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3-回收资料
回收资料

该文件内的所有文档均为4级权限,且需两份带有签名的批准才能访问。任何没有适当权限的员工若阅读超过此句后的内容,应当被解雇及施行下列惩戒:强制执行A级记忆消除,即时移送为Keter级项目安保人员,以及处决。

蓝色测试–新闻报道1

在我们的首次测试里面只发现了一份物件,它是在一个废弃地堡内,夹在软木板上面的一份报纸。大部分文段均处于腐烂的状态而不能阅读,但其中一段还是可以辨认并进行研究的。

至高神父宣布进展,不洁者正在净化中!

一个罕见的来自至高神父——合众国之子的公开地址声明神圣义勇军现在已经逼退了躲藏于我们领土里面的不洁者。我们的首都——新罗马的不洁者已经清除掉了,鼓励各位市民重返他们的家园。居住于郊区周围的市民不应回到他们的农场,因为不洁者仍在我们荣耀的城市附近游荡并继续扩大规模。

神圣义勇军已经发展了能够惩罚不洁者的新武器并将它们赶回枯竭之地。当所有不洁者被击退后,就会开始建设一个永久性地关闭枯竭之地的系统,将我们的祝福之地与每个受感染的区域隔离开。至高神父要求所有合众国的公民鞠躬、祈祷并捐税,以表彰我们的神圣义勇军在那些困难时刻的牺牲。

已有报道错误地指控神圣义勇军攻击勇敢地穿过污染之地的公民的家园并认罪。至高神父想提醒那些人,亵渎任何有着神的标记的人是最重之罪,且毫无根据地指控他们会受到惩罚。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做支持神和他的军队的事,正如他们为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一样。

那些罪恶的叛军——

绿色测试–新闻报道2,3,4,日记

我们的第二次测试回收了很多资料以帮助我们理解清楚这个平行世界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回收的这本日记让我们得以一睹这房子主人度过的最后时光,以及这世界上其它地区当时的情况。

新闻报道2

围绕银羽市(the City of Silver Feathers)的农场报告自上周起已经不能通过声音和视频与附近联络了。直至教区总神父授予许可为止,不可进行对此任何调查,但他向人们保证这些事情都在掌握之中。

建议市民们每日留意本地的神圣之音以便及时应对进一步的失踪,并开始准备避难所,以应付任何情况。

新闻报道3

在银羽市周围几个地区的神圣之音消失后,教区总神父声明了他对市民安全和民生的关注。在此声明下,所有农场内的市民应即时撤离至他们的避难所内。有已经疏散的人报告说一只不洁者出现了,但该报告尚未验证是否属实。

新闻报道4

— 荣歌之城(the city of Glorious Song)已停止对所有通信的回应,只能认为他们遭遇了最坏的情况;我们能理解那些被困在那个教区内,却无法与我们联络的人们的心情。银羽市的神圣义勇军已经报告了数起不洁者入侵城市的事件,并在它们危害任何市民之前发现了四个那可憎的东西。教区总神父提醒市民避免直接与不洁者对抗,常规武器对不洁者是完全无效的,只有最神圣的器具才能够刺穿他们的罪,所以请不要让你们自己深陷危险之中。

任何怀疑邻居放纵于重罪的市民应即时联络神圣义勇军,通过以下指定检查点—

日记

██-██-████ 俺明显地感脚到俺们就要死了所以俺将要写下这一切给任何来到这里发现俺们遗骨的人。俺的名字是Herverf Jakulsiv,俺是个农民,俺种rabstick和huskear(镜中世界的农作物?——译者)。俺,俺的老婆Opheri,和俺的两个孩子Treven、Lisstieria一起饲养ink和oom(估计是动物名,不是墨水和伯父……——译者)。俺是在一位圣者(Blessed man)旺这边寻找食物和避难所时候和他胶易得到这本东西的,他叫俺们尽快安排好避难所,并且别让过来的其他圣者知道俺们在这里,说一切都坏掉,木有正确的东西了。所以俺按照他说的做了,准备好一切,俺们没多久就要下去避难所了。一大早,他就走了,这使得俺老婆十分伤心,因为他对俺们十分礼貌,与其他圣者不同。估计他不想留在这边(原文是Figure he didn wanna be no burder,理解不能……——译者)。Liss去了找他,确定了他不在屋子周围。

