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3“绿色”测试

镜之测试二:颜色(绿)

受试者D-54493,女性,23岁,中等体型,有抢劫汽车和二级谋杀——驾车逃窜时杀掉两名儿童——的前科,在测试过程中十分配合。外部技术人员观察到受试者手握绿色的SCP-093完全进入指定的镜子后,镜中的映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泛着绿色的农牧风光,浓墨重彩,一如初次测试。视频转播与附加媒体同步播放:

摄影机开启,画面看上去不大稳定。受试者举目远望,面前正是技术人员报告过的那个农场。覆盖在景物原色之上的绿色调与测试一中的蓝色调类似,而且在视频转播中显得更加浓重。受试者推移镜头囊括进整片区域,可并未发现测试一中出现的地形标志。

眼前这片土地废弃已久,一个残缺不全式样古怪的稻草人立在正中,形骸腐朽不堪,田间也是一片荒芜。右侧有一幢两层式的高大农舍,尽头处有一地下室入口。受试者立刻备好了枪,粗重的喘息声在音频转播中清晰可辨。于是控制中心让她在行动前尽量放松。

受试者耽搁了几分钟,说她一切正常,之后便依照指示在农舍周围探查。两辆童车——一辆男式一辆女式——靠在房子上,离地下室的门不远。其中一块门板倒在草丛里,从木头的开裂情况看是从入口处扯下来的。楼梯上码放着衣服,从鞋子到衬衣,从上到下按降序排布,一身男孩的行头。受试者语调凄厉地质问控制中心,这是不是什么恶劣的玩笑。控制中心请她冷静下来,向她保证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这副光景。目前仍未知SCP-093是否能将受试者的过去与其中景观建立某种联系。

受试者花了好几分钟才调整好心态,同意继续行动。接下去,与受试者的通信做了淡化处理,同时在音频中插入了一分半钟控制中心的谈话,其内容是对受试者极度紧张的精神状态所做的分析。受试者抵达楼梯底部时通信重新恢复正常。地下室平平无奇,几只木架在远端的墙根处一字排开,上面摆着叫不上名的罐装物质。破损的灯具在房梁上轻轻摇摆。镜头推移,缓缓扫过整个地下室,没有脚印。这里似乎已废弃了一段时日。受试者这时提到有臭味。

拍摄过程中,受试者在地上发现了一道带有旋转把手的金属门,像是潜艇上的舱门。舱门附近泥土成堆,状似黏土。旋转把手也是年代久远,油漆斑驳。受试者提到,舱门附近的恶臭尤为强烈。强迫受试者去开门。把手转到底时,门应声开启,陈旧、污浊的空气随即一涌而出,受试者不禁连连咳嗽。用摄影机俯拍洞口,发现一段白色的水泥隧道,与蓝色测试中发现的大同小异,但境况更好。要求受试者进入后关上舱门,爬梯而下。

经过反复劝说,受试者才同意下去,但是不能关上舱门,因为这明摆着会切断滑轮上的缆绳。从农舍到隧道底部,缆绳共用去约五十三米。现在到了密室内部,受试者发现里面似乎是个防空洞,坚持不了多久的样子。地方虽然宽敞,可三张床铺就占去一半的面积,一张双人床,两张单人床。

密室尽头的垃圾箱里码着一些食品盒,与蓝色测试中记作“麦片早餐”的盒子颇为相似。床上有两具白骨,地面上还有一具,旁边放着一把普普通通的六连发左轮手枪,没装子弹。离枪不远的地面上还有三枚空弹壳。白骨另一侧有一本精装书,保养得当。依照控制中心的指示,枪维持原状,书则收入野外样品保管箱中。

受试者进一步调查防空洞,注意到书桌上有一张剪报,完好无损,于是将其收入野外样品保管箱。摄影机环视一周,防空洞里再没什么好带走的了:装着衣服的垃圾袋、20世纪50年代流行的儿童玩具在墙边摆了一排。

