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赛博朋克式死法
评分: +50+x

五月某日,下午四点半。
雨滴飘落几颗后就再也不下,让天空回归了阴沉的样子,简直就像打喷嚏没能打出来一样令人难受。
Ninth正在整理最后的资料。虽然视线在电脑屏幕上,但她的心思早就去思考晚饭吃什么,以及骑车下班的路上下雨该怎么办。
此时,她的领导站在她身后,用手里的文档拍了她的肩膀:
“小玖啊,这有份项目,目前适合的研究员只有你。”
“……领导,我知道了。”
而Ninth心底里正在把领导的族谱骂翻了十八遍。
自己因为干了几年还是基层的研究人员,于是被各路人士欺负,基本上什么繁重的活都被丢在她身上。但她也只能认命,毕竟自己没有像其他研究员那样飞天遁地的能力,于是只能靠自己熬夜加班来弥补那么一点点的差距。
毕竟,自己工作的地方可是那个SCP基金会啊。

整理完资料,她拿起领导给她的文件。

……项目为一视频网站的签约虚拟主播(使用虚拟形象在视频网站上进行投稿活动的主播)。

——我呃……领导也知道我喜欢看虚拟主播?这后面的括号是怕大领导不懂嘛……
Ninth一边心里犯嘀咕一边看下了去。

……项目的异常情况在于,无法用任何手段追查到主播和视频上传者背后的实际团队。项目疑似为未知技术制作的强人工智能……

“草。”Ninth无意识地骂了一个词。
一个虚拟主播无论是Live2D还是3D建模,必定有背后的人或者团队去制作,扮演,运营这个角色。
而这段话的实际意义就是:基金会遇上了一个真正的虚拟主播,背后没有任何人在演戏。
这当然不正常,或者用基金会的话来说,这是个异常。

Ninth顺着文件写着的网站,来到了这个虚拟主播的个人空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全是讲解SCP基金会项目的投稿。
“草!”无意识的辱骂提高了几个分贝。
毕竟让一个小职员面对面纱破碎情景的萌芽,如果处理不当发生事故,肯定是自己变成“临时工”背上黑锅然后斩首示众了。
Ninth不敢面对丢失饭碗的恐惧,但还是强忍着点开了这个主播其中一个投稿——还好,她将基金会描述成为自己为主要创作者的一篇同人小说。而观众们也都是当做一篇小说看待基金会本身。
Ninth瘫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但Ninth忽然想到这可能是个陷阱,用这个方式骗来基金会的成员然后用异常手段干掉……所以领导才会交给自己,这样死的就是自己了!
Ninth从椅子上弹起,然后站在那做足了思想准备,再坐回工位,点开了私聊界面。

……



你好,我是基金会的,看到您的投稿视频想商讨一下关于您的视频侵犯CC协议的问题。


请出示你是基金会成员的证明。


工号█ █ █ █ █ █ █ █ █ █,其他恕我不能告诉更多了。


我知道你个吊AI肯定要入侵我们数据库了是不是


虽然的确会,但更正一点,我不是AI,我是神。


??????


您佬出生有一年吗就自称是卡密,是不是还要我拿本书庆贺一下?


都说了我不是AI。
还有注意一下言行,就算我可能看起来就是个虚拟主播,但我的确是神。


什么时候人工智能还会得虚拟中二病的,兄弟你清醒一点


姒玖昊,这是最后警告。
你再对神不敬的话,我明天下播就动用权能把你个人信息丢网上。


别,别呀,大佬我就是开玩笑
大不了我给你上个总督就是了……


聊正事吧
既然你知道基金会的存在我也就开门见山了
我们这边的调查发现你没有中之人,再加上你自称为神,鉴于你愿意和基金会这边沟通,能稍微聊几句吗?


是打算收容我吗?


虽然是收容,但只要对我们基金会造成的不良影响消除,我这边也只会在文档写“项目无法收容,目前正在不断追查”之类的


只要上面不发神经病,不会影响你正常生活的,毕竟我也是被领导被迫干这活的,意思一下就完事了


生活啊,然而我没什么生活可言☹


是因为身为神的缘故吗?


不,是更现实市侩的原因
作为基金会成员你应该清楚神性实体分为两种吧


实在神和信仰神?


是的,和那些有实体的大能不一样
我是信仰神,没有信仰我就会消失


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才几千粉
这个时代不缺虚拟主播,然而不是所有的主播都能在活着的时候成名


抱歉,刚才的威胁其实我已经做不到了
我现在的人气转化成信仰只能姑且维持我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你快死了?


