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35
scp--035--002.gif

艺术家描绘中没有长期分泌物的SCP-035

项目编号:SCP-03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035應被保存于一个厚度不小于10公分(4英寸)的密封玻璃制容器中。此容器必须全天候放置于钢铁包裹之铅屏蔽室内。房门任何时刻均设有三重锁定,只允許特殊人员进出。任何时刻必须配备两名或以上武装警卫看守。警卫任何时候必须处于房间外,发生任何情况均不允许进入收容室内。站点内任何时刻必须配备一位受过训练的心理学家。研究人员任何时刻不得碰触SCP-035。SCP-035必须每隔两周移至新的密封容器。之前的保管容器需要暴露于SCP-101下直至SCP-035的“腐蚀”对其产生的不良反应完全消失。任何人员与被SCP-035占据的宿主接触后应立即接受心理评估。

描述:SCP-035外观为一只白色陶瓷喜剧面具,尽管某些时候它会转变成悲剧面具。在这些事件中,所有现存的可见记录,如照片、连续影片、甚至画像都自动反映出SCP-035的新外观。

一种具有高度腐蚀性与變質性的粘性液体不断从SCP-035的眼部及嘴部渗出。任何与該物质接触的物体将于一段时间内缓慢腐化,时间长短取决于物体材质,直到物体完全腐化為與該腐蝕液相同的物質。玻璃似乎與此种物质反应最为缓慢,因此选择其作为当前保存容器。与该物质接触过的活体生物以同样方式反应,并且没有恢复之可能性。液体来源尚属未知。此种液体只见于面具正面,并不滲出,甚至不可见于面具另外一侧。

距離SCP-035 1.5-2米(5-6英尺)之內,或与其有视觉接触的受試者,会感受到一股将其戴上的强烈冲动。当SCP-035被放置在个体面部时,一种源自SCP-035的代替脑波将與宿主的腦波重疊並快速將其扼殺進而造成脑死。其後,受试者將声称自己是寄宿在SCP-035中的人格。“着魔的”受试者的躯体将高度加速腐化,最终幾乎木乃伊化。尽管如此,SCP-035展現出对一具经受严重结构损伤的躯体保持认知控制的能力,即使受试者的躯体毫不夸张地腐烂至连机械动作都不可能的程度亦然。放置到动物面部没有发现任何效果。

与SCP-035的对话被证实具有情报价值。研究人员得知与其他SCP项目相关的细节以及其大体历史,SCP-035同时声称参与了很多重大事件。SCP-035显示出具有高智力及魅力的人格,与他人对话时表现得和蔼、谄媚。SCP-035曾经在所有智力与资质测试中取得99%的排名位,同时似乎拥有照相式记忆能力。

然而,心理分析发现SCP-035拥有高操纵性,可使访问者的心理状态產生突然且深刻的改变。SCP-035已被证明非常残酷,僅靠语言劝诱便能勸誘人们自杀或將他們轉化為几乎无思维的奴隶。SCP-035已被证明拥有与人类思维运作方式有关的知识,并声称如果有足够时间,它可以改变所有人的思想。

其他:SCP-035于18██年在威尼斯一座废弃房屋的密封地窖中发现。

附录035-01:SCP-035已被发现能够占据一切人形物体,包括塑料模特、尸体和雕像。SCP-035可以驱动上述所有物體进行动作,这使得SCP-035不再需要依附于活着的生物上。然而,它占据的所有物体都无可避免地腐化至不能动作。

附录035-02:SCP-035曾促成一次逃脱嘗試,说服了数名研究人员帮助它争取自由。所有与SCP-035有接触的人员已被处决,所有即将与SCP-035接触的人员須接受强制性精神评估。

附录035-03:已被确定的是SCP-035拥有心灵感应力,不管是否占据着宿主,它甚至可探入他人的潜意识,并用所发现的情报来获得优势。挑选与SCP-035交流的测试者时需极度注意。

附录035-04:SCP-035曾表示出对其他SCP的兴趣,特别是SCP-517SCP-682。██████博士表示担心,SCP-035应隔绝与其他SCP接触,因他们的再生特性会使躯体腐化效果無效并提供一个永久宿主。

附录035-05:经过数次逃跑企图及SCP-035的事件记录审查后,高層下令將SCP-035永久密封在设施内并被禁止接触一切宿主。某些人员对此表示反对甚至发展為暴力抗议。作为直接结果,所有与SCP-035接触的人员均已被处决。在未来,所有处理SCP-035的人员将频繁轮班替换,同时与其的接触将被限制,即使它处于休眠状态也尽可能少接触。

