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49
SCP-049

SCP-049

项目编号:SCP-04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49被收容在Site-19的研究区(Research Sector)-02中的标准安全人形收容单元内。试图运输SCP-049前必须事先予以镇静。在运输过程中,SCP-049必须被固定在Ⅲ级人形限制系带(包括锁圈和延伸限制装置)内,并由至少两名武装守卫监控。

虽然SCP-049通常会与大部分基金会人员合作,但其情绪爆发或行为的突然变化必须通过加强武力应对。任何人员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在爆发期间直接接触SCP-049。若SCP-049表现出攻击性,可应用薰衣草(L. multifida)对其的镇静作用予以控制。一旦被镇静,SCP-049通常将变得温顺,并将几乎毫不抵抗地回归收容状态。

为便于持续收容SCP-049,每两周应向该实体提供一具最近死亡的动物(通常是牛或其他大型哺乳动物)尸体供其研究。成为SCP-049-2实体的尸体将被从SCP-049的收容室中移出并焚毁。不再允许SCP-049与人类对象互动,也应拒绝其提供人类对象的请求。

临时收容措施更新:见附录049.3)根据收容委员会命令049.S19.17.1,不再允许SCP-049与任何基金会人员直接互动,也不会提供任何额外的尸体供其进行手术。该命令将无限期地持续下去,直到可以达成关于持续收容SCP-049的共识为止。

描述:SCP-049是一个人形实体,身高1.9米,外形与中世纪的瘟疫医生相符。虽然SCP-049看上去穿着厚长袍和表明其职业的陶制面具,但这些服装似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从SCP-049的体内生长而出的1,现已几乎无法将服装与服装下的体形区分开來。尽管如此,X光检查表明,SCP-049的表层之下确实有类人骨骼结构。

SCP-049能够以多种语言发言,但倾向于使用英语或中世纪法语2。虽然通常情况下SCP-049亲切友好,愿意與基金会人员合作,但若感觉到它所谓的“瘟疫”之存在便会变得暴躁,甚至极具攻击性。尽管基金会研究人员目前还不清楚这种瘟疫的准确性质,但它似乎是SCP-049极为关心的问题。

SCP-049会对其认为受瘟疫影响的人类个体产生敌意,经常达到应加以控制的程度。如果不加控制,SCP-049通常会试图杀死该人类个体;SCP-049能够通过直接的皮肤接触使生物体的所有生理机能停止。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尚不清楚,对SCP-049受害者的尸检均无定论。SCP-049在杀人后曾表现出沮丧或悔恨,表示这样的行为对消灭“瘟疫”帮助极小,但接下来通常会使用总是随身携带的一个黑色医疗包3中的器具对尸体进行粗糙的手术。手术往往会导致SCP-049-2出现,但并不总能“成功”。

SCP-049-2实体是经由SCP-049的手术复活的尸体。这些实体似乎并没有保留它们原本的记忆或精神功能,仅仅具备基本的运动能力和反应机制。尽管这些实体並不活躍,很少移動且通常采取走动的方式,但如果被激怒或受SCP-049指示,也可能变得极具攻击性。SCP-049-2表现出活跃的生理机能,但与目前了解的人体生理学有很大不同。尽管发生了这些变化,SCP-049总是称这些实体已被“治愈”。

附录049.1:发现记录

SCP-049是在调查法国南部蒙托邦城发生的一系列不明失踪案件时发现的。在一次对当地民居的突击搜查中,调查人员发现了SCP-049和数个SCP-049-2实体。当执法人员与敌对的SCP-049-2交战时,SCP-049被注意到观察此次战斗并在其日志中作筆記。所有SCP-049-2实体被杀死后,SCP-049自愿进入基金会监管。

以下是在初步调查期间,由雷蒙德·哈姆(Raymond Hamm)博士所作的访谈。

采访者:雷蒙德·哈姆博士,Site-85

受访者:SCP-049


[记录开始]

SCP-049:法语)所以我们该怎么开始呢?自我介绍?

哈姆博士:对旁人)那是法语吗?我们能找一位翻译——

SCP-049:英语)纯正的英语!不需要翻译,先生,我能说得很好。

哈姆博士:好。我的名字是雷蒙德·哈姆博士(Doctor),我——

SCP-049:啊!一位医生(doctor)!同道中人,毫无疑问。先生,您的专长是什么?

哈姆博士:神秘生物学,为什——

SCP-049:)一位和我一样的医务人员。奇迹比比皆是!我还以为我被一般的街头暴徒绑架了!(环顾房间四周)然后是这个地方。是您的实验室吗?我猜是的,这么干净,几乎没有瘟疫的痕迹。

哈姆博士:瘟疫?这是什么意思?