██-██-████ 他没在任何地方出现,所以俺们猜他已经走了。很奇怪的是Liss在一里开外的地方发现了他的衣服,和他所有的装备,但没有找到他。她没有带走哪怕一件物品,如果发生了什么,俺觉得她做了最号的选择。俺明显是个没受教育的人,甭说你都能猜到,但俺懂二加二是四,还是有点脑子的,可以告诉你事情变得越来越坏了。对于所有人尤其是俺们来说它的味道实在太过接近了。有时候,你能够闻到它们,那就是俺们躲起来的时候。味道闻起来像一条腐烂了很久很久的腿肉且不会腐朽为尘土。俺猜就算是大地也会抗拒它,就算埋葬掉它们,土地也不想让它们死去。

██-██-████ 它来了。太快了,俺们还没准备好。那味道在晚上时候到来,也许没事但娃儿都怕的要死因此俺们躲到避难所去了。Trev慢了一步,他看到它了,紧钉着它因为它蹒跚着过来。它无视了俺们直到他发出了尖叫,那时俺还在帮Liss和老婆进入避难所。俺出去救他但……它太快了。俺看着他站在那里,尖叫着,然后它的头伸到他的上方,往着他压了下去。他尝试着往楼梯跑去,尝试着和俺们会合,但在眨眼之间,他就消失掉,被那些东西带走了。他的衣服掉在地下室的地上,就像从中凭空消失了一般。俺跑回避难所里面,关上门并锁好它。俺猜它知道俺们躲在这里了,还在找办法进来,带走俺们……不知道俺们能撑多九,大量的食物能……

俺错了。食物已经腐*败了,有些东西混进去了,或者只是俺没注意到。俺们正在吃所有能吃的。这里有食物,但不够,而且那家伙还没走。它在试着找地方进来,呼吸俺们的味道,从墙上的网络接口(lifeweb plug)钻进来,有些东西从接口渗透进来,俺们躲的远远的。它变硬而且闻不到什么味道了。也许接口里面的力量消灭掉它。

我溜上去,偷看下外面怎么样。地下室依然安全,Trev的衣服还在楼梯上。俺往外面看了下。 估计俺们快不行了。那里有着十个…二十个…三十个…俺数不完,它们太多了,绕房子围了一圈,用它们那什么都没有的脸往里面看,还有那个臭味,噢那臭味。俺回去避难所并锁住了门。俺想,俺不要看到俺的家庭在腐*败中消逝。俺觉得越快越好,俺老婆也同意了。俺们不会告诉Liss的,她会是第一个,然后是俺老婆,俺的爱人…然后是俺。俺很抱歉,不过俺不觉得对不起她们。俺尽可能给了他们最好的生活。真是感谢那群神圣的家伙们造就了这一切。

俺要笔记下来这些关于俺爷爷的记忆。他很老,还知道比他还老的故事。说到了神父们布道时候提及的不洁者,还有那些他们说不要去管的枯歇之地。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至圣者(Most Holy)要把世界联合在一起。那些家火就是究极的罪。俺们身上所有罪恶和不纯的化身,就是它们了。它们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作恶而已,它们自己都甚至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这么做,它们就这么做了,把俺们拽进去,然后俺们就此消失。

俺问爷爷它们究竟是什么,他拿起一根棍子,抽了口烟,回答说——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承认。但如果你看到这个符号,如果看到的话…跑吧孩子,越快越好,越远越好,尽快躲起来,当看见那家伙的时候千万不能回头。那就是俺所知道的一切。——俺记得这个符号,在他衬衫里面,戴在脖子上。第二天,爷爷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爸爸没有感到悲伤,说他知道爷爷怎么了,说爷爷回家去了。很快就能见面了,爸爸,爷爷…

[数据删除]符号与SCP-093表面上的一个雕刻符号相吻合,也与最后一次测试中,视频拍摄到的SCP-093复制品上的符号一致。

紫色测试 – 办公室总账

第三次对SCP-093的测试导致我们不幸地损失了一名警卫队员,但也让我们发现了一份账目,得以洞察了现在称为E-093的平行地球上实施的医疗措施。

患者:Jennifer McZirka
回复管道:001-1
混合物成分:35%泪,30%营养物,10% H.F.T.,25%祝福
摘要:Jennifer McZirka 20周岁,在18岁时的一次暴走事故(hov-ride accident)受伤,导致她脑部受创以及道德上的偏差。她有着暴力倾向且只能通过道德败坏的刺激以安静下来。因此她积极寻找陌生人厮混,她的父母已请求高级神父让她接受神之泪的治疗,以修复她的心灵及身体。病人同意治疗方案。