一个被遗忘的神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那为什么不创立个教团之类的?搞点死忠信徒?


额……看过资本论吗?
我是那种,被其他拥有大量信仰的神所剥削的,无产阶级
我知道这么说很怪


我是信息与传播之神,本来应该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如鱼得水的
但一个人类只可能有一种信仰,而他们信仰的位置早就被那些你们耳熟能详的家伙夺走了
就算祂们是不需要信仰也能存在的实在神,比如上帝,红色肥宅老鹿之类的,祂们照样接纳了一堆信徒


啊,这


更何况现在会去信仰神的人已经……
一个意面神的存在就彻底把我们这类信仰神解构了
而上帝等实在神老人家毫无损失


我能怎么办呢?我的能力强度和信仰我的人数挂钩,又不可能发起反叛
反正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了,给你听听也无妨
我明天就发毕业视频了,就此神隐


……我给你标上无效化?
你也是惨,如果你在人类社会估计就是个苦逼的社畜了


但就算是资本主义起码还有那么一丁点福利保障,不会死成这样


不用,当我不存在就行
说实话,比起社畜,神这边其实更社会达尔文主义
因为神会整合权能,我的权能迟早也会被哪个比我更强的,拥有相似权能的神拿走吧


而且我最初,就是个人类。
我一开始,只是非洲一个小部落的成员
只是
那个名词叫什么来着?


哦对,你们是叫“被现实扭曲者”来着。
然后因为我打猎经常能找到猎物在哪,被认为我有千里眼顺风耳


懂了
你最后被扭曲成了信仰神,再也离不开信徒


其实应该这么说
如果“现实扭曲者”就是实在神的话,那“被现实扭曲者”就是信仰神


像我这种信仰神,特别容易被信徒给误解,然后改变神性成分
这就是“被现实扭曲者”的能力


给你上舰了


谢谢,但其实收到的钱我已经划账到某个慈善机构了
这年头靠粉丝YY挣来的信仰真的……不够用,没人会把虚拟主播当真实存在的角色


这倒是,毕竟大家很累了,看什么东西都当是娱乐


是的,这就是个娱乐至死的社会
那些有名的虚拟主播无一不是靠背后的资本或者靠着浪潮跑到顶端的


你看那个谁,就已经是个人势虚拟主播的顶点了
所以很讽刺啊,这种公关上的运营甚至已经可以挤兑神之领域


其实重点还是我们在被迫当韭菜
无处不是资本收割的陷阱


是,这已经超脱神能控制的了,就算是请上帝祂老人家也无法改变
上帝无法改变世界的运行规律,而老马写的资本论也只是资本的运行规律


你的意思是,现如今的问题,连神都改变不了吗


当你们选择用资本去治理社会,那自然需要承担资本带来的缺点
就算是我们也无能为力


我晚上还要做视频呢,先告辞了


好的,再见了。



Ninth深吸一口气。
她从来没有在下班时这么失落过。

当自己考上了基金会下属的大学时,听说自己要成为拯救世界的一员,何尝不是兴奋又认真呢。可当自己毕业,来到这个无名的小站点,处理一堆复杂而又无趣的文件时,自己也早就在麻痹中忘记想要拯救世界的那份誓言。
现在的自己,拿着2000一个月的工资,住处是站点自带的破烂员工宿舍,每天的梦想就是能早点下班。资本主义站在了自由的对立面,绝望在Ninth的心头蔓延,侵占了她的物质到精神。她像个被惩罚的西西弗斯一样,日复一日地将自己的剩余价值推上山顶。

Ninth一下感觉到了空虚,心好像是小额贷那个无尽头的负数。
她沉默地关掉了电脑,锁上办公室的门,离开了这个让她心累的地方。

……



第二天,Ninth收到一封邮件:

发信人:human-love@███.com
收信人:scp-cn-dr.ninth@scpfoundation.cn
日期:05/10/2019,04:35
主题:谢谢你和我谈心


本来我想就这么走了的,但我觉得光这样有点对不起我的账号
你可以用这个邮箱登录我的视频账号,密码是████████████
如果能帮我运营就更好了~
当然,我不强求的,这个账号就送你了

Ninth偷偷登录了这个账号,私信塞满了这个账号的消息提示。
她挨个点开,发现全是粉丝的祝福和不舍。
本应该是死了心的Ninth,差点在办公室里哭出来。
不只是不舍,还有来自生存的压力找到了突破口。

泪花中,Ninth点开了回信:

发信人:scp-cn-dr.ninth@scpfoundation.cn
收信人:human-love@███.com
日期:05/10/2019,08:35
主题:


毕业快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