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83-JP

项目编号: SCP-083-JP

项目等级: Euclid

特别收容措施: SCP-083-JP至今仍未被捕捉。基金会在因特网及基金会数据库内部设置的bot将实时监测、管理并统计持有SCP-083-JP的人员。一旦通过所获得的情报明确了持有者的位置,需即可派出临近位置的特工控制并收容持有者。并且,需强制使置于控制之下的持有者进入昏睡状态,并以「突然病逝」进行掩盖,以隐蔽持有者的行踪。编号统一之前的各物体的特别收容措施请参照本文档已归档版本。

描述: SCP-083-JP是原先被指定为单独编号的两件物体(SCP-083-JP-A、SCP-083-JP-B)暂时统一编号后的统称。各物体的性质描述及统一编号的缘由将在后文详述。

SCP-083-JP-A概要

SCP-083-JP-A是一长度约100页的短篇小说集。SCP-083-JP-A中的所有小说都书写于稿纸上,并未被正式发表或印刷。并且,SCP-083-JP-A的所有篇章的体裁都是以一被推测为鹦鹉螺属(Nautilidae)的生物的独白为主的私小说1。以下三句话在多个篇章中被确认存在。

「智者足智思千虑 犹无完计必一失 此身双臂湿而滑 孰能救命乎」

「身沉沧海九万里 臂入深水二三寸 此身渺小鹦鹉螺 弗能救蝣蜉」

「无力救得眼前物 不再伸出壳中手 此身无能蜷入甲 沉于千尺洋」

SCP-083-JP-A异常性质将会在有人阅读SCP-083-JP-A内部的任意一篇短篇小说之后发生。一在海底浮游着的鹦鹉螺的意象将持续出现于阅读SCP-083-JP-A的人物(以下称之为持有者-A)的意识深处。这一意象的存在并不会受持有者-A的行动或思考的影响,即使通过记忆处理也无法消除该意象,

成为持有者-A的对象将会对他人的不幸或者所面临的危险呈现极度的漠视,并倾向于避免与他人进行接触。持有者-A就算在暴露于SCP-083-JP-A之前曾持有良好而积极的社会关系也会受到影响。由于该异常效应,持有者-A在大多数情况下将失去所有社会联系并进入孤立状态。

实验记录083-JP-A

目的: 确认处于SCP-083-JP-A的影响之下的持有者-A对于他人所面临的危险会采取怎么样的行动。

实验负责人: 北畠研究員

实验对象: D-88098 (持有者-A) D-88099(由基金会处理后将进入暂时的假死状态)

实验方式: 在D-88098进入房间时,使原先位于房间内的D-88099进入假死状态,并观察D-88098的行动。在房间内配备了数台可以使得D-88099从假死状态复苏的仪器,并已事先告知D-88098使用方法。

实验结果: D-88098在D-88099昏倒并进入假死状态后陷入混乱,即使收到使用仪器的指示仍未作出任何行动。

补充: 在实验结束后对D-88098进行的采访中,D-88098所阐述的不做出任何行动的理由是「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只会是徒劳」、「我肯定是做不到救他的」。值得注意的是,已确认D-88098在收到来自实验人员的指示后,鹦鹉螺的意象在其意识内变得更加清晰。

SCP-083-JP-A已确定是由在自宅内自杀的██ ██在19██年写就的作品。██ ██长期致力于志愿活动与慈善事业,并且持续在许多纷争地域或贫困地域进行慈善活动。其亲属与友人的证言显示,██ ██于晚年由于自己长年的志愿活动所带来的无力感而陷入重度的精神衰弱状态,并在自宅内完成SCP-083-JP-A的写作后自杀。

SCP-083-JP-B概要

SCP-083-JP-B是在结束阅读由夏目漱石所著的『我是猫』的人物(以下称为持有者-B)意识中出现的,被推测为情报知性体的存在。其出现与发生都是不定期且无条件的,据估算,仅有约0.000█%以下的人物会在阅读结束『我是猫』之后于意识内出现SCP-083-JP-B。