在神之泪疗法的准备过程中,病人进入狂暴状态,主治医务人员试图给她注射一支镇静剂。Jennifer撕掉了身上的衣物并向我喊出了肮脏的词语,所以我锁上了门并指示医务人员在外等候。我感觉有点羞愧,因为我允许了自己在把Jennifer 放入神之泪前与她睡了一共七次。这对我来说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的父母放弃了她并交给了我们,所以我会照顾她的。在把她浸入神之泪前我授权使用祝福探针(Blessed Probe)对她的身体状况进行了测试,并发现她怀上了一个小孩,测试还确认了孩子是我的。我调配了她的沐浴液以适应怀孕的状况,她将会浸浴于神之泪中,直至她的身体准备好赋予新生命的降临为止。


患者:无
回复管道:001-2
混合物成分:无
摘要:无


患者:Alberious Farafan
回复管道:001-3
混合物成分:80%泪,20%营养物
Alberious Farafan是一个来自银羽市外部的农民,声称他的家庭被不洁者全部杀害了。他面对该市的高级神父们,要求对他的损失进行赔偿。高级神父们否认枯竭之地以外存在不洁者,并拒绝进行赔偿。Alberious袭击了一名高级神父并被逮捕,被判决进行灵魂净化。

用在他身上的混合物主要是泪,用于渗入其灵魂,以净化其心灵及缓和痛楚。护法者(Lawkeepers)声称他的家人确实失踪了,所以对他的判决除了使用神之泪,也表达了对他丧失所有家人的不幸遭遇的同情。我使用了在Jennifer 那边用剩的最后一点H.F.T.,不然我在这次浸浴中只能使用较少的泪了。80%比我能接受的比例还要高,但是H.F.T.越来越难拿到了。也许我得去暗处(the Dark)走一趟才行。


患者:<====>
回复管道:002-1
混合物成分:75%营养物,25%祝福
摘要:一名在战斗中受伤的神圣义勇军成员。治疗由高级神父所指示,细节已隐瞒。


患者:<====>
回复管道:002-2
混合物成分:75%营养物,25%祝福
摘要:一名在战斗中受伤的神圣义勇军成员。治疗由高级神父所指示,细节已隐瞒。


患者:<====>
回复管道:002-3
混合物成分:75%营养物,25%祝福
摘要:一名在战斗中受伤的神圣义勇军成员。治疗由高级神父所指示,细节已隐瞒。

黄色测试 - PC 打印资料,保险箱日记,███-███

第四次在E-093的试验为我们提供了一份文档,该文档由一名身处于医学或政府企业内的技术员写成。在保险箱里面发现的███-███已被确认为SCP,主要原因是与武器一起发现的弹药的构成以及装在似乎是基础火器上的先进击发机构。

PC 打印资料

我并不信任那些监视者(Overwatchers),我觉得有些事情好多年前就已经搞错了。在54层,我的桌子下有一个藏有武器的保险箱,它是神圣义勇军所用武器的其中之一,我哥哥送给我的。他说义勇军并不像是他们所声明的一样,他们对我们的同伴所做的事情比不洁者会做的更为残暴。他告诉我准备战斗。我做不到,那不是我,我不会暴力,我太脆弱了。你,用它来自救吧。

保险箱日记

我的名字是Herval Toliwis,我是这里的一名硬件维护人员。我的职责是监视沐浴于神之泪的罪人(Sinful)并确认他们到达了规定的稀释时间。我已经从事了这份工作23年,现在一切都在分崩离析。我再也无法容忍至高神父了,我必须说出真相。

我们被告知即将撤离。收容管道已经被突破了。一只不洁者出现在歇息之地(Place of Rest)且我们无法消灭它。实时监控录像显示出它是如何出现的,这也是解开我心灵、意志、口舌封印的原因。我必须说出来。万一被监察者看到这日志我绝对会被噤声,因此我必须藏起来。谢天谢地他们对硬件非常无知,我才能这么轻松地藏起这日志。

监察者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最后离开,以确保硬件可以收容不洁者。这意味着万一它突破监控平台的话,我们应该转移它的注意力并且死掉。它已经打碎了几乎所有管道,吸收掉里面的人。我往不洁者放出了一些“眼”(the Eyes)并且它们接触到“眼”了,给我带回了一份样本。那些不洁者并不是罪人,它们并不是我们不服从的产物。我怀疑它就是我们。眼给出了这些样本的年代鉴定结果,它比我还古老,甚至比我的长辈还老。它起码200周岁了。200周岁啊!

