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提尔之治

Katherine Sinclair抡起一本《深成魔典》的复制品,击退了亡灵版的Jeffery Dahmer1,接着开始认真反思自己的人生中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才落得如此境地。

邪教分子基本上都死了或者残了或者又死又残(大部分是前者),但亡灵们仍然在游荡着。据情况看来,那个咒语肯定是有某种强大的持续性效力。它可能会在清晨时分消散,但那时候搞不好半个斯洛斯皮特都被毁了,她了解Sigma-102的作风。

于是,她踉踉跄跄走进Site-87,把那本书紧攥在胸前,跑过空荡荡的前台接待处——整个小镇,包括S&C塑料公司,都被疏散了。她冲进电梯,来到地下室,走向神秘学研究室。

让她惊讶的是,已经有人在那等她了:Montgomery Reynolds,一个又高又圆润的灰发男人,与矮小的红发的Katherine形成鲜明对比。她凝视着他。“Monty!你在这干嘛?”

“…我在疏散命令下来的时候睡着了。”事实多半如此。看样子他也决定留下来了。

“行吧,呃。”她把书塞进他的怀里。“烧了它。赶紧的。炉子在那儿。”

Montgomery气喘吁吁地把《深成魔典》塞进炉子。“那么,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恕我直言——”

“我看起来糟透了?”

“确实。”

“…说了你也不会信的。”

“试试呗。”

她叹了口气,靠在面前的桌子上,摇了摇头。“……你记得几周前新闻上那事么?有人闯入了克林姆林宫墓园并破坏了斯大林的尸体,然后普京大发雷霆?”

Montgomery的眼睛瞪大了。“…没。”

Katherine干脆掏出手机,放起了Dschinghis Khan3Moskau4


与此同时的斯洛斯皮特镇(正处于今年仅有的第三次疏散中——创了新低。)某处,一名狙击手瞄准了约瑟夫·斯大林的头。她考虑了一会这个状况的荒谬性;然后看着一个几十年前就已经灭亡了的国家的独裁者的腐烂尸体向其他二十来个丧尸慷慨陈词,甚至还用的是英文。

Seren Pryce往自己的静脉里注射了一针镇静剂;上一针已经开始失效了,而她需要让这一枪算数。她的呼吸开始放缓,身体就如同老虎扑向猎物前一般开始放松。

“站起来,我的同志们,从你们的坟墓里站起来!去反抗生命与理智的压迫!精英们的大脑将赋予我们知识,人民们的心脏将给予我们力量,而那些资本家们的蛋蛋将在我们的齿间爆发四散!我们即是亡灵大军!全世界的不死族,团结起来!5

丧尸们呻吟着欢呼起来。

真的假的?Seren心想。肯定有什么人在给他编台词。大林当初可比这带劲多了。

她调整好瞄准镜,好让子弹穿过斯大林的脑袋后对他身后那家店造成尽可能小的破坏;那是家相机店,仍在出售老柯达和宝丽来的相机,以及胶卷。Seren去逛过几次,感觉很不错。

她深吸一口气,静候着心跳暂停的那一瞬间。

扣下扳机。

克里姆林宫领导人的头颅爆开了,变成了一团细小的绿雾。紧接着,几名特遣部队成员从侧面街道冲了进来,几乎和她一样精确地射击着丧尸,在25枪中干掉了所有的24只。

不幸的是,第25枪从灯柱上弹开,打碎了照相馆店面的玻璃,子弹击中了一台1980年代的保存完美的宝丽来相机。

“几乎没什么战损,”小队指挥官在Seren的耳边说。“干得漂亮各位。Pryce,休息会儿。你的生命体征很不正常。现在开始少用点镇静剂。”

“是,长官。”


“…我们正在面对一帮共产主义丧尸。”

一个共产主义丧尸,”Katherine重复道。“斯大林这辈子又死了一次。尸体明天就会被运回莫斯科。”

“GRU会气炸的,”Monty捂着脸,一边说一边抠着自己的胡子。“你不会想被阿尔法小队盯上屁股的。我在布拉格学到了这个惨痛的教训。”

“…我下次再问你这事,Monty。”她关掉了那首歌。“而且这状况还不仅限于斯大林。不过这些复活者似乎是有某种共同点的。”

“是什么?”