SCP-049:天灾!大灭绝。哎呀,你知道的,那,呃……(怒冲冲地敲打太阳穴)他们管它叫什么来着……那……啊,算了。瘟疫,是的。它在这几面墙壁之外随处可见,你知道的。许多人已经屈服了,而更多的人将要屈服,直到能开发出完美治愈它的方法。(靠在椅子上)幸运的是我已经非常接近了。你瞧,使世界摆脱它的威胁是我毕生的职责。终结一切治疗的治疗!

哈姆博士:你所说的“大灭绝”,是指黑死病吗?

SCP-049:停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哈姆博士:我明白了。好吧,那么,我们的特工在那所房子里遇到的实体,当你发现他们的时候已经死了,是吗?你复活了它们?

SCP-049:呃,某种意义上是的。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医生!开拓你的视野吧。生命与死亡,疾病与健康,都是业余医师的业余用语。人世间只有一种病症,那就是瘟疫。没有别的!不要搞错了,他们病得很严重,全体都是。

哈姆博士:你觉得你治好了那些人吗?

SCP-049:的确如此。我的治疗是有效的。

哈姆博士:我们回收的已经不是人类了。

SCP-049:停顿并瞪着哈姆博士)对,这的确不是完美的治疗。但那需要时间。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实验!我这一生都在钻研我的疗法,哈姆医生,如果有必要,我还会再耗费一生。现在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还有工作要做!我需要一间属于我自己的,可以让我不受阻碍地继续研究的实验室。当然,还有助理,虽然我自己就可以提供,迟早的事。(

哈姆博士:我想我们的组织不会允许——

SCP-049:废话。我们都是科学家。穿上你的大衣,让我看看我的宿舍,医生。(用尖棍示意)我们的工作现在开始!

[记录结束]

采访者笔记:虽然SCP-049能够以非常人类化的方式沟通,但它在场时会使人产生一种奇异的不安感。毫无疑问,这个实体身上确实有些非常神秘的东西。

另外,我们没收了SCP-049一直在四处挥舞的尖棍。一部分原因是针对异常所持有的物品的标准没收协议,另一部分原因是049以他的方式挥动尖棍时确实是个威胁。该实体起初并不乐意,但当我们决定做出让步,向它提供“实验对象”(当然,更多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研究利益)后,它对此表现出了热情。

附录049.2:观察记录

在Site-19接受收容时,SCP-049花费了大量时间来研究提供给它的各种哺乳动物尸体并实施手术。SCP-049通常会花费数天时间进行手术,然后(不管尸体是否成为SCP-049-2实体)再花费数天时间,将其发现记录在医疗包内的一本厚皮革日志中。SCP-049经常试图与基金会工作人员分享其发现。

以下是对SCP-049在哺乳动物尸体上进行的多次手术的观察记录。

观察日志049.OL.1摘要

对象:SCP-049

前言:一名测试对象(D-85123)被引入SCP-049的收容室。该实体向收容研究小组的全体成员致以诚挚的感谢。

观察记录:SCP-049首先向D-85123询问多个标准医疗问题,同时从包中取出工具。准备工作完成后,SCP-049迅速缩短二者之间的距离并以触摸喉部的方式将对象杀死。之后,SCP-049对尸体的基本结构作出了一些重大改动,并多次使用手动泵和铜管将液体从包中导入对象。

由此产生的049-2实体变得活跃起来,用数条新造出的肢体猛抽并紧抓房间墙壁,其胸骨上的椭圆形孔洞中传出呻吟。在此期间,观察到SCP-049在其日志中对该实体作记录并向正在观察的研究人员反映其治疗的有效性。安保人员进入房间将SCP-049移回收容单元,被该实体攻击。安保队处决了049-2实体,SCP-049毫无抵抗地返回了收容单元,表示对结果感到满意。

观察日志049.OL.2摘要

对象:SCP-049

前言:向SCP-049提供一具最近死亡的山羊尸体。SCP-049对此表示感谢。

观察记录:SCP-049耗费数日对山羊尸体实施手术,导致了SCP-049-2的产生。SCP-049对这一结果表示满意,但称“病情仍然处于初期阶段。我的兽医工作很基础,但病患术后反应良好。”

