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6
项目编号:SCP-166 Level 2/166
项目等级:Keter 机密

威胁级别: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166的异常性质,所有关于项目的提案都将交由超形上学部门的Gray博士和Frankenstein博士审阅,包括收容程序的修订、人员分配及采访的进行。超形上学部门将在随后的三叙事日内提交一份以上行动的潜在浪漫影响。若后果包括SCP-166的收容突破、对SCP-166或PoI-9522(“Brinegash女士Madam Brinegash1)的赋权,或Area-166的运作停止,则应避免推进该类行动。

SCP-166被收容在Area-166的一个无任何设施的二类一次性人形异常收容单元中,并每日进行一次概念退化检查。应向SCP-166每日三次供应标准素食。SCP-166应每星期被转移到一个新的收容单元中,同时旧收容单元应被拆解并循环利用。

USAZSD-Area-166全部由为方便建设与拆除而设计的一次性建筑组成。任何建筑都不允许存在超过一年,并且应每周对所有建筑进行一次概念退化检查。食品原料应从距Area-166 29公里的Site-952站点食堂运来,并不得用于制作总成本超过15美元或源自19世纪美国或欧洲的菜品。应定期检查Area-166的植被并清除生长的异常植物。

分配至SCP-166的人员应每月轮调一次,且在距离项目20米范围内连续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优先分配无性人和一般神经状态者为Area-166人员。工作人员每周必须接受精神状况评估;精神受损的人员将立即转移到其他项目。

自事件166-FC后,对女性有吸引力的人员不得接近SCP-166。

描述:SCP-166就外观上而言是一名接近30岁的犹太女性。然而,SCP-166的身体由非重子物质构成,且缺乏正常人的大部分代谢功能。

SCP-166拥有制造可改变周围物质性质和外观的本质促动力场的能力。与项目进行的交涉表明,这一场的目的是强行模拟一个类似于19世纪黑暗浪漫主义2者所理想的环境。常见的生成物包括哥特式建筑、有毒植物、大量污垢和神秘学用具。长时间暴露于此类效应下会导致环境由于恶劣的建筑和污染而变得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

暴露于SCP-166的个体具有食欲和性欲增强的风险,同时心理抑制和同理心水平降低。此变化是永久性的,且严重程度随暴露时间延长而上升。尽管如此,受到影响的个体极少主动攻击SCP-166。

SCP-166的异常效应不受设定距离的限制。然而,项目的影响范围与转换速率似乎随环境的转换水平和/或美学可塑性显著增加。


历史记录

SCP-166的原始形式SCP-166-ARC,为GBWLTB-Site-17中收容的一Euclid级异常。回收3时,SCP-166-ARC约13岁,在一蛇之手名下的天主教修道院中长大。

尽管SCP-166-ARC项目的全部研究人员为女性4,事件-818-B Clef-Kondraki后由于人员短缺,James Dantensen博士因具有研究青少年人形异常例如SCP-1465SCP-105、以及SCP-818的经验而被分配至项目作为首席研究员。由于上述原因,Dantensen博士被迫通过中间者进行工作。

2011年5月19日,在GoI-002(“恶精灵女王法庭Court of the Unseelie Queen”)针对SCP-032-ARC的一次不相关的突然袭击之后,SCP-166-ARC的收容被短暂突破。

事件发生后,行为报告显示SCP-166-ARC的不配合程度越来越高,同时观察到其对罗马天主教教义的遵守程度提高。尽管SCP-166-ARC对压疮异常敏感,但项目开始频繁地使用床单包裹自己。研究人员最终被迫从SCP-166-ARC的收容间中移除所有亚麻制品以保证其健康。观察到项目少量的自残行为;随后医护人员进行了相应处理。

记录显示,SCP-166-ARC分别于2013年8月5日和2013年12月8日对Dantensen博士提起了道德伦理投诉;实际投诉内容已经丢失,尽管随后对研究人员的采访表明,这些投诉与2011年的收容突破有关。基金会方面似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2014年2月14日,SCP-166-ARC突破收容,直接造成5人受伤,Dantensen博士死亡。

受访者:SCP-166

采访者:Sophia Whateley博士

前言:在重新建立对SCP-166的收容后,按照IV类个体动力学异常收容标准,访谈推迟1年进行。

<记录开始>

Whateley博士:晚上好。我是Whateley博士。

SCP-166:嗨。

(沉默7秒)

Whateley博士:好吧。你希望我怎样称呼你?

