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3“蓝色”测试

镜之测试一:颜色(蓝)

受试者D-20384,男性,34岁,体格健硕,有谋杀及自杀未遂的前科,在测试过程中十分配合。外部技术人员观察到受试者手握蓝色的SCP-093完全进入指定的镜子后,镜中的映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泛蓝的户外景观,浓墨重彩。视频转播与附加媒体同步播放:

摄影机开启,画面看上去不大稳定。受试者举目远望,面前正是技术人员报告过的那个地方。这里似乎是典型的低地平原,景物在原色之上又覆盖了一层浓郁的蓝色调。受试者的镜头左右回顾,目力所及之处并无可识别的地形标志,只有草、草、草,微风拂动着高大的青草。没有树,也不见活物。

受试者领命前进,约五百步之后忽然拨云见日,发现前方有一小块贫瘠的土地。他不断靠近,眼见一副草木凋零的光景。复行三百步,得一地洞。洞穴由某种原始工具挖掘而成。

滑轮开始运转,摄影机受到牵连,微微晃动。委托受试者进入洞穴,他稍稍抗议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前往。附近似乎没有梯子、绳子等工具,受试者只得依赖滑轮,徒手攀援,缓慢下行。大约送出100米缆绳后,受试者才到达洞穴底部。行至后半程,无法再依靠自然光,受试者打开了野外工具包提供的光源,挥动光柱四下扫视,发现洞底除了泥土似乎别无他物。

受试者在腕灯的协助下向前跋涉。当问及那蓝色调时,受试者一时摸不到头脑,回答说从他的视角看不出有这么一层颜色,从来没有。缆绳送出150米时,发现通道下方隐约有光。摄像机镜头外的地方传来预备好的枪械的声响。就此行动询问受试者时,他答了句以防万一便继续前进。

受试者抱怨说有一股恶臭。此时隧道内壁已由裸露的土层过渡为混凝土,先前的光线则来自一连串固定顶棚灯——其中不到四分之一已经寿终正寝,剩下的还在发挥余热。左右各三共六扇门横陈在摄像机前,第七扇门则位于走廊尽头,让看上去像是没有标牌的金属架碎片挡住了。碎片锈迹斑斑,其零售店设备的典型特征似乎暗示了其他人类的存在。

命令受试者检查那些门,顺序不限。他从右手第一扇门开始,发现锁住了,打不开。他设法弄开了第二扇门的锁,但是推不动,似乎被堵住了。继而第三道门,结果与第一扇门相同。另一侧的第三道门则应声开启,室内灯火通明。受试者熄灭便携式腕灯,对好镜头,拍摄房间全景。

房内空无一物,但见四壁污秽至极。受试者说覆盖在墙上的材料不是污垢,但又认不出个究竟。那材料比起黑色更接近褐色,很像融化的塑料。离开房间,发现左边第二扇门丢了把手,过去把手所在的地方只剩一个空洞,让叫不上名的材料封得严严实实,推之也毫无反应。所有的门都造得密不透风,开阖的缝隙也过于狭小,趴在地上都看不进屋内。左手第一扇门锁得结实,但是钥匙杆还留在锁孔里,匙槽也健在,唯独少了匙柄。

受试者摆弄一番,打开了房门,顿时咳嗽连连,面对臭气大吐苦水。屋内的墙壁和地板倒是一尘不染,天花板上却遍布着那种古怪的褐色材料,跟同一侧第三个房间如出一辙。房内有一张用枕头和旧毛毯搭成的简易婴儿床。一个木制板条箱里堆着空盒子,似乎是食品盒。屏幕映出盒上的文字,全都歪歪扭扭难以辨认,而受试者却说不过写着“麦片早餐”而已。另一个板条箱里装着水瓶,但早已滴水不剩。床边放着一本合上的书,没有题目,什么能辨认的标志都没有。

墙壁上好像贴着一些剪报,可惜像天书一般难以卒读。命令受试者回收。剪报因为年代久远,纷纷一触即溃,只有一篇似乎年代较近,完好无损地收进野外样品保管箱中。要求他调查那本书,于是受试者开始向朝书移动。