观察日志049.OL.3摘要

对象:SCP-049

前言:向SCP-049提供一具最近死亡的猩猩尸体。由于猩猩与人体在生理方面的相似,SCP-049表现出了较为明显的感激之意。

观察记录:SCP-049耗费数日对猩猩尸体实施手术,多次使之复活。然而SCP-049似乎对结果感到不满,在第一次复活后对实体进行了三次额外的改动。当无法使尸体第五次复活后,SCP-049将尸体转交给基金会工作人员进行焚烧,并称:“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不过我担心我早先的乐观并不合适。我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横亘在我治愈之路上的绊脚石。更多这样的实验对象会大幅推进我的研究。”

观察日志049.OL.7全文

对象:SCP-049

前言:向SCP-049提供一具最近死亡的牛尸体。尽管略显烦躁,SCP-049仍接受了这一实验对象4

观察记录:SCP-049耗费数日对牛尸体实施手术,期间仅要求了由薄饼干、咸猪肉、硬奶酪组成的一餐5。SCP-049首先对尸体进行了防腐处理,观察到SCP-049从包中取出多个长注射器,每个注射器中都含有不同的深色粘稠液体。SCP-049将这些液体描述为“体液的本质”,并详述道:“瘟疫可能引起系统性失衡。在这种状况下,进行真正的治疗之前,必须使体液平衡,否则身体会拒绝治疗。”6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SCP-049花费了大量时间用一些大型金属工具调整牛尸内的器官。八天后,SCP-049制造了一根避雷针(哈姆博士以一根连接在延长线上的电牛棒与之交换)并击打了尸体的几个部位。这一操作似乎具有让牛再生的作用,牛得以走动,尽管头部倒置且四肢移位。

后续访谈

[记录开始]

哈姆博士:我们已经看你工作几个星期了,老实说我不确定是否明白你在做什么。能描述一下你的详细工序吗?

SCP-049:哦天哪,工序极其地细致。正如我对你的助理所说的那样,你会发现对于我的方法的最佳说明都在我的日志当中,因为我把我的工作详尽地记录7在那里了。

哈姆博士:我懂了。我担心的是,医生,我们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想要治愈什么,或者它是如何显现的,或者将生物转化成似乎活着的无脑个体对你的努力有什么帮助。

SCP-049:你还不明白瘟疫吗?即使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医生,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它在过去无数次显露出真面目,在未来还会如此。我幸运地拥有智慧和良好的感官来寻找和毁灭它,但很多像你一样的人办不到。被无法完全理解的疾病摆布恐怕是一种残忍的天罚!

哈姆博士:这仍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治疗怎么能算是治疗?

SCP-049:突然变得激动)那就是治疗!你大可嘲笑我的努力,但不要玷污这已经发展得如此伟大慈悲的科学之美名。你那如此短浅的目光在此所见的是一种比任何生命都更值得期待的生活,就像瘟疫一样痛苦。这个生物现在洁净了,不再传播瘟疫,也不必经历它本该遭受的恐怖。

哈姆博士:这根本不是生物,医生,它甚至不——

SCP-049:非常激动)别我,先生!你和你的同事都和其他人一样,你们的眼睛无法越过眼前的微小挫折看到救恩!你是否等着把腐烂的木材移走,直到大厅倒塌在你的头顶上?不,你要找到它们,将它们移除并用未被腐蚀的东西取而代之!最重要的是你不可以轻率地嘲笑这结构,只因为它现在看起来不同于你。它很强大!它不再患有疾病。

哈姆博士:抱歉,我不是故意惹怒你,我只想弄明白。

SCP-049:深呼吸)哦,好吧,今后请注意你的用词,医生。我是专业人士,但专业人士也可能会因为对他们杰作的批评而感到自尊受损。我将原谅这同事之间的善意行为。

哈姆博士: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SCP-049:停顿,将目光从哈姆博士身上移开)不,这就是全部。另一个实验对象,按照平日的时间表。你知道我对人体解剖偏好更甚。

[记录结束]

研究人员笔记:SCP-049似乎确实想要帮助其他人类,尽管它尚未能提供一份实例证实它能够拯救我们。我已经观察了几个星期,尽管结果似乎没有任何改变,SCP-049仍然声称它已越来越接近完美治愈。我认为该实体可能比我们更加了解其成果的真实情况。

附录049.3:2017年4月16日事件

从SCP-049初始收容后不久,哈姆博士就其异常性质对该实体进行了多次访谈,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注意到它对自己的实验对象和SCP-049-2越发不满。这持续了几个月,在此期间SCP-049从未表现出任何攻击行为。