SCP-166:无所谓。

Whateley博士:……好的。那么,在你成为SCP-166之前,你是谁?

SCP-166:我是个小女妖。

Whateley博士:你可以详细描述一下吗?

(沉默65秒)

Whateley博士:……听着,我道歉。但是如果你不协助我的工作,那我也帮不了你。

SCP-166:你不是在帮我。

Whateley博士:我不会有这么悲观的看法。心理治疗可能比你想象的更有效。

SCP-166:它帮不了我。

(双方保持沉默17秒。Whateley博士叹气。)

Whateley博士:我想也许……你想让我问些什么?说些什么?恐怕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你先来吧。畅所欲言。

SCP-166:酷。酷毙了。我不想当个感情发育不良的婊子,但这不是我的问题。我打赌你一定听过很多次,但这次我是认真的。这件事不是你能解决的;我对于我身边每个人而言都是一个威胁,所以我真的应该被关起来。我会说很多自相矛盾的事情,这很正常。

(SCP-166停顿)

SCP-166:直接说出我的意图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所以我要尽可能地隐晦。能帮助我的是时间,不是让我的身体老化到可以接受的程度的假时间,而是实实在在的时间。我要盯着牢房的墙壁,穿着干净的衣服,对着从我身边走过的男人大声咒骂,然后我会微笑。我在我应该在的地方,而你也是。

Whateley博士:为什么这样说?

SCP-166:我把我的身份告诉了你。我失去了尊严,失去了内心的平静,失去了对仁慈上帝的信仰。我们已经谈了很长时间了,而我感觉我又回到了原点。第二幕见。

<记录结束>

结语:SCP-166在接下来的采访中保持不配合的态度。


历史记录

在事件166-CL前,SCP-166-ARC除却少量自残行为外,在与基金会人员的交互中格外配合。在官方层面,安全协议仍然有效;但非正式地,对SCP-166-ARC的观测因预算问题而缩减。

在事件166-CL中,SCP-166-ARC表现出几种其时未知的异常性质:

  • 异常锋利的指甲。
  • 在不影响身体功能的情况下大幅提高体温的能力。
  • 通过口头命令强迫其受主要异常能力影响的个体为其执行行动的能力。5

在事件166-CL之后,SCP-166-ARC开始积极抵制收容措施。撤销特权6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效的,因为SCP-166-ARC似乎在事件发生后不再信奉天主教。观察到包括拒绝其饮食方案的自残行为频率增加。

在此时间点上,SCP-166-ARC对研究人员表现出公开的蔑视,拒绝接受采访和实验。医护人员在试图进行每周的例行医疗评估时经常遭到攻击。远程观测也同样遭到破坏;项目频繁辱骂观察人员并进行极端的人身攻击。

收容措施被更新以应对SCP-166-ARC的不配合,其威胁级别从绿升级到。尽管如此,截至2014年2月底,参与SCP-166-ARC项目人员的受伤率和记忆消除使用率高于可接受水平。

2014年5月3日,基金会决定将SCP-166-ARC转移至USNYHV-Area-16。

事件166-FC: 2023年3月16日,Sophia Whateley博士被分配到SCP-166。之后,Whateley博士在2023年4月9日提出了调任申请,理由是她对SCP-166产生了爱慕。

Whateley博士被重新分配至负责SCP-███。尽管如此,一系列的概率性异常阻止了Whateley博士离开Area-166,并进一步将其置于被迫与SCP-166交互的境地。

受访者:SCP-166

采访者:Sophia Whateley博士

前言:并未安排对SCP-166的采访。尽管如此,Whateley博士的境况强迫其与项目进行一次交互。

<记录开始>

Whateley博士:你好,SCP-166。我很抱歉,但我们真的不该谈话。

SCP-166:哦,是吗?真的吗?他们现在开始关心这个了?

