悚然之物
评分: +11+x

‘守辰特工,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有没有正义和邪恶两个小人在你心里打架?’

‘……’

‘我很走运,他们很早以前就不打架了。’


怪物流着紫红色的鲜血倒在我身边,而我的伤口也同样渗出苍白而微弱的光芒。

我用无神的眼睛看向Holy-Darklight,他蜷缩在角落一动也不动。

突然他抬头望向了我,眼神平静而冷漠。

我明白从这天开始,Holy-Darklight就已经死掉了。


我诞生的瞬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一个亚籍少年背着书包,一脸愁容的看着眼前的箱子。我走到他的身 边蹲下向里面看了看,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

‘妈妈会埋怨我的,她经常说养我一个就够烦的了’少年用自言自语般细微的声音喃喃道。我打量了一下他,脏破的皮鞋,带一些霉味的衣服以及有些菜渍的背包,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富有……不,连一般家庭都称不上吧。

‘你可以带回去试试看’我看了看小狗楚楚可怜的眼睛不禁心软。‘或许妈妈比我们想象的要温柔。’少年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想要捧起箱子的瞬间…..

‘哎呀!’他猛地缩回了手,一只漆黑的小蜘蛛被抖落掉了地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这个蜘蛛在用厌恶的眼神盯着那个箱子,随即又用厌恶的眼神盯了盯我。但少年却没有察觉,他只是轻轻的甩了甩手。然后再次温柔的抱起了那个箱子,少年露出少有的灿烂微笑。‘那我们走吧’


对少年Holy-Darklight来说,家从来不是避风港。

‘我告诉过你!回来给我准备酒!酒呢!!’发狂的女人正不断地用脚踹着蜷缩在地上的少年。少年熟练地用手和书挡住自己的要害部位,默不作声的忍受着来自母亲的暴行。

‘妈的,还捡来这么个脏东西。给我丢掉!真他妈的和你那没用的落跑老爹一个尿性!’女人恼火的踹翻箱子,小狗哀嚎一声就跑到Holy-Darklight身下,Holy-Darklight将它搂在怀中继续默不作声。女人转身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着酒瓶,但她只是徒劳无功的翻出几只空瓶子和没剩什么饭菜的过期便当。越来越恼火的她一边咒骂着继续翻找一边将这些东西一股脑的砸向Holy-Darklight。

‘你还想装死到什么时候啊!把这些都整理了!’最终放弃了的女人猛地又一脚踹在Holy-Darklight的身上,怒气冲冲的回到她邋遢的客厅里面躺着了。Holy-Darklight吃力的慢慢站起来,颤抖的开始收拾着地上的碎玻璃和残汤剩饭,小狗默默地舔着他受伤的手,Holy-Darklight的眼泪也慢慢的流了下来。

‘我其实也应该想到是这个结局的’Holy-Darklight边收拾边对我说道。‘妈妈她一直都不喜欢养这种东西。’他的眼光看向那瘫在客厅沙发上蓬头垢面的女人,眼中有某种情感一闪而逝,随即又继续低头打扫起垃圾来。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寒意。有一只漆黑巨大的狼蛛不知何时匍匐在女人躺着的沙发顶部,即使Holy-Darklight移开了眼神,它仍然用浑浊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


不知道是因为想要快点独立还是想从悲惨的现实中逃离出去,Holy-Darklight痴迷于书籍,图书馆成为他除了家和学校以外最常去的地方,没有零用钱他无法租书,于是只好默默地背在脑子里或者是从垃圾堆里面翻一些别人不要的旧书看。

至于小狗,Holy-Darklight偷偷地养了起来。把它藏在了床下,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残羹喂养着。他给了它一个名字—-小诺。小诺很乖,自己知道去外边排泄,更不会叫嚷,甚至会在Holy-Darklight深夜读书的时候替他叼着手电筒。尽管母亲的毒打在Holy-Darklight的生活从没有消失过,但是小诺的出现使得Holy-Darklight的世界更加明亮了起来。这道温暖的光使得我更加强大,也使得那黑色的蜘蛛慌张且狼狈的逃离了这个家,至少在短期内我并没有在见到那个让我本能上厌恶的生物。