2017年4月16日,当哈姆博士进入SCP-049的实验室进行另一次例行访谈时,该实体开始变得焦虑并询问哈姆博士是否感觉良好。哈姆博士遵循协议提醒SCP-049需要接受采访,之后该实体變得敌对并攻击了哈姆博士,杀死了他。由于安全协议失效,且哈姆博士没有启动室内应急系统,他的尸体直到三小时后才被发现,此时SCP-049已将其转换为SCP-049-2。

这起事件发生后,SCP-049接受了塞隆·谢尔曼博士的采访。

采访者:塞隆·谢尔曼博士,Site-42

受访者:SCP-049


[记录开始]

谢尔曼博士:我需要你解释一下。

(没有回应)

谢尔曼博士:SCP-049,你被指示解释自己的行为,我提醒你,在收容期间拒不合作会导致进一步的限制。

SCP-049:停顿)我的行为无需解释。

谢尔曼博士:你杀了雷蒙德·哈姆,然后玩弄他的尸体直到他——

SCP-049:愤怒地打断)没有死!没有!没有……没有死。他被……他被治愈了。

谢尔曼博士:治愈?治愈了什么?

SCP-049:瘟疫,先生!我原以为你能意识到我在它开始传播之前发现是多么好运——

谢尔曼博士:打断)什么瘟疫?你不断提到所谓的瘟疫,可你看起来还不能正确认识这种“疾病”。今天你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此前没有的东西?以至于你要了他的命?

SCP-049:他……(停顿)瘟疫以不可预见的方式呈现并发展,并通过古怪的途径蔓延到了毫无准备的他的体内……并且……(呼吸沉重)随便你怎么说吧,医生,那是我对他的仁慈,他被治愈了。

谢尔曼博士:他变成了植物人

SCP-049:停顿)我……我不指望你能明白。你和你的……同类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你们并不是科学家,而是富有——富有感性的。你无法欣赏我所看到的恐怖,那些已经屈服于瘟疫并被改变的数以百万计的人,那些——

谢尔曼博士:你的治疗要了雷的命!

SCP-049:先生拯救了他!你会让这个世界重新跌落疾病与死亡带来的绝望当中,从而忽略我创造了一个奇迹——

谢尔曼博士:用更高的声音盖过SCP-049)什么疾病?什么瘟疫?他是个健康的人!他是个好人!

SCP-049:——并向受瘟疫折磨的人提供免费治疗!我值得与你争论,先生,你见识短浅且愚蠢。哈姆医生病了,而我……(呼吸急促)我治愈了他。我是唯一能做这件事的人。我的工作必须继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要——

谢尔曼博士:我受够了。对你的一切配给将被取消。欢迎回到收容,零四九。(远离麦克风)我们说完了。

SCP-049:——做,可以拯救其他人!甚至是你,虽然你不配,也将得救!我可以拯救所有人!我可以一劳永逸地消灭瘟疫。我能做到!只有我!我……我……(呼吸急促)我救了……我救了他……哈姆医生,我……我治愈了他……他病了,我知道他病了,我知道,于是我……你们都病了,但我……我可以拯救你们。我可以拯救你们所有人,因为我……我就是解药。

[记录结束]

附录049.4:事后报告采访

以下内容摘录自2017年4月16日049事件报告,采访由以利亚·伊特金博士主持,于初步调查开展三周后进行。

日期:2017年5月7日

采访者:以利亚·伊特金博士

受访者:SCP-049

[记录开始]

伊特金博士:SCP-049,我们正在进行的这次访谈将结束我们对你在4月16日采取行动的调查,结果导致一名工作人员死亡。你有任何意见吗?

SCP-049:我期待着你能让我重回工作!过去几周以来我编译了自己的笔记并构建了一个崭新的理论,能够证明瘟疫是以何种危险的方式感染某人,以至于我几乎无法察觉。

伊特金博士:你对自己的行为有过任何懊悔吗?对于哈姆的死?

SCP-049:挥手)啊,是啊。一名同事的死亡总是令人遗憾的,但是面对瘟疫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医生,毫不犹豫。

伊特金博士:谢尔曼在他的报告中指出,你在初次采访时似乎很悲伤。

SCP-049:哀悼——(停顿)或许吧。我没有想到……可悲的是一位同伴被感染,但工作仍需继续。遗憾的是,哈姆医生的逝世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见解。活着的人类个体是前进的唯一方式。我决定了,我的治愈方法对死尸没有用处,我已经从你们慷慨的尸体供应当中得到了所有能够获取的。我希望能得到患有这种疾病的活人作为实验对象。

伊特金博士:恐怕你会失望的。

SCP-049:)哦医生,我就不会这么肯定。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