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塑料竟然真的会去做本职工作

“你是说我们真得去干这些活?”穿着白大褂的Sevens难以置信地问道。

坐在白色桌子另一边的男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是的,恐怕确实如此。”

“老天,我们甚至都没有,比如说,相应的装备吧?我的意思是——你在要求我们真的变成一家塑料公司!这可需要很多东西!客户、材料、设备,实际生产的知识!

男人的口中吐出比方才更深的叹息:“听着,我知道你是怎么来这工作的,所以我认为你可以帮上很多——”

Sevens打断了他的话:“哦拜托,我清楚我刚开始是真以为这里是家塑料公司所以才会来的,但这并不代表我有半点关于这玩意的知识!我只是在找一个可以利用我计算机科学学位的工作,但相反我被卷进了一篮子疯人疯事里!”

男人起身说道:“然而,你很快就成为了这里最杰出的研究员之一。我相信如果我把你投到一篮子……塑料里……”其实他本没打算说得如此直白。他轻轻地皱了下眉头,接着说:“你应该很快就能适应的。”他走向这空旷房间的房门,在出门前留下了有点粗鲁的最后通告:“那么,首席研究员Sevens,你最好现在就开始工作。”

Sevens蹦了起来,冲向门口:“我才不关心你是不是我上级,你在我眼里就是个蠢蛋!”

男人回头看着她,怒吼道:“说什么呢你?你是不是想被调到Site 19?”

看着Sevens懊恼地叹了口气,男人露出一脸坏笑,走出了房间。

愚蠢透顶,Sevens这么想着,坐回了她的桌子。我究竟该从何开始呢?


Evelyn正端着咖啡走过大厅,这时她听见了纸张散落地面的声音。顺着声音的源头,她看见文件室里的Sevens正抱着一大摞纸,跌跌撞撞地把它们搬到一张已经摆满了文件的桌子上,一边搬一边掉了一地。“哇哦,哇哦,你这是在干什么呢?”Evelyn关切地问道,帮着她整理桌子上的文件。

Sevens气喘吁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只是……在找……”说着她把头埋进了文件里,快速地浏览着它们。

“不不,绝对有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Sevens停了下来,把手上的纸放到桌上,揉了揉眼睛:“好吧你绝对不会相信这——”

Evelyn马上打断了她:“我想你是忘了我们都是斯洛斯皮特的居民。”

“也对,也对,”Sevens又揉了揉眼睛,把注意力放回文件上,她在另一叠纸里翻来覆去地寻找。“但你也知道我们都是S&C塑料的员工吧?”

“可不是嘛。”Evelyn扬了扬眉梢。

“那些大人物下了命令,”她叹息道,之前的那个男人仍让她愤愤不平。“他们要我从现在开始按照名字里的“塑料”那部分干活。”

“就是说……他们要你把这变成一家塑料公司——”Evelyn结结巴巴地说道,试图找出答案。“等下,等下,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在找……”Sevens把一张标着废弃商铺的纸头在Evelyn面前晃了晃,指着中间的一行字。“这个。”

上面写着Pop的塑料&印刷有限公司。Evelyn把纸从她面前拿开,看向Sevens:“那你打算拿这条信息干什么呢?”

Sevens露出调皮的笑容:“这还用问,显然我是要去冒险啊。”


丛林的深处,一只蟋蟀正在歌唱。它在草地上无忧无虑地跳上跳下,突然它发现了一栋破旧的砖房。它好奇地跳上了房子的窗台。

接着一块砖飞了过来,一把打碎了窗户。蟋蟀跳回了黑暗中,正好与欢呼雀跃的Sevens擦肩而过。她跑过一块旧标牌,由于时间久远,上面除了“Pop的”以外,其它字都已经无法辨认。她小心地避开碎玻璃,笨拙地翻过破损的窗户。

一个年老,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你好?谁在那儿?”

Sevens吓了一跳,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她从脏兮兮的地毯上起身,检查了一遍身上有没有伤口,然后回答道:“呃,首先,你是谁?”

“我是——呃啊啊啊!亲爱的,请帮下我!”声音乞求道。

Sevens立刻打开了手电筒,映入眼帘的是夹杂在大型机械中的一幅古怪景象。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绿油油的,双目发白的,蓬头垢面的老人,他正卡在似乎是用于注塑成型的机器的管道里。

“拜托……赶快启动它……”那个已经被挤压变形的老人恳求道。

“我——呃……”她的注意被机器上一个闪烁着的绿灯吸引。她把手悬在上方,犹豫着要不要按下。“我做不到!它会把你怎么样?”

