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93“红色”测试

镜之测试五:颜色(红)

SCP-093在研究组内传递,直至碰触它可以产生新的颜色为止。服务器技术员██████可以使得SCP-093产生非常艳丽的红色及光晕,比物体本来的颜色还更为明亮。██████同意了参加一次SCP-093的实验。按照█████博士的要求,把物品███-███给予了技术员 ██████以用于该次测试。当把SCP-093应用于镜面时,SCP-093生成了一个未知的环境。在目的地的景象没有微染上颜色,但有着一块红色石制物体。技术员██████进入镜面并且摄像机开始运作。

摄像机抖动着,镜头开始运作,技术员██████(此后代称为受试者)正在观看一个自转的巨大圆柱形物体。该物体高度不明,宽度似乎约为1.8 m (6 英尺)。在该物体上布满了似乎是随机分布的洞穴,有时这些洞中会放出一道白色光束。镜头移动后发现这些光束连接着大量类似SCP-093的物体,这些物体也是墙的一部分。房间的形状也是圆柱形,有着无数SCP-093的复制品。

受试者返回进入点并发现进入点是墙的一部分,缺少了SCP-093的一个复制品,推测就是受试者携带的那个。进一步检查发现墙的其他部分也失去了上面的复制品,推测这可能是某种中央阵列。受试者检查房间的时候,发现地板上有一个梯子,并按照控制中心的要求爬了下去。

这梯子通往一个干净的大房间,里面放满了计算机设备,但似乎比之前实验里发现的较为古老。使用双卷盘磁带的大型计算机各处发出静电声并不停卷盘,附近有一个每隔十秒自行开关的灯泡,意义不明。一个巨大的CRT荧屏大约每隔5秒就会用8种颜色的其中一种显示一个单词。观测到在屏幕上闪动的单词为“干净”“不洁”“干净”“干净”“失去联系”“不洁”。

房间的尽头是一个巨型的玻璃窗及观测桌。从这桌子可以看到一些以前已经目击过的管道,但数量要少得多,并充满了一种蓝色液体。电流在许多管子上的不定间隔处闪动,一眼看去,起码五根管道已经是空的并且破裂了。在观测窗前有一放于台上的键盘,窗上已经显示出选项,等待用户选择。屏幕上可用的选项是“管道状况”,选择选项后出现数份信息:“报告”,“状况X-549”,“状况X-550”,“撤离日志”,“口胡”,“特工█-██-█的报告”,以及“设施火灾反应计划”。<视频数据删除:所有选项的文档已由受试者转录,并由一名控制中心派出的人员穿过镜面入口以检验并回收文档。该过程经过了大约两小时,且视频数据已删除,使得此报告更为简洁。已记录的文档被归档为██████-████-██> 视频中断。

在转录人员离开后,控制中心与受试者失去了大约30分钟的联系。受试者被要求留在该地区,观测房间内的机械及收容室,并报告观测结果。忽然,使用了SCP-093的镜面入口回复成一般的反射平面,受试者的视频信号同时消失。控制中心无法重新建立与受试者的连接,因为SCP-093已经和受试者一起在镜子的另一边。在一分四十八秒(1:48)的时间后,镜面入口自行重新建立,同时受试者从入口返回。受试者的健康状况似乎良好,但并未注意到时间的差异,且少言寡语。

在稍后的汇报会中,受试者忽然全身抽搐,医疗小组的人被紧急召来。正当大家尝试压制受试者时,他显现了超乎常人的力量并使用了███-███射杀了一名参加报告会的人员。守卫使用佩枪射中了受试者的心脏和肩部各一枪,但他并没有倒下。所有人员从报告室撤离,受试者开了第二枪,但没有命中。一支配备更重火力的小队进入报告室并使用自动武器以消灭受试者。事后的报告确认受试者中枪后没有流血,取而代之流出的是一种棕绿色的物质,似乎就是在测试3里面一些收容管内的溶液及测试回收物质的混合物。

所有SCP-093的进一步测试已经终止,同时对回收物品的检测也在同时进行中。一个磁带录像设备被发现在视频数据中断后,于野外样品保管箱内启动了,并且其内容已经与其它回收的资料一起归档。

所有从SCP-093回收的资料都分类为4级权限。资料的外传必须经过不少于两名4级人员的允许才能进行。

持有合适权限的人员请于██████博士处登记以访问SCP-093测试回收资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