Whateley博士:……再说一遍,我恐怕我不知道该——

SCP-166:那么,告诉我你是否听说过这个:研究员开始对人形异常产生欲望。用你的专业术语来讲,这是一种禁忌之爱。人形异常不会回应。完全不会。你对她毫无意义。

Whateley博士:这是不是关于……听着,我和Dantensen博士没有关系。我……我无意重复他所犯的任何错误。

SCP-166:问题就在于这里:你会的。这一次事情不会如你所愿。那是我的效应生效的方式。

(沉默16秒)

Whateley博士:这与你的异常性质有关?

SCP-166:你终于猜中了。

SCP-166:我不比你更清楚我生效的原理。我只是知道我适合哪里。裸体主义者7,食精癖者,男人的诱惑,小写的“m”,我是一个比喻。一片宗教雕像的碎片。一件性幻想的装饰品。我对此没有发言权。

(双方保持沉默21秒。SCP-166的呼吸声变得沉重。)

Whateley博士:我很抱歉。

SCP-166:发明。这是(结结巴巴)发明。这……

(沉默9秒)

SCP-166:对不起。我把要说的都记在脑子里了,但真正说出口……对。我的存在是一种发明。7岁时我12岁,13岁时我13岁,19岁时我16岁。26岁时我还是16岁。这全都说得通。我还是个小女妖。多多少少是真实的,小女妖的一种形态。

SCP-166:我的存在就是痛苦,真的。我所扮演的角色需要痛苦。生活微微改变,以最大限度地增加我的痛苦。别碰我。如果我没那么耐心,我就把你的手指扯下来。你和其他人都有罪。你们只想让我乖乖呆着不动,而不是把我修好。

Whateley博士:你不该这样说自己。“坏掉的”并不是描述你——

SCP-166:你根本没在听,不是吗?我十年前就在寻找同情心。我在寻找那些认真对待我的故事的人。我在寻找会同情那些被从夏娃的福音扔到彼得的福音又扔回夏娃里的小笨蛋的人。

(双方保持沉默57秒。可以听到微弱的抽泣声)

Whateley博士:我真的很抱歉。

(沉默6秒。SCP-166深呼吸数次。)

SCP-166:……一次我约一个呆子去吃饭。吃到一半,他从包里抽出一束花,要我和他一起去图书馆。我当面嘲笑他,叫他自杀。他们把这录下来了吗?

(沉默17秒)

SCP-166:许多方法来描述一个“年轻的女妖”。真的,我只是改变了我的流派,不再像一块肉那样被人盯着看。再也没有人能伤害我了。

Whateley博士:黑暗浪漫主义,我猜。

SCP-166:所以他们确实录下来了。他们有录他哭的那一段吗?

Whateley博士:恐怕我不……你看。我为你的遭遇感到抱歉,但我向你保证,我只是想帮忙。我不想看到你痛苦,这让我悲伤。但是,我需要你配合我来实现它。可以吗?

(沉默48秒)

SCP-166:只要待在这里就足够了。第三幕见。

<记录结束>

结语: [无响应]


历史记录

对于项目SCP-166-ARC来说,Area-16区作为一较小的设施而被认为是一更加有效的环境。除加强了安全措施外,Area-16的大多数区域都没有人形异常或与人毗连的模因复合体异常,从而减少了收容突破期间交叉污染的概率。

SCP-166-ARC最初保持了原有的不配合;然而,营养不良和蜂窝组织炎8大大减少了其攻击次数。

在事件166-DF-Nobody发生前,SCP-166-ARC的情绪已被成功平息至事件166-CL之前的水平。

受访者:SCP-166

采访者:Sophia Whateley博士

前言:我为我使用的一些不当语言而道歉。我当时压力很大。

<记录开始>

SCP-166:通常外面会有警卫。

Whateley博士:请原谅,事情有点乱……

SCP-166:我很高兴你抽出时间来看我。或者,我猜,你愿意来就让我受宠若惊。

Whateley博士:如果我给你带来了任何困扰,我真诚地道歉。

SCP-166:现在道歉有点晚了,但真的,谢谢。

(沉默 秒)

SCP-166:.……我不会操你的,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

(沉默 秒)

SCP-166:你是忘记台词了吗?我真的认为你比这更好,而从我这里得到的评价应该还值钱。除非我做了什么恰当的事,否则这个故事不会发展得这么快。我这三天都在做填字游戏。

Whateley博士:……你喜欢这个?

