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者
评分: +14+x

1924年,Site-01,监督者议会议事大厅地下隔间。

“你们是否对拥有对基金会的绝对忠诚?”

“是的!”Bellows神情激动地看着台上的那名O5议员,和其他队员一样抬起握拳的右手重重的敲在了心脏上。

“基金会的理念是什么?”

“控制危险,收容异常,保护人类!”Bellows看了一眼周围的队员,大家都兴奋得难以自已。

“很好!你们有的来自‘红右手(Red Right Hand)’、有的来自‘天堂(Ará Orún)’、有的来自‘九尾狐(Nine-Tailed Fox)’······你们都是各自特遣队中的精锐,而现在,你们将离开原来的小队,重新组建为一个特遣队。你们之前已经是默默无名的英雄了,而加入这个新的特遣队,你们甚至不会被基金会其他人员知晓,知道你们的,仅为O5议会。你们愿意吗?”

“一切为了人类的安全!”Bellows突然大声回答,在其他的队员都没有出声的情况下,他的声音尤为突出,以至于台上的议员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一切为了人类的安全!”Bellows话音落下,紧接着就是整齐划一的声音。回过头,Bellows看到了队员们调笑中带着坚毅的眼神。

“很好!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分裂者’,直属O5议会管理。”


1945年,4月30日,9时36分。

“这次要击杀的任务目标。”Bellows把从议会那里领来的照片扔给了其他几位分裂者的分队长。

几位分队长看着手里的照片,若有所思。

“诸位,我们的机会来了,脱离这个腐朽组织,实现我们更伟大的目标的机会来了。”Bellows敲了敲桌子,把几位分队长的注意力从照片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Finis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Bellows,突然想通了一件事,霍然起身:“你打算让这位独裁者来帮助我们?”

“一如既往的聪明,Finis。没错,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现在的帝国如果不依靠SCP就想入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保不齐会出什么差错。”

顿了一下,Bellows语气突然一转。

“当初进入这个特遣队,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现在又变成了什么?人类的安全?放屁!全都是为了那些议员的利益!我们这21年都在干些什么?为了一个Safe的异常就摧毁了一座与世无争的村庄!杀那些不同意基金会的提议···不,是不同意议员的提议的各国政客!我们18天前刚杀了那个挽救美国的新政总统!”

“我们还能称为基金会的特遣队吗?!我们还有资格称自己是人类的护盾吗?”

整个分裂者议事厅寂静得可怕,压抑的气氛充斥整片空间。

Bellows低下头呼出一口浊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说下去。

“这个以前被称为人类护盾的组织已经腐朽了,即便它现在看起来依然坚固,但它已经从根部就腐烂了,倒塌只是时间问题。”说到这里,Bellows低垂的眼眸忽然锐利的扫过在场的分队长,这些人,和自己的理念相同。

“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新的人类护盾!一切为了人类的安全!”Bellows右手握拳敲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在场的所有分队长纷纷起身,目光灼灼地看着Bellows,右手握拳敲在了自己的心脏上:“一切为了人类的安全!。”


1945年,4月30日,14时。

Bellows和几个分队长带着部分队员站在基金会的定点传送装置前做着最后的任务调整。这个装置是根据一个SCP的能力逆推导出来的,只需要设定一个具体的经纬度坐标就可以抵达任何地方。

因为分裂者的机密性,在场的除了分裂者的队员之外只有一名技术员,而且这名技术员在实行完自己的任务之后还会被删除这一部分记忆。而这,对分裂者来说是一件好事。

传送装置启动,Bellows率先走了进去,紧接着是分队长,最后是队员。

Bellows走出传送门首先看到的是一件富丽堂皇的大厅,这里是帝国总理府。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任何人员存在,突然想起来,这个时候军队应该全都去抵抗同盟国进攻柏林了。

分队长和队员纷纷出现站在了Bellows身后,他深呼吸了一下,根据情报指示,那名独裁者现在正在总理府的地下室。

前往地下室的路上遇到了有限的抵抗力量,这些被称为国家精锐的宪兵在MTF面前却不堪一击。

很快,Bellows就走到了地下室门前。

推开门,Bellows首先就看到了样貌和照片上以及报纸上一般无二的独裁者。

独裁者坐在办公桌后,目光锐利,右手边放着一把手枪,伯莱格M1934,Bellows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把手枪是同为轴心国的意大利生产的,弹容量七发,9毫米口径。

独裁者看着全副武装的Bellows和几位分队长,开口说道:“同盟国?还是那些超自然组织?”