Katherine放起了另一首歌;是Blue Eyed Blondes的Maneater6。“该死,我想放Talking Heads来着。”

“说重点吧,Katherine?”

“这叫氛围,Monty。”她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一边,音量调低。“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神经病。”


“…这属实是十二种操蛋大法。”

“还分不同颜色和口味。”

MTF-Sigma-10的成员,Ruby与Blake Williams——被其他队员称作“奇迹孪生子”——把他们的突击步枪对准了一个丧尸,它披着另一个女丧尸的皮肤,而后者蠕动的尸体就在狗狗公园的另一头,血肉上布满了咬痕。那皮衣的乳房低垂摆动着,其中一个就快从那个丧尸身上掉下来了,他向着特工们的方向挥着刀子,阴森森地咆哮着。

“行吧,让咱瞧瞧,”Ruby一边慢慢后退一边说。“咱已经见过了Lizzie Borden和Albert Fish了。你觉得这个是谁?”

"让我看看……穿着皮肤,大刀……裸体……我猜Ed Gein7。"

“…嗯,合理。”Ruby瞄准。“一发入魂。”

“随时待命,老姐。”

火舌从他们的突击步枪中窜出。Ed Gein的头被打飞了。尸体趴在地上摸索着,又从附近一个被干掉了的丧尸身上捡起了个新的。

“卧槽你个挂逼!”Blake瞄准它的膝盖骨开了几枪,让它倒在了地上。“姐!燃烧弹!”

“好!”Ruby掏出一颗燃烧弹——被Sigma-10亲切地称作“汪汪燃烧弹”——拉开插销,向着复活的精神病患者扔了过去。接着整个狗狗公园都燃烧了起来,但至少Ed Gein死了,又一次。

“你知道最糟的是什么吗?”Ruby注视着公园燃烧的时候问道。

“我们摧毁了斯洛斯皮特最重要的公共财产;我们事后得要接受医疗;以及我们刚看到了Ed Gein的裸体?”

“…漂亮的总结。”


“操他妈的。”

“对头。”Katherine又拿起她的手机。“至少我们现在知道谁是幕后黑手了。”

“谁?”

“他们自称是‘萨提尔8之治’。”她举起手机,打开了地平线倡议的数据库条目。“是个崇尚疯狂的邪教,想引发世界末日,通过…”

“通过复活历史上那些最糟的神经病人?”Montgomery揪着自己的胡子。“他们为什么不把希特勒复活?”

“即使是他们也有底线的,Monty。”Katherine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它随着Voltaire song的旋律响起。“…你他妈在逗我。”她从桌子上抓起她的包,开始往门口奔去。“快来,我们得走了。”

“为什么?”

真家伙要来了,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


Elizabeth Báthory的再生速度超过了子弹在它身上开洞的速度。这位假女吸血鬼已经通过为她特制的魔法复活了。她像一个机器人一样移动,只寻求一样东西:处女的血。她脑子里没有别的东西,甚至没有仇恨,它本该担心下自己那烂了一半的大脑。但它没有。Elizabeth没有“担心”这种感情。

不幸的是,MTF-Sigma-10的队伍中,有几个人按照伯爵夫人的标准被列为处女。于是,他们跑路了,跑出了与她交手的音乐商店,跑到了街上,一边仍在向她开火。

“这个婊——她到底是谁?”Raymond February在无线电里轻轻喘着气问道。

“Elizabeth Báthory伯爵夫人,也被称为历史上最多产的连环杀手。”Sinclair博士在无线电里回答道。“她有难以置信的力量。在我们抵达前待命。”

“那得是什么时候?”February在用手枪向怪物射击的间隙问道,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做一次祈祷;在唱诗班男孩9的经历让他明白,如果没什么事能做,祈祷至少可以保持士气。

“我们得歇会!”Monty在无线电里嚷道;他们乘坐的汽车正在发出可闻的刺耳声音。"我们刚在进城的路上砍掉了Benito Mussolini和开膛手杰克!"

