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35
scp--035--002.gif

艺术家描绘中没有长期分泌物的SCP-035

项目编号:SCP-03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035被存放于一个壁厚不小于10厘米(4英寸)的密封玻璃容器中。该容器始终被放置于一个包裹钢铁的铅屏蔽室内。房门始终处于三重锁定下,除获允许人员进出时,在任何时间将有不少于二(2)名武装警卫看守房门。警卫必须时刻处于门外且不得在任何情况下进入收容室内。站点内必须时刻配备一名受训练的心理学家。研究人员始终不得接触SCP-035。SCP-035必须每隔二(2)周转移至新的密封容器。先前的容器必须通过SCP-101进行处理,因其并未对SCP-035的“腐蚀”表现出任何不良反应。在SCP-035拥有宿主时与其接触的任何人都将立即接受心理评估。

描述:SCP-035的外观是一个白瓷喜剧面具,尽管其在某些时候会转变成悲剧面具。在此类事件中,SCP-035现有的所有视觉记录,例如照片、录象片段、甚至画像,都将自动改变以反映其新外观。

SCP-035的眼部与口部不断渗出一种具有高度腐蚀性与退变性的粘性液体,任何与其接触的物体都将在一段时间内缓慢腐化,具体时间取决于物体材质,直至物体完全腐化为与该腐蚀物相同的液体。玻璃似乎对项目影响的反应最慢,因此选择其作为直接容器的材料。与该液体接触的生物体以相似方式反应,且无恢复的可能性。液体的来源未知。液体仅可见于面具正面,其在面具另一面不渗出且不可见。

与SCP-035相距1.5-2米(5-6英尺1)或与其有视觉接触的受试者会感受到一种将其戴上的强烈冲动。当SCP-035被置于受试对象面部时,SCP-035将生成一种与宿主的原有脑电波模式相重叠的脑电波,有效地扼杀宿主的脑电波并导致其脑死亡。 之后受试者会自称拥有SCP-035内含的意识。被“附身”的受试者躯体将高速腐烂,最终与木乃伊化无异。尽管如此,SCP-035已被证明具有对具有严重结构性损伤的躯体保持认知控制的能力,即使受试者的躯体实际上已经腐烂到无法进行机械运动的程度。将其置于动物面部没有发现任何效果。

与SCP-035的对话已被证明具有情报价值。SCP-035声称参与了大量重大事件,研究人员已得知了它与其他SCP项目相关的事件细节及其大体历史。SCP-035表现出具有高度智能与号召力的人格,对所有对话者都表现得和蔼且谄媚。SCP-035在给它安排的所有智能与资质测验中正确率均高达99%,且似乎拥有照相式记忆能力。

然而,心理分析发现SCP-035具有强烈的操纵倾向,能迫使采访者的心理状态发生急遽而深刻的变化。SCP-035已被证明具有高度虐待狂倾向,仅凭语言诱导便能诱使人们自杀或将他们转变为几乎没有思维的仆从。SCP-035声称其高度了解人类思维的运作方式,并表示如有足够时间,它可以改变任何人的思想。

其他:SCP-035于18██年在威尼斯一座废弃房屋的密封地窖中被发现。

附录035-01:SCP-035已被发现能够控制一切人形物体,包括人体模型、尸体和雕像。SCP-035可以驱动上述所有物体做出动作,这使得SCP-035不再需要依附于活体生物上。然而,它占据的所有物体都不可避免地腐化至无法运动。

附录035-02:SCP-035曾促成一次逃脱尝试,说服了数名研究人员帮助它争取自由。叛乱失败。所有与SCP-035接触的工作人员已被处决,对所有即将接触SCP-035的人员必须实施强制性精神评估。

附录035-03:SCP-035已被证明具有心灵感应能力,无论其是否占据着宿主,甚至可探入他人的潜意识,并用所发现的情报来取得优势。挑选与SCP-035交流的测试者时需极度谨慎。

附录035-04:SCP-035曾表现出对其他SCP的兴趣,特别是SCP-517SCP-682。Dr. ██████担心如果SCP-035与其中之一相结合,它们的再生特性会抵消躯体腐化效果并成为SCP-035的一个永久宿主。

附录035-05:经过数次逃跑企图及对SCP-035进行事件记录审查后,最高指挥部下令将其永久封存在设施内并禁止其接触一切宿主。某些人员对此表示反对甚至发展为暴力抗议。作为直接结果,所有与SCP-035接触的人员均已被处决。将来所有处理SCP-035的人员将高频轮班替换,对其的接触将被限制,即使其处于休眠状态。