附录035-06:SCP-035距离10米范围内的人员最近报告感觉不安,描述他们能听见难以理解的耳语。其他几个人都為严重的偏头痛所苦。SCP-035已被监控,但其休眠行为中没有出现变化,也没有記錄到聲音。

恢复SCP-035寄宿权限的议案曾经被提出一次,但仅限于为了探索对象行为的新变化而暫時為之。(被否决)

附录035-07:SCP-035收容室的墙壁突然开始分泌一種黑色物质。对该物质的测试显示它是人类血液,虽然被数种外来未知介质高度污染。该物质具有腐蚀性,其pH值为4.5,長時間暴露於該物質下已证實会损坏牆壁的结构完整性。

更值得注意的是,它似乎在墙壁上形成了图案。某些片段似乎是用不同语言书写下的段落,包括意大利文,拉丁文,希腊文以及梵文。翻譯仍有待進行。其他片段似乎是仪式性的献祭和支解图解,通常是追求神祕學進益的人們作出的。数名工作人员震惊震驚地發現所有活祭均與某些基金會員工或其亲人令人不安地相似。

在房间内检查新近形成图案的研究人员抱怨听到以不规律间隔出现的吵闹耳语,及高音调的令人不安的笑声。

每日在SCP-035收容设施附近区域工作的人员,士氣遭受了灾难性的打击,该区域工作人员也有空前高企的自杀率,无论他们是否与SCP-035接触过。

在SCP-035的休眠行为中唯一有变化的是它的玻璃制容器。容器的腐化速度提高,足以让玻璃偶尔破碎,造成SCP-035的污染物大范围散布。这往往发生在最不适当的时候,目前为止在研究人员和清理人员中造成了6例受伤以及3例死亡。

附录035-08:考虑到从SCP-035收容室牆上文章之翻译团队成员大量的自杀/杀人,该区域所受的士气打击,以及在处理SCP-035时导致工作人员精神错乱或死亡的整體损失請況,已决定使用在收容SCP-132时(详见文档132-01)已被證明作用良好的SCP-148覆盖其收容室的内墙和外墙,希望能阻隔SCP-035发射出的高度消极性。

附录035-09:SCP-148使用状态良好,使得士气与自杀率回归至SCP-035到來前的水平。

然而,此物质似乎促进了收容室内的消极性,造成名副其实的“温室效应”。室内的测试者陈述道,在进入后他们立即感到沉重的不安、恐惧、愤怒和普遍性的沮丧,并听到不断的、近乎听不见的耳语。一旦长时间逗留将导致严重的偏头痛和自杀倾向,眼睛附近以及嘴巴、鼻子里的血管溢血,对他人抱有普遍敌意,同时耳语增大至几乎震耳欲聋的音量,间隔着不变的嘲弄笑声。暴露于此环境3小时以上將使得测试者不可避免地坠入深度精神幻觉,并试图伤害他们自己或他人。多数以拉丁语或希腊语说话,尽管事实上某部分人之前完全不会说些种语言。

血液以单词或图表的形式出现的次数不成比例地增加,墙壁上变得混乱,同时形成物开始相互覆盖。该物质已被证明既难清理又比原来记录的更具有腐蚀性,其pH值大约为2.4。基本判断目前的墙壁在需要更換前只有2个月的使用寿命。

现在SCP-035的收容难度逐渐增加,同时恢复其寄宿权限的争论曾又一次高漲。(被否决)

附录035-10:SCP-035收容室的墙壁、天花板及地面已被血液完全渗透。所有进入和看守该区域的人员必须穿着全套生化防护服。已任命人员进行持续清洗。

附录035-11:发生在SCP-035收容室的这种现象的規模,强度以及反复出现性已提升至警告级别。已受到報告稱收容室门在人员进入后自行锁上,並於一段时间内无法打开。從血液滩中形成腕般的附肢,並经常尝试抓住或伤害附近的人员。工作人员开始見到模糊的幻影。电子设备在收容室内已失效,电灯无法打开,但没有物理原因解释它为何停止工作,这迫使进入室内的人员使用非电力光源。

清洁措施对收容室没有明显效果,同时墙壁以高速降解,这迫使它们最多支撐一周便需要更换,虽然血液使得这项工作几乎不可能正确完成。

SCP-035可能需要移至全新的收容室,同时密封旧收容室并使其脱离其余设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