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專家Scarlet博士的人事檔案
starlord.png

準備執行收容任務的Scarlet博士(化名P████ Q████)

姓名:M██ Scarlet,又稱斯卡麗,又稱斯卡蕾特,又稱愛麗絲,又稱以娜捷瑪(いなつま),又稱電,[資料抹消]

安保等級:3(局部)

專長:音樂遊戲,Euclid級SCP收容

目前職位:外勤收容專家

活動場所:Site-CN-71

歷史:羅██,加入基金會前的Scarlet博士就讀於香港██大學的電子工程學系,於18歲時被卷入基金會於香港██區進行的收容行動,並為該次的收容行動提供舉足輕重的協助。事後Scarlet博士拒絕接受B級記憶清除,並要求加入基金會。由於在該次行動中所展現,在異常物品收容方面的異常天賦,Scarlet博士被基金會招募為收容專家,並獲准以客席研究員身份參與部份研究。由於Scarlet博士的強烈要求,他經常被遣派至前線指揮收容工作。直到目前為止,Scarlet博士已收容並制定了██個Euclid級SCP以及█個Keter級SCP的特殊收容措施,而當中只有分別5%以及20%的SCP有出現收容失效的記錄。基於他於收容SCP方面的優秀表現,Scarlet博士擁有比一般收容專家更高的權限。

簡介:
Scarlet博士是年約2█歲的黑髮蒙古裔男子。他以戴著沾滿血跡的黑色半框眼鏡以及手上拿著裹以黑色皮套的平版電腦的形象為人熟知。

基於各種原因,在基金會內有██個名字可以用來稱呼對象,其中75%以上是女性化的名字,但在基金會官方文件中,一律以Scarlet博士稱之。

對象喜好引用互聯網上常見的成句或對白與他人對話,但往往因對方不瞭解他所引用句子的意義而經常產生誤會。

對象對於猩紅色有著偏執狂般的愛好,外人進入他的辦公室時,無一例外地皆以為該處是發生了[資料刪除]事件的案發現場。對象聲稱他最喜好的食物是韃靼牛排,最喜好的飲品是血腥瑪莉;儘管沒有人見過他在基金會食堂點過以上的食物。

與此同時,對象於暇餘時極度沉迷於音樂遊戲上,他每個月於遊戲機廳的音樂遊戲上花費已超過[資料刪除]。儘管如此,他於音樂遊戲方面的技術是以「華麗而糟糕」而為人熟知。

完全沒有在視頻網站當up主的經歷。

附錄一:
對象無時無刻都攜帶著一部以黑色皮套包裹,螢幕出現多處裂痕的蘋果The New ████ 16GB平板電腦,經檢查後,除了基金會的研究資料,還發現裡面藏有以下的內容:

  • Jubeat Plus,Reflec Plus,太鼓之達人等15個平板電腦音樂遊戲
  • 多份已翻譯成繁體中文或未翻譯的基金會本部文檔
  • 一份█MB的文檔,裡面記載了過往█年來出現在互聯網上的成句以及名台詞
  • ██套音樂專輯,主要為音樂遊戲的原聲軌,以及9█,あ██,DJ ████,S███ F███████,███*等BEMANI職員的個人專輯
  • 9本電子書,都是像«如何保持你的個人威嚴»,«咖哩芝麻食譜大全»等講述如何優雅地建立並保持個人威嚴的書藉。
  • 被標記為「A」「C」「G」的三個資料夾,A資料夾的內容是████張ACG圖片,其中███張為色情內容;C資料夾為████張網絡上常見的圖片;G資料夾為[資料刪除]

附錄二:
由於對象經常外出到遊戲機廳,為確保Site-CN-71的隱蔽性,於Site-CN-71添置全套BEMANI街機音樂遊戲的建議現正審核中。

附錄三:
對象於加入基金會時因工作性質而接受了為期一年的基礎特工訓練並取得優異的成績,報告指出對象擅長以短管霞彈槍以及匕首於近距離制伏目標。

附錄四:
最近對人事記錄的複查發現,Scarlet博士為最近發現的相關組織,聖克莉絲汀娜書院的畢業生。在確認對基金會的絕對忠誠之前,禁止Scarlet博士接觸涉及聖克莉絲汀娜書院以及基金會重要機密的文件。


唱奏流歌詞再翻譯


Swans sing before they die
Their songs resound throughout the sky
And I drop a rose petal down the sea of blood and tears
I keep praying

Why do you feel nothing ?
Why do you injured one another ?
Why? Aggressive culture of despotism
Why? You never win the cursed war

Glory Decline
Delusion Arrogance
Silence Anger
Silence Madness

Now the fire has burnt out
And what is left is built of ice
This sounds like heaven
I vaguely hear a moan of pain
It's a solemn note

How many times do you see the end?
Everything goes nothing
Nothing goes everything
I keep my eyes on this world
It is the

APOCALYPSE


天鵝誦唱臨終之歌
天鵝絕唱響迴天際
散紅花於血淚之海
終日誦禱求問蒼天

為何對此無動於衷?
為何使人彼此相殺?
為何以鐵腕治眾民?
為何投身必敗之戰?

沉迷榮耀,抗拒忠言
空談妄想,傲慢自大
良臣默然,天神暴怒
草民失聲,終陷瘋狂

如今烈火掠毀一切
只留下如寒冰死寂
極樂彷彿重現彼界
如絲若悲嗚入吾耳
是為一莊嚴音聲也

汝見終末輪回幾許?
萬物歸無
無生萬物
吾放眼於彼世
是為

天啟之時

Apocalypse ~dirge of swans~ 》—Zektbach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