February躲在一棵树后面,然后再次开口。"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是开膛手杰克?没人抓住过他。"

“他看起来像拿着剑杖的Ebenezer Scrooge,”Sinclair解释说。“我们只是做了个假设。”"

“行吧,”February说,在呼吸之中祈祷着。“你们在哪?”

“我们现在正转入诺贝尔路。你说她在岩石街?”

“是,”February气喘吁吁地说,接着一只形容枯槁的手就打穿了他藏身的那棵树,惊险地擦过了他的脑袋。

“Monty?”Sinclair在无线电里说。“抄近道。”

“好。”

一道刺眼的闪光,接着一辆丰田普锐斯漂移着来到音乐商店前停下——撞了上去,摧毁了橱窗里的几把吉他、尤克里里和贝司。车辆本身却稀奇的没有受伤。

Katherine Sinclair和Montgomery Reynolds一起从车里钻了出来,一人手里拿了一根紫衫木魔杖。他们让澎湃的魔力穿过魔杖,一起喊道:“Revertere ad sepulchrum tuum, diabolus!10

绿光闪过,照亮了整个区域。伯爵夫人甚至眼都没眨一下;而Katherine眨了不止一下。“操!”

“再来!”Monty说,把两人的魔杖叠在一起,再次喊出了咒语。但伯爵夫人继续前进,势不可挡。“为什么不起作用?”

“她太强大了!”Katherine把她的魔杖狠狠地砸在地上,在她周围形成了一道光屏障。“我们得另想办法!”

Monty转头看向身后的音乐商店。“Katherine?”

“怎么了?”

“你知道你念叨了多少次音乐也是一种魔法吗?”

“对啊?”她开始懂了,看向一个坏了一半的尤克里里。

“…你知道我多讨厌那首歌吗?”

Katherine看着其中一把吉他,咧嘴一笑,咬破手指取血。她在五线谱上画了一条血线,形状是一个粗糙的音符。她呼唤道:"我等召唤Euterpe和Erato! 为我演奏一曲,让我得到拯救!

一股纯粹的创作魔力开始演奏Lovin' Spoonful的Do You Believe In Magic,其他几种乐器也加入其中。“歌曲只有两分钟长!”

“你敢跟着唱试试,”Montgomery说着,提起他的魔杖,与Katherine的魔杖交叉。“Revertere ad sepulchrum tuum, diabolus!”

他们念诵着咒语,光芒在歌声中愈发强烈,最后,随着音乐的消失,一道光波扩散到整个小镇。伯爵夫人被蒸发了,其他几个被丧尸化的精神病患者也很快跟着被蒸发了。

Katherine跪倒在地,精疲力竭。她隐约意识到有几个Sigma-10的成员在为她欢呼,她本应觉得高兴,但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自己需要一杯烈酒。


当黎明到来时,Katherine在斯洛斯皮特的唯一一家完好的酒吧——黑色公园——里给自己来了一杯蜂蜜酒。她揉了揉脑袋,看向她的助手。"Monty?"

“怎么了?”

“…我他妈讨厌这个小镇。这儿除了独角兽,就是杀手圣诞树,再要么就是些被他娘的疯批邪教召唤出来的神经病丧尸,再要么就是——”

“不就是这儿普普通通的一天么?”Monty拍了拍她的胳膊。“来吧。让我送你回公寓。你需要睡眠。”

“…我要把蜂蜜酒带着。”就这样,她站了起来,走向她的车。Montgomery紧随其后,他们驶入初升的太阳之中,然后回了家。

|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