一切都开始变得温暖而多彩了,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直到那一天。

一个匿名的大财团捐赠给了Holy-Darklight最常去的图书馆一大笔资金和书籍。几乎那一整天,Holy-Darklight都畅游在古代诗词和小说情节中,当他细心品味着某本话剧本的印刷册时,突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

现在没有人在看着自己。

Holy-Darklight一直想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没有残汤剩饭的臭味,也没有图书馆的规整制度束缚。仅仅属于自己的书。他曾经笑着对我说过,他将来的梦想是构造一个用书组成的迷宫,走到哪里看到哪里永远没有尽头。

我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他想做什么。因为我看到了,一条黑色的巨蟒从他袖口里面钻了出来,慢慢的缠绕住了这本印刷册。我故作平静的走上前,慢慢的按住了Holy-Darklight的手,轻轻地对他摇了摇头。Holy-Darklight憋红了脸,将那本缢王悲歌放回了书架上。巨蟒也趁机跑了出来,爬到了书架顶端的角落里,从阴影中死死地盯着离开的我和Holy-Darklight。

回家的路上,我们没有对话……


而回到家后,我们更没有对话。打开家门,一股扑鼻的气息迎面涌来。Holy-Darklight的世界瞬间被一种颜色充斥了。

黑色……月光下的血液呈现出的那一种令人着迷致疯狂的黑色……

母亲背对着我们正在浴室里面肢解着什么,厨房的煮着的水也在咕咕作响。当Holy-Darklight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看了一眼以后。我的身体突然像是被什么从内部咬了一口,剧痛使得我立即无力的跪倒在地。

一张不算完整的狗皮丢在浴缸里,小诺的残骸一部分装在盆里,另一部分仍然被加工着。它似乎是刚死不久,母亲笨拙粗糙的刀法不小心的砍到了它的动脉,鲜血溅到了Holy-Darklight的脸上。

那瞬间,Holy-Darklight猛地上前推开了他的母亲,发狂的用手胡乱抓起一切血肉想要塞回小诺的体内,母亲则是愤怒的站起身,高举起菜刀的手却突然松开,整个人吓得瘫坐在地上。

这个愚蠢的女人,她终于也感觉到了吗?

一只黑色的狼狗,用着人类的四肢从浴室的阴影里慢慢地爬了出来,地狱般红色瞳孔死死地盯着这个女人。
它踱步上前,脚踩在母亲掉落的菜刀上,转身看着Holy-Darklight。

在那瞬间,正在将小诺大肠塞回其尸体中的Holy-Darklight突然停下了这无用的举动。他开始盯向菜刀。我立即忍着剧痛上去按住Holy-Darklight的手,而那狼狗则低吼了起来,但是Holy-Darklight没有回应我们任何一方,他只是盯着菜刀一会儿便轻轻地将小诺的尸骸抱在胸口,悲怆而小声的抽泣起来……


那天起,我便生病一般的越来越虚弱,一天的大多数时刻我都只能躺在Holy-Darklight的床上喘息着。Holy-Darklight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但是我们并没有进一步的沟通,直到有一天他说要去采药,我请他帮忙多采一味药,这才第一次有了语言上的交流。

我有的时候会怀疑我是否生活在一部小说里。因为只有在小说里,像这样大结局的时候才会正好下起可以淹没一切哭喊和罪证的雷阵雨。

我依旧虚弱的倒在床上,而Holy-Darklight则是缩在墙角,一道闪电劈了下来,照亮了他满是泪痕的面庞。

‘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闻言无力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的同时又摇了摇头。

‘你看了那么多本草药学的书,难道还不知道你采的是毒药吗?’

