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04-RU

SCP-1004-RU-1

SCP-1004-RU-1正在植入火星土壤。照片由NASA拍摄。

项目编号: SCP-1004-RU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004-RU-4为目前唯一处于基金会控制之下的SCP-1004-RU个体。项目当前被关押在一个任何方向尺寸都不超过10m的房间内,从而使项目的运动受到限制(尤其应阻止项目活动其尾部)。房间内壁必须覆盖一层至少10cm厚的硅脂橡胶并在所有接缝处填充硅酮密封胶。房间应保持通风从而将温度控制在70℃以下。每天从位于天花板上的窗口向项目投放100kg的硅酸盐类岩石(如沙子、碎石、砾石等),投放的岩石应先通过工业磁铁以除去分散在其中的铁、镍物质。房间的地板应有一定坡度并安装一个排水口以排出项目产生的酶,炉排、排水管与酶贮存器必须由硬硅胶塑料制成,酶贮存器的容积至少为1m3并每三天更换一次。

不论何种情况项目都禁止与铁、镍接触,若有违反,则立刻激活557-Boomerang协议。

描述: SCP-1004-RU为一类于2011至2013年间坠落在太阳系各天体上的异常陨石的统称,具体信息见下表。
编号 坠落地点 坠落时间 记录
SCP-1004-RU-1 火星,伊奥利亚沼平原 2011年10月 NASA的火星轨道探测器观察到了陨石坠落产生的光线。红外摄像机很快就监测到陨石坑冷却异常的缓慢,这被认为是具有内部热源的外星人造物存在的证据。信息被立刻加密并转移到NASA的███████部门并进一步转交给了基金会。基金会已经与NASA就调整好奇号火星车的探测计划达成了协议。
SCP-1004-RU-2 小行星E████████ 2012年12月 █████望远镜监测到一颗近地小行星上的闪光冷却异常缓慢,基金会隐瞒了事件并向该小行星发射了无人探测器。
SCP-1004-RU-3 月球,雨海 2013年2月 与前述事件经过基本相同。基金会掩盖了信息并与CNSA就适当调整玉兔号月球车的探测计划达成协议。
SCP-1004-RU-4, 5和6 地球、乌拉尔地区 2013年2月 大量平民目睹并拍摄了陨石坠落时明亮火球坠落的现象,视频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使得信息掩盖无法进行。陨石坠落地点被基金会俄国分部的工作人员控制并向媒体散播了陨石落入海中的消息。随后其它科研组织又向基金会提供了另外两块陨石残骸。三块陨石的其中两个(SCP-1004-RU-5与-6)在研究过程中被摧毁,另外一个则纳入收容。

SCP-1004-RU为一种具有生物特征的有机硅结构。每个个体由一个长3m的蛋形“头部”和一个从“头部”尖端延伸出的长而细(长40m)的“尾部”构成。“头部”前端有一个开口,两边对称的长有六个腺体。项目外壳的颜色为半透明的乳白色,带有弹性。尽管其外壳很容易被切割或钻孔,但它可以承受巨大的冲击和压力,包括超过1000倍大气压的压力和超过4000K的温度。项目的内部结构仍然未知,X射线和超声波检查无法发现任何可辩识的结构,而当SCP-1004-RU-5的外壳被打开时,其内部物质立刻分解。

SCP-1004-RU“头部”的腺体可以分泌一种被称为“酶”的物质,这是一种溶解能力极强的未知液体,可以腐蚀地球上绝大多数的矿物质、金属和有机物,但对硅和有机硅化合物无效(因此不会对 SCP-1004 本身造成伤害)。项目借此融化土壤并吸入形成的液体,然后以一种未知的方式来消化它。从其较弱的中子通量来看,项目的新陈代谢似乎不仅涉及化学反应,还涉及核反应。消化最终会产生大量热量和酶。后者被认为对采矿和化学工业有重大意义,因此基金会正计划将其用于商业用途从而为自身带来利益。

SCP-1004-RU不具有智能和复杂的行为模式,项目唯一的目标就是渗透到地球内部。当从太空坠落到行星表面上时,项目被激活并开始分泌酶,溶解其下方的土壤并钻入产生的液体中。接下来,项目通过旋转“尾部”进行挖掘并加速向更深处掘进,通过这种方式,项目的挖掘速度可以达到█m/min,即使在最坚硬的岩石中也是如此。当项目完全浸入液体中时,它会将其“尾部”卷曲成类似开瓶器的形状,像螺旋桨一样旋转并垂直落下。即使在完全封闭的房间内,项目也会持续分泌酶,且似乎并不清楚这是无效的。

SCP-1004-RU-2

SCP-1004-RU-7在温泉池中的生长结构。通过超声波拍摄。

为了研究SCP-1004-RU在地球内部的行为,一个在一层液态铁镍混合物的顶部填充了液态玄武岩的高温实验池被建造,并使用超声波声呐探测池内发生的事情。SCP-1004-RU-6被浸入池中。当项目的头部接触到模拟地核的液态铁镍层时,项目的外壳立刻分解并迅速生长重构为一个由铁镍合金与硅酸盐组成的复杂的分形结构(见图2)。该结构(称为SCP-1004-RU-7)表现出生命迹象和比SCP-1004-RU-4、-5与-6更加复杂的行为模式。值得注意的是,项目似乎发现了在实验池周围的研究人员并试图逃离现场。由于SCP-1004-RU-7极速生长并以约██m3/min的速度吸收池内物质,实验被迫终止并紧急冷却实验池。然而尽管在冻结状态下,SCP-1004-RU-7仍然能够[数据删除],最终依靠[数据删除]才实现了完全完整的无效化。

SCP-1004-RU植入地球的后果可通过小行星E████████的情况来判断。在SCP-1004-RU-2击中小行星六个月后,基金会的自动探测器到达小行星附近并发现了一个复杂程度远超SCP-1004-RU-7的分型结构。该结构在████公里远的位置“注意到”了探测器并通过分裂出自身的副本并向探测器发射作为回应。据研究人员观察,第一个副本仅仅算得上“粗糙的模仿”,然而此后发射的副本准确性迅速提高,自第十次起,项目甚至开始向探测器发射无线电信号(尽管其似乎毫无意义)。最终探测器依照计划通过[数据删除]完全摧毁了小行星。

考虑到火星和月球遭到SCP-1004-RU-1与SCP-1004-RU-3植入带来的危险,好奇号火星车与月兔号月球车已装配了[数据删除]使其能够摧毁至少███m深的物体。预计在201█年,两辆探测器可以到达各自的目标位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