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40-CZ
scp040

SCP-040-CZ

项目编号: SCP-040-CZ

项目等级: Euclid

威胁级别:

特殊收容措施:SCP-040-CZ必须被封装在一个50cm x 40cm x 60cm的隔音玻璃盒中。玻璃盒的外壳由三个不同的锁锁定。三把钥匙分别由工程师Rychta,Dinnský博士和O5议会成员持有。在有人员在场的情况下,不允许打开玻璃盒。不得将SCP-040-CZ运送到玻璃箱外面。在玻璃盒已锁定且完好无损时,员工和研究小组每次有8分钟的时间研究SCP-040-CZ。

SCP-040-CZ的安全室位于研究区3的A38隔离区。房间由最高质量的透明隔音玻璃制成,可在玻璃盒损坏的情况下充当保险装置。

描述:SCP-040-CZ是一只怀表,表盘和发条隐藏在盖子下。外部光滑,没有丝毫刮伤或瑕疵。盖子下方是白色表盘,表盘上是黑色阿拉伯数字。

SCP-040-CZ一般处于非活动状态,直到时针和分针皆指向12:00。活动状态时盖子会自动打开和关闭。在SCP-040-CZ活动状态时,附近的人有480秒的时间离开房间。特殊的收容措施可能减少SCP-040-CZ的副作用,效果因人而异。活动状态时的SCP-040-CZ会造成严重后果,例如引起抽搐,心跳加快,头痛,耳鸣或意识丧失。

SCP-040-CZ在第一分钟的行为就像一只普通的怀表。每过一个节拍,滴答声就会增加。对象暴露于SCP-040-CZ的时间越长,下一刻的声音就越大。即使达到20kHz的疼痛阈值,滴答声也不会停止。在超过疼痛阈值之后,会感觉到第一种疼痛。随着针的前进,疼痛感会扩散到整个身体,而且可能会损害听力器官本身。长时间暴露于SCP-040-CZ会导致内出血,内脏破裂,并最终使心室内压过大和脑肿胀,导致对象死亡。

附录:SCP-040-CZ最早发现于苏格兰北部的一个地下大教堂。地下大教堂属于利文斯通家族。最年轻的尸体是肖·利文斯通(Shaw Livingstone),被发现了时手中持有SCP-040-CZ。从手上移开后,SCP-040-CZ立即被激活。SCP-040-CZ必须由第二个安全小组转移到基金会。原来的安全小组失去了听力,三名成员当场死亡。


附录 040-CZ.1:在测试时使用了完全耳聋的受试者。对象被暴露于SCP-040-CZ中12分钟。测试的结果报告显示耳出血,呕吐,严重恶心,胰腺组织撕裂和肢体麻木。到目前为止,该对象的状态已稳定。

附录 040-CZ.2:在一次对三名健康受试者进行测试时,玻璃盒已损坏。三名对象被暴露于SCP-040-CZ中共11分20秒。一名受试者由于肺部组织破裂引起大量出血,其余两名仍处于重症监护状态,并在胃,肠和脾中遭受多种组织损伤。

附录 040-CZ.3:一名基金会雇员在SCP-040-CZ附近工作时突然喷鼻血。他在两分钟内离开了房间,没有发现损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