这时录像的音频出现了异常情况,3.5秒内,所有通讯线路都回荡着一种类似金属碾压声的高频啸叫。这时受试者还没碰到书。噪声消失后,他要求控制中心重复指令。但是控制中心并未传令,因为噪音期间耳机都取了下来。受试者提议离开房间,他提醒说房门正一点点自行关闭,若是放任不管门就真的关上了。他提议继续调查右侧的门。

仔细审查接下去十秒的影像,可以发现随着镜头移动,隧道尽头的第七扇门后闪出一个人影。门开门闭,一张脸自门缝一闪而过,急切看不清楚。
但受试者没提到任何异状,继续调查右侧第二扇门。他推了又推,砸了又砸,门终于打开一条小缝,可以斜斜地看进去。有一块木板,上面贴着更多的剪报;地板上有个“麦片早餐”盒,只能看见盒盖;还有一只手,掌心向上。受试者阖上门,镜头自紧闭的七扇大门一扫而过:没什么可调查的了。命令受试者返回。后者没有异议,但是对愈演愈烈的恶臭抱怨了一番。

受试者退回隧道,录像转播似乎一切正常。然而控制中心却报告说缆绳猛晃了一下,荡出一百多米长,现在重新收紧了。从录像转播看,受试者正在隧道中缓慢上升。与此同时,控制中心则试图确认滑轮完好。受试者请求停止上升,因为他压根没动,是缆绳拉着他。两边的人员都如临大敌,受试者报告说做好了开火的准备。

返回洞口,摄影机一无所获,景致也一成不变。受试者将情况报告一番,便沿着缆绳踏上归途。如此行了大约九百步,受试者询问道他用去多长的缆绳。控制中心直言情况复杂,无法确定,可既然走直线抵达洞口,就该沿直线返回。更多的缆绳出现了,从地面上一点处弯成90度,朝另一个个方向延伸开去。受试者不禁提心吊胆。

镜头缓缓转过一周。画面上,三十七个人影静默地伫立在受试者身后,形容模糊,身体并未染上支配着此处景观的蓝色调。控制中心再度陷入恐慌,受试者却只提到拐弯的缆绳有点古怪而已。他猛力扯了扯自己那端的缆绳,绷得很紧,一动不动。于是控制中心开始反转滑轮,松弛的缆绳迅速缠紧了。监视人员盯着缆绳,发觉自从卷绕开始草从中就有动静,现在弯折处缆绳下的杂草摇曳得愈发激烈。马上,卷绕就遇到了阻力,缆绳晃动起来,继而发出“砰”的一声。受试者移动镜头,沿着缆绳回溯,发现自己这一侧的缆绳慢慢松垂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滑轮重新开始运转,松弛的缆绳一下子被拉了过去。

控制中心命令受试者沿缆绳返回,然而线路里却传来他的惊声尖叫。接着,他瞄准镜头外的某物连开了五枪。控制中心报告说,看见摄影机拍摄到绳子不断消失在空中的一点时,就可以判断出受试者是在朝起点移动。待他越过那一点,所有的缆绳都缠回到了滑轮上,镜头则对着地面。控制中心做出汇报,五秒钟后镜子才还原成正常映像,而SCP-093在从受试者处回收后的一小时中,始终保持着蓝色。

回收枪械时,在受试者双手处的衣料上发现一种臭不可闻的液体,然而它们迅速蒸发殆尽了。由于缺少样本,认定此液体与研究无关。监控镜子的管理人员描述说,看到一大群人在地表蠕动,他们的体型达到了正常人的五十倍以上,然而手臂短小,五官俱无。在镜子还原成映像前,他们拖着身躯奋力向出口移动。由于它们一直在运动,很难看清细节。但至少有一名观察员提到了它们光滑无貌的脸上有些伤口,似乎是枪伤。

从受试者处回收的野外测试工具包内有一篇新闻报道,写着:[资料删除]并归入[资料删除]项目。

下一次测试为绿色测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