警报器仍然响着,但没有通知我们离开的讯号。我并不觉得不洁者是孤独的。我看到过它们如何进入不同地域,在不同的地域之间移动。在不同地域之间的移动啊!它们是怎么到达那里的,在这段时间里?在不同地域之间?不洁者的组成是很不稳定的,它的分子几乎就在我眼前分解和重组,好像在时空中不断自我重组一样。为什么它不在这里出现?对它来说太过艰难了么?或者它感觉不到我们?它们没有眼睛,没有嘴巴,没有脸,它们也不能说话,不能看,但它们一定能感觉到我们。

那个臭味,实在是太强烈了,它从各个方向传来。那不是死者的味道,那是一种应该死掉但不知道如何死掉的东西发出的味道。我怀疑,大一统圣战(The War of The Holy Union)就是这一切的开端。我们在至高神父的领导下联合在一起,但他给了我们什么?屁都没有。我们维持这个社会的正常运作来让他们获得巨大的利益。这不就是一直以来都在发生的事情么?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正在取悦这些位于云端之上的存在们,这些给予我们生命与繁荣的伟大存在们。这些我们从未见到过却被告知我们应当敬畏的存在们。这,全部都是谎言,一定是的。

我正在使用“眼”来创造一种液体,以对抗从样本发现的不洁者的构成。也许这液体能除去它们的存在也说不定。我很快就要离开并且把子弹留在这里,我不能使用这武器,作为一个男人,在这方面我真是太没用了。我将会用理智而不是愤怒来保护我的家人,我们在那些区域应该是安全的,我知道应该去哪里。

我现在就要上去了,去和我的家人会合。我会让硬件持续运作的,虽然我被告知关掉它,但这就是我反抗的方式,硬件会运转,机器会监视,“眼”会一直监测下去。总有人会看到这篇文字,总有人会知道的。拿好枪,拿上那液体,别听至高神父们的话。我们听了,而且我们就此完蛋了。

███-███是一个手枪型的武器,内有两个装有12发圆柱形子弹的弹匣。该枪设计成两边各有一个微微凸起的旋转弹匣,它们可以自行翻入枪内然后旋转,射出所有子弹,然后在弹匣重新翻入前进行上弹操作,同时发射另一弹匣的子弹,一共可以发射24发子弹。这支枪并没有撞针,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可以往后拉的滑动机械装置,推测是用于启动枪的活动弹匣的。在发现该枪时,它的全部24个弹槽都包含了一发注射器型的子弹,每发子弹的尾部都有32根针。推测子弹射出时候的撞击力会把子弹内的液体推入目标的体内。没有对任何一发子弹进行过测试。

令人感兴趣的是,经过测试,发现该枪的弹槽可以装填标准的.45口径子弹。这支枪使用了一种超高能磁轨系统发射子弹,从而使得子弹内的火药完全不需使用。目前已经在进行对子弹的重新设计,使得可以利用飞行中的火药来进一步加速子弹,或者在撞击时引发更大的爆炸。

红色测试 - PC 打印资料

最后一次受批准的SCP-093测试导致我们失去了一名熟练的服务器技术员,但使得我们回收到很能揭示真相的文档,估计这些文档从不曾向任何一个世界的普罗大众公布过。奇怪的是在它们之中有一份“特工█-██-█的报告”,似乎是由一名基金会的雇员于数十年前所写。

设施火灾反应计划

若出现任何需要撤离设施人员的紧急事件,所有4级权限人员应向第三车站报告并使用各自的Vial(原文为Vial,实在不知道这个词此处如何翻译,求大神赐教——译者)呼叫撤退专用列车,并允许携带任意数量的神之泪。空的Vial是无法呼叫列车的。2级权限人员和1级权限人员应坚守各自的岗位,直至4级权限人员离开10分钟后或经过4级人员的允许才能撤离。3级权限人员在被4级权限人员指示前往危险区域前,应善用各自所在车站内的防护服和武器柜。

报告

三个枯竭之地的面积在过去七天已经增加了25%。收容小队没有在这些区域里面找到任何不洁者的踪迹,但这些区域可以通过目视确认正在扩张。5级权限高级神父已确认这些区域里面的圣窖(Holy Chambers)被破坏,所有圣窖已经空了。相信不洁者已经突破了圣窖的防御设施。目前正在往余下的圣窖派遣额外的护卫。

