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12-EX

bedroom.png

发现内部捆有 D-243 的残骸。该图片被认为是精心修改的。在 SCP-012-EX 的测试中并无 D 级人员死亡的记录。

项目编号:SCP-012-EX

项目等级:已解明

特殊收容措施:不适用。SCP-012-EX 的原始文件已由于含有虚构的证据而被删除,且禁止重复测试以防浪费基金会资源。

该文件先前的警告,即“该文件一定不能在黑暗中阅读,在继续阅读前请保证您的环境光线充足。”理应被忽略。

描述:SCP-012-EX 为被某种形式的不可见的恶意实体跟踪的偏执感,通常为其在低光照条件下爬上一级或多级楼梯时出现。SCP-012-EX 常见于儿童及青少年之中,且可能持续至成年;其于西方文化中出现得更为普遍——主要为在郊区环境中经历而得。在其被重新分级为已解明之前,SCP-012-EX 指“当人类目标在黑暗及光线不足区域落单时近距离显现接近至对象的恶意实体。”

之前的迭代进一步阐明了“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类拥有感知其 SCP-012 的存在的先天性能力。”。并无数据支撑这一观点。

近年来通过对受影响人员的神经成像以及采访证明,SCP-012-EX 仅为各种例如畸形恐惧症以及阶梯恐惧症等的恐惧的结合体。此外,该种感觉可通过接触恐怖音视频而加剧。似乎由于上一条事实,所以伪造的文档中说明有“SCP-012 似乎会更频繁地出现在感到非常恐慌或者感到恐惧及偏执的人附近。尚未清楚为何此些人似乎更受青睐,但应注意到在间接观察中,那些撇开其对 SCP-012 实例想法的人与上述实例一致地表现出了更高程度的明晰度以及定义。“

历史:尽管在基金会存在期间从未被认为具有任何可信度,但 SCP-012-EX 曾被 Theodore Richardson 提议作为一种研究手段。他假定了一种无法被检测的实体的存在,且该实体为 SCP-012-EX 所存在的原因。由于各种论坛及社交媒体平台上有关该感觉的讨论盛行;所以决定允许 Richardson 博士开始调查此种现象。

尽管在声称要记录恶意实体的存在的重复测试中使用了压力板、镭射探测、声呐成像,但是所有的文档都发现未包含有实质性的证据。

有关实体的假定物理性,Richardson 博士写道他们“……大多数是人形实体,尽管在行走以及动作范围方面不受人类生理学的限制——可以将骨架弯折扭曲至任何想要的角度,或者采取四足行走的步态。扭曲主要用去保持隐身,例如,通过压缩其骨架以在床架下方滑动或隐藏在障碍物后方。在某次观察中,一只 SCP-012 在潜入目标家中时表现出伸展四肢并撑在两面相对的墙壁之间,远高于其目标视线所及的地方。”

stairs.jpg

原始测试室。无关照片。

该项目在数名 D 级对象参与者数次抱怨后被站点主管强制解散,由于 Richardson 对黑暗产生轻微恐惧的精神状态造成的压力,这些 D 级都自愿离开了该项目。在项目被解散的前天晚上,基金会在一次无关事件中丧生三人,Richardson 在其个人日记中说道“他们知道我们能看见他们”

Richardson 被安排带薪休假,其文档被搁置以待审查。两日后,Richardson 所在的社区遭遇了一次停电。它拨打了站点的紧急响应号码,但电话接通后其并未出现在电话另一端。数分钟后,当地警方就因其家中传来打斗声而被呼叫而来。Justine Locke 特工被派去调查。

视频记录

[开始记录]

Locke 特工下车后启动随身摄像机。应急灯遍布整个社区,因为公共服务人员需要处理大停电期间出现的无关紧要的危机。在她穿过街道时,一辆警车拐过街角,开启警灯,并停在房子前面。Locke 出示了自己的联邦凭证。警官下车,自称为 Oliver Hannity,并解释说自己正响应一起可能发生的家庭纠纷。两人接近通往前门的阶梯。

可听到碾碎玻璃的声音。向下看,最底层台阶前可见脚下有一副眼镜。Locke 开路。Hannity 随她走上楼梯。

窗帘是拉着的;除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内射出的闪烁手电光外,房子里一片漆黑。Locke 按响了门铃,而 Hannity 则大声声明了他们的来访。未得到任何回应。敲门后,很明显前门是略微半开着的。两人进屋。Hannity 拔出了他的武器。

打开手电筒,Locke 看到的是一个略显凌乱的客厅。沙发很明显是歪的,远端被用力推至客厅后面通向厨房的一扇门旁边。本应放在客厅正中央的一张玻璃桌子被完全掀翻倒在一旁,并已碎裂。沙发对面的躺椅平放在前门附近。此外,似乎还有试图放火烧毁房子的痕迹。一条被焚尽的地毯纤维烧焦痕穿过了整个破坏现场——从前门开始一直通向他们右边上楼的楼梯处。

Locke 跪下来调查这条痕迹时,她听到上方传来女人的抽泣声。

两人小心翼翼地接近楼梯。Hannity 再次表明他警察的身份,但未得到那名女子的回应。他们爬上了通往楼梯平台的前几级阶梯,跨过了一个碎裂、烧焦的手机残骸。

他们爬上楼梯后,很明显能听到抽泣的声音是从大厅尽头的一个房间内传出的。门半开着。Locke 和 Hannity 缓慢前进。一阵响亮的、非人的呻吟声发出,而后抽泣声迅速转变为疯狂的尖叫声。两人加快了脚步。就在 Locke 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时,尖叫声停止了。

这是 Richardson 的卧室。大体上没有遭到破坏,跟楼下所看到的不同,除了床垫上凌乱的床单以外。一条大被子,捆得紧紧的,被挂在床尾处,七扭八扭地延伸到地板上。

对房子的全面检查显示,Richardson 博士及其妻子都不在场。


[结束记录]

以下为从该住所处收集的证据列表:

  • 一副属于 Richardson 博士的老花眼镜(已压碎)
  • 四立方厘米被烧毁的地毯——未发现能指明燃料类型的化学标记
  • 一部私人手机(已烧蚀且已毁坏)——证实为该手机呼出的紧急呼救
  • 一条花被子——底部粉碎且被不明透明液体浸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