“按下它就好……”老人边咳嗽边喘息。“拜——拜托……”他乞求着,声音越来越微弱。

虽然迟疑,但她还是顺着老人的指示,用力地按下了绿灯,机器立刻运转起来,的一声就把老人吸了进去。她惊慌地听着机器发出的叮铃哐啷声。

我这么做是不是杀了他?哦天啊,我以前从没杀过人啊,他死了吗?拜托别让他死啊。她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然后颤抖着痛哭起来。该死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就应该待在站点里,我就应该呼叫支援,我就应该——

忽然,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一个愉悦的老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噢亲爱的祝福你!太感谢你啦!”Sevens紧张地睁开她还红红的眼睛,把手从哭花了的脸上拿了下来。在机器的末端,有一个绿色的塑料筛子。这让她想到了小孩子玩沙用的那些塑料筛子。

“什——什么?你在哪儿?”她用夹克衫的袖子擦了擦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

“筛子,丫头,筛子!”他叫喊道,筛子轻轻地晃了晃。

Sevens小心翼翼地走到机器旁。“你怎么——你在里面吗?”

“不错,不错!我就是筛子!”Sevens从未想到过她能看见一个筛子表达自己的情感,直到那筛子愉快地晃动起来,一下下地敲着它身下的铁桌。

“等等,所以你——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向后退去,挪到了先前翻进来的窗台上。

“我实现了我的真梦想!变成自己做的东西!我长生不老了——好极了,妙极了!”Sevens停下脚步,揉了揉眼睛,又仔细看了看那个筛子。几秒钟后,她搞清楚了状况,于是她哈哈大笑起来。“这有那么好笑吗,年轻的女士!”筛子把自己立了起来,震得桌子叮当响。

“哦天呀……”Sevens试图冷静下来,把笑憋回去,“只是这——”她伸出手比划道,“这也太滑稽了吧!我把你变成了一个筛子!”

“你把我的灵魂变成了筛子!感谢你的举手之劳,话说这里头有点不太舒服。你来这干什么呢?”

“那个,先生,我本来是打算来看看你这的设备,好了解一下我需要什么,但是……”Sevens小心地拿起塑料筛子,“看上去我找到了远比这有趣的东西。”

“有意思。”

“就是这样,筛子……先生?”Sevens不禁笑出了声,然后她又笨拙地翻出窗户,调头返回了Site-87。


“你知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Hector,不过我想叫我Pop就行了。”Sevens带着他穿行过站点,站点中正警铃大作,他摇晃起来:“啊,这听上去有够紧急的,你觉不觉得——”

“不必担心,他们会处理好的。”她往后瞥了一眼,“或许吧。总之,我是Sevens!而这里……”她推开一扇门,后面是一个空荡荡的白色房间,一点个性化或者有所装饰的地方都没有。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典型的收容室。“就是你的新家了!我计划着找些机器和材料,建立一个全新的塑料产业!”

Pop把自己抛了起来,几乎在Sevens的胳膊里翻了个身。“啊!这我可以帮得上忙!这就像是重现我的光辉岁月!”

“很高兴看见你干劲十足,但首先我们要对你进行些测试,行吗?”Sevens拉过一块写字板,把Pop放在了上头。“准备好了吗?”

“好吧,我觉得我准备好了!”


内容:往筛子倒入温水。
结果:Pop咯咯地发笑并表示感觉很古怪,就像喝了热饮一样。
分析:筛子“网”的部分似乎是他的身体“内部”。其灵魂所属的身体是否也在此处,且仍有感觉?

内容:往筛子倒入沸水。
结果:筛子跳出了我的手,撞在了墙上。Pop表示他感觉像是燃烧了几秒钟,这让他的“身体”本能地做出躲避行为。
分析:似乎感觉——例如兴奋和痛苦——会极大地促进Pop的行动能力,但多数时候他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

内容:在Pop的要求下,往筛子倒入融化的塑料……


Sevens敲了敲Site-87众多化学实验室中的某一间的门,结果门就这么在她的面前打开了。“啊,抱歉,有没有撞到你?”门对面的男研究员惊呼道。

“别担心。”Sevens指了指实验室。“这间开不开放?”

“嗯,我刚完事。你要实验室干嘛?”

“啊,只是要给这个筛子做些测试。”她把筛子拿起来晃了晃。“说嗨,Pop。”

“嗨!”筛子摇晃着身子,快活地说道,

Sevens继续说道:“一个装有老人灵魂的魂器基本都是有知觉的。原理不明。”

男人茫然地看着她,慢慢理解了现状,然后咕哝着走开了:“见怪不怪了,这里就不会有正常事发生……”

“那男的好像很有趣!”Pop嚷嚷道,轻微地摇晃着。“但我们还是快点去融塑料吧,我已经等不及做测试了!”

Sevens走进实验室,开始把塑料融化在一个盘子上:“你似乎对测试很兴奋嘛,那如果什么都没发生呢?”