状况X-549

已经确认区域6-4-TO的扩张。枯竭之地的收容措施已启动。收容人员已经派送到指定地点。这是30天之内的第十份报告,当前局势已经更新。在所有受到影响的区域内,来自5级权限高级神父的报告均已中断。神谕之城(The City of His Word)已经处于完全闭锁状态,严禁所有人员的出入。其他城市现已进入警戒模式,正在派遣战斗部队前往城市周边。

状况X-550

已通过卫星图像确认Hufussia 大陆(The Great Land of Hufussia)的沦陷。整个大陆已经被污染了。有报告说在Levina地区爆发了罪人(Sin)的暴动,该大陆已经请求神圣合众国(Holy Union)进行援助。已经拒绝进行援助,原因是国内的暴动以及大量的不洁者出现报告。10级权限人员已经发布命令,要求通过门廊(Gateway)进行撤离,所有神圣合众国授权的人员应前往最近的天空作业场(Sky Platform),并撤离至星眼伊甸园(Star Eye Eden)以继续监测事态发展。即将弹出门廊之匙,避免不洁者从此中心点往其他时空的蔓延。正在唤醒复苏小组进行观测,并在我们撤离后继续报告。愿神的祝福宽恕我们的大罪(May His Blessings Forgive Our Greatest Sin)。

撤离日志

撤离进行中。航天飞机1撤离。航天飞机2撤离。航天天天天天飞飞飞飞飞飞飞机机机机机机机机机3出错出错出错出错出错放开我们放开我们放开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航天飞机3出错放弃发射进行航天飞机4的发射。航天飞机4报告运行延迟,已超载,分流协议正忙。航天飞机4 报告已到达乘客最大限制准备发发发发发发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放开我们为什么是我们放开为什么是我们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系统检测到静电补偿活动补偿补偿补补补补101011011101101010101110011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们受伤了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们受伤了我们究竟做了什么系统关闭

系统恢复正在清除受污染的数据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听着

纪录5432-104-392密密密密密密密密密密密密密密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宽恕我们5554444332 2 2 2 2 22222222 1 111111111—-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系统清净化

净化

口胡

这他喵神马艹蛋地方啊好的啊呢看看那边有个可以给人打字的东东呢那我也打打看好了。我在家旁边池塘找到这块石头这货就变亮了我捡起这货的时候就看不到池底而是这个有发光石头的猎奇到死的房间我完全不知道干神马才好我估计自己掉下来了我现在来到这边而不是原来那边啦这地方看起来跟片场差不多呢真TM酷我听到有个屌丝在那不断叫我下来但我看不到有啥米门他又拼命叫我下去帮忙所以我叫他食我大雕啦他又不收声我猜还是可以试试回去那房间的但这房间看起来快吓死爹了哥都囧了呵呵呵

喂我看到地板上有个门而不是在墙上呢我要去叫那叫个不停的死神经病快点闭嘴啦爷要回家去喽等下继续直播吧

特工█-██-█的报告

我的名字是██████ ██████████,是一名基金会的特工,我的世界处于1972年。在这个世界里面,我假定和我的世界是一样的,但从我所见来看,由于SCP-093,这个世界的生物在大约1954年的时候完蛋了。我用过SCP-093游历了一些场所,从这个中心开始,也从这个中心结束。我见识过那些寸草不生的风景。我也试过从那些“不洁者”手上逃脱,它们追逐感觉到的一切。我不明白它们怎么捕猎的,但我明白了它们是什么。

大约350年前这个世界经历了一次我们世界所没有的科技大爆炸。这一切的源头似乎是由“他”的到来引起的,一个来源不明的类似神的存在。“他”声称这个世界不洁并充满了罪,唯一净化原罪的方式就是净化罪人(Sinners)。经过一场战争,活下来的无论是谁,都是纯净的。在接下来的十年内,所有文明的科学技术都获得的大幅的提升以准备这场战争,在这段时期里面,“他”失踪了。无论如何,战争发动了,煽动者就是神圣合众国,和我们世界的美国一样。

关于这时期的记录很粗略,详细描述关于这个时期任何东西的书籍在这个世界都会被禁。通过跟踪一系列损坏的电脑通讯系统,我定位到了一个记录历史信息的高速缓存。似乎这场争夺“神之慈爱”(His Love)战争里面使用的基本武器,其实就是暴露于某种被称为“神圣之泪”(His Holy Tears)的液体化合物之下的人类。这种化合物我现在还在不少废弃的医疗设施看到过。神圣之泪可以净化不洁者的罪并使得它们敬爱神;至少里面是这么说的。