一旦持有者-B试图通过文字或口头叙述进行文学创作时,SCP-083-JP-B将出现于持有者-B的意识内,并在持有者-B的创作作品中主张自身的存在。根据所记录的持有者-B与SCP-083-JP-B在作品中的对话,SCP-083-JP-B主张其为被固定为『我是猫』中登场的猫的印象的,具有自律行动能力的一种理念,并会在大多数情况下尝试与持有者-B进行对话。此种对话仅能通过创作作品的方式实现。在持有者-B于其作品中进行了相关描写的情况下,除持有者-B与SCP-083-JP-B外的第三者亦可参与对话。

SCP-083-JP-B将会积极地支援持有者-B的创作,目前所记录到的所有SCP-083-JP-B事例中,持有者-B都成功使自己的作品走向完结。与之同时,SCP-083-JP-B将会在作品结尾处以落水并溺死的方式消失,在此之后,持有者-B将会永久脱离SCP-083-JP-B的影响。

以下是利用SCP-083-JP-B的持有者D-8008与文字中的SCP-083-JP-B进行对话的记录。负责职员为寺田博士。

文章记录 083-JP-B – 日期 19██/██/██

「哦?想要和咱家聊会天?行啊。」

猫一边慵懒地盯着我,一边说着。

「咱家不是菩萨也不是地藏所以不知道你到底想找咱家干嘛呢,但若是学士君的话,或许想问的是咱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吧?」

那眯细的双眼中似乎透着些许嗜虐的光芒。

「咱家是猫。不,正确说来应该是猫的观念idea。换句话说,是猫的理念ιδέα2呢。」

猫所说出的话语上方浮现了若干我看不懂的文字,可站在我背后的那个人却仿佛完全理解了一般满足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你是”猫”这一存在被我们所理解之后产生的一种理念呢。」

「这么快就能跟上,不愧是学士君呢。咱家不过是依存于单纯的观念idea的存在罢了。可以说,咱家是意象Image之中的动物Animal呢。当初咱家还不是咱家的时候,咱家可没有什么个体区分,不过就是一团暧昧模糊,就像是那天边云霞般虚无缥缈的怪物罢了哟。从那时起,咱家就决定要好好给自己找一个身份了。」

所以就选择了『我是猫』吗?猫淡淡地扬了扬头,仿佛无声地回答着我的问题。

「就是这样了,学士君。看样子你在那些个阴差里也算是脑袋灵光的呢。真希望咱家主人能喝一下你指甲泥煮的水3呢。啊,咱家的主人可不是这位女子哟。主人他哪里比得上这位美丽的女子!」

「那你为什么会渴求故事的结束呢?」

「等等,咱家话还没讲完呢。接着之前的话题呀,咱家因为依存于观念Idea而存在,所以有将那个故事不断转嫁再现的必要呢。虽然听起来就麻烦但这就是咱家存在的规律。嘛,正是因为被这种规律所囚禁,咱家才会是猫呢。」

「也就是说,你不过只是一直在再现着同一个故事而已,吗?」

仿佛乘胜追击般的诘问。听罢,猫却只是仿佛十分无奈般摇着头,轻轻地跳到了窗台上。

「等等…」

猫轻巧地顺着窗台滑落至窗外流淌的河川之中。

「阴差君呀,你这可真是着实让咱家糟心。所以咱家就先这么溺死了。咱家就要死了。死后才能得到太平。太平是非死得不到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扑通一声,落水的声音响起。

由于SCP-083-JP-B极可能将此次对话视为故事的结束,对话结束后,SCP-083-JP-B从D-8008的意识中消失。此次SCP-083-JP-B的主动消失被视为一次收容失效事故。从此次事故判断,SCP-083-JP-B可以通过自行溺死的方式强制性地使故事完结。

事故记录083-JP-01 – 日期 20██/██/██

19██/██/██,所有持有者-A受SCP-083-JP-A影响的性格恢复正常,并且确认所有本存在于持有者-A意识内的SCP-083-JP-A-1在同一时刻消失。之后,通过数名持有者-A“在鹦鹉螺消失的瞬间看到了溺水的猫”的证言判断,此次SCP-083-JP-A-1的大规模消失与SCP-083-JP-B有关。经过在因特网采取数据并分析后的结果,基金会发现了一名名为███ ██的至今未进入收容的持有者-A,在阅读『我是猫』之后同时成为了持有者-B。

并且,在SCP-083-JP-A-1消失的同一时刻,███结束了他的创作,其作品中发生了SCP-083-JP-B的溺死事件。以下是为███在其作品中所描述的SCP-083-JP-B的溺死事件。

扑通一声,咱家的身子就沉到了有些温暖的水里。不需担心,这不过是因为你写完了故事罢了。咱家在故事迎来结尾的时候就不得不在水里溺死呢。如此重复了成千上百遍,咱家早就习惯了哟。咯吱吱地挠着边缘不过只是徒劳呀,挣扎也只是自找折磨。咱家就算现在变成了一团蘸满了水的毛球,之后也会马上又出现在不知道哪里的某人的脑壳里的。差不多咱家肺腑里的空气就要用光啦,咱家就要死了,死后才得到太平,太平是非死得不到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智者足智思千虑 犹无完计必一失 此身双臂湿而滑 孰能救命乎」

能听到些许声音。沉闷地在水里响着。记得咱家主人曾经和孩子们聊到过声音在水中会快上好几倍的事情。等等,刚刚是谁在和咱家说话?谁会来找这都快半截身子入土了的咱家搭话呀?刚刚的果然是幻听吧,可能只是咱家临终时看到的走马灯之类的幻觉罢了。

「身沉沧海九万里 臂入深水二三寸 此身渺小鹦鹉螺 弗能救蝣蜉」

不,似乎并不是幻觉。如同钟在闷响一般的声音荡在水里。是从水底传上来的呀。咱家试着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可只能看到晕染在水中的光。不对,那东西就浮在咱家的眼前。巨大的甲壳,是什么蜗牛怪物吗?可它那盯着咱家的眼睛不像是蜗牛,反而和羊一样呀。像乌贼一样的触手伸在水里。竟有着蜗牛的壳、羊的眼睛、乌贼的触手,什么奇妙的东西!果然是咱家的大脑在临终的时候看到的幻觉罢了。说起来,咱家似乎有在主人的书斋里看到过类似的东西。正想着呢突然发觉,这东西刚刚不就自己报上名字了嘛。

「无力救得眼前物 不再伸出壳中手 此身无能蜷入甲 沉于千尺洋」

在说些什么呢。咱家就要溺死了还在说什么风凉话呀。鹦鹉螺呀,有那个时间慢慢地斟酌都都逸4,不如试着把咱家抬出这水里。在因为救不了你眼前的一只猫而哀叹之前,先试着把你的手伸出来哩!

「───」

为何沉默?在思考之前先做出行动就好了。行动是会受到思考影响的,想太多无谓的事情只会反过来束住你的手,加厚你的甲壳呀。如果真的什么都做不到那就没必要还特地出现了吧。既然都已经显出身影了那伸出手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哎呀,咱家在对着一个螺壳较什么劲呢。仔细一想,既然是螺的话,那肯定嘴很硬吧。咱家的思绪也渐渐变得模糊了。没有痛苦也没有欢愉。那西天净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千里之水下 愿以此身微薄力 救起水中猫」

突然间,咱家的脸被哗啦啦地抬出了水面,身体自然地呛出了好几口水。咳了一阵子之后,空气如同粗鲁的铁匠用着加热了的铁钳一股脑塞进咱家的肺腑里头般炙热而呛人。看来这里并不是西天净土呢,毕竟看不到那些个紫云和那些个莲花。若是直接说了畜生踏不进那净土的大门还可以彻底断了咱家这个念想。正想着怎么回事,低头一看,原来是刚刚那鹦鹉螺的家伙将咱家抬出了水。这家伙,好像是把咱家捞起来了的样子哩。可是,这样的话这个故事就不会结束。咱家必须溺死才能给故事圆上结尾。——哎呀?——怎么了这是,一副寂寞的样子。——原来如此,咱家这次落入的正好是蛸壶5里头。那看来这既是这个故事的结束,也是新的远航的起点呀。鹦鹉螺呀,看来咱家和你还要打很长很长的一段交道呢。你问为什么?那是因为咱家听说船上一定得养有几只猫呢。看哪,那星空是多么美丽。

在此事件之后,基金会至今未成功收容任何SCP-083-JP-A或SCP-083-JP-B持有者。同时,在针对新的持有者进行调查的途中获得了有关「乘着鹦鹉螺的猫的意象」这一证言,可推测目前SCP-083-JP-A-1、B将同时出现。因此,暂时将二者统一编号,以便管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