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00
bigfoot_patterson01.jpg
业余爱好摄影者拍得的“帕特森大脚怪”的静态照片,摄影者不明。

项目编号:SCP-1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1000的媒体报道,都需要审查。所有调查SCP-1000存在性的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处于MTF ZETA-1000 的监视下,抹杀或施行A级记忆消除。所有物理残留物都必须回收,并保存在基金会,如有必要就用赝品替换。所有声称目击SCP-1000的事件,都必须由MTF ZETA-1000进行调查,即使是微不足道的目击。

任何接触野生或圈养SCP-1000个体的行为都必须得到Jones主管的批准。任何SCP-1000与人类的接触,包括基金会人员,必须立刻报告Jones主管。

描述:SCP-1000归入人族分支,与人属、黑猩猩属并列,昼伏夜出 ,杂食性。成年个体身高1.5-3米,体重90-270公斤。有灰色,棕色,黑色,红色,少数是白色皮毛。眼大、视力良好,眉骨突出,前额的矢状嵴与大猩猩类似,表现矢状嵴的形状在两类性别均有出现。智力水平相当于灵长属类人猿。

SCP-1000与原始人类同时演化,直到10000-15000年前,一次大规模灭绝事件,使其种群数量减少到原有的1-5%。此灭绝事件由SCP-1000所感染的一种"假性病"引起,该假性病编号为SCP-1000-f1。此种疾病在基因水平上传播,并影响到了现存的每一个SCP-1000个体。绝大多数SCP-1000个体先天免疫这种疾病,无免疫力的个体,出生不久后便会很快死亡。

SCP-1000-f1的影响如下:
任何灵长类(包括人类、黑猩猩、倭黑猩猩和无免疫力的SCP-1000个体)直接或间接观察任何SCP-1000个体,都有至少2%的几率导致观察者因脑功能丧失而立即死亡。死亡几率随着观察时间的增加,会持续增长;毎延长20分钟的观察时间,死亡率增加1%。此效果因不同的SCP-1000个体而不同,观察某些个体可以达到90%死亡率。观察死亡的SCP-1000个体也有同样的效果,但是观察一小块包皮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已知的防范这种效果的手段只能是小规模的。包括[数据消除](参阅附加文档;需要三级浏览权限)

由于SCP-1000和人类相近,所以SCP-1000-f1被认为可能最终传染给人类。任何在人口稠密地区出现的SCP-1000个体,都可能导致██级世界毁灭事件,使至少[数据消除]人口死亡,并可能使人类灭绝。幸运的是,SCP-1000似乎本能的避免与人类发生接触。

目前没有任何完全消灭SCP-1000的可行方法。 更多信息请参阅填附文档(需要三级浏览权限)

SCP-1000种群密度最高的区域是太平洋西北岸的北美地区,和亚洲的喜马拉雅山脉。如██/██/████,这些种群依然存在。在过去五年中,SCP-1000的存在和[数据消除]在每一个大陆上都有记录。所有已知的,在人口稠密地区附近的SCP-1000都必须被處決。

SCP-1000引起基金会的注意是通过太阳之子的Doctor Franz M███████在14██,他们称自己是蛇之手的弃子。由于他们不愿意交出关于SCP-1000、SCP-███ 和SCP-███(被重新编号为SCP-███和SCP-███)有关的资料,此组织已经被基金会摧毁。残余人员一部分加入了基金会,一部分潜伏起来并成为了蛇之手的成员。该组织拥有的武器、工具、技术、和其他独特的伪装技术被编制为SCP-1000-001 至 SCP-1000-████。这些资源已经被运用于基金会的多个单位;详细列表请参阅文档1000-3534-Y(需要三级浏览权限)。太阳之子的前成员的许可级别被限制在4/1000,除非得到Jones主管的批准。

更多信息需要3/1000或以上权限级别,3/1000以上权限级别人员必须阅读文档Alpha-1596-1000。

附录1000-466-X:特殊收容措施更新:于██/██/████起,SCP-1000的特殊收容措施不再包括516- Lumina程序。 [资料抹消]显示SCP-1000会产生对于声波元件的自发抵抗[资料抹消]不会继续发展,所以516- Lumina程序仍可作为紧急情况下的处理程序。 使SCP-1000远离人口密集地区的可靠手段正在调研中。目前不清楚SCP-1000对于516- Lumina程序的耐受性是预谋已久(这可能是SCP-1000[删除]的迹象),还是纯属巧合(偶然的自然物种变化)还没有定论。


== 需要三级安全许可等级 ==

文档 Alpha-1596-1000: 由Jones主管编写

你可能已经听说了最近的传闻。连那些不明就里的人都想来搀和一脚。 “你听说大脚怪是SCP了吗?下一步咱们是不是要去抓小蝙蝠宝宝?”

