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85-DE

项目编号: SCP-085-DE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085-DE必须使用3种不同安保等级措施收容。项目本身位于一个特制的匣子中,该匣子由深色的█████████制成,并设计为当盒盖放低时自动合上的样式。其上不存在钥匙锁或类似的供打开的部件。由于SCP-085-DE的心理影响,不授权设立监控设施。

第二层安保措施为一整个带有高度设防大门的封闭房间。仅允许通过5分钟改变一次的16像素数字配对进入。该设防大门由两架带有运动传感器的自动射击机关枪监视,以堵住所有入口。

第三层安保措施为一栋为SCP-085-DE特别建立的楼栋。除入口面外的空间需填满████████████以防止外部入侵。楼栋入口处额外由两支由D级人员组成的安保部队守卫。其人员必须定期替换并必须完成精神健康测试。安保人员不允许探查第二层安保措施及项目本身以防将其强行打开。如果安保人员进入楼栋,其将被第二层安保措施阻止。

任何试图进入第三层安保措施的个人需立即处决。O5议会不会授权同意任何对SCP-085-DE的相关试验。

由于SCP-085-DE的特性仍不清楚,任何时候均必须阻止其再次活跃。由于多本经书中对其的提及,严令禁止任何与SCP-085-DE的接触。

描述: SCP-085-DE是一本皮革包裹的书籍,其裁口上有7个印记。该项目发现于███████████████附近一名幸存者手中。该书籍包裹的皮革与已知物种均不相符,印记的材料同样未知。该皮革类似于书页边缘可见部分一样,呈深黑色。印记看起来类似“Lightning Ridge Black Opals”,并不断搏动。

位于SCP-085-DE附近的个人会拥有接触其并将其打开的冲动。这一效应可通过观看监控摄像触发。该个人会显现出完全的狂热,并很快变得富有攻击性并试图尽全力到达该书册旁。O5指令希望该效应可以被三层屏蔽所阻止火势至少能减弱。

SCP-085-DE的主要效应会缓慢显现并逐渐加强。打开SCP-085-DE的人员会立即被认定为SCP-085-DE-1。SCP-085-DE曾被打开,当时有两人在场,SCP-085-DE-1与其最好的朋友,当时SCP-085-DE在一个有5000人的社区中被激活。

SCP-085-DE被第一次打开时,会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射入天空。当该道光芒射入天空之时,所有存在的云朵会被推开或被消除。该书随后在一段不确定的时间内保持可供阅读。该书的内容包括未知的文字与少量图片。推测该文字被用以书写一种已经死亡的语言。图片显示出燃烧的地方,并被目击者认定为地狱。其中可以看到人类和一些生物,其中一些被阐述作天使,而另一些则被阐述作恶魔。一段时间后,该书会自动封起来,且该印记会开始发光。一个女孩出现在二人身边,她有白色的皮肤,穿着红色的裙子。她的头发与眼睛为深黑色。裙子的颜色似乎在不断流转。她像一个普通孩子一样窃笑了一会儿,随后开始用2-3种声音同时说话。其具体所说为何无法被目击者复述出来。她向二人为打开该本书道谢,并说“现在开始了”。她称二人为羔羊之神。随后那个身影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随后她一边像一个正常女孩一样跑开,一边笑。

SCP-085-DE随即开始腐蚀周边环境。该腐蚀的有效范围达到了半径约10千米。很快在边界的边缘上产生了一道浓密的雾气。吸入雾墙的个人变成了偏执狂并表现出了极大的恐惧。这导致大部分人不敢穿过雾墙。进入雾墙的人会被认为“丢失”。在另一次爆发事故中,没有救援队能够穿过雾墙。当雾墙完全形成之后,会出现长达数小时的特殊天气现象。云层缓慢聚集并形成一层更浓密的云顶,导致作用区内的天空开始变成红色。当约3-4小时后,环境“改造”完毕时,SCP-085-DE正式的效应开始。

各种生物开始出现(如何出现或是在何处出现目前未知)并开始攻击任何实体。生物的种类与大小涵盖了包括从小型的骷髅鸟到一只约7米高的生物的丰富种类。人们可以对这些生物造成多大伤害目前未知。这些生物会攻击除了SCP-085-DE-1以外的所有人与物。据信这是一种惩罚。尽管如此SCP-085-DE-1也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与惊慌之中。据目击者称,在逃跑过程中就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在越来越多的生物出现后,SCP-085-DE-1与其最好的朋友逃到了最近的森林之中。而在森林之中,他们遇到了前述的巨大生物,其看起来一部分由木头组成,另一部分是有机材料。该生物的头部为一颗骷髅头,类似于一颗巨大的带着鹿角的鹿头。更多的细节参见文件。二人甩掉了该生物后便听见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在约6小时后,SCP-085-DE-1找到了一个手持对讲机,并从中听见了一个声音,协助SCP-085-DE-1以将一切结束。该声音非常低沉,感觉如同同时听见两三个声音一样。在对讲机中的声音的协助之下,两个朋友一起找到了最初的“巢”。该“巢”第一眼看起来就像超大的普通巢穴。但该巢穴由孩童的尸骸搭建并装饰。装饰使用了所有类型的尸骸(例如骨头、内脏、皮肤、肌肉等)。

