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79-FR

项目编号: SCP-079-FR

威胁等级: 绿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079-FR周围半径为10公里的区域应被宣布为稀有欧洲野牛的自然保护区,严禁任何无关人员进入。该区域必须时刻处于视频于雷达监控之下之下,除了警告标志,必须设置警卫哨,以驱逐任何忽视警告的平民。该区域上空同时也为禁飞区。

任何以枪或者刀具袭击SCP-079-FR中个体的行为都是禁止的。

描述: SCP-079-FR是一个位于波兰██████████森林的小村庄,坐标东经██████°,北纬██████°。

村庄面积不打,有数量较多的建筑物,如半木结构的房屋,商店,马厩,锻造厂,洗手间,水井等。

虽然建筑外边上偏旧,但其建筑风格并不符合任何一个精确的时期,并且经常偏离当今世界其余类似建筑的风格标准。

此外,村庄中许多建筑通常没有湘盈建筑应有的功能,如居住,锻造,贸易。门没有关闭,没有锁,无窗户,烟囱和排水沟的末端没有打开。有时房屋内部则没有“重要”的房间,如卧室,浴室或厨房,并没有显示有人居住的迹象(如存在有食材,剩菜,维修设备……)。

这可以通过村庄及其居民独立存在的事实来解释。

forgeron.jpg

SCP-079-FR-21, "le forgeron".

SCP-079-FR实质上由3435个实体组成,指定为SCP-079-FR-1至SCP-079-FR-34 -35。

虽然所有个体看起来与普通人类无异,但其在全天候条件下都站在同一位置。在此之前,天气,威胁和痛苦都无法令他们做出反应。所有个体似乎也不需要维持生命或呼吸,长期的不行动也似乎并没有引起其肌肉痉挛与萎缩,人们可能会从这种状况中发现。然而,从个体中取出的有机组织样本的研究表明,它们很好并且存活并且不易于老化。

所有个体均未表现出任何心脏或脉搏,但其的血液似乎仍然能够继续流动,虽然缓慢但持续不断。

脑电图检查1(EEG)显示,所有个体的大脑活动与人类陷入轻度昏迷的状态相似。

除非人类互动,否则实体将保持完全不动和不可变。 没有外力似乎能够移动它们。在与SCP-079-FR-15“伐木工人”进行交互期间,使用Hawkai 4x4全地形车(产生的拉力大于4500 N)进行牵引的尝试没有任何结果。

然而,所有个体仍然像任何人一样可受到枪伤或刀伤。在受伤的情况下,伤口将被感染,导致个体的身体组织腐烂坏死与脱落。这似乎不会影响伤员的身体完整性:SCP-079-FR-03,“2号守卫”,被██████特工意外割伤,由于缺乏照顾,该个体失去了其双腿与腹部以下的躯干。然而,该个体的躯干仍然保持其在原定的位置(即个体的躯干“浮动”与地面之上)并持续以之前相同的方式行动和说话。

在互动中,SCP-079-FR居民将通过发起对话与执行预定的行动来做出回应。在对话过程中,居民似乎仅会说数句似乎是预先敲定的句子,当其与对话者的话语保持一致时,则会背诵这些句子。如果对话者的言论与预定的回复句意差距太大,居民将背诵令一个固定的句子,告诉对话者不理解,或要求其继续对话。

可以询问实体的详细问题和答案由Ambrozy博士提供。

一旦对话开始,居民将开始向对话者提出一系列“任务目标”。到目前为止,这些目标中只有三个已经实现,其他目标仍然处于不可能完成的状态中,因为请求过于不现实(如获取一个不存在于本平行宇宙或不存在于指定位置的对象)或者因为[数据删除]。当居民提出将一个物件交到对话者手上时,将会把空手摊开于对话者面前,而原本应该有物件的手中则空无一物。假设这是因为原始的物件只有一件,并且在第一次被提供给其他人后就未曾归还。用其余具有相同性质的对象进行替换无效。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批准进入森林的申请。然而,通过拒绝履行任务目标进入森林则并不存在任何风险。

模糊的行动与殴打痕迹表明,村庄周围的森林里没有任何比昆虫更大的动物生命。但是已经发现有脚印和排泄物,派出白狼,野猪,异常大型鸟类,巨型昆虫,蛛类以及[数据删除]与[数据删除]的存在。

附录: 经过调查,所有SCP-079-FR居民似乎都与波兰或白俄罗斯报道的各种失踪人员的情况相符。其中8人为视频编辑工作室[数据删除]工作。自从有关工作室(于20██年)关闭至今,其余失踪者都在特定时间段内失踪。

lavandi%C3%A8re2.jpg

SCP-079-FR-18“洗衣妇人”对话中,注意其手腕上的痕迹。

事件079-18:

██/██/20██,SCP-079-FR-18“洗衣妇人”,被观察到恢复了部分对自身的控制。虽然其身体保持完全静止并且依照固定模式行动,但其的右臂会不定时摇晃,然后摸索至其左手腕将其抓挠至出血。行动将会持续1分8秒,之后便会恢复了正常状态。

自首次事件发生以来,SCP-079-18经常被发现每24天一次的速度抓挠手腕。最终,事实证明其正试图写出“pomóżmi”这个词,即为波兰语中的“救命”。

现场人员被要求对SCP-079-18自身造成的伤痕进行消毒,以避免任何可能重演SCP-079-03事故的创口。

事件079-34 :

██/██/20██,SCP-079-FR-34“炼金术士”,已被观察到部分恢复对自身的控制。虽然其身体保持完美静止并像往常一样行动,但其会展示眼睛运动的迹象,尝试注视的基金会特工与其取得联系。眼泪从SCP-079-FR-34的眼睛中流出约两小时三十六分钟,之后恢复了正常状态。此后没有报告其他控制权恢复情况。

事件079-21 :

██/██/20██,SCP-079-FR-21,“铁匠”,部分地控制了其自主说话能力,并与特工████████对话。在SCP-079-FR-21恢复正常之前,对话持续了2分20秒。

事件079-00 :

noir.jpg

目前拍摄到的“黑衣人”最清晰影像

观察到一个穿着黑色中世纪服装的人在村庄周围的森林里徘徊,并分别于██/██/20██,██/██/20██,██/ ██/20██和██/██/20██被基金会特遣队员观察到。其至今仍未被捕,身份和性质未知。

随着研究的进行。应该认为此人可能是SCP-079-FR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可能是其主干部分,因此可能特别危险。

如果接触,建议生擒。

事件079-01 :

██/██/20██,位于村庄入口处的岗哨墙上发现了涂鸦。用波兰语写成“0.7.6,poprawionebłędy”,翻译为“0.7.6,修正了错误”。在夜间添加了许多物品,包括用于执行某些目标的“消耗品”,例如SCP-079-FR-06的20瓶“奇迹秘药”。用于书写的红色涂料成分未知。前一天晚上监视的守卫确保无人进入村庄。

事件-079-02 :

██/██/20██,事件-079-Epsilon-15发生三星期后,这次在墙上发现有新的涂鸦。以波兰语写道:“1.0.0,你的公主位于城堡里”转译结果为:[在Ambrozy博士的提请下,此处数据删除]。

对于所有能阅读波兰语的工作人员,我劝你们不要试图解释这个信息。这里的焦虑气氛已经足够,但没有任何风言风语可以吓退我们的特工。是的,SCP-079-FR是唯一存在的案例,没有,不存在任何“污染”或其他的担心理由。项目等级依然将保持在这个水平。
-Dr Ambrozy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