受试者刚接到离开防空洞的指令就被叫住了,控制中心的一名技术人员指引摄影机拍摄出口附近的一片区域。经过严密的调查,受试者发现那里似乎装有以太网插孔,其外壳被一种奇怪的琥珀状物质从墙上微微掀开来。受试者拒绝收集样本,因为那东西臭不可闻。受试者说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大可亲自来取。控制中心回绝了,任由受试者走出防空洞。

受试者抓紧梯子,仰拍了片刻,拍到一个人影从隧道顶端向下凝望。控制中心命令受试者对准焦距,但她却说上面空空如也,当即开始向上爬,人影已不复见。返回途中有惊无险。在隧道顶端没发现任何生命迹象,物品也仍保持原状。受试者坚称那边空无一物,然后便打开舱门,大吐特吐起来。

受试者咳了一阵,用一瓶水漱了口,之后突然全身一僵,问控制中心听没听到“那个”。他们说没听见。受试者掏出了枪,小心翼翼地接近舱门,微微露出脑袋,让摄影机刚好能拍到外面的情况。距离农场约七百米的远处,两个块头不小的人形生物在地上蠕动。受试者一声不吭,于是那两只怪物没发现她,可她拿枪那只手已经抖得不行了。

那些生物移动时,控制中心叮嘱受试者不要发出任何动静。怪物们全都一个样,横穿受试者的视野笔直前进,不一会儿就看不见它们的脸了。这次很清楚地发现,它们确实没有面部特征。它们用来爬行的手臂时长时短,每爬一步伸出的长度都不尽相同。它们没有臀部,身体似乎到躯干为止就结束了。两个怪物十分钟后才渐渐远去。受试者吓得够呛,乞求马上返回。控制中心拒绝了,并要求受试者从地下室进入农舍,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擅自离开。

通往一楼的门在地下室顶棚上,锈迹斑斑,打开时嘎吱作响。受试者停了三十七秒钟才继续向上走,进到厨房里。厨房盖了厚厚一层灰。冰箱大敞四开,食物全都发了霉。厨房旁边是居住区,受试者步步惊心地走过去,只见沙发躺椅电视机,全是50年代的货色。躺椅上那台笔记本电脑也是50年代的样式,落了一层灰。打开电脑,受试者见证了操作系统的最后时刻:“忠诚操作系统”让电脑瞬时进入待机状态,随即关断了。四下查看,找不到外接电源,无法重启电脑。控制中心让受试者回收电脑,后者将它拿起时躺椅上的垫子也一并跟过来,粘住了。受试者建议维持原状。

离开农舍的门都从内部用厚木板钉死了,受试者也没去尝试对付这些东西。摄影机拍到一段上行的楼梯,受试者等不及指令就往上走去,令控制中心惊讶的是,楼梯竟然悄无声息。楼上是一条走廊,两侧各有一门。走廊尽头的墙上嵌着一个运送饭菜的小升降机。

受试者擅自开了左手的门,门后似乎是主人的卧室。床铺收拾地干净利索,旁边的衣柜却大敞四开,衣服扔得到处都是。受试者发现床上放着几件珠宝,控制中心要求带走它们。她立即抗议,因为它们臭不可闻,于是她留下珠宝,迅速走出房门。命令受试者打开第二扇门。

第二间房是儿童卧室,男孩女孩的衣服玩具撒得到处都是。房间有窗,受试者走过去,用窗帘擦去些灰尘。控制中心命令她拍摄窗外的情况。整个农场一览无余,远方有座城市,至多相距农场四十公里。镜头拉回来,向下对着农舍周边的区域,约三百个人影已经把屋子团团围住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二楼,与蓝色测试里捕捉到的人影极其相似。控制中心要求确认那些人影,但受试者却说什么都看不到。她请求返回,控制中心立刻批准了。

从农舍出去时没发生什么异状,滑轮系统也无任何异常。在受试者返回缆绳的起始点时,一声惨叫令画面为之一震。连控制中心的技术人员都听见了巨响,感到了震动。受试者来不及调查,穿过了起始点。镜子再度恢复成反射面。SCP-093归还。录像结束。

回收的报纸片断归档为█████。

下一次测试为紫色测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