

几秒钟的沉默。

“华特森,我不认为在这里的大多数人能活到新生的人类社会被建立成功的那一刻,甚至恐怕我也不能。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你我都无法亲眼见证。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原因?”华特森发出几声难听的干笑,“看看我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你真的希望我在这里声泪俱下地给你讲一些肉麻的话,剖开我的肚子来感动你吗?备份失败的人千千万万,谁他妈在乎。如果可以,我宁可他们全都被抹掉。下个迭代的我也得经历这些,他就是我,只有我知道他会有多痛苦。还有所有认识杰西的人。至少我们的痛苦可以避免。我知道基金会不差这点资源。”

“抹除一个人是一件分量很重的事情,资源问题与之相比都不足为道。就算你宁愿海顿特工对你来说从没存在过,你难道认为你还有资格替她的父母和朋友决定?”

“难道基金会不是一直在替别人做决定吗?替这个他妈的全世界做决定?!”

O5-12在他说这话时不易察觉地摇着头。病床旁,所有的监护仪早已回归一片绿色,如果那具不甚成型的身体能被称为人的话,她也对此时病房门口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没有任何感知。华特森方才流露出的情绪已经转瞬即逝:“这就是我的条件,你爱怎么想怎么想。”他故意停顿了一会,“或者也可以考虑我最开始的条件:用奇术仿生材料修复她,让她在最安全的认知隔离区生活。实验室和团队就在你手里。”

“如果我不同意呢?”O5-12似乎不打算掩饰语气中的不屑,“这一点我以为所有人都早就明确过了,在整个重建过程中也一直以来都极其明确:不会有一个新生人类受到任何污染——不,让我们说得严谨一些,被基于休谟势阱原理的奇术仿生材料或产生的相关次级物质与实虚粒子对影响。哪怕是最稳定的第一代,哪怕是一个特例。”

“我们为她调了多少次人类复制器的参数?最接近于活着的东西也就是这东西了。”华特森看向病床,皱起眉头,就好像自己也受不了那个颤动的有机物因为长期无力清除体内的细菌而发出的气味,“也试了自动补全,结果得到了什么?就和他妈的傻逼找基因公司克隆死掉猫狗一样,得到的都是一些连样子也不像的杂种。”

“请别现在告诉我,你还复活过你的宠物吧。”

“那不是你当年做的事情吗?”华特森抱起双臂,“在一个本该死亡的普通雇员身上动用奇术仿生材料……瓦里塔斯博士,所有这一切都是归功于你和你的团队领导的玛丽·雪莱计划,污染,文明转变,多少人备份失败是因为这项技术改造?——你能活到现在,坐在O5的位置上也只是因为你了解这个计划,所以可以擦自己的屁股罢了。”

O5-12深切地叹了口气。

“在基金会有一样东西,接触它的人大多会以异常快的速度扭曲心智,在精神上变成怪物……你知道是什么东西最厉害吗,华特森?”

华特森耸耸肩,等着他说完。

“权力,你这蠢货!我那时只是一个站点的研究部主任。我们看到它复原断肢和器官,把我的同事从幽冥拉回来,那时的所有实验都证明它安全无害,但我们看不到蝴蝶效应。如果你活在那时,你也会鼎力支持这项技术的——不用反驳我,你我心里明白得很。而当它被大规模应用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引发一场无可挽回的军备竞赛,没有人愿意再主动退出。人性有时候太弱了,华特森……就连普通的人被粒子对感染,他的意识也会要求自己的身体变得无坚不摧,而最终毁掉他自己。我就难道不想动用我的实验室,私自复原一两个2000没法复原的人吗?如果我真这么做,他们根本拿我没办法。你明明了解这一点。”

华特森盯着O5-12看了一会,消化着这番话。

"我的要求并不一定要现在就得到答复,可以再慢慢谈。"他从门口的挂钩取下外套披上,从O5-12和门中间的空隙钻了过去,换上了一种带着挖苦意味的夸张口气,“别忘了,我的忠诚始终在基金会这里。我们有的是时间。”

O5-12在病房门口站立片刻,然后关上病房的门。那个早已不复存在的前特遣队成员的残留还在病床上颤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全权决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