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0-FR

项目编号: SCP-100-FR

威胁等级: 白 o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100-FR必须被收容于Site-Aleph的标准人形生物收容间内,并配有密封,透明与防弹的墙壁。设施必须由监控摄像头持续监控。任何SCP-100-FR性质的变化都必须报告给Frog博士,Dr.Frog负责该项目的研究工作。在等候医疗和心理诊断时,每个新的SCP-100-FR实体都要加以小心,以避免微生物的侵蚀或感染。

描述: SCP-100-FR是一名名为Robert[CENSORED]的人形个体,数度变换自身的外贸。 在显然不规则的时间间隔(记录的最短时间间隔为两个小时,记录的最长时间间隔则为三周)中,项目将会突然转换为另一个形态作为新的替身(以下称为“实体”)。

转换过程极为快速,以至于目前无任何摄影器材能够拍摄到该过程。从一个实体转换到另一个实体时,其年龄,体积,衣着和质量都可能会有所不同。

所有SCP-100-FR实体之间唯一的共同点是██/██/20██之前,项目的生活经历。

截至██/██/20██,SCP-100-FR的不同实体不再与外界交流任何信息,且变换形态也开始出现不同。无论家庭环境,历史,性格,年龄,甚至是他们在██/██/20█年之后居住的时期,都开始出现与先前不同之处。

最有可能的是,在[数据删除,参考附录100-FR-02]中,SCP-100-FR打破其固定时间轴,导致了相对于项目的无数的平行宇宙,从而产生无限个项目实体。

SCP-100-FR目前被收容的躯体似乎只是对其不同形态的支撑。它在每次转换中皆立即成型。

SCP-100-FR的实体直到今天都有截然不同的年龄,实体似乎与目前的平行宇宙有所不同。 事实上,一些SCP-100-FR的实体已经超过50岁,并声称来自与基金会工作人员完全不同的年代,而在目前平行宇宙,SCP-100-FR的假定年龄不超过35岁。

所有的SCP-100-FR实体都是从目前的平行宇宙中抽离出来的。 当他们到达转型期间,这些通常是极其混乱的。目前,没有任何SCP-100-FR实体再次返回现今宇宙。一旦此类实体消失于现今宇宙,那么其命运目前将无法预测。

附录100-FR-01 : SCP-100-FR在其病情好转数日后被寻回。法国警方在尼斯将其逮捕,同时在二次世界大战纪念碑前以65岁男子穿着钢盔及纳粹制服行纳粹礼。并声称:

"我知道这是一个派对一般的审判! 我对阿道夫二世的忠诚不会被一个虚假的装饰和一些蹩脚的演员所击败!告诉党,告诉党!我的经历过去曾多次帮助过他们!"

经过数小时的拘留和DNA样本的收集,证实SCP-100-FR在三十多岁时变成了自身的和平版本。 当DNA结果证明这两个人是完全为同一人时,基金会被法国警方警告。与此同时,另外两个SCP-100-FR实体已经发现。

事件100-FR-01 : Dr.Drannoc██/██/20██为SCP-100-FR的状况抱有同情心,试图用一把偷来的枪支杀死3天前的第25号实体。

当子弹击中SCP-100-FR的头骨时,其保持昏迷数秒,然后变化成另一个实体。

Dr. Drannoc被解职并降级至D级人员,随后转移至Site-Yod。

在事件100-FR-01后,Frog博士接替Drannoc博士的工作,从SCP-100-FR中提取尽可能多的信息,包括不同实体的宇宙来源,以及追溯导致其现状的事件。

必须交予113-B处进行认证,以便与实体进行其他任何联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