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27-JP
scp-1027-jp.jpg

从SCP-1027-JP-F采集的花样本

项目编号: SCP-1027-JP

项目等级: Euclid

特别收容措施:SCP-1027-JP应收容在标准人型生物收容单元中,每天提供标准饮食和2.5L水分。需要转移时,需要使用可支撑SCP-1027-JP-F的辅助工具。为了更好地保持SCP-1027-JP的精神状态,建议定期对对象本身和SCP-1027-JP-F的外观进行善意的评价。

描述: SCP-1027-JP是右腕部缺损、轻度黑色素缺乏的15-19岁的日本人1少女。在SCP-1027-JP的脖子上,安装有无缝的钛制项链。项链上印有以下内容。

日本生类创研 T-496-MP

SCP-1027-JP有一种特异的认识,它认为自己不是人,而是一种“花”,谁看到自己的身姿都会觉得自己美丽,这对于自己来说是最大的幸福。由于这种异常,SCP-1027-JP只有一般人8岁左右的智力,基金会的教育尝试也几乎没有效果。从SCP-1027-JP的右臂缺损部位,生长着像刺破皮肤一样的未知的显花植物(以下称为SCP-1027-JP-F),像藤蔓一样缠绕在SCP-1027-JP的身体上伸展着。SCP-1027-JP-F不进行光合作用,它通过与SCP-1027-JP的体内同化的根接受水分和营养.因此,SCP-1027-JP-F变成不含光合色素的白化物,整体呈白色化。

SCP-1027-JP-F中开的花与昙花(Epiphylum oxypetalum)相似,但经常产生微弱的生物发光。这种花和通常的昙花一样,在夜间开花白天会枯萎,但不会一年四季都落花。

SCP-1027-JP-F的花在开花时,散发着强烈的芳香。这种香气能吸引用嗅觉感受到的生物的意识,拥有让人上瘾的效果。受到这种影响的生物会记住这种快感,如果嗅过几次就会陷入中毒症状。但是,没有确认SCP-1027-JP自身想将其用于什么情况,这可以认为是SCP-1027-JP中也不自觉发生的现象。

20██/██/██,SCP-1027-JP在警察的保护下被交给基金会。SCP-1027-JP在被保护以前,被居住在██县的企业家██ ██隐匿了其存在并被拥有,不过。██先生亲自向警察申请交出了SCP-1027-JP。██先生讲述了关于得到SCP-1027-JP的经过,“从熟人和不详的人那里购买的”。以下是对██先生的采访日志。

笔记:竹内研究员假装为警察中的一员为对象进行审讯。为了和平民对话,这里把SCP-1027-JP称为“她”。

<录音开始>

竹内研究员:心情如何?

██先生:哎呀、多少好些了,果然罪恶感是越来越重了。现在这样就好。现在我是这样想的。

竹内研究员:你和她的原所有者所做的事是实实在在的买卖人口,这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但我认为你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罪过,中止了那个孩子的不幸命运,是值得称赞的。

██先生:谢谢……“你从哪里买的那个孩子”,你想问这个对吗?

竹内研究员:是的,我们也很惦念这一点。

██先生:大约2年前的…休假日的夜里,我家里突然有个熟人来,说有东西要给我看。我觉得有点可疑,但那时候又闲又无聊,所以跟着去了。目的地是一间小楼房,那里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

竹内研究员:然后,你在那里买了“她”,对吗?

██先生:对了。虽然这些是废话但、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气。你明白吧?她在至今为止我所见到的许多人中都显得特别奇怪,但很美丽。而且,她、还有那朵花,有着迷人且不可思议的魅力。

竹内研究员:是的,我很清楚。

██先生:然后呢,那个孩子就被他们推出来,我就随波逐流地买了那个孩子。实际上,那孩子也一直很和蔼可亲,我完全没有罪恶感.。…我真是糊涂了。

竹内研究员:那个熟人,现在在哪里?

██先生: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他的音信了。我也察觉到再也联系不上他了,才知道他原本就不是属于平凡世界的人。

竹内研究员:你接受了她,后来发生了什么?

██先生:…我想养育那个孩子。因为我的妻子去世了,然后又没有孩子,我很孤独。正如你所见,她深信自己是花朵。不管我买多少衣服,准备多少美味的饭菜,给她听多少有趣的故事,她都装作自己是观叶植物,对它们不感兴趣。她只会在我看着她,并且低声说着”真美“的时候露出微笑。

竹内研究员:最终,你又像对待东西一样对待她了。

██先生:…她更应该被带到外面去,和人接触一下。但是,当然了,这不可能。我们就这样过了两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成为那孩子的美貌和花的俘虏了。不论是那个孩子还是我,都相信那是件幸福的事,不再怀疑了。

竹内研究员:继续说下去。

██先生:但是,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经过了两年的岁月渐渐长大了。到了这个年纪,她本来……可能有努力学习,探求未来,与多样化的人交流,还有恋人吧。……我想着那样的事情,好容易醒悟过来了。果然,这孩子还是应该像人一样生活的。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而且,要实现这个目标,我的力量太不足了,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请您原谅。

竹内研究员:原来如此,您说得真好。

██先生: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那孩子会怎么样?

竹内研究员:暂时先由我们来保护观察。如果她受到的是像洗脑一样的东西,那么就必须尽早消除它的影响了。……只要等到时机到来,我会竭尽所能,将她自然地送出社会。

██先生:这样啊……原来如此,谢谢您。只要这样就好了。

<录音结束>

结束报告:采访后,在██先生给予缓解SCP-1027-JP-F影响的精神治疗一段时间后,对其实施A级记忆删除。

补充:20██/██/██、财团特工在调查██县██市被废弃的日本生类创研研究设施时,在室内发现了大规模的植物育成设施。这个设施有很多和SCP-1027-JP-F具有相同的外表和特征的植物,但在被种植时就被放弃了。

植物的根变形成为了动物性的未知有机物。它们中的其中很多都是外形不完全的人类身体的外表和构造。举例来说,比如四肢中像不自然地拼接结合的,像肥大的头部一样的东西,像露台状的东西等等。其中也有与人类胎儿相近的东西,但它们几乎都变成畸形儿了.。可能是因为这些植物和有机体长时间被放置,所以它们都枯死、腐败了。基金会认为该设施是SCP-1027-JP生产和流通的源头,正在继续调查。

关于SCP-1027-JP,很多研究员都在思考这些问题:她原本是从哪里被绑架的普通少女?又是在哪里受到了哪些改造,让那朵花从手臂上长了出来呢?直到现在,大家都一直在猜想着,“自己是花”,这个想法是因被洗脑了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所造成的呢?大概,本末倒置了。 - ██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