Bellows露出一个笑容,分裂者的作战服是没有基金会标识的,而且经过设计,作战服的外观不会显得过于超前而是和当今时代差不多的设计,当然,内在的技术含量有多高那是可以想象的。

“Bellows,前基金会分裂者特遣队队长。”Bellows和和气气的走到办公桌前面,把手里的照片扔到了桌上。

看到照片,独裁者丝毫不显意外,目光不变看向Bellows。

“阿道夫·希特勒,奥地利裔帝国人,帝国元首、总理,纳粹党党魁,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我们的任务是杀了你。”

“就像杀了罗斯福那样?”

Bellows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

“那么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希特勒问道,忽然间,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你想我做些什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稍等,有个通讯。”Bellows说着拿起了分裂者的通话机。

时间过去了三分钟,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分裂者的成员不觉得怎么样,希特勒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即便是刚才知晓柏林即将被攻破也没有现在那么大的压力。

Bellows放下通讯机,对身后的分队长们点了点头,示意之前布置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分裂者队员袭击了数个保有高价值SCP的站点,并成功取得了SCP,并且把数十名被基金会判决的研究员送离了站点监狱,送往了分裂者自己掌握的隐蔽地点。

“阿道夫,你希望自己的国家拥有一个超自然组织吗?”Bellows带着笑意伸出了手。

“我只能同意不是吗?”希特勒也笑着握住了Bellows伸出的那只手。

Bellows松开手,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混沌分裂者’司令-Δ(Delta)。”

“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

······

在同盟国军队即将攻入柏林的时候,忽然传来后方被未知武装部队袭击的消息,前线的将领还来不及制定战策就被未知力量抹杀,随后进攻柏林的同盟国军队忽然消失,没有一点征兆。

如果不是周围破碎的建筑证明刚才这里有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帝国士兵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1946年,轴心国反攻同盟国,侵占了全球1/3的领土。混沌分裂者摧毁SCP基金会多个重要主站站点和分部站点,掌握的异常增多。同时吸纳了大量的其他超自然组织成员。

1947年,轴心国占领全球2/3的领土。世界上的超自然组织仅剩混沌分裂者和SCP基金会,基金会仅剩Site-01和Site-19。

1948年,帝国攻下其他同属轴心国的国家,统一全球。混沌分裂者摧毁SCP基金会。世界上的超自然组织仅有混沌分裂者。


“对于你们宇宙发生的事情···我们暂时无法提供有效的帮助,只能让你们暂住在这里了。”Edward主管听完语言转换装置里传来的叙述,看着自己眼前来自另一个宇宙的几名狼狈不堪的O5,如是说到。在测谎仪前任何人都无法撒谎。

安排好了几人的问题,Edward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感觉脑仁有点疼,基金会被彻底摧毁,O5议员只能狼狈逃跑,甚至离开了自己的宇宙。不过自己做的孽,能怪谁呢?

【现在距离二战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年了,还没有听到任何混沌分裂者的消息,希望我们宇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Edward一边想着一边打开电脑准备向O5们报告这件事情。

不过还没等Edward打开报告文件模板,就收到了一封紧急邮件。急忙点开这封邮件,里面如下写道:

Edward主管,

我们的几个重要主站点受到了自称|混沌分裂者|组织的攻击,已经有部分SCP被该组织获取,Site-19作为基金会最大的站点,必然会受到他们的攻击,请立刻提升站点的安全防卫等级,基金会正在抽调大量人手前往Site-19援助。

希望你们能撑住。

来自监督者议会O5-7

Edward看完邮件,立刻动身准备前往站点的控制指挥室发布指令,但他刚起身就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他在办公室都能感觉到震动。

判断一下声源,那个方向是Site-19的大门,Edward加快脚步拉开门,向控制指挥部跑去。

【原来我们的基金会也不是固若金汤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