我回收的记录里面,讲到这场战争的内容非常含糊,除了声称“‘他’所选择的圣者越过罪恶之地,将罪人们带往自己的罪面前。那些抗拒‘他’的爱的人被其光辉净化”

不过似乎发生了没人知道如何解决的事情。不洁者,是一种巨大半人形生物,吞噬它们碰到的一切生存着呼吸着的生物。事实上我找到了一份由某个因SCP-093副本误入这里的人所写的科研报告。那些生物是暴露在纯度非常高的神之泪下并导致严重基因变异的产生物。这里面有一些术语,什么量子重组之类的,虽然我完全不懂这些,但这意味着他们曾经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它们不能被控制,但他们可以被收容。它们似乎会被神之泪所吸引,因此在不同区域的中心会设立一个中心,由一个人带着最纯净的神之泪停留在内,保持那些不洁者停留在被称为枯竭之地的区域里面。

那些东西后来出问题了,具体原因不详,但一切都分崩离析了。动力设施,文明,人类,一切均化为废墟,那些在大地上蹒跚着的不洁者成为了大地的新统治者,没有任何目的和方向。如果你能忍受那恶臭的话,你可以站在一只不洁者的身边,它们只会和你擦肩而过。但是它们注意到你的话,那你就死定了,它们会在需要的时候动的快如雷霆,没什么理由加速的话,就动的像蜗牛一样慢。有时候,我猜它们只是单纯想追逐东西而已,在其它时候,它们移动以便猎杀生物。

我猜有个人藏在这个设施里面,或者是有些人才对,我经常听到这层楼下面的地方传来声音和请求。在我进一步探索这个设施之前,我要把它扔掉。我把SCP-093扔回我进入的镜面来封死那入口。不能让这些东西进入我们的世界,我们也不应对此插手,我觉得我们还没聪明到可以理解这一切。

我并不觉得不洁者会死去。它们有着不死之身,但它们并不想要那样。它们只想要死。它们…在我的脑海里…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注意到,这个房间里面的设备在展现东西给我看,屏幕上面显示的话,全是在乞求帮助。我,我还记得触碰过神之泪,闻过它,品尝它,只碰了一下而已。我没有吃它,只是……触碰它,品尝它的酸度,我想,我们的调查过程还真是SB啊哈哈哈。

那些高级神父还…活着。他们拥有着我们只能在漫画里面想象的科技,由那个人给予的。这机器上面的一些记录表明了太空遨游,但他们不会去太远,只会远到足够看着世界四分五裂并等待着回来接管…但如果他们都上去了…在这建筑里面陪伴我的又是谁?

我看到了那些脸庞,来自于人们,也就是那些不洁者。它们出现在机器打印出来的照片里面,和我共处一室,看着我。我猜,它们在这个世界里面到处都是,只能被这些机器看到。它们看起来并不悲伤或快乐,只是,纯粹的好奇。它们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是它们……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当我碰到它们时,它们显露给我的事情和记录里面所写的不一样。不洁者什么都记得,所有被它们接触到的人都变成了它们的一部分,他们在里面很安全,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死了。所有的思想,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恐惧,对它们来说是永恒的。我有点想加入它们但…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它们要我…找到他,干掉他。

根本没有什么战争一切都是他他他他他他它搞出来的。它。他来自时间的空间的世界的光的暗的夹缝但本不应进入这个世界并且被他们称为神并且他们崇拜它并且他们品尝它并且触碰它并且和它共处并且变成它的奴仆并且实现它的意愿并且它还留在这里它带来的那个scp-093是它带来了它它强力地进入了它它建造了它我不知道他们不知道但它属于它它让它在不同地域不同世界之间穿梭所以我破坏掉它了哈哈哈我扔掉了它的碎片并穿过了洞所以那些世界的门关闭了就像我们世界的一样我回不了家了然后我还能干些别的什么呢

它从石头里面出现了,通过某种方式,它知道它们在哪里但就是碰不到它们,但如果你把石头藏起来你就出不来也一样困在里面啦我找到你了狗娘养的我找到你了砰砰哈哈

我碰到了他。用我的拳头。还有枪。他跌倒了。不过他会起来的。很快就会。很抱歉,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现在让我睡吧,请…让…我…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