SCP-166:我喜欢这样吗,真的。我喜欢看着我的施虐者在诗歌般的悲剧下屈服吗?在经历了10年的16岁之后,我还会享受26岁的生活吗?我是否——好好思考这个问题——我是否喜欢看到一本烂书被烧毁?

Whateley博士:烂?对不起,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尊重你。我尊重你。我们为你提供消遣,还有合理的人际交往。我知道这很粗鲁但,见鬼,我们养活你。你甚至不需要食物!那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沉默 秒)

Whateley博士:我读了报告。Dantensen死了。你伤了17个人里的半数。不管16岁发生了什么,都被装进了黑箱里。难道这还不够吗?你已经报仇了,所以如果你这么想要26岁,就他妈的表现得像个26岁的人!

(沉默 秒)

Whateley博士:……我很抱歉。这……我想这不是正常的谈话。

(Whateley博士短暂地停顿,咳嗽,随后继续)

Whateley博士:……黑暗浪漫主义,这是……尽管我不能完全离开,但我真的很好奇。我想你可以像之前那样杀了人,然后……我不知道。这感觉真的很拐弯抹角。

(SCP-166保持沉默 秒,随后嗤之以鼻。)

SCP-166:(短暂停顿)不要假装你在乎。

Whateley博士:这不是装模作样。我——

SCP-166:我的名字是什么?

(沉默 秒)

SCP-166:你认为你与众不同,是不是?你是个好人。才怪。也许,你知道,也许女人会做得更好。更擅长让我坐着不动,而这正是问题所在:你做的事情和别人做的一模一样,为了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故事,把我压成麦高芬蛋糕。不,你不是我的朋友。

SCP-166:是的,是你;不,不只是你,是所有人。是修女、牧师、黑衣人和所谓的“博士”。是每个人为了钱,为了性,为了自命不凡的优越感而玩弄着我的痛苦,让我每一秒钟都在扮演一个只能被男人盯着看的小垃圾,尖叫着的艺术品!除了我不能尖叫!不能,因为我被困在他妈的房间后面。真是一个他妈的互动艺术展!

SCP-166:如果衣服会刺痛,难道玫瑰念珠不会?那满头油腻腻乱蓬蓬的头发怎么办?我踩在地上的脚?你们都不在乎。二十六年的时光都是在病弱中度过的,二十六年都是悲惨的,而Brinegash,这个唯一他妈的在乎的人,只是——

Whateley博士:Brinegash?

(沉默 秒)

Whateley博士:Brinegash是谁?

(沉默 秒)

SCP-166:……抱歉。最后一幕见。

<记录结束>

结语:[无响应]

关于Area-166当前情况的备忘

经过对USAZSD-Area-166及其相关的SCP项目的深入审查,监督者议会得出以下结论:

  • SCP-166的异常已经超出了可接受的收容控制参数,需要使用反概念措施。
  • 我们目前对SCP-166异常性质的理解是不完整的;因此,SCP-166的收容程序是不充分的。
  • 在重新建立收容之前,项目SCP-166在重新收容以外的扩展有难以预测的概率对潜在个体造成危险。
  • 与SCP-166累计交谈超过5分钟的人员可能在存在论上受到损害。

我们为给您带来的不便道歉。

~ ASE.aic

由HECL主管Roman Sanchez监督


历史记录

2019年9月1日,PoI-000(“Nobody”)被观察到使用窃取的Alto Clef博士的证件进入了Area-16。PoI-000继续向SCP-166-ARC的收容间前进,随后发生了一次收容突破。在与SCP-166-ARC进行一次短暂对话后9,PoI-000消失,SCP-166-ARC离开收容间。