‘你知道你采的是毒药,你也知道那种特性,那种草药用水煮开会发出诱人的肉香,你在家里煮开的话…… 她就一定会过来喝……’

Holy-Darklight猛地捂住耳朵,但是我的声音依然直接传递到了他的脑海里。

‘你之所以明知道那是毒药但是还是会去采,正是为了杀掉你母亲,不是吗’

Holy-Darklight猛烈的开始摇头,黑暗中,某种锐器划动地面的声音正在慢慢的靠近我们的房间。

‘但是我并不是为了让你杀你母亲才这么做的,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我离开前唯一能替你做的了’我愧疚的说‘我一直督促你做出符合伦理,健康向上的选择。对不起,我失败了。’我认命一般的闭上眼睛。

‘所以我想如果我们两个一起死掉的话,也许就能阻止你犯下更恐怖的罪行了……’

房门慢慢的被推开,一个女人站在外边,漆黑的让人窒息。

‘只是抱着最后一点的希望,如果你选择自裁的话……也许就不会……’

身体滴着烂泥一般的污水,她稳而快的用四只菜刀构成的腿走到我的身边,声音欢快又致命。她那仍然沾着一点呕吐物和鲜血的脸渐渐地贴近我,腐烂的眼球慢慢盯向了我心脏的位置。

当她用利爪刺中我心脏的同时,我用尽全力跳起来,用嘴咬破了她的脖子…..


怪物流着紫红色的鲜血倒在我身边,而我的伤口也同样渗出苍白而微弱的光芒。

我用无神的眼睛看向Holy-Darklight,他蜷缩在角落一动也不动。

突然他抬头望向了我,眼神平静而冷漠。

我明白从这天开始,Holy-Darklight就已经死掉了。


‘……SunnyClockwork?还没好吗?’一声礼貌的询问将SunnyClockwork从思索中拉了回来。眼前的模特面露微笑的看着自己。

‘啊……该怎么说呢’SunnyClockwork擦了擦汗,看着还是空白的画板。‘总觉的缺少一些感觉,缺少一些真实性,你知道。就像灵感前面蒙了一层雾霾一样,估计还要一点时间。’SunnyClockwork小心翼翼的询问着眼前这位绅士。后者则温柔的笑了笑。

‘没问题,我今天正好是看书的时间。’Holy-Darklight低下头继续看着那本配发给基金会新人的指导手册。SunnyClockwork则继续低头苦思如何画这位神秘新人的写实画。

‘SunnyClockwork,我问你个事儿哈,这个文件……’一名特工边低头看着文档边走了进来,他猛的一抬头看到SunnyClockwork二人,第一反应不是道歉,也不是漫不经心的继续之前的话语。而是迅速掏枪瞄准了Holy-Darklight……

‘他是混沌分裂者的头目!!我明明杀了他的!!’守辰特工被制服并被拉走的同时,走廊里回荡着他怒吼的声音。

‘SunnyClockwork?没事了,你需要帮忙吗’Holy-Darklight盯着因为害怕而坐到地上的SunnyClockwork问道。‘啊?不用不用’闻言,Holy-Darklight一言不发的继续低头看着那本书。

‘守辰那家伙太一惊一乍了。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SunnyClockwork强作镇定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她被她所看到的画面吓到了。

当Holy-Darklight面向守辰特工的瞬间,她看到一个人型的空壳上半身木讷的扭动头部,用那根本没有瞳孔的眼睛无神的盯向守辰。而它的下半身却完完全全被某个怪物寄生住了,它身上的黑色鳞片死死地黏在空壳的下半身,尖锐的触手在空中乱舞一顿以后直指守辰,它那黑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同一个目标,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杀意。

SunnyClockwork在那一瞬间猛地坐到地上,冷汗浸透了她的衣服,她强装镇定的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缩在画板后面,祈祷着那个怪物不要看到自己的同时,不知不觉的画完了那副写实画。


一个月后,站点内发生了一起疑似收容失效的事故。守辰特工在此次事故中殉职。据说,他整个人从高层建筑物里飞了出来,落在一个旗杆上并串在了上面。

他瞪大着双眼,仿佛在死前看到了某种悚然之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