附录035-06:SCP-035周围10米范围内的人员最近报告感觉不安,描述称他们能听见难以理解的低语。另一部分人遭受了严重的偏头痛。项目已被监控,但其休眠行为没有出现变化,也没有纪录到任何声音。

以探索对象行为的新变化为前提,暂时恢复SCP-035寄宿权限的提议已被再次提出。(被否决)

附录035-07:SCP-035收容室的墙壁突然开始分泌一种黑色物质。对该物质的检测显示,尽管被数种未知外来媒介高度污染,其主要成分为人类血液。该物质具有腐蚀性,其pH为4.5,长时间暴露于该物质下已被证实会破坏墙壁的结构完整性。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它似乎正在墙壁上形成图案。某些部分似乎是以不同语言书写的片段,包括意大利文、拉丁文、希腊文,以及梵文。翻译仍有待进行。其他部分似乎是图解仪式性的献祭和支解,通常做出这些行为者是为了得到某种神秘学收益。数名工作人员震惊地发现所有活祭品都与基金会员工及其亲人令人不安地相似,多处于相互冲突的位置。

在房间内检查这些新近形成图案的研究人员听到嘈杂吵闹的低语,以及不定期出现的,令人不安的尖锐笑声。

每日在SCP-035收容设施附近区域工作的人员遭受了灾难性的士气损失,该区域的工作人员表现出空前高的自杀率,无论他们是否接触过SCP-035。

在SCP-035的休眠行为中唯一出现变化的是其玻璃收容容器。容器的剥蚀速率大幅度增长,足以让玻璃在某些时候碎裂,造成SCP-035的污染物大范围散布。这通常发生在最不适当的时间,目前为止已在研究人员和清洁人员中造成了六(6)起受伤以及三(3)起死亡。

附录035-08:考虑到对SCP-035收容室墙壁上的文字进行翻译的研究团队成员大量自杀/谋杀,该区域所受的士气打击,以及处理SCP-035的工作人员出现精神错乱或死亡的整体损失情況,决定使用在对SCP-132的收容中已被证明作用良好的SCP-148覆盖收容室的内外墙,以期能阻隔SCP-035散发出的高度消极情绪。

附录035-09:SCP-148的应用状况顺利,使得站点士气与自杀率恢复至SCP-035到来前的水平。

然而,该材料似乎促进了收容室室的消极性,在内部造成了名副其实的“温室效应”。收容室内的人员声称感受到沉重的不安、恐惧、愤怒和普遍性的沮丧,并在进入收容室后立即听到不间断的、几不可闻的低语。长时间逗留将导致严重的偏头痛,自杀倾向,眼部周围及口鼻内部的血管大量出血,对他人抱有普遍敌意,且低语逐渐增大至几乎震耳欲聋的音量,夹杂有不间断的嘲笑声。超过三(3)小时的暴露将使测试者不可避免地陷入深度精神幻觉,并试图伤害自己或他人。多数人以拉丁语或希腊语说话,尽管实际上部分人在之前并不会说这些语言。

血液以单词或图示形式出现的次数不成比例地增加,墙壁上变得凌乱,同时形成物开始相互覆盖。该物质被证明难以清理,且比此前记录的更具腐蚀性,其pH约为2.4。基本判断目前的墙壁在需要更换前只有2个月的使用寿命。

SCP-035的收容难度不断增加,且恢复其寄宿权限的论调又一次出现。(被否决)

附录035-10:SCP-035收容室的墙壁、天花板及地面已被血液完全浸透。所有进入和看守该区域的人员必须穿着全套生化防护服。持续的清洁工作已在进行中。

附录035-11:SCP-035的收容室内发生的前述现象的强度、烈度和频度已升高到引起恐慌的程度。收容室门被得知在人员进入后自行锁上,并于一段时间内无法打开。附肢从大滩的血液中形成并时常试图抓住或伤害附近的人员。工作人员开始见到模糊的幻影显现。收容室内的电子设备已经失效,电灯无法打开,尽管没有物理原因能够解释它为何停止工作,这迫使进入室内的人员使用非电力光源。

清洁措施对收容室没有显著效果,同时墙壁以非常高的速率剥蚀,使得它们最多能支撑一周便需要被更换,然而血液使得这项工作几乎不可能正确达成。

SCP-035可能需要移至全新的收容室,旧收容室将被密封并与其余设施隔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