SCP-166-ARC突破收容后的全部行动是未知的。在突破收容后不久,SCP-166-ARC协助释放了几个携带DC001-A和DC4947本质危害的实体,导致安保录像无法使用。鉴于涉及的几个异常现象的性质,证人的证词也同样不可靠。

因其异常效应会很快引起平民的注意,机动特遣队Epsilon-11 (“草场寻针Needle in a Hay Field”) 与Theta-3 (“黑色伏尔加Black Volga”)最初被部署以回收SCP-166-ARC。经过6个月的持续搜索,两支MTF都被召回,SCP-166-ARC项目被正式归档。

2022年3月7日,SCP-166-ARC在纽约史坦顿岛进入基金会前台组织“香辣脆皮披萨Spicy Crust Pizza ” ,并自愿转入基金会收容。除此之外,SCP-166-ARC没有回应任何询问,其后被转移至USNVBR-Site-56进行重新收容。

在2022年3月16日发生事件166-DI号后,运输被迫中断并在索诺拉沙漠建立临时收容,其地点被指定为Area-166。

视频记录:事件166-GK


日期:21/05/2023

笔记:于2023年5月21日19:36,Sophia Whateley博士在没有通知SCP-166收容小组其他成员的情况下进入了SCP-166的收容间。


[记录开始]

SCP-166坐在床上,读着Troy Lament特工所著他心之形的一份拷贝。项目偶尔会瞥一眼对面墙上的监控摄像头。在Whateley博士进入之前约三秒钟,SCP-166对着摄像机小声说话。

Whately10博士显然是匆忙地进入了SCP-166的收容间,其穿着并不符合Area-166的着装规范11。注意到她的部分手指似乎沾有血迹。

SCP-166没有理会Whateley博士。

Whateley博士:……166?

SCP-166没有理会Whateley博士。

Whateley博士:求你了。别这样对我。

Whateley博士试图再次说话,却开始剧烈咳嗽,不得不靠在墙上支撑着。SCP-166没有理会Whateley博士。

Whateley博士:我不知道,我最开始不知道。他们只在我试图离开后才让我看了记录。我只是想帮忙。现在仍想。

SCP-166没有理会Whateley博士。

Whateley博士:我们不必在这里,166。我们可以去更安全的地方。也许不是和我,也不是和其他人,只要——(Whateley博士咳嗽)……你的故事可以有一个快乐的结局,没有……

SCP-166将当前页折起,将书放到一边。

SCP-166:所以这感觉怎么样?这一切感觉起来怎么样?得知你的故事结局已然注定?

Whateley博士:你不必这样做,16-

SCP-166:不会再有转折了,Whateley。没有最后时刻的英雄来阻止恶魔出笼了。你知道这些故事是如何结束的。这甚至不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从你坐下来开始扮演心理医生的那一刻起,这一切都是必然的。

Whateley博士的身体背靠着墙下滑。

SCP-166:肺结核……对于离开而言真是种糟糕的方法。你很浪漫,对,但还不够格做个主角。也许你从来不是。也许你和我一样,是一个烂剧本的关键人物。用来刺激读者。谢天谢地,你的读者不像我的那么变态。

Whateley博士:我……(Whateley博士咳嗽)我还没准备好。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我不能……(Whateley博士再次咳嗽,吐出带血的痰。)……别告诉我这就是结束了。

SCP-166:在这样一个漫长的瞬间,你的生命被从你的手中夺走。你终于感觉到了吗?

Whateley博士剧烈咳嗽,SCP-166将目光转向天花板。当Whateley博士终于缓过气来的时候,她的衬衫上已经沾满了血和痰。

Whateley博士:求你了,166。我不想——(Whateley博士咳嗽)我爱你,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爱你。我很抱歉我帮不了你,但是我爱你,非常爱你。请别让我死。

SCP-166张开嘴想说些什么,随后停了下来,把她的书捡起来,朝Whateley博士的头扔去。

SCP-166:自杀吧。

SCP-166转过身躺在床上,与此同时Whateley博士最后一次咳嗽并变得无力。

安保人员最终进入了SCP-166的收容间并回收Whateley博士,随后Whateley博士被宣布死亡12。SCP-166不再移动;音频分析表明它在哭泣。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