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 source: http://scpko.wikidot.com/theme:minimal-scp-foundation-by-cocoonist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pointer-events: none;
}
 
div#side-bar {
    position: fixed;
    left: -19em;
    height: 100%;
    overflow-y: auto;
    top: 0;
    width: 17em;
    padding: 0.45em;
    display: block;
    z-index: 10;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
div#side-bar:hover {
    left: 0;
}
 
div#side-bar: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font-size: 30px;
    width: 36px;
    height: 36px;
    text-align: center;
    z-index: 6;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opacity: 0;
    cursor: pointer;
}
 
div#side-bar:hover:before {
    transition-delay: 0.1s;
}
 
@media (min-width: 768px)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




评分: +45+x

在这漫长的折磨中,他终于有了片刻休息。他望向四周。玄黑色的世界里,没有光,只有无数梦魇的低吟。漫无边际的黑暗笼罩着他,一次一次地将他已千疮百孔的心撕扯着。

他攥紧左手,一遍遍重复那个在他陷入黑暗前就已重复千次的动作。他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右臂,看着白嫩的皮肤一点点失去原本的颜色。而他竟麻木了,没有一丝感觉。

他注意到一滴透明的液体滴下,融入那一片鲜红。他苦笑了一下。他忘了,有一种血液,无色,即使没有伤口,也会从眼角流出。无颜的血从眼眶涌出,顺着脸流进他的嘴角。他的嘴角有了一丝咸意,那股咸意瞬间充满整个口腔,蔓延至咽喉,刺痛着他的喉咙,令他无法呼吸。


他在哭,但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无尽的折磨让他崩溃?还是曾经的美好让他怀念?也许都对,也许都错。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每天活在无尽的梦魇里,一次次看着所爱之人被用最残忍的方式折磨致死,然后自己被一次次杀死……他记得,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的经历,在那些天里,他被杀死,被融化,被囚禁……这样的情景,已经持续了万年,而且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万物毁灭的那一刻。

他曾经驻足于虚无的边缘,向他的男友缓缓伸出双手,却被无形的膜隔绝,任凭男友千呼万唤,也只能掉入黑暗,渐渐被虚无吞噬,直他完全湮灭,堕落地狱;他曾经身处无名之地,那里,炽热的火焰将他撕咬,他挣扎着,直到那橙色的恶魔将他包裹,吞并了他残存的一点意识;他曾经奋不顾身地狂奔着,渴望能够逃到前方那虚无缥缈的一线光里去,而光又突然消失,身后的阴影将他践踏,他的意识被那道阴影蹂躏,双眼被锋芒逼人的匕首刺穿。

他觉得,自己就像困在蜘蛛网上的蝴蝶,任人宰割,他挣扎着企图逃离那可怖的巨网。织网的蜘蛛冷笑着,看着蝴蝶一点点失去活力,最终死在网中。溺于苦海之中,他挣扎着,寻找着一块得以求生的浮木。他曾经祈求,曾经哭泣,曾经试图自杀,而一切都是徒劳,回应他的,只有下一次灾难。这是一场梦吗?他常常这样想,可那些彻心彻骨的疼痛,又那么真实。

无尽的循环,千万次轮回,让他已经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了。唯一的执念,也只有能终结这一切了。


如同不谙世事之时执笔写下的故事结尾,总有些东西值得留恋,有些已经遥远的东西。走在路上,我们从未在意沿途的一些风景,到头来路愈加坎坷,我们才会回想起来,希望再次寻回。而回过头来,已找不到曾经遗失的东西。也许是一句鼓励,一个梦想,如此微不足道的东西,却也无法找回。而这一切,都已融入生命的旋律,即使在永夜中,也会透过罅隙,洒下光辉。

的确,他想道。忆起曾经已经皱褶的记忆,彳亍在时光隧道里,他掠过了许多自己曾到过的地方。 曾经那些缱绻的温柔,那些深沉的凝望,那些暖心的拥抱,那些如花的笑脸,一个个美好回忆涌现在眼前,如同滚烫的利刃,刺痛他的心,在心底留下一道道无法愈合的伤,却也给他带来如沐春风的悸动。如今,物是人非,曲终人散。一切逝去的回忆,如同璀璨的流星,如同绚丽的烟火,如同旖旎的昙花,片刻的辉煌后是永久的沉寂,一瞬而又稍纵即逝。而正是这些,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让他能够面对这可怕的折磨。

若说有一天这些回忆将会远去,那么他一定会奋力夺回。只因那是生命存在的意义,是永夜之中的一隅光隙。多少次想就此放弃,蓦然回首,却无法割舍这一切。即使是为了那一点回忆的重现,他也要坚持下去,亲手了结这场噩梦。

他松开握紧的左手,是金属掉落的声音。他用手擦干了眼泪,却将一丝鲜红染上脸颊。他没有理会,抬起头望向前方那片黑暗。恨也好,爱也罢,只不过是万物的一部分。虽然希望渺茫,但,不放手一搏,怎么能终结这场噩梦呢?


猛然间,塔罗兰从空中坠下。无尽的黑暗深渊之下,是万物的凝视,是漫长的痛苦在等待他。塔罗兰将绝望藏在心底,准备好面对万物的毁灭。

他落入深海。冰冷的水一点点夺走他的体温,将他肺部的空气带走。

他困于囹圄。脚上的枷锁侵蚀着他的肌肤,令他动弹不得。

他身处花丛,玫瑰的荆棘将他的心刺穿,肉随着血液融化。

他又看见群星,然后像流星一样陨落,被摩擦产生的大火吞噬。

我恨自己。我爱自己。

又一次经历了已经无数次的死亡,依然那么痛,但这次塔罗兰没有哭。

于黑暗之中,手染鲜血,祈祷着一隅名为希望的星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