“唔,那我们就试试别的东西!”Pop思索了一会儿。“比如,熔化的金属!或者汽水,我真好奇会是什么感觉!”

Sevens哈哈大笑,她振荡着盘子,看着炽热的橙色液体四处流动。这是用他们发给D级的破烂牙刷制作的。“塑料融化好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想是的。”他回答道。Sevens把一只手伸向筛子左侧的把手,然后快速地用留在原地的另一只手端起盘子,稍加倾斜,把融化的塑料倒了进去。Pop身下的平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吸引了她的注意,只见那里出现了一个橙色的杯子。

Pop兴奋地摇晃起来,止不住地大喊大叫起来:“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我——我在塑料流过的时候,正好想着杯子,然后它就流出来变成了杯子!”

Sevens喜形于色,她跪到地上观察着杯子。“这真是……这真是太棒了!”她跳了起来,欢呼道。“我不需要一大堆装备,我只需要你一个就够了!我们可以把S&C塑料变成一家真正的公司!

“好吧,我猜我目前还不需要退休!”Pop大笑道。

他们庆祝着,但Sevens的心里却产生了一丝丝犹豫。她耸了耸肩,带着手里的Pop回到桌前开始工作。


某人轻轻拍了下Sevens的肩膀,她吓了一跳,畏缩地东张西望起来。拍她的人是Evelyn,她也同样吃了一惊:“天啊,你一定是沉迷工作不能自拔了。”她俯下身来看向Sevens的电脑屏幕。“话说,你到底在弄什么工作?”

Sevens舒展了下身体,看向屏幕:“我在订购一些可以用来制造我们计划生产产品的塑料。”

“你打算制造什么?”

Sevens把椅子转了一圈,说道:“好吧,那么,我们的计划是先准备一些,PETE塑料和PP塑料,或者um塑料,聚对苯二甲酸类塑料和聚丙烯塑料。”她咳了咳,换了口气,接着说道:“那么PETE塑料可以用来制造杯子之类的物品,而PP塑料可以制造各种容器,但是PP塑料是不可回收的……然后杯子的话我也可以用PS塑料,或者泡沫塑料,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更省钱,但这俩对环境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还是采用PETE塑料。同时PETE塑料也是热塑性塑料,这意味它可以经过多次熔化-凝固循环而不会降低质量。总之,我考虑去和本地一些餐饮店进行交易,这样我们就不必把产品传播向世界各地。我们不需要真的盈利,所以我们会是他们目前供货商的有力竞争者。这样,S&C塑料就能成为一家真正的公司了!”她兴奋地振臂高呼。

与此同时,Evelyn双臂交叉,以看疯子的目光看着Sevens。“提醒我别再问你这件事。”她说道。

Evelyn被Sevens轻轻地推了一把,差点摔个趔趄,她大笑道:“好吧,好吧,那么你已经备齐了计划里的塑料,但你不需要什么,特殊机器之类的吗?”

一个老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开来:“那就是我!”声音洪亮无比。Evelyn [[/footnote]]瞪大了眼睛,环顾房间。

“这……这是什么,Sevens?”她以害怕到颤抖的声音提问道。

“什么都没有!肯定是风吧,哈哈!”

一段尴尬的沉默后,Sevens意识到了她在撒谎方面的本领有多糟糕,于是她打开自己桌子的抽屉,露出一个绿色的筛子:“这位是Pop。”


听完Sevens关于Pop的故事和她目前所知的关于他的一切,Evelyn不满地叹息着,坐了下来。“你闯进了店里?然后你什么妥当措施都没遵守就把它带到这儿来了?那筛子可能很危险!”

Sevens抱怨道:“Pop不危险的,好吧?他对我的行动至关重要!利用异常物品在基金会里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Pop小声地附和着:“没错,我很重要!而且很危险!”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这些规定被制定出来是有理由的。”Evelyn再次叹息道。

“呃,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发现真相,你也太墨守成规了!”

Evelyn的脸涨得通红:“我才没有!”她反驳道。

Sevens对Evelyn的恼羞成怒回以嘲笑:“哦拜托,数数你自己违反过规定几次吧。”

Evelyn举起手,将一根手指竖起指向上方:“好吧我——”她把手放低了一点,然后又举了起来。“我曾经——算了……”她再次放下手,思索了一阵,最后羞怯地承认道:“行吧,我想我确实是一直都在遵守规则,但这又不是坏事。”她起身,飞快地走向房门。“我要在你从我身上找别的茬之前先离开这里。”Evelyn打开门走了出去,留下身后哈哈大笑的Sevens。

“回见啦!”她高喊道,然后转向同样笑得直打转的Pop:“那么,你准备好干些重活了吗?”

筛子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是的,我准备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