没错,大脚怪是SCP-1000。

我相信你在偷笑。别担心。和传闻相反,事实上,我们不会为一些搞笑的事指派给你们一个Keter级任务的。

你们觉得大脚怪很好玩,因为我们想让你们觉得大脚怪好玩。我们资助好莱坞的喜剧和滑稽纪录片;雇人穿着大猩猩服,搞恶作剧;买通和给漫画家洗脑,让他们在儿童节目里把大脚怪描写的蠢蠢的。

甚至“大脚怪”这个词都是我们发明的,1958年时灌输给了媒体,人们会觉得这个词比“野人”更离谱,当不了真。

为什么?我来告诉你们。

事实并非完全如你所知道的,有两条是信口雌黄,更多的是隐瞒情报

没有被称为SCP-1000-f1的"异常假性病"。SCP-1000没有死亡光环。事实上,SCP-1000不直接产生任何异常的影响。

我们还隐瞒了SCP-1000的智力水平。SCP-1000的智商不是黑猩猩的级别,他们和我们一样聪明,或许更聪明。

这带给了我们那些遗漏的谎言,也是这封信存在的原因。这些谎言是我编造的,就由我来告诉你们真相。

这个故事是一个从太阳之子叛逃到我们这里的人那里听来的。最初,我们不相信这个故事-拒绝相信。

正如你已经知道的,我们的祖先类人猿和SCP-1000一起进化。我们在白天活动,他们在夜间活动,是我们在阴影中的兄弟姐妹。

但是,当我们还在狩猎和采集野果的原始社会时候他们……突变了。就像我们,几千年后,工具、武器、农业、驯养动物、稳定的定居点。一眨眼的功夫,在更新世,SCP-1000的人口爆炸,在全球充斥着上百亿的人口。

他们的造物我们仍然无法理解,即使我们已经彻底研究了遗留的碎片。有机技术。他们使鸟和树木成长为快速的船舶;动物群落成为列车;成为飞行器的灌木。用昆虫和鸽子制造了像手机、电视、电脑。原子弹。太阳之子的成员描述了广阔而闪亮的城市,横跨冰川,穿过最深的洞穴,象牙和蜘蛛丝长成的飞船在天空飞翔,而其它造物以数百的闪烁的眼睛照料这一期。

我们是稀有动物,就像现在的大猩猩,最多只有几十万。我们避开他们的定居点,就像现在野生动物避开我们一样。SCP-1000知道我们有和他们相当的智能,但是回避了我们,就如我们回避他们。SCP-1000看我们就好像我们看到了仙女和侏儒一类的超自然事物,说我们专门在他们白天睡觉的时候吃坏孩子。他们把将我们日益减少的野生种群保护起来,取缔盗猎。但是地下交易中,使用我们的骨骼制作催]情]药。

随后,他们的文明坠落了。我们做到了。“我们”并不是指基金会,而是指人类。

这个故事很模糊。据说一个森林诡术之神青睐人类,给了我们精练的工具,并告诉我们怎么使用它们。我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不知道。也许他们(指Bigfoot,译者注)猎捕我们,也许我们只是害怕。也许只是他们把我们有意或无意的围起来。我们根本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不知何故,我们得到了SCP-1000的技术,用他们自己的技术,制造了SK级支配地位转变,使人类成了地球的主导物种。

仅仅一天之内,我们消灭了SCP-1000 70%的人口。太阳之子的成员称那一天为The Day of Flowers。据说那天所有花都开放了,而我们的敌人在睡梦中死去。然后我们追杀剩下的。但是我们所做的远不只是猎杀他们。仅仅用了几个改良的SCP-1000发明的装置,我们就让那些幸存的疯狂,即使是那些躲在我们所及范围之外的也不能幸免。我们把他们困在他们自己的头脑里,阻断高级功能,让他们像普通猿类一样自生自灭。我们用SCP-1000的生化武器,杀死了他们的生物机器,烧毁宏大闪亮的城市,将一切化为泥土,随着风雨消逝。

我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甚至我们自己的记忆。我们对自己是使用了一种武器,消灭所有SCP-1000知识和地球上曾有的最伟大的文明。只有少数人受到保护,保留了禁忌的知识,以防万一。剩下的人又回到了原始社会,没有智慧的生活。

这就是我们如何走到今天的。

你要把这等级三文档的内容全部了解清楚,但我可以给你一个短的版本:SCP-1000正不知为何地恢复其被遗忘的智力和知识。也许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失去它们。我们不知道。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担忧“大脚怪”目击事件不断增加。为什么尝试接触摸索如此令人担忧。

是的,SCP-1000就像我们一样。他们非常危险。我们把他们从历史和记忆中抹杀。我们摧毁了他们的文明,屠杀他们的物种。问问你自己,如果他们有机会,他们会对我们做什么?

附录1000-056-D:SCP-1000个体层多次试图与基金会人员接触。大多数接触都是未翻译的[资料抹消]。最近的尝试表明,某些SCP-1000个体可以使用英语交流。

日志1000-ad065-x1:以下是于██/██/███基金会人员同某SCP-1000个体交流的粗略翻译。(参阅以下档案).

我们原谅你们;
这只是一时的抉择,并非一世
我们还会回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