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22-FR

项目编号: SCP-022-FR

威胁等级: 绿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022-FR的每个入口处必须驻守有安保人员与张贴告示。任何试图进入该地区的人都应在被逮捕与审讯后施以B或C级记忆清除。

只有2级或更高的人员方可进入SCP-022-FR。 其内部不允许使用个人录音设备(相机,相机等)。 所有意图直接观察SCP-022-1-FR,SCP-022-2-FR,SCP-022-3-FR和SCP-022-4-FR者都应该佩戴偏光眼镜。

描述: SCP-022-FR是位于埃及███████的一条122公里长的隧道。其指向从东向西,路径笔直;两端各有一个入口,皆位于小岩层的一侧。为便于监控这些入口,监控站伪装于周边各个定点设施内,用作实验设备的护柱,营房和仓库则分别命名为Site 022-FR-α和Site 022-EN-β。隧道平均高度为3米,宽度为2米,深度下降约500米,估计低于海平面300米,此后大多数路段将维持在此高度。隧道的高度也将在末端增加,所有准确测量高度的尝试都以失败高中(详情见下文)。 在隧道尽头前500米处,向上端攀爬向地面以到达第二个出口。据估算,该隧道中端横跨尼罗河。

隧道的中心部分包含一个不遵守通常观察的重力规则的水体,其延伸到隧道的顶部上,指向似乎是其本身而不是地心。且水体表面高出地面约50米。水体的深度无法确定,任何勘探设备一旦与水面接触即故障,任何潜水尝试都未成功,因为基金会的潜水员无法与水接触。SCP-022-FR具有特殊的引力,从不表现出水自身的惯性(即阻止自身流动的惯性)。事实证明,因为在隧道深度持平处仅检测到岩石,故钻探研究已经没有必要。

白昼时,SCP-022-FR没有观察到任何活动。除了它的引力特性,SCP-022-FR的水体就像一个普通的地下湖。但到了夜晚,将会出现SCP-022-1-FR的影像。SCP-022-1-FR呈现出类似于古埃及文献所描绘的老式巴勒克船的外观,记载显示其遵循水体的引力规则航行。SCP-022-1-FR在地下水体的西端出现并穿过水体到达东端并不留痕迹地小时。通过与地面观测的交叉对比表明,当太阳在地平线上消失时,SCP-022-1-FR出现,而在SCP-022-1-FR到达西端时刚好为日出的时刻。此种同步程度全年不变;SCP-022-1-FR的巡航速度随着地表日照时数的减少而增加,反之则减少。

在实体船出现期间,SCP-022-1-FR将携带多个实体,分为两类,称为SCP-022-2-FR和SCP-022-3-FR。 SCP-022-2-FR是一个人形实体,持有一只鹰头游隼,身着反映出属于古埃及的皇家服饰,并不断放出强度50,000流明的光线;与此同时SCP-022-2-FR还具备发热能力,可将隧道内温度升至最高45摄氏度。 SCP-022-2-FR则通常坐在SCP-022-1-FR的船尾上。SCP-022-3-FR指的是一组实体,同样穿着古埃及的皇家长袍,但其人类躯体上则伴随着各种兽类的头部,永久性地伴随并保护SCP-022-2-FR。虽然SCP-022-3-FR实体的总数量可以确定在12,但这些实体直至夜晚结束从未被同时观察到。最常见的SCP-022-3-FR实体是一个类人型生物,其头部为未知物种,据推测已灭绝数个世纪。SCP-022-2-FR和SCP-022-3-FR的各种实例都具有与SCP-022-FR和SCP-022-1-FR相同的引力异常。

在每次穿越期间,SCP-022-1-FR及其乘客将受到SCP-022-4-FR的攻击。实体的形式是一条未知物种的巨蛇,大约15米长,从SCP-022-FR水体的“深处”出现。SCP-022-4-EN似乎优先攻击SCP-022-2-FR,并试图将其咬伤/吞下,或通过吐出进行攻击。SCP-022-3-FR将使用盾牌,长矛,弓箭或使用未知光线投射方法来保护SCP-022-2-FR。攻击次数,长度和强度片刻到整夜不等,观察到的最多次数是实体沿着SCP-022-1-FR航线进行了37次攻击。

任何与SCP-022-FR建立物理联系的尝试均完全失败。所有使用的设备和工具都将穿过实体而无法放置于其上,并且,即便特工用扩音设备等手段进行喊话,项目实体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基金会特工的存在。

附录 022-01: 在对SCP-022-FR内的观察结果和表面上的观察结果进行交叉核对后,负责分析在现场进行的实验的Blank博士要求获得访问观察太阳天文活动的授权。该请求已批准。以下观察摘录自基金会封闭该场地以来与SCP-022-FR常态最显着的偏差。

  • ██/██/████,在SCP-022-4-FR激烈的攻击中,SCP-022-3-FR实体反击。在日出之前,SCP-022-2-FR通过从他的手中发出集中的光束来对SCP-022-4-FR进行灼烧与威胁。同时,观察到太阳耀斑数量异常升高。
  • ██/██/████,SCP-022-4-FR在SCP-022-2-FR上吐出毒液并啃咬其手臂。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可以观察到SCP-022-2-FR从伤中恢复,但实体发出的光线则比平常强烈。在此一周内,地表温度低于在相应季节中平均温度。
  • ██/██/████,SCP-022-2-FR被观察到与SCP-022-3-FR个体进行口头交流,此为异常行为,因为通常SCP-022-2-FR在整个过境点保持沉默。因所有设备突然崩溃,无法记录对话,而在场的研究人员无法听取实体所说内容。太阳的电磁活动在第二天加剧,破坏了基金会在轨卫星的运行。

我可以理解你们中的一些人,希望我们找到方法来帮助SCP-022-2-FR,因为交叉比对已经完成,但我必须泼你们一盘冷水。首先,我们基金会的作用不是直接干预这类现象,而是要观察它们。更重要的是,由于我们对SCP-022-FR所有干涉尝试都失败了,我们需要大量的资源研究能够成功干预的方法,这些资源在我看来在其他地方更有用一些。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如果SCP-022-FR与太阳活动之间的联系显而易见,我们仍然不知道这种关系之间的联系。正如所想,SCP-022-2-FR的状态可能会改变太阳活动。但SCP-022-FR也可能仅仅是对我们仍然无法干预某种隐喻表现。在这种情况下,尝试与SCP-022-FR进行交互将是徒劳的,就像拔掉地震仪的插头来防止地震一样。另一方面,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必须寻找其他方法来防止重大的天文灾难。如果SCP-022-2-FR代表太阳,那么SCP-022-4-FR代表的是我们试图摧毁它的力量。 - Dr Blan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