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肉教
cf15Pj6.jpg

在一本欲肉教魔法书中发现的纹章,具有重要意义。此印章(以及其中的单个符号)在世界范围内的欲肉教据点中都曾被发现。

欲肉教(从希腊语σάρξ“血肉”变体而来)是一个宗教/哲学体系,其中涵盖了多种传统、信仰和灵性活動,内容主要来自该组织被神化的创始人「大术士亚恩」的教导。其教徒实施仪式食人、人祭、肉体强化、奇术、以及维度操控等活动。

组织高度保密,公众似乎对其存在没有直接认识;唯一例外的是破碎之神教会,他们在末日论中对该组织有所提及1。生物操控使得欲肉教派的部分教徒变为异常存在,超出基于人类的物理限制。疾病被欲肉教所崇敬,曾发现其宗教祭坛上供奉有肿大淋巴結和肿瘤等祭品。欲肉教视传播为奉献,是一种「淘汰弱者」、净化群众的手段,因此积极追求自身的扩张。

基金会将已知的欲肉教派分成两个不同派系:原欲肉(Proto-Sarkic)和新欲肉(Neo-Sarkic)2。原欲肉教可在整个欧亚大陆最偏远地区的封闭社群内找到,其追随者普遍贫穷(如自给自足)且敌视外人。这些团体视现代性为禁忌,显示出严重的科技恐惧,并被迷信和禁忌约束。相比之下,新欲肉则是世界性的,公开包容现代性,对科技没有明显的不安;他们面对大众的生活与其他文化和社会地位的人并无大分别。信徒主要是富裕家庭,有着丰富的历史和传闻。此二者均尊奉同一信条,核心信仰包括以下概念:

登神
相信个人可以升格为神。欲肉教似乎是将大术士亚恩(更宽泛地说法下还有他的Klavigar)视作已经登神的存在。对原欲肉派而言,登神终会发生且亚恩是唯一途径。但对新欲肉派,他们几乎认为若有人有能力篡夺亚恩-这便是他们的权利(若非职责)。登神之路等同于对力量的意图。
意图
对力量的意图是人的主要驱动力。个体追求将万物纳入自己的主宰下,行使力量(效力)的指向,同时其他个体也在做相同的事,时常出现对立。意图之于力量就如形体之于物质;反过来,“欲望是万物的尺度”3
神餐4
圣典性地进食神明。欲肉教认为宇宙间有诸多神明(但他们不信奉),可以通过某些方式“吞食”这些实体。信奉者相信这种寄生关系(无论是字面或寓言意义)是他们奇术能力的主要来源。
牺牲
在原欲肉教派中,这一点似乎表现为为多数利益牺牲自己;新欲肉教派则完全相反,他们信奉为了个体利益而牺牲多数。肌肉承受痛苦,只为待治愈后变得更强;对心灵同样如此,而方式则是培养对常规下难以想象事物的耐受力-毁灭与重生的循环。争斗,在欲肉教看来是最好的导师。
“引领血肉”
相信所有生物都来自于同一先祖(在神话部分会有更多介绍)。信奉者认为此种共同血脉5是肉体强化(或称"Lihakut'ak")的关键;欲肉教徒有权引导并畜牧有机质。

原欲肉似乎相信亚恩正处在登神的过程中,待他完成变形,这个“缺陷、死产”的宇宙将被毁灭,被重塑成名为 “Ikunaan”的乐土,大众终将在那里知晓救赎与快乐。新欲肉教派则不同于此解释,他们认为亚恩已经完成了登神,而个体应当向亚恩奋斗,并通过获得力量、发展技能、舍弃局限潜能的伦理束缚等方法来成为诸神一般的存在。

欲肉教徒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似乎是古乌拉尔语、印欧语系和γλῶσσαχάος6的合体,但主要为古乌拉尔语。欲肉教的践行者(或称欲肉教徒)并不以“欲肉”自称-这一词语实际是古代机神信徒7对其敌对者的贬义词。这曾经被认为是其真名,并先后被全球超自然联盟和基金会的彼岸计划(Sitra Achra)使用。事实上,欲肉教教徒将自己的信仰系统称作Nälkä8 ,在潜伏相关教派时基金会特工决不可使用“欲肉”一词或其变体。

这些机神信徒用语使得基金会和GOC不自觉地接受了来自破碎之神教会9的“血肉/机械”宇宙观叙事,而这实际是对欲肉教完整内容不准确而极度粗略的描述。本文件意在指出并纠正过往错误,但“欲肉”(及其变体)仍然是基金会专有词汇中的正式用语。

最后,确信基金会和GOC对欲肉教和其追随者的意图仅有极少了解。根据现有资料,推测欲肉教的目标将意味着一次SK级支配地位转变,甚至有XK级世界末日情景的可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