在这一“巢穴”之中发现了第一个印记,在一个由孩童脊柱搭建的小平台上。一股律动的光线从脊柱和印记中发出。在二人身后约1米处形成了一个光锥。该巢穴由一只一眼看上去好像雕塑的岩灰色龙形生物守护,并直到二人更加靠近时才开始移动。该生物仅仅在看到SCP-085-DE-1之前短暂吼了一声。其随后将头拨回原位并忽略了他们。据猜测其会攻击其他个人。对讲机中那怪异的声音告诉二人他们必须找到所有7个巢穴,那样一切就会结束。又过了约9个小时,印记一个个被找到了。接下来的几个印记的光锥在脊柱和印记之上形成一道大小互不相同的光柱。最后两个印记被二人找到之时,光柱直射入云顶之中,且该印记和整个巢穴一起,在同样的光线之下搏动。

由于该城此时已经类似战区一样,他们尽可能地回避开了城市。那些生物已经杀死了城市人口的一大部分,而且它们已经开始不仅仅是杀死平民,而是用残忍的方式将他们在还有意识的状态之下慢慢折磨死。据目击者称他们听见了远方一声扭曲的马嘶与疾驰声。当找到四个印记之时,那些生物开始对SCP-085-DE-1表现出更高的攻击性。在城市中找到了两个巢穴。当七个印记都被找到之后,这些生物失去了所有阻止它们攻击SCP-085-DE-1的巢穴。那个穿红色裙子的女孩多次出现在他们身边,女孩并没有攻击他们,但是却试图阻止他们谈论项目之事。最后一轮冲突时,女孩在一根绦带上留下了一只拥有七根角与七只眼睛的黑色羊羔。二人终于在对讲机中声音的指导下使用所有印记结束了SCP-085-DE引发的效应。但很不幸的是,此时他们已经是唯一的幸存者了。当印记一一封入时,那本书开始打开,这一次书页漆黑到看起来人可以通过这个而进入到黑暗之中。当它打开时,放出了又一道劈开天空的光芒,而那些生物也开始一个接一个变成了灰烬。唯一残留的是人们的遗体和“巢穴”。最后对讲机中的声音向二人告别,不久之后一只又长又枯瘦、还长着爪子的手臂从书中的黑暗处伸了出来,并将SCP-085-DE-1拽进了黑色之中。书随后再一次自己合上了。

幸存的目击者随后被正在附近的Agent █████████发现,发现时该书正夹在他腋下。被发现时,目击者受伤严重。SCP-085-DE“命令”他将其带离。当目击者被强行阻止并与书分离开来时,他即被提以审问。数日的全方位审问后,目击者被实施A级记忆清除,但并未如预期般生效。在确定其一直处于SCP-085-DE影响下后,目击者随后被处决。

若SCP-085-DE-1未对其进行阻止,SCP-085-DE还会做什么目前仍未知。

附录1: 一队清理小队被派遣以清理遗体,该地区被封锁直到街道不再被尸体、内脏与血液染红,再次恢复“常态”为止。基金会从所有社交媒体上移除了SCP-085-DE所影响的地点。对周围村落进行了访谈并对当地居民实施了A级记忆清除。基金会已确保所有媒体均称该城市由于受一场失控的化学反应影响而不再适宜居住。城市人口据官方媒体称,是受到了疏散,而仅有少数死亡。若有某人被询问的话,即宣称该人员为遇难者之中的一员。

据目击者村民称血迹斑斑的汽车出现在村子里。由于这些汽车使用怠速气体驱动,因而并未造成更高的损害。其内部满是血迹,且内部物件上有多处划痕。该有疑点的汽车被基金会回收。据猜测该车辆为SCP-085-DE被激活的█████████村居民所有。

据猜测,印记最早由孩子们发现,并随后从印记处转移到巢穴内。

附录2:基金会尝试破坏SCP-085-DE。由于人不能对其进行接触或开启,这一尝试已被证明很难。在转运过程中,两名D级人员装备了长绞索与抓握工具,并受7名武装D级人员看守,所有靠近到该书2米之内的人均被随后处决。绞索的长度为2米。

SCP-085-DE与一个铝制砝码一起放在一个炉室之中以防无意打开。炉子达到了最大温度约1500℃,铝块已经熔化了,当把SCP-085-DE小心从炉室中取出时,书上的皮革与内页仍然没有受损,但是皮革短时间内看起来就像岩浆一样。随后SCP-085-DE被放在特别开发的匣子中。有两名D级人员尝试接近该书籍并将之打开,随后被处决。由于这一意外,进一